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是同根生——第一代华人参政议政的探索

美国华人

1097篇文章


民主实践是一个不断摸索和学习的过程。美国人民用了上百年的时间才造就了一个相对成熟的民主国家。新移民可以通过参与美国的民主政治,在实践中不断学习如何正确地运用民主制度给予自己的权力。


相濡以沫


新移民初来美国时,常常会得到各个族裔的善心人士的帮助,其中最体贴的帮助往往来自于同族裔的人,因为大家有相同的文化,相似的背景,说同一种语言,相互间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很多族裔还设有专门帮助本族裔新移民的机构。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族裔的亲情是与生俱来的,特别是在异国他乡。华人之间当然也不例外,美国华人两百年,出现了无数的同乡会、同源会等组织,同胞之间互相帮助,不分党派。一百多年前,在美国建造铁路的华工如果不幸遇难,他们的遗骸是靠同胞运回家乡的。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相濡以沫。


本是同根生——第一代华人参政议政的探索

2011年3月9日奥巴马总统任命前华盛顿州州长骆家辉为驻华大使(来源:白宫网站)


作为民主国家,各个群体需要有自己的政治代表或者政治同盟者来维护本群体的权益。在美国历史上,华人曾经因没有自己的政治代表而难以得到公平对待,因此推出华裔政治人物成为在美华人的共同愿望。经过不懈的努力,华裔中出现了联邦议员,州长,州议员,法官,总统内阁成员等,在美华人的政治地位在逐步提高(加州州长候选人江俊辉攀登华裔参政新高峰🔗)。华裔政治人物的成功也向我们的孩子示范,他们不仅可以成为出色的医生、律师、工程师、科学家,也可以成为出色的政治家,有机会为包括华裔在内的所有族裔的人服务


大陆新移民走上参政议政之路


1961年3月肯尼迪 (John F. Kennedy) 总统签署了10925号总统令 (Executive Order No. 10925) 。 该总统令又被称为平权法(Affirmative Action)。平权法推出时在美华人刚刚走出了长达六十年的排华法案的阴霾(排华法案,1882-1943),那时候华人处于美国社会的最底层,平权法如久旱的甘雨给美国华人带来了希望。美国华人是平权法的最大受益者之一,华人在平权法实行之后的短短几十年时间里很快从一个最需要照顾的群体上升到可以帮助别的族裔的群体,当然华人的成功是由很多因素造成,但是平权法功不可没。所以老一代华人对平权法有深厚的感情,华裔政治人物和组织也一直努力维护平权法


本是同根生——第一代华人参政议政的探索

华裔民权活动家王灵智教授(来源:《中国日报》)


1979年中美恢复外交关系,留学生和移民陆续从中国大陆来到美国。当我们来到美国时,特别是当我们的孩子慢慢长大时,华裔(亚裔)学生在名牌大学里的比例已经渐渐超过人口比例了(over represented) 。这时平权法对华裔孩子上大学不仅没有好处,可能还有坏处。


2014年,加州参议院西裔议员提出了第五号加州宪法修正案(SCA5),该修正案旨在允许加州公立大学在录取新生时适当考虑种族,性别等因素,也就是说允许加州公立大学实行平权法。SCA5 被提出来后,很多大陆来的第一代华人担心他们的孩子进好大学会更困难,所以他们发出强力反对SCA5的声音。


本是同根生


美国的政治现实决定了大部分成功的华裔政治人物是民主党。 首先, 最近几十年来,民主党比较重视少数族裔和移民,所以包括华裔在内的少数族裔赞同民主党的为多数。其次, 共和党能够赢的选区 (红区) 往往以比较保守的白人占多数,他们一般会选白人。而华裔共和党候选人能够赢得初选的区往往是蓝区。然而,在蓝区,共和党候选人最后胜出的可能性很小。这就造成了大部分胜出的华裔政治人物是民主党的现状


SCA5事件后,大陆来的第一代华人大幅度右转,偏右的新移民认为华裔政治人物出卖他们的利益,所以想把他们拉下马。这种做法给人一种大陆来的第一代华人专门打击华裔政治人物的错觉,有的华裔政治人物也因此放弃与大陆来的第一代华人的合作,如此一来造成恶性循环,对整个华裔社区非常不利。


美国政坛以白人占绝对优势,各少数族裔为了鼓励自己的同胞参政往往有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一个人可以不支持自己族裔的候选人,但会尽量避免攻击自己族裔的候选人。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公民,我们确实不应该只根据族裔投票,但是我们是否可以考虑不在公开场合抨击华裔候选人


