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经授权转载自《风鸣拾夕》公众号。(《司法党争》系列之4、5、6三集汇编,原载《风鸣拾夕》公众号)

作者:风鸣

I. 重磅:科州最高法剥夺川普参选资格

科罗拉多州最高法院七位法官以4:3裁定:禁止前总统川普的名字列入本州2024总统大选选票。州最高法援引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第三款,认定川普煽动1.6国会暴乱并试图颠覆2020大选结果为背叛誓言的叛宪行为,失去参选联邦公职资格。

判决书说:“作出这项判决,我们心情沉重,深知执法人必须严肃执法,无惧,持平,不为舆论左右”;“川普总统不仅策动了叛乱,而且持续支持叛乱,其间不停要求彭斯副总统渎职、电话参议员停止计票,这些都构成公然、故意、直接参加叛乱,在地区法庭审判中未受争辩”;“对川普长达数月鼓动追随者进军首都、推翻其所谎称的大选舞弊等事实也未受争辩”;“川普总统1.6讲话不受一修‘言论自由’保护”;“本州选民有权要求剥夺川普参选资格”,“无需国会同意”。

州首席大法官Brian Boatright代表反方少数三席的司法意见称:本州选举法不覆盖参选人叛乱,“在尚未判决叛乱罪前提下,不认为以十四修第三款名义剥夺参选资格符合本州选举条例”。大选为州内事务,但唯联邦最高法院有权释宪。十四修成文于内战之后,第三款叛宪者禁选1919后实施过两例。

六位原告为共和党人和独立选民。科罗拉多州为蓝州,所有七位最高法院法官都是蓝营任命,六位获选续任。川普2020在科州输选13%,如参选2024,科州选票应不会影响他在全联邦的选举人票得失。川普方面恐惧,科州裁决可能引发连锁效应,同类诉讼正在多个州进行。

州最高法史无前例的判决,推翻了上个月地区法院法官Sarah Wallace裁定的“川普策动叛乱确凿,但十四修第三款原文未具体指明禁选是否包括联邦总统。”目前罢免川普参选资格诉案也都卡在这一点。科州最高法多数方对此持异议,认为十四修撰写人不可能只禁任何其他职位唯独豁免总统。

州最高法决定的执行暂时推迟到2024年1月4日,因为次日为科州初选选票付印截止日期,届时联邦最高法院必须就川普方面上诉作出裁决。川普方面宣布将迅速上诉,称“判决反美”,“对打赢上诉完全有把握”。

科州最高选务官州务卿Jena Griswold随即声明:谨遵法庭命令。

II. 法不责川?最高法院判川普,历史再临无归途?

联邦最高法院年底突然超忙,哪管节日季都想奔回家忙年。事主当然是川普,被刑诉民诉,要参选逆袭,一人力搏司法,耗费的司法资源与公众关注堪可敌国,也算如愿以偿。

法大?还是川普大?川普看赢?还是输赢难料?原本的送分题变得烧脑,平行宇宙里各有答案,处处门槛,越掰扯越乱。节日里节奏放缓,几件案子内容多,一次说清,最简净版来了。

几件案子一起说,小问卷又是双题:
1. 川普被判无资格参选科罗拉多州初选
a. 州高院秉持宪法条文原意;
b. 州高院历史性护宪判例过于超前;
c. 联邦最高法应当9:0支持川方上诉;
d. 联邦最高法空前两难;
e. Thomas大法官应当离席避嫌;
f. 科州共和党若撤销初选将后果严重;
g. 川普叛乱案需先经联邦法院判决再决定州内参选资格;
h. 联邦最高法干预州内选务违宪;
i. 即便川普被判决叛乱也有资格参选;
j. 川普叛乱确凿自动失去参选资格;
k. 太复杂,看不懂。

2. 川普1.6叛乱案
a. 应尽速审结,不可任由拖延;
b. 急啥?就拖;
c. 起诉、审判川普是破坏2024大选;
d. 即便定罪判刑,川普也能当选就任;
e. 川普要搞法西斯符合大众利益;
f. 如此腐败的司法系统挡不住川普;
g. 川普违法必须受惩处;
h. 川普理应享有完全司法豁免;
i. 联邦最高法故意拖延,明显偏袒川普;
j. 太复杂,看不懂。

司法灰带?

