美国华人200年 — 从王清福到赵小兰,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


美国华人200年 — 从王清福到赵小兰,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


编者按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这是一个智慧的年代,这是一个愚蠢的年代; 这是一个光明的季节,这是一个黑暗的季节; 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 人们面前应有尽有,人们面前一无所有; 人们正踏上天堂之路,人们正走向地狱之门。— 狄更斯 《双城记》


我们身处这样一个时代,回首近200年美国华人的一路坎坷,刚经历2016美国大选白热化的种族矛盾之争,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何去何从?作者Steven Chen给出了现代美国华人的《隆中对》。


近200年前开始,华人为了躲避战乱、饥荒和贫穷,陆续远渡重洋来到了美国。在漫长的岁月里,华人受尽了歧视和不公平待遇。经过一代又一代人不懈的努力,华人终于在美国打下了一片天地。


我们曾经是在废弃金矿工作的淘沙工,现在是硅谷的创业者


美国华人200年 — 从王清福到赵小兰,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

180多年前在美国加州的华人金矿工人

Photo: Wikimedia


美国华人200年 — 从王清福到赵小兰,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

雅虎创始人之一杨致远

Photo: Wikimedia


我们曾经是修建铁路的苦力,现在是架构互联网的工程师


美国华人200年 — 从王清福到赵小兰,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
在冰天雪地里的华人铁路劳工,摄于1860年代

Photo: Wikimedia


美国华人200年 — 从王清福到赵小兰,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
Julie Zhou, Facebook产品设计副总裁

图片来源:网络


我们曾经目不识丁,现在是大学教授、诺贝尔奖获得者


美国华人200年 — 从王清福到赵小兰,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
19世纪旧金山唐人街上的华人

Photo: Wikimedia


美国华人200年 — 从王清福到赵小兰,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
诺贝尔奖获得者、前能源部部长朱棣文和奥巴马总统在一起

Photo: Wikimedia


我们曾经没有在法庭上作证的权力,现在是律师和法官;


美国华人200年 — 从王清福到赵小兰,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
19世纪美国排华期间木雕画描述一个白人妇女保护一个华人免受白人袭击

Image: Library of Congress


美国华人200年 — 从王清福到赵小兰,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
加州最高法院陪审法官刘宏威(右三)

Photo: Wikimedia


我们曾经没有投票权,现在是国会议员、州长和总统内阁成员


美国华人200年 — 从王清福到赵小兰,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

王清福(1847年-1898年)是出生于今中国山东省即墨市的政治活动家,记者,演说家和19世纪美国旧金山市最多产的作家。1873年,王清福作为第一批获得美国国籍的中国人,在当时美国排华的形势下,他致力于为美国华人争取平等权利。现在的美国华人把王清福当作是华人的“马丁·路德·金博士”,因为王清福在那个困难的时代为了维护美国华人的尊严和荣誉做出了极大的努力和巨大的牺牲。(来源:Wikipedia)

Image credit: firstchineseamerican


美国华人200年 — 从王清福到赵小兰,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
前劳工部长、现交通部长提名人赵小兰

Photo: Wikimedia


我们曾被称为”未进化的、怪异的、危险的、永远也无法融入西方文明的外国人”,现在是受教育程度高,收入高的模范公民。


美国华人200年 — 从王清福到赵小兰,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
19世纪美国排华期间报纸上排华漫画

Photo: Wikimedia


美国华人200年 — 从王清福到赵小兰,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
NBA球员、哈佛毕业生林书豪

Photo courtesy of TheDailySportsHerald | Flicker


美国华人200年 — 从王清福到赵小兰,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


美国华人能够有这样的成就得益于美国社会的进步,更是与每一位华人努力向上,逐步建立起来了一个良好的华人品牌是分不开的。


美国以其相对先进的社会制度和大片未开发的土地吸引了世界上很多国家的人。当不同种族的人来到同一片土地上时, 大家有意无意中在进行一场种族品牌的竞争。一百多年前的中国贫穷落后,连年的战乱和饥荒更是雪上加霜,所以一些华人来到美国求生存。他们不懂英语,不了解美国的文化,男人们还梳着长长的辫子,他们的生活局限在自己的小圈子。在一些白人眼里,华人是一群未进化的、怪异的、危险的、永远也无法融入西方文明的外国人。白人有这样的歧视性的看法当然和有些人恶意丑化华人有关,但我们也不能否认当时的华人确实有不足的地方。

