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社区捐爱心,助力佛罗里达法援机构

请关注“美国华人

公众号:美国华人 ChineseAmericans

客观、理性、包容


编者按



华人团体的参与意识越来越强,无论在政界,还在在社区活动中,到处都能看到华人的身影和贡献。我们有过很多华人社团活动的报道,今天为大家讲述的,是一位佛罗里达华人律师在提供志愿法律服务时发起的,为当地社区一个服务低收入家庭的法律援助机构的捐助活动,得到华人社区热烈响应,从而打响了华人知名度,并给华人社区带来回馈的故事。




美国华人公众号希望今后更多地报道各地华人的社区活动。


Bay Area Legal Services(BALS)是位于佛罗里达坦帕湾的一家法律援助机构,为满足条件的低收入家庭免费提供服务。其中有一项服务是通过招募志愿律师,帮助家有智力发育障碍孩子的贫困家庭家长获得孩子的监护主张权(Guardian Advocacy)(注一)。BALS每年都会收到很多申请,要求提供志愿律师服务(注二),但总是因律师人员不足,不能满足所有符合条件家庭的需求。


高颖律师是一位执佛州和加州执照的老年法专业律师,她28岁来美,全奖就读并荣誉毕业于Stetson University College of Law,是一位爱好广泛并热心公益的社区活跃人士。今年年中,她做为志愿律师受理了一个希尔斯波罗郡(Hillsborough County)的印度移民家庭的案子,成功地为这个家庭争取到了Co-Guardians Advocate资格(父母和姐姐可以共同或者单独,Jointly and severally,为孩子做决定)。


在准备申诉文件和上庭的过程中,高律师意识到, 佛州第十三巡回庭的流程与她熟悉的其他巡回庭有明显差异,而且被法官指派的不同的听证官工作风格也不尽相同。BALS提供了一些培训材料,但材料是借用另外一个巡回庭的,没有针对性,无法提供实战参考。高律师于是认真请教了该区的前辈律师,积极与听证法官见面沟通,从而也了解到对不熟悉这项业务的律师来说, 受理这类案件需要投入大量时间,所以能为BALS做Guardian Advocacy的志愿律师人数远远不够。


高律师与BALS做了沟通,希望能完善适合希尔斯波罗郡法庭的培训材料,使不熟悉这项工作的律师也能很快掌握法律技能,从而吸引他们伸出法援之手为更多的家庭提供帮助。如果能将培训资料系统化并作为课程提供给志愿律师,就能让他们既可以拿到CLE(法律继续学习)的学分,也可以缩短自己摸索案子的周期,同时也减轻了法庭单独与律师们沟通的负担。


想法得到BALS赞同,但是作为一个靠各项资金来支撑运作的法援机构,没有预算来做这个项目。高律师自我推荐去募集资金来完成这个项目。BALS的领导很高兴, 立即提议高律师加入这个项目的指导委员会(steering committee),整体组织项目的完成。


对从没做过慈善募捐和组织活动的高律师来说, 这是一个挑战。她硬着头皮找到几位华人朋友和她的客户们寻求建议,没想到大家爱心满满,积极响应,你一千我五百他两百的,很快就捐满了。 需要找的专业摄影,也由她的朋友Walter一口应允帮忙,只收成本费。高律师的丈夫也在今年家里已经做了很多捐助的情况下积极支持,认捐五百。


华人社区捐爱心,助力佛罗里达法援机构

捐助人Qianwen Song与高律师的对话


资金确定妥当以后,高律师又联系了坦帕湾Guardianship和Guardian Advocacy专业最优秀的律师之一Gerald Hemness先生,还有她的案子的听证官General Magistrate Cadigan,他们都毫不犹豫地接受了邀请,加入团队来完成这个项目。


华人社区和华人社区的朋友们的慷慨,令高律师非常感动。尤其是其中有家庭刚刚发生很大变故的太太,有刚来美国处在适应环境手头并不宽裕的新移民,有身在国内处理家人事务却仍然通过在美国的朋友帮忙代捐的,有平日七天要工作六天半的来为孩子在美国提供良好学习和生活环境的人。


