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经授权转载自《风鸣拾夕》公众号。(《国会斗法》系列之1-4四集汇编,原载《风鸣拾夕》公众号)

作者:风鸣

I. 罢免议长:川党怒踢麦议长,民主党人帮不帮?

2023年9月30日,周六,所有人都说:“麦卡锡遇到大麻烦了!”所有人,共和党,民主党,媒体评论…。坐上众议院议长宝座远不到一年,这个差强人意勉为其难的加州共和党人就面临被动议罢免,或者说,之前大概率预测会发生的终于要发生。

忍辱当选

被川党怒而罢免,麦卡锡命里注定逃不过这一劫。2023年1月3日,第118届国会选议长,共和党新晋微弱多数,民主党循例平静投票,目击多数党领袖麦卡锡被川党公开肆意凌辱,十五轮投票,轮轮剥皮,逼迫唯一竞选人麦卡锡让步。直到1月7日,最后一轮让步,是同意任何人都可以一票动议罢免,意思是“只要我们当中任何谁不喜欢,就动议让你下台”。

九个月不到,在川党劫持威逼下,麦卡锡忍气吞声,举步维艰。在所有议案、法案、表态关键节点上,都低声下气看川爷和川党眼色行事。

他从来被当做二流政客,可能当不起一些人骂他的嘛噶法西斯头子的罪名,只不过是紧紧巴巴熬日子,充任着千疮百孔众院共和党的裱糊匠。介身于两大强悍势力之间,一边是祖宗级国会大佬拜登,另一边是不管不顾砸烂破坏一切的滚刀肉造反派川党,麦卡锡绞尽脑汁使出浑身解数小心伺候,辗转腾挪,却仍不免被当出气包,替罪羊。

苟且蹒跚

拂去所有鄙视贬损,麦卡锡裸像真容大抵是“苟且议长”,话语苟且,行为蹒跚。1月6日川党国会暴乱,麦卡锡与川普电话对骂爆粗,当晚却率领本党147人悍然反对认证拜登当选。暴乱后,麦卡锡痛斥川普策动暴乱,直指其罪责难逃。拜登上任,麦卡锡在各种活动中露脸上镜。但奇怪的是,隔天就飞到马拉戈朝拜川普。

超多法学博士国会议员里,麦卡锡的确显得很MBA,事事追求净利最大化。他深知川党基本盘铁票的厉害,惹不起,对川普则更不敢惹。可麦卡锡至今仍拒绝背书川普,说明他并非硬核川党,但与正宗里根共和党相比,明显少了根脊梁骨。

伙同川普通过大减税法案后,时任众院议长Paul Ryan退场躲远。2020大选后,参院共和党领袖Mitch McConnell铁口直断声言“新总统已选出”,之后再未与川普说过一句话。共和党众议院三号领袖Liz Cheney一次,参议员、前总统候选人Mitt Romney两次投票弹劾川普,一个被先被众院共和党罢官,后被川党初选铲除,另一个宣布一届后告别政坛。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豁出去了!

麦卡锡春天借力川党无端大闹预算、债限,被老司机拜登四两拨千斤挫败,以合众国主权降级为代价,购得半年不到的消停,秋天再次对抗,师出无名。

穷途末路的麦卡锡于是选择了同意川党无端弹劾调查拜登的下策,煞有介事,义正辞严,却仍未填饱川党的穷途极饿。川党拒绝支持共和党预算法案,直鏖战到政府即将断粮最后一天,众院才以两党335-91通过45天临时预算,参院88-9通过批准,民主党基本全票支持,拜登签署成法,避免了毫无道理的政府关张。

拜登说:这么瞎闹,毫无必要。民调说:都怪共和党,莫名其妙。麦卡锡说:罢免我?罢免我?宁可罢免,也不能关掉政府!川党说:你等着!麦卡锡回应:来吧!

要不要救?

临时预算法案,民主党妥协并出手救援,这个早已势在必然。接下来,罢免议长要不要救?共和党基层选举精打细算,种种办法弄到个微弱多数,能否治理且得另说。众院多数党显然已瘫痪,议长需要依赖少数党救驾。这次行吗?正如Clint Eastwood扮演的旧金山警督Inspector “Dirty” Harry Callahan所说:A man’s got to know his limitations。
川党中大闹麦议长专业户,佛州人、性奴案主角Matt Gaetz声言,下周就发起罢免动议。发起动议没问题,票数肯定不够,川党再多,也多不过主流共和党。共和党既没有票数,也没有动机单方面罢免本党的议长,除非民主党趁火打劫:如果几票川党加212票民主党支持罢免,麦卡锡下台铁定。

民主党会那么做吗?如果罢免了麦议长,谁来继任?民主党能说服几票共和党一起支持一位新议长吗?两大党加川党,众院没了简单多数,让少数党领导吗?有人羡慕欧洲议会制,却无视少数党组阁的各种问题。这不,斯洛伐克刚完成大选,最多票只有亲俄党的23%,匈牙利式的俄乌中立势不可免吗?

