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经授权转载自《风鸣拾夕》公众号。(《中东冲突》系列之12A、12B两集汇编,原载《风鸣拾夕》公众号)

作者:风鸣

I. Oslo 2.0?和平再问以色列,战后重建看拜登?

中东持久和平,堪称现当代最大难度、最高段位的外交挑战。加沙战争和争论都还在进行中,有人却已把目光投向下一步,投向未来。据报道,拜登团队一直在密集外交推进,前景似有曙光。联大再次就加沙局势投票,敦促立即人道停火,拜登公开喊话内塔当局,要求改组内阁,停止宣扬“一国”论调。内塔如何接招、怎样打赢战争都备受质疑,而停火显然不等于和平。这集内容原计划最后写,因事态发展而提前,奥斯陆1.0原版留待后集专说。

本期小问卷:
1. 战后加沙未来由谁主导重建、治理?a. 哈马斯;b. 巴勒斯坦当局;c. 以色列;d. 联合国;e. 阿拉伯联盟;f. 穆斯林世界联盟;g. 还有别的…
2. 实现巴勒斯坦持久和平,关键是a. 立即停火息战;b. 建立伊斯兰国;c. 巴当局学会正常化治理;d. 阿拉伯资助;e. 以色列援助;f. 联合国控制;g. 还有别的…

危险,机会

汉语词“危机”,外国人学会后喜欢用,危险,机会,这次刚好用上。10.7空前大屠杀和随后的残酷战争是严重热战危机。无论谁怎样看、说什么,IDF明显铁了心要剿灭哈马斯武装,全面摧毁哈马斯架构。仔细听外界反战声浪,重量级相关方多有谴责伤及加沙平民,却基本无人为哈马斯说话,顶多不提,包括近乎全部阿拉伯和穆斯林当局,和早被哈马斯逐出加沙的巴勒斯坦当局。

对各当事、话事方,似乎历史性机会又来了:停息战火,巴人建国,双方安全,持久和平。听着是否像痴人说梦?

战后加沙

先看各方怎么说。哈马斯要战斗到底,“10.7不过是场彩排”,更“猛烈无情”的行动还在后头,等着吧。内塔尼亚胡要剿尽灭绝,“在IDF主控下对加沙全面解除武装”。巴当局想重返加沙,统一领土,重启建国。内塔说,巴当局太腐败无能,无力接管加沙,不能插手。各国多有加大人道援助,并认捐重建。也有建议要让联合国主导加沙恢复秩序、战后重建,然后托管。

听着都不错,问题在于怎样做。10.7惨祸后不久战争爆发,拜登第一时间说了三句话:哈马斯是伊斯兰国ISIS式暴恐;他本人是锡安复国者;未来只有“两国方案”是正解。

如果是伊斯兰国,那就是剿匪,而非国间战争或内战。当年击毙拉登和巴格达迪,没见有谁说什么,但这次规模大太多,而且大面积涉及加沙人口,局面极其复杂,问题丛生。今天语境里,所谓锡安,不过仅是承认以国生存权而已,时至今日反对者唯余哈马斯一家。两国方案有百年历史,当代,上次被当真看是二十多年前了。还能复活吗?胜算多大?能克服两边的一国主张吗?

两国方案

若要动真,需要多方认同,共襄盛举。Newsweek披露,白宫密集穿梭外交数周后,巴勒斯坦当局高层愿意再次接手加沙,促使以色列再次加入两国方案,全面政改,再次给1-2年时间过渡,西岸、加沙巴人再次大选。这些“再次”都是问号。

对前车之鉴,以色列人仍心有余悸,坚持说安全保障不可让渡。目前哈马斯仍不停止攻击,拒绝释放人质,此刻再谈两国是否太早、太奢侈?白宫担忧战后加沙再次出现权力、治理真空,让哈马斯死灰复燃。

副总统Harris借道多哈气候峰会,与地区各方面商加沙战后,包括阿联酋、埃及、约旦。VP国安团队穿梭奔波于巴以最高层,“每周都当面商谈”,力促三方共识。忙于战事的以色列方面也终于愿意对话,认真考虑战后安排。这次,巴当局靠谱吗?

巴勒斯坦

从巴解权力当局(PA:Palestine Authority),到完整、完全独立主权国家,巴勒斯坦还要走很多路,过不少桥:控制领土,安定人口,治理社会,大大小小,太多了。毕竟,两国方案的目的是和平相邻,而非只是割地而居。割地已属不易,和平更难于上青天。彼此间连信任都没有,谈什么和平?

之前提到过,巴解高层有纳沙家族的人,就是当年与大穆夫提侯赛尼打对手的那个Nashashibi家族,与今天巴当局对手哈马斯不无类似。纳沙是托管区耶路撒冷市长,后人可仍有治理基因?以色列这些年多次尝试“援助换和平”,类似当年金大中韩国对朝鲜的阳光政策,甚至直接帮助哈马斯建设、治理加沙。可兜兜转转,没几年就重开仇杀,全部投入功亏一篑。这次运气会如何?