BALS了解到这次的捐款基本上来自华人社区以后,更是震惊。他们以前几乎没有收到过华人社区的捐款,面对华人社区提供的服务几乎没有,现在开始考虑要更多地接触华人社区。最直接的表现,是在九月底Suncoast Association of Chinese Americans的中秋晚会上,派了BALS的律师Erin King女士,设摊和介绍BALS免费提供的服务。这无疑是对华人社区最好的回馈。爱心带来了连锁反应。


华人社区捐爱心,助力佛罗里达法援机构

高颖律师和Erin King律师;摄于中秋晚会现场


10月27日,高律师的团队完成了她最初提议的、这个课程的现场课程以及视频拍摄。


到达培训会场, 一张写着很多让美国人不知如何发音的华人捐赠者名字的会议牌子在签到桌边上,引起这些来参会的美国律师们的好奇。甚至有律师努力地去读一下,问发音对不对。他们读得很离谱,但是很认真。


华人社区捐爱心,助力佛罗里达法援机构


开场,BALS的法援律师经理Jena 女士十分激动地跟大家介绍,这次的活动,没有华人社区的努力,便不可能发生。每一位律师拿到的培训材料里面的第一页,赫然印着所有华人捐赠者的名字和对他们的感谢。


华人社区捐爱心,助力佛罗里达法援机构

听证官Cadigan先生为参加培训的律师们讲解第十三区巡回庭的听证要求


华人社区捐爱心,助力佛罗里达法援机构


一直以来,华人社区对于坦帕湾一带的影响很小,从这件事情开始,坦帕湾的法律界和慈善界的一部分成员了解到华人社区的贡献。希望以后有更多的华人一起加入,为社区尽一份力,也为华人社区在当地的地位和影响的提高尽一份力。


华人社区捐爱心,助力佛罗里达法援机构

从左到右:高颖律师,General Magistrate Cadigan先生,BALS常驻十三区法庭的全体工作人员;摄于培训会场


华人社区捐爱心,助力佛罗里达法援机构

注一: 佛罗里达法律中,一旦孩子满18岁,父母便失去自然监护人对于孩子的监护权力。 对于那些没有行为能力的孩子们,父母却是还是需要帮助孩子们进行重要选择。  Guardian Advocacy与Guardianship(监护权)的区别,首先是在于被监护人的权力,Guardian Advocacy中只有那些可以被移除被代理的权力中的一部分被委托给监护人,被监护人必须有部分的自主行为能力,Guardianship被移除的是所有可被代理的个人权力。 其次,法庭程序中对于精神问题的证据要求不同:Guardianship中,被监护人的精神状态必须由一个三人专家组进行鉴定出具证明,而Guardian Advocacy通常由孩子18岁前的医生按照法律要求提供说明。 有低智商、自闭症、唐氏综合征等等问题孩子的家庭,通常会选择用Guardian Advocacy来为家长获得对孩子的监护权力。某些极端的,孩子完全没有行为能力的,则必须采用Guardianship形式。


注二:Guardian Advocacy的案子,如果是没有其他争讼的问题,起始律师费会在$1,500到$2,500之间。以后每年都需要递交年度计划,以便法庭确定被监护人获得应有的生活照顾、医疗保障和对其发展的满足。


华人社区捐爱心,助力佛罗里达法援机构


作者:美国华人编辑部

本文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ID: ChineseAmericans)


华人社区捐爱心,助力佛罗里达法援机构
华人社区捐爱心,助力佛罗里达法援机构
打赏支持作者
   长按二维码!


请读者广为转发朋友圈和微信群。其他媒体如要转载,请联络本公众号。

热门文章
从林书豪答“我是谁”看排华法案的原因
31岁华裔精英顾医生因鲜明政见立场遭到死亡威胁!
全面最新纽约恐袭报道!凶手计划数周,受ISIS网络洗脑

人工智能: 爱世界,爱自己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华人社区捐爱心,助力佛罗里达法援机构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授权: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阅读“美国华人”精选文章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3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