由于当时美国华人的总体形象比较负面,努力向上的华人举步维艰,为了成功,他们的付出要比白人多得多。尽管如此,还是有一些华人战胜了困难,脱颖而出,他们的成功提升了华人的形象,形成了良性循环。在往后的岁月里,大批受过中、高等教育的华人从台湾、香港、大陆以及世界各地来到了美国,这进一步提高了美国华人的平均素质。新老移民互相帮助,共同努力,终于获得了今天的成就。

在庆贺所取得的成就的同时,我们也要看到我们还面临着严峻的挑战。我们的职业选择范围还很有限;上升到大企业、大学、政府机构高层主管的人并不多;华人政治代表更是寥寥可数;华人孩子上好大学越来越困难;华人感觉到在很多方面还受到不同程度的歧视。这些问题严重地影响到美国华人,特别是我们下一代的进一步发展。这些挑战实际上反映出了我们现有品牌的局限性,我们需要打造一个更优秀的华人品牌以对付新的挑战。

种族歧视的深度分析


在一个多种族的国家,种族品牌至关重要,因为人们无意中会把一个人和他的种族联系起来。如果你受到过某一种族的人的帮助,你就会对该种族有好感;如果你受到过某一种族的人的伤害,你就会对该种族有不好的印象,这些都是人之常情。所以,每个人的一言一行都会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到整个种族的群体形象。

种族歧视的英文是Racial Discrimination,它的字面意思是“有区别地对待不同种族的人”。在历史上,种族歧视往往是强势种族对弱势种族的一种压迫行为,使得弱势种族更难生存,所以受到了弱势种族的强烈反对,强势种族中的有识之士也认为这样做是不对的。

种族歧视有三个不同种类,它们是显性歧视隐性歧视以及逆向歧视显性歧视是那些成文的歧视政策;隐性歧视是在人们脑袋里的歧视,而隐性歧视又有恶意歧视和由于偏见造成的歧视之分;逆向歧视是近几十年才出现的现象,它指的是在帮助弱势种族时对强势种族造成不利的状况。下面的例子解释了这几种不同的种族歧视现象:


美国华人200年 — 从王清福到赵小兰,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

如果一个国家是由橘子、橘子专卖店和顾客组成,那么求职的人是待售的橘子职业市场和培养人才的大学是橘子专卖店最终的用人单位是顾客。橘子有不同的品种,主要反映在它们有不同的形状和颜色,但它们的味道和营养是差不多的,真正的差异是个体差异,也就是说品种甲里成熟的橘子远远好过品种乙里不成熟的橘子,反之亦然。不同种族的人就像不同品种的橘子,有不同的形状和颜色,但它们都是橘子。在这篇文章里用品种A代表非裔,品种C代表华裔,品种W代表白人


01

在民权运动以前,美国有很多有利于品种W的政策,品种W被允许在所有商店销售,而品种AC只能在非正规商店销售或根本不能销售。这样,AC的状况就很难得到改善,而且会造成恶性循环,状况越来越糟糕。这是显性歧视。


02

一些商店的老板是白人,他们只想销售品种W (恶意的歧视),或者他们认为品种AC卖不出去而不敢卖 (由于偏见造成的歧视)。这是隐性歧视,因为不是写在纸上的政策。


03

一些顾客只愿意买品种W (恶意的歧视), 或者对品种AC有偏见而不愿意尝试 (由于偏见造成的歧视)。这也是隐性歧视。


04

由于种种原因,品种AC的整体质量可能不如品种W,也就是说,商店有卖所有的品种,顾客也愿意尝试不同品种,但是顾客发现品种W里好橘子的概率明显多于别的品种。通过几次尝试后,他可能只愿意买品种W了。这是品牌效应。