科州高院判决掀翻屋顶,不只史无先例,更是空前挑战。当然,涉及川普,打破前例、击穿底线都早已多到不再稀奇。

有人类比2000大选,当时最高法5-4裁决小布什胜过Gore,但那是涉及计票的选务技术性裁决,无关刑事罪案。有人认为,联邦最高法那样侵入佛州选务、一票决定大选胜负,实属违宪。但完成大选紧要,在双方统计意义打平的情况下,那样快刀斩乱可以算是务实,况且谁又能纠正最高法违宪?

更多人类比水门案期间,最高法8-0判决,Nixon不可以行政特权抗拒司法调查。这个真的有点麻烦,川普阵营内有人意识到,于是已在制造“Nixon其实当时是被陷害”的故事。

科州判决空前挑战,是因为整个司法系统顿时被抛入暮光灰带。人人都在自称就法论法,可没人说得清,或谁说了听不懂。这到底怎么回事?

原典判决?

合众国是普通/判例法-衡平/公义法系,例外是宪法文本,因有成文宪法,而有别于普通法的英伦老家。宪法取代君王,是国之所在,北美人从效忠君王改为效忠一篇文字词句,规则,原则,公约,共识,承诺,羊皮纸黑字。

司法界一直有“原典派”与“实演派”(风鸣自译)之分。原典人要求恪守法条文本字面原义,the letters of the law,类似宗教、意识形态原教旨主义。如果法条过时或不足,当补以修正案,但仍有三点不方便。首先,修正案门槛巨高,可耗时几代人,远水不解近火。同时,即便法条文本字面明确,词义语义依然可能过于宽泛、灵活,执行时仍需具体诠释。再者,法条文本与实际政策不属同一范畴,法条的适用范围、社会理念等随时间变迁,总会有跨度、落差,只好活学活用。

于是“实演派”应运而生,更强调重视法的精神、概念、原则、语境,the spirit of the law,今人援引,需要在当前叙事中重新诠释。这里立即产生两个实操问题:怎样权衡恪守原文和现实诠释?重新释宪会不会导致当庭立法?

控辩焦点

科州判决似乎正好落入这个空档。细读第十四修正案第三款文句,内有三个看点可以成为争议焦点:禁止担任哪些“公职”?“缘由”是什么?“适用”于川普吗?

原文列数的“公职”重复了两次:第一次说职位,包括“国会议员,大选选举人,任何文职、军职官员,无论联邦还是州”;第二次说人,“宣誓效忠宪法的国会议员、联邦官员、州议员、州行政与司法人员”,字面涵盖所有公职。但有人就此质疑:为什么不明码直说包括“总统”?既然没说,可以默认不包括吗?

禁止任职的“缘由”:“宣誓效忠联邦宪法后,参加对宪治造反、叛乱,或援助、抚慰宪治之敌”,国会参众两院各获票三分之二方可豁免。反对科州判决一方说:即便总统也在禁职之列,川普叛乱了吗?怎样证明?

“终结联邦”?

支持科州判决一方说,川普叛乱已是成论:因叛乱案被众院两党第二次弹劾,科州诉案地区法院裁定叛乱成立。况且,十四修原文并无规定必须以判罪为前提,换句话说,那条禁职规定实属自行执行self-executing,无需再“证明你妈是你妈”。反方又说:十四修第三款禁职规定是针对内战中南方叛军人员,早已过时,不适用于今天的川普。正方则问:到底是原典还是反原典?

目前,各方类似论点充斥版面,而最高法九位大法官会怎样判,最后票数如何,只能等看。无论如何,此案州内判决石破天惊,撼动联邦,重笔载入史册,同时也被共和党群起攻之,斥为肮脏的政治迫害。

科州共和党部威胁说,如果不推翻成命,本党将撤出本州初选,改为爱荷华式党会推选。更有共和党人威胁以牙还牙,要在红州起诉拜登无资格参选。最耸人听闻的是红蓝裂国,二次内战,终结联邦。

“行政豁免”?

本月中旬,联邦特别检察官Jack Smith就川普DC1.6暴乱案上诉最高法,要求快速通道裁决:前总统川普是否拥有广泛刑事豁免的行政特权?