“持久和平”

中东和平难于上青天,但也并非完全无望,需要决心、意志、智慧、坚韧、不厌其烦,和天时地利人和。1979年,在卡特任内,首次促成埃及-以色列和平,史称戴维营协议。萨达特总统、贝京总理、卡特总统三人先后为此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想知道多难吗?来听听前卡特政府国安顾问布热津斯基2007年个人接受采访时陈述其所认为的四个关键必须条件:不能让海外难民返乡;必须双方共治耶路撒冷;大致按1967控制线分割领土;巴勒斯坦当局由联合国监督全面去军事化。布热博士承认,实施那四条十分困难,各方都有不愿接受甚至断然拒绝的理由,唯有白宫拿出意志、决断,投入足够资源与专注,才有可能实现。

关键在人。看人,普遍预测战后内塔出局,阿巴斯高龄多病,拜登正值连任,民望探底。没有人反对拜登推进和平,正如当初所有人都欢呼卡特成功,真心祝福克林顿努力一样。卡特和克林顿离任,的确让和平失去势头。拜登这任还剩一年,如果连任不成,会不会再次失之交臂?无论谁是下一任,会对这个百年战乱地方的持久和平志在必得吗?

II. 话说内塔:危局偏遇比比仔,救亡却逢是非人

上集说拜登全力推进两国和平方案,喊话要求内塔尼亚胡改组内阁,割席极右,向政治解决靠拢。很快,内塔公开表示异议,还提醒友邦停止幻想,举座皆惊,全球舆论哗然。对其发言,传言很多,版本不一。那么,内塔到底说了什么?会怎样影响拜登和平方案前景?来看。

本期小问卷:巴、以两国方案
a. 是唯一可行出路;b. 单方面有利于巴当局;c. 会威胁以国安全;d. 应排除哈马斯参与;e. 前提是消灭哈马斯;f. 以国人不会再次上当;g. 取决于拜登是否当选连任;h. 是痴人说梦;i. 需要沙特支持;j. 需要时间推进、落实

反对建国

周六晚,内塔对媒体说了这些:

加沙之战事关存亡,唯有打到彻底胜利;拒绝接受巴当局介入战后加沙,不会容忍用法塔赫斯坦取代哈马斯坦,哈马斯与法塔赫目标都是灭以,82%巴人支持10.7大屠杀,巴当局至今未谴责大屠杀。

绝对不会重复奥斯陆的历史性错误,引狼入室,邀请最极端阿拉伯势力近前、从内部消灭以色列,用自幼反犹仇以教育洗脑毒害阿族少儿;幸亏本人阻止了Oslo,2005年以方撤离加沙后哈马斯建立的小巴国,不正是西岸巴当局建国的预演彩排?

如果屈从于国际压力,任由耶城周边、特拉维夫邻近再建一个巴国,后果难以想象;这些必须现在就对盟友说清楚,免得继续抱有幻想;哈马斯必须剿灭,加沙必须解除武装,必须由IDF控制,必须终结以集中全部人力物力财力资源威胁以国、以仇恨教育孩子生生不息志在消灭以国。

在场的本党国防部长Gallant说,亲见巴当局接管后这些年里大量武器流入西岸,此时不能休战,只能打到底,即便蒙受巨大代价,也要彻底消灭哈马斯军、政组织。

内塔对IDF火线误击三位人质痛心疾首,说胜利在望之际,绝对不会临阵罢兵,功亏一篑,现在停火等于哈马斯全胜。同时又说不会放弃外交努力营救人质,已派摩萨德局长赴欧洲与卡塔尔总理接洽,商谈再续休战换人质谈判,但归根结底,只有战场获胜,人质解救才有的谈。

对加沙终局公开不同调不同道,拜登方面如何应对?

拜登两难

此时,北方黎巴嫩、叙利亚、伊拉克方向战斗不断,红海方面也门胡塞大伊武装空中与海上攻击更加频繁,商船开始避开红海航线,第五舰队驱逐舰已几次截击攻击胡塞无人机和导弹,十国合力巡航护航。早日收尾加沙战事,利于避免战局扩大蔓延。

内塔与拜登此刻隔空推手,是两人长期私下分歧的公开化,而非新生嫌隙。从大屠杀后、IDF反击一开始,拜登就严辞要求尽全力减少平民伤亡。国安顾问Jake Sullivan到访特拉维夫,要求战斗从大规模密集空袭转为精准打击。内塔明告Sullivan,决战决胜的决心空前,决不动摇。