民权运动 (Civil rights movement) 是要消除写在纸上的歧视政策,就是上面所讲的第一点。美国历史上有很多歧视华人的政策,华人深受其害。民权运动消除歧视政策是很大的进步,但还远远不够,因为上面所说的第二、三、四点也很重要。

而平权法 (Affirmative Action, 简称 AA) 的出台是为了对付隐性歧视,也就是上面所讲的第二和第三点。平权法要求一些商店销售品种A和C,并且希望他们对这些品种进行一些促销活动。平权法同时也要求一些顾客尝试品种A和C。

平权法给了各个民族一个证明他们能力的机会。在平权法的帮助下,政府机构、学校、大公司招收了一些非洲裔、西裔、华裔等不同族裔的人,这些人证明了他们是能够胜任这些工作的。平权法实施以来,各族裔在一些工作岗位上的比例有了很大的提高。当然,白人在这些工作岗位上的比例有了下降,这就是所谓的逆向歧视。有一些白人是强烈反对平权法的,因为从表面上看,白人是平权法的受害者。但实际上并非如此,因为随着其他族裔的提升,整个饼做大了,白人的绝对机会反而增加了。

平权法对不同族裔的效果是不一样的。由于历史文化等原因,不同族裔的平均素质是不一样的。平均素质相对高一点的族裔容易证明自己的能力,平权法对这些族裔的帮助效果最大。平权法实施以后,华裔、日裔、韩裔、印度裔等族裔的状况大大提高,因为这些族裔在很多领域的平均素质不比白人差。但是,非裔、西裔等族裔的提高没有那么快,而且他们与一些族裔的差距还可能在加大。

对于华人来说,在教育高科技两个领域,我们已经不再是弱势群体。也就是说在这些方面,商店和顾客都已经认可了我们的品牌,销售量已经不错。在这两个领域华人已经不是平权法帮助的对象,所以,这几年华人反对平权法的声音越来越响。但是,华人现在并没有在所有领域都占有优势,很多领域我们还需要平权法的帮助,这是矛盾的地方。

民权运动以及平权法只是解决外在的不利因素。但是,要让顾客能够持续不断地购买某一个品种,还需要该品种有好的性价比。比如,一位公司经理雇用了两个不同族裔的员工各十位,一年下来他发现族裔甲中有九位很好,一位不好,而族裔乙刚好反过来,那么这位经理以后肯定会乐意雇用族裔甲的人。虽然他知道族裔乙也有好员工,但他会为了少冒险而对族裔甲有所青睐。这和顾客买橘子是一个道理,如果他试了几次品种乙都不理想,他可能会在很长时间里都不会再买品种乙了。这就是品牌问题。也就是说,如果自身的优势强大,外在的阻力就会减弱,变成良性循环;反之,如果自身没有什么优势,外在的阻力就会增加,变成恶性循环。

华人在美国是少数族裔,我们要坚定不移地反对任何形式的种族歧视,但是我们也要认识到只要种族差距依然存在,基于种族的区别对待不可能完全消失。

如何打造一个优秀的美国华人品牌?


第一

参与美国民主政治,了解美国民主政治的运作。不管支持的是什么政党,都应该投票。


第二
反对任何针对华人的歧视政策。美国各级政府的立法繁多,各方政治角力复杂,有些立法可能会对华人有种族歧视的成分,我们要勇敢地站出来说不。


第三
对于那些华人受到歧视的个案,我们要通过政治和法律途径帮助他们伸张正义。


第四
允许华人内部的不同声音,避免政治恶斗。华人是一个多元的群体,要求政治上统一是不切实际的,我们应该包容不同的政治观点,华人支持不同的政党,不同的候选人是正常的。


第五
鼓励并帮助愿意从政的华人以及华人下一代,保护现在已经成功当选的华人政治人物。某一选民和某一政治人物的政治主张不可能完全相同,如果你不认同某一位华人政治人物的主张,你可以选择不支持他,但没有必要强烈地攻击他。华人政治人物本来就不多,如果我们对他们因为一些政见不同而无情打击,这只能孤立自己,并影响到我们下一代从政的积极性。