应最高法要求,川普方面对检方诉告作出回应,要求先走上诉法院正常通道,获最高法支持。法院没有披露投票情况,也未给出驳回检方特快裁决诉求的缘由。

DC上诉法院当即设定1月9日开庭听诉,预期将在月中最晚月内裁决,大概率会支持本案主审法官判决,再次驳回川普以行政特权为由要求撤诉。届时川普方面必定再次上诉,最高法若受理,可判豁免或无豁免,支持上诉法院裁决或推翻。

如此来回折腾,有什么区别?特检官Smith的举措被称为豪赌,可为什么呢?控辩双方到底在争什么?

检方动机

争时间。川普方面不停上诉,目的是拖延、推迟,甚至取消庭审,最好撤案。特检方面则针锋相对,倒不是因为急着“从重从快”,也不是胆敢越界“干预大选”。Smith给出的理由是,前总统刑案事大且紧迫,应特案速办。

Nixon水门裁决就是特检方直接上告最高法,审期只有区区两个月,2000年大选裁决更快。类似越级上告,最高法近年来接案更多,所以要求特办并不能算特殊。

至于紧迫性,还真的与2024大选有关。对每一宗被告案件,川普方面都例行要求推迟到大选日之后,一来躲避竞选期间身陷庭审,二来指望获提名、胜选后直接行政命令撤案。

特检方在诉告中说,正是因为川普有再次当选后行政豁免的可能,所以才更要按原定三月初开庭日进程,及早完成庭审、结案;如果让案子拖到2029甚至更远,人证物证散失,不符合国民利益和公众预期。这个逻辑能成立吗?

最高法院

最高法大法官们各自对检方诉告怎样回应不得而知,但显然多数不同意特案速办,即便Thomas回避,席位5-3依然对川普方绝对有利。本届最高法无能力超越党争是个老问题,涉及川普,川党说辞历来是,谁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也不该匍匐于法律之下,川案当然不能速办,能拖就拖,变着法上诉理直气壮。

主审法官已经暂停DC川案,静待高级法院对行政特权豁免上诉的裁决。把案子打回上诉法院能拖的时间并不多,依然有可能三月初如期开审。等案子再次回到最高法后,还能拖多久?如果上诉法院一月裁定,最高法敢拖十个月吗?或者干脆不顾法理,直接裁决川普特权无限,参选、候选期间特享豁免,敢吗?

倾家荡产!

如果川普刑案真的同案不同罪,无论是否合乎法理、伦理,现实却是为川普担罪的前幕僚、助理坏消息不断。

川普前律师、乔治黑帮案同案嫌疑主犯朱市长,这周败诉DC民事诉案,被陪审团处以1.48亿刀对受害原告赔偿金与精神损失罚款,不日宣布破产清盘,但新官司仍连绵不断。

另一个黑帮案嫌疑主犯、前川普白宫末任幕僚长麦兜,输了从乔治郡法庭移案联邦法庭的诉求。两个认罪伏法的同案犯前律师公开书面向乔州人民道歉。

刚刚缴获并披露的密西根州Wayne郡录音,记录了川普本人和共和党全国委员长Ronna McDaniel唆使伪选举人非法颠覆2020大选通话。Michigan当地检方和联邦特检有的忙了。

川普已成里根共和党噩梦,“上台后头天搞法西斯”和希特勒式“移民弄脏、毒化国族血脉”之类的乱喷,让参院共和党领袖Mitch McConnell懊悔没借第二次弹劾罢免川普,永绝后患。往前走,除了川众献资养着的自家律师,川普还在指望谁们救驾?

川生大考

打头救驾的还是众院共和党,大选前突击打集体防御战,捍卫川普,助选川普,为川普复仇雪恨。司法委主委Jim Jordan要求特检官提交办案材料,否则传唤。

“他们弹劾我两次,咱们也得弹劾一次回来!”川普怒吼。于是新任川党议长Mike Johnson安排众院通过对拜登弹劾调查的议案,但因为调查没有正当理由,所以有多位共和党议员公开表示不会有结果。正式弹劾调查不是儿戏,之前的弹劾调查都以弹劾告结,包括Nixon以辞职躲过那次。无论对拜登调查到最后弹劾或不弹劾,都将是政治史上创纪录丑闻。

话说,川普在本党领袖地位并非如外界所见那样固若金汤。最新民调,他在初选第一州新罕州支持率刚过三成,仅高出刚刚获得新罕州里根共和党州长Sununu支持的Nikki Haley四个点。任何其他候选人的退选都有可能送票给Haley,让川普在该州的胜选告急。