在微信世界里我们看到的是另外一种情形。微信上,人们会用放大镜看华裔候选人。比如,在同一场选举中,华裔候选人往往不是最左的也不是最右的。一些右派华人会攻击根本不是最左的华裔候选人,而对更左的非华裔候选人网开一面。左派华人会批评华裔候选人不够左,对更右的非华裔候选人只字不提。反之亦然,共和党华裔候选人也常常在微信上被左右派华人同时攻击。虽然专门攻击华裔候选人的人并不多,但是被微信放大后造成一种微信世界专门打击华裔候选人的表象。


每每看到华裔政治人物被攻击,我就会想到曹植的七步诗: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的心在流血,因为在我眼里,那些华裔候选人,无论党派属性,无论他们来自何方,都是我的兄弟,我的姐妹,我的儿子,我的女儿,或者是曾经帮助我过的哪位不知名的华人


有一点我们应该明白,无论我们和华裔政治人物的观点有多大的不同,或者我们和他们的利益有多大的冲突,但是在最根本的利益上大家是一致的。因为在别的族裔的人看来,我们的孩子和他们的孩子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什么是民主政治的话语权?


在民主体制中一个群体的选票是政治上最大的话语权,排华法案实行时期,在美华人没有选票。当时势均力敌的民主党和共和党为了争夺极少数摇摆不定的白人选票而争先恐后地比谁排华更狠,因为那时得罪华人在政治上是零成本的。所以一百多年来,有识之士一直鼓励华人入美国籍,并进行选民登记以增加华裔的选票。今天美国华人大约五百万,有几百万的选票,如果现在有严重影响美国华人利益的提案,美国的两大政党必须衡量选票的得失来决定是否支持。


本是同根生——第一代华人参政议政的探索

国会议员刘云平、赵美心、孟昭文、以及Mike Honda在陈霞芬、郗小星的新闻发布会上。(来源:https://lieu.house.gov/aapi)


不过光有选票还不够,因为选举每过几年才发生一次,政治人物在竞选时所说的话与胜选后所做的事并不完全一致。竞选纲领是由选举策略决定,而胜选后所做的事是由他的核心支持者决定。华裔政治人物的核心支持者往往是华裔,华裔政治人物不可能也不应该只为华裔谋利益,但是在最关键的议题上华裔对华裔政治人物的影响力会大大超过对任何别的族裔政治人物的影响力。


以加州的SCA5 为例,起初华裔政治人物均支持SCA5。在大陆来的第一代华人的强力抗议下,华裔议员改变立场并说服SCA5提案者取消该提案。试想,如果被抗议的那几位议员不是华裔,而是别的族裔,这样的抗议会有相同的效果吗?


政治议题不是非白即黑


热心参与政治的人会发现,同是华人,在很多议题上会有截然不同的看法。为什么?其实道理很简单,因为很多政治议题不是非白即黑。以现在大陆来的第一代华人最为关心的平权法(Affirmative Action) 和细分法(Data Disaggregation)为例:


关于平权法:一方认为,现在的平权法照顾非裔、西裔,就是对华裔的种族歧视,是种族主义,要坚决反对。另一方认为,对非裔、西裔给一点照顾对整个社会有好处,而且,这个照顾是由包括华裔在内的很多族裔共同承担,并不是针对华裔的种族歧视,华裔因此付出的代价有限,可以接受。


关于细分法:一方认为,如果把自己标明为华裔,可能会被种族歧视。另一方认为,如果有更多的人标明自己为华裔,就会大大增加华裔的政治实力和政治筹码。


这两方都有一定的道理,谁对谁错只能由你自己评判。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没有一位华人会支持种族歧视华人


结 语


大陆来的第一代华人大规模参政议政的时间尚短,我们需要时间来摸索、成长。我相信在民主实践中我们会越来越成熟。



作者:Steven Chen

本文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赞赏

长按二维码

本是同根生——第一代华人参政议政的探索


推荐阅读

美国华人200年 — 从王清福到赵小兰,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

加州州长候选人江俊辉(John Chiang)攀登华裔参政新高峰

来自大陆第一代华人的政治觉醒

美国大学申请全过程 –– 咱家非牛娃的亲身经历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本是同根生——第一代华人参政议政的探索

长按二维码,马上订购

美国威斯康辛州马拉松花旗参

本是同根生——第一代华人参政议政的探索

微信:Marathon_Ginseng

QQ:893601953

网址:http://marathonginseng.com

邮箱:drginseng@marathonginseng.com

美国客服:(715) 571-2426

网购结账输入“美华”有9优惠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本是同根生——第一代华人参政议政的探索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美国华人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2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