第六
帮助需要帮助的华人,特别是新移民。


第七
参与各项服务社区的公益活动。 由学校、教会、公益机构所组织的各项服务社区的活动是美国国家稳定的重要一环,无数的志愿者在那里为了美好的美国默默地贡献着自己的心力,我们的参与会让美国更美好。


第八
走出华人社区,融入美国社会。 美国是一个多种族的国家,良好的种族关系对美国华人是至关重要的,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是种族关系的和平使者。我们在反对别人对华人的种族歧视的同时,也要反对华人对别人的种族歧视的言论和行动。


第九
拓宽华人发展空间。美国有无数良好的职业以及很多优秀的大学,他们迫切需要优秀的华人。但是,华人以及华人子弟往往集中在一些我们比较熟悉的职业和大学,这造成了华人内部互相竞争的局面。我们应该尊重我们孩子的兴趣,不要强迫孩子选择我们所认可的职业和大学,只有这样,华人才能打开无限的空间。


第十
努力冲破玻璃天花板。当华人的职位上升到一定程度时,我们会感受到越来越大的阻力,这就是所谓的玻璃天花板。玻璃天花板主要是由两种因素造成,一种是故意打压,也就是说他们明明知道某一华人的能力高于其他人,但他们还是不用这位华人,这是恶意歧视。幸运的是,这些情况并不多,因为公司、大学都希望招收优秀人才。另外一种是他们心里对华人有偏见,在大学里,他们认为华人只是读书好, 毕业后不会很出色;在公司里,他们认为华人只是好的员工,但不会是好的经理。他们的这些偏见会阻碍华人的发展,打破这种偏见的办法是有足够的华人能够证明他们是错的。我们现在已经有了良好的基础,下一代华人也非常优秀,是冲破玻璃天花板的时候了。


第十一
促请政府对华人最重视的领域加大投入。下一代的教育是华人最关心的,由于经费等问题,很多公立大学的招生人数无法满足需求,华人孩子和别的族裔的孩子一样深受其害,我们要敦促政府增加教育经费。


第十二
我们在努力提升华人地位的同时,也要帮助弱势群体。美国是一个多种族的大家庭,如果一些种族被边缘化,社会就会不稳定,华人不可能独善其身,帮助提升弱势群体对我们的长久利益是有利的。这也是打造一个优秀的美国华人品牌的重要一环。


美国华人200年 — 从王清福到赵小兰,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
美国民权运动领袖之一、作家和哲学家陈玉平(Grace Lee Boggs)

Photo courtesy of Chicken & Egg Pictures


美国华人200年 — 从王清福到赵小兰,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

就在2017新年钟声就要响起之际,让我们再次聆听马丁·路德·金博士的战友、民权活动家陈玉平的声音:“你不可能改变任何社会,除非你为此承担责任,除非你认为你自己属于这个社会,并且有责任改变这个社会。”


美国社会的终极目标就是实现马丁·路德·金博士的梦想:一个不分种族(color-blind) 的社会,判断一个人不是根据其种族,而是根据此人的优缺点。但是,在种族差异还非常大的今天这还很难做到。美国华人要在这片土地上获得尊重,获得成功,唯有投身到这个社会之中,担负起社会的责任,团结自身族裔以及其他各个族裔,让我们共同努力,打造一个优秀的美国华人品牌。

美国华人200年 — 从王清福到赵小兰,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


作者:Steven Chen


作者简介

作者Steven Chen,笔名老榕树。1987年自中国大陆移民来美国,从事电脑相关职业,长期关注并参与美国环保政治以及美国华人活动,最近几年撰写了一些有关美国华人参政议政的文章。

延伸阅读

为什么华裔第一代和第二代有那么大的反差?

从煽动抢劫华人的视频谈言论自由和政治正确

为什么民主制度并不公平?
爱!生生不息 — 记海滩志愿者


美国华人

一个客观公正的公众号

美国华人200年 — 从王清福到赵小兰,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
美国华人200年 — 从王清福到赵小兰,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请邮至: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1 Comment
  1. […] 2017年1月1日 发表于美国华人 […]

发表评论

©2022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