Haley当然是川普副总统竞选搭档首选,Haley却明确表示零兴趣,说“本人从不玩第二”。于是川普又恢复骂她脑小如鸟birdbrain,还往她酒店房间递送鸟笼,以示侮辱。

为川普复仇还有一条战线:调查拜登儿子Hunter。众院川党传唤Hunter秘密质询,Hunter要求公开听证不得,于是在听证日去国会门前对媒体讲话,斥责共和党钓鱼执法,陷害无辜。调查拜登父子的两案都不甚光彩,不值得多说。

川普生涯与人生大考年在2023翻过,大结局就在2024。

相关看点
• 拜登表态:川普叛乱确凿,其参选资格由法庭决定。
• 加州各地要求罢除川普州内初选资格,州长Newsom反对。
• 川普资格对蓝营或为双刃剑:换下川普未必利于拜登获选连任?

III. 川普快报:圣诞贺词大诅咒,再例禁选缅因州

DC联邦上诉法院三位法官裁决,川普不享受免于被国会警官民事诉讼并寻求财务赔偿处置的豁免特权,因为案发时被告身份为本党候选人而非联邦总统,其行为并非公务。川普发更,说当时以总统身份履职调查并阻止大选作弊。分析认为将成接下来的DC叛乱案总统刑事豁免特权上诉裁决的前例。

刚刚,缅因州最高选务官、州务卿Shenna Bellows决定,从本州初选选票上移除参选人川普,理由是策划发动叛乱。命令目前暂缓执行,等待本州法院裁决。

日前,密西根州最高法院裁决,因本州没有相关选举法规机制,无法批准剥夺川普参选资格的诉求。预期初选后,仍会有要求踢出大选选票的起诉。同日,在首例踢除川普裁决的科罗拉多,州共和党正式向联邦最高法提诉,要求驳回科州高院循宪法十四修第三款禁职叛乱分子规定、剥夺川普参选资格的裁决,川普名字得以暂时留在参选人名单上。川普方面也将上诉。

川普参选资格已在35州内遭到挑战,理据宪法十四修第三款,有些州不止一宗诉案,许多未能成功。多州不准踢除川普的裁决基于程序缺漏,无关宪法条目本身,所以大选前仍会继续有众多上诉。

因宪法原文不含如何实施的规定,川普叛乱及十四修适用性问题,引发司法、宪法学界大争论。被称为“半个宪法法院”的联邦最高法如何裁决将一锤定音。川普提名任命的最高法院大法官Gorsuch曾在2012年执笔裁决,科罗拉多州有司法辖权决定是否允许参选个人留在选票上。这个判例为接下来的最高法裁判埋下伏笔。有分析认为保守派压倒多数的最高法不太可能支持踢除川普,但科州、新罕的先例依然对川普有杀伤力。

川普反复攻击、辱骂司法人、证人,公认蔑视法庭禁言,被认为不属于宪法一修保护的言论表达自由,而是违反刑事法庭审理程序。司法界分析认为,川普前总统身份并不保护其任意藐视法庭,被处以监禁惩戒的风险不能排除。

连续两次,川普在自家社交平台真理网发更祝贺圣诞,满篇脏话攻击政敌与司法人员,诅咒其“烂死在地狱”。舆论哗然。

节前,川普在拉票集会上公开称政敌是害人虫vermin,移民肮脏的血“毒化合众国国族血脉”。因词语与希特勒墨索里尼完全一样,被指为纳粹法西斯。采访中,川普否认曾经读过希特勒《我的奋斗》,否认自己是希特勒传人,遭到知情人多方质疑。

2024初选进入冲刺,川普竞争本党提名,遭遇Nikki Haley强力挑战。双方在初选第一州新罕的民调越拉越近,Haley方面也指望赢下初选重地老家南卡。

有9岁男童当面问:你当选后会不会特赦川普?Nikki Haley答:会。

川普急切要求班子谋划拉Haley加盟参选其副总,遭到川普长子Don Jr隔空严辞敲打反对。

川普圣诞全家福照片中,找不到川普第三位现任夫人Melania。媒体问:她在哪?

更多风鸣文章及视频见于《风鸣拾夕》公众号,全网同步。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4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