拜登持续支持IDF打击哈马斯,去除暴恐武装,同时力推展开战后重建和谈,永久解除暴力威胁,意在标、本并治。三人质被误杀和阵亡于自家炮火的IDF军人,似乎佐证火线战况的复杂艰难。防长Austin随即到访,要求IDF给出战争进程时间表。有分析称,IDF投放的数以万计弹药中,半数不是精准制导,在城市追剿战中准度堪忧。

加入战时内阁的反对党领导人Gantz与内塔同台,与另一位温和派反对党领导人Lapid都坚决反对加沙交由巴当局。左派工党总统Herzog对现在提两国方案不以为然,“我们仍在创伤中,仍在举国悲痛哀悼,仍在全民情感深渊里”,拜托。战时内阁集体公开反对巴当局介入,似乎反映以国主流民情、政情现况,不像都是谈判前的讨价还价策略。

目前,哈马斯拒绝再释放人质,除非IDF停火、撤军,外界呼吁停火声浪却日见高涨。一边是民间抗议内塔当局营救人质不力,一边有越来越多的声音批评内塔领导失败,借反击大屠杀之机巩固、扩张个人权力,逃避被追究行政与刑事责任。针对内塔自夸“深为从前几次阻止巴人建国而自豪”,拜登密友Coons参议员称其为“出离难缠的合作伙伴”。内塔到底有多难缠?

“比比问题”

以国议会重量级议员Oded Forer反驳内塔,揭露其几次三番出尔反尔:此人90年代第一次出任总理时部分实施过Oslo;支持沙龙当局完全撤离加沙;亲自实施拿辛瓦尔为首的1027个在押囚徒交换被劫持的一个IDF军人;再任总理后,允许大笔卡塔尔捐助现款进入加沙;2009年公开同意巴方建国,后又改口;2022年12月再再次任总理后,就彻底反对巴方建国了。内塔辩解说,Oslo是从前任那里接手的,数亿现金都用于人道救援,并未落入哈马斯之手(Oslo下集专述)。

前克林顿当局驻以大使、奥巴马巴以谈判特使Martin Indyk指责内塔之前对世界撒谎,“反对他自己曾多次信誓旦旦支持的两国方案”,这脸翻的。“内塔从来阻挠奥斯陆,压制巴当局,甚至不顾巴当局承认以国、配合维护以国安全的事实”,“现在拜登要复活奥斯陆,而逊尼阿拉伯人不可能接受比比自己的梦幻战后安排”,“没有US和阿拉伯认同,以方自己花重金重新占领、运营加沙,怎么可能持续?”Indyk预测拜登不会让步,内塔只会再次改口。

这位断续在位16年、以国史上执政最久的总理,自知战后即会靠边站。里里外外所有人也都知道,担心他走投无路孤注一掷,拿战争为自己政治续命。内塔民调暴跌至个位数,中右Lapid公开要求内塔立即辞职,表示要组织包括利库德和右翼在内的新的“民族重建政府”。中左Yadlin说,内塔为自保而提出荒唐司法改革造成内乱,直接导致10.7大屠杀前情报失败,中间派战时政府五大阁员之一Eisenkot也反对内塔所谓司法改革。

国会两党多位显要参议员发声,支持拜登的政治解决方案。接下来怎么办?

必须换人?

拜登的目的一直很清楚,消灭哈马斯是手段而非目的。为防止战后过些年暴恐死灰复燃,惨祸复发,唯有果敢推进、实现两国方案,根除仇恨、暴力、恐惧、恐怖。内塔似乎只想扬汤止沸,不管釜底抽薪,可能不仅顾不上,更多是不情愿。难道他仍然宁可用持续外部威胁和战争保个人权位,逃避对大屠杀破防追责和个人腐败刑责?

不顾内塔反对,拜登团队加紧与以方、巴方、阿方各国密集协商,促成共识,强力推进。两国愿景并非无奈之举,也不是谁的最爱,而是持久和平的唯一可行选项,既可保障以国安全,又能维护巴人权益。

内塔等人说两国方案之所以不可行,是因为谁都担保不了巴当局会永久奉行和平、制止暴恐。这话不能都当作外交辞令或取悦右翼基本盘的说辞,毕竟有太多惨痛记忆的前车之鉴。谁敢说全民仇恨不会卷土重来?

面对严峻现实,拜登方面希望以、巴都换领导人。内塔不靠谱,阿巴斯太老,巴当局腐败颟顸。事情当然难,要做,就要换人。久推不动,唯有换人,这是政改铁律,而和平是最大、最难的政改。这次Sullivan已与反对派Benny Gantz会面长谈,而内塔尼亚胡则下赌川普胜选。

内塔还能扛多久?反内势力能有效联合吗?胜选后能励精图治立见成效吗?对巴当局,白宫说法是需要“重新焕发活力”,若想有能力重掌加沙,能让位给有远见卓识的年轻一代吗?在目前体制内,换谁呢?怎么换? 

更多风鸣文章及视频见于《风鸣拾夕》公众号,全网同步。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4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