II. 罢免议长:史上首次罢议长,共和党人内战忙?

10月3日,周二,麦卡锡倒台。众院216-210通过,史上首次。来看这正在发生的历史。

一票动议

周一晚,佛罗里达州共和党众议员Matt Gaetz正式动议罢免麦卡锡,报复麦卡锡联合民主党人周六强行通过临时预算法案,也兑现年初选举议长最后一轮投票时达成的妥协:一票动议罢免。Gaetz是川党+极右双料,这次联合极右Freedom Caucus倒麦,获七票支持。

对动议最后表决前,全院投票决定是否搁置动议,但失败。八票距罢免所需半数十万八千里,于是民主党怎样投票决定麦议长去留:206票即可决定罢免,只需5票就可保住麦卡锡议长位子。

“咎有应得”

周二上午,民主党众院领袖 Jeffries召集本党议员开会,听取大家意见。三十多位议员发言,批判麦卡锡对春天与拜登达成的预算协议出尔反尔,背信弃义,缺斤短两,不再是可以合作的对话协商伙伴。

Jeffries一直对本党怎样出手守口如瓶,显然是要静等麦卡锡再次妥协,例如迅速通过援乌法案和保证在后续预算法案上守约,不再节外生枝。但麦卡锡拒绝了。许多民主党人原本有意投票支持麦卡锡,但却被麦卡锡星期天媒体采访中指鹿为马栽赃民主党所激怒。最后,民主党208票全部支持罢免,共和党主流派差数票而未达半数。

麦卡锡议长不再。

各方反应

麦卡锡从议场走回议长办公室,一路神情空洞,拒绝回答媒体提问。之前麦议长回应罢免威胁时对阵叫骂,公然挑战:“来吧,等着你”。最后关头电话拉票,被斥为“东拉西扯,居高临下”。Gaetz在国会大厦前台阶上答记者问,畅怀大笑,风头无两,声称事先与川普通话获得自信。参院两党人忧虑,众院主流共和党人愤怒,民主党人静观 “多数党全面内战开打”。

参院共和党首领McConnell称赞麦卡锡在任乐观,灵活,机智,爱国,大局为重。民主党全国主席Jaime Harrison说:共和党如此幼稚,混乱,群龙无首,被MAGA劫持,都是追随川普的后果,他号召选民支持拜登政纲和民主党候选人。共和党初选参选人谴责众院本党内斗,居然包括刚在川家诈骗案二次出庭中,因无耻放肆污辱法官女助理而遭法官禁言的川普。川普说,别再内斗了,斗邪恶民主党更要紧。

白宫打破沉默,表示总统希望众院尽快选出继任议长,正经事那么多,耽误不起。

分崩离析

麦议长史上任期第三短,不到九个月。最短的前任,在位仅一天,因共和党议长任期最后一天辞任成为副总统而当选。第二短的是位民主党人,在任八个来月后病故。

作为史上第一位被投票罢免的新科前议长,麦卡锡刚刚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对坚守底线确保政府不关张毫不后悔”,“坚持正确未必容易,但却必要”,“通过临时预算,保障军人和国民利益,绝对没错”。他指责借机募捐的Gaetz动议罢免只为出风头,泄私愤,批评本党八票小家子气,埋怨民主党能救不救,特别是从前佩议长说过会支持。有记者问“有什么遗憾”,麦卡锡回答,“有啊,助选了那些人,早知道就换别人了”。

预期共和党内部提名争夺战将极为激烈,最后选举会否如年初选举那样因极右和川党作梗而难产只能静观。众院共和党分崩离析,已然失去多数党治理能力。主流票数从来不过半,而温和派恼怒于民主党见死不救,扬言要退出两党合作联盟,极右反动派和川党照例只搅局不帮忙。有川党再次说,要提名川普出任议长。

谁来整合?

众院已休会,最早下周三才可能选举。代表麦卡锡与白宫债限谈判的北卡共和党众议员Patrick McHenry此刻担任没有实权的临时议长。共和党今夜开过会了,民主党明早开会,各自商讨下一步动作。
麦卡锡宣布不再竞选,不愿再受民主党人胯下之辱,但尚未决定要辞离众议院。麦议长的民主党前任、现众院荣誉佩议长,因在旧金山参加已故范士丹参议员丧事未赶赴投票,声明表示新议长还是应循例由多数党选出,Jefferies等民主党高层能否就此统一本党意志尚不得而知。Jefferies号召主流共和党抛弃川党嘛噶,两党合作为国为民。

普遍认为此事件对共和党2024大选严重不利:一个分裂混乱无能渎职的共和党凭什么竞选?大选还有一年余,当下共和党乱局,拿什么拯救?谁能整合?

III. 众院党乱:川普,川党,共和党,争当议长各自忙

合众国史上首次,众院议长被票决罢免。这次麦议长被川党拉下马,川普有何干系?

政治艺术

历史问题历史讨论,现实问题现实解析。照搬古今经典,《资治通鉴》,《君主论》,《正义论》,维特根斯坦,哈耶克,乔姆斯基 ,很长知识,但远水不解近火。恶补政治学不在分秒朝夕,可以不时从高手凝练智慧中领略精要。国会几十年、白宫十多年的老司机拜登,满口满眼妥协、共识,并非只是权谋阴谋、党争缠斗策略。佩议长曾在白宫当众数落川普:“政治是关于可能可行的艺术,这个,你根本不懂!” 政治的确是关于什么可能、可行、退而求其次的艺术,Politics is the art of the possible, the attainable — the art of the next best,说话的是俾斯麦Otto von Bismarck。

议长川普?

史无前例的众院大乱,川普当然是房间里的大象,但分歧也立即来了,对骂狼烟四起。简单粗暴的说:很简单,共和党制造了川普,里根是法西斯川党祖师爷,共和党都是川党,所以都该死,都该滚。听着解气,但却不解决问题。川普是这些年合众国时闻里最抢眼的政治现象,超自然、大神级存在,史无前例,总之,与所有总统不一样,只有人设,没有人格,既有光晕,何须肉身?喜欢的称其为救世主临世,形同耶稣如来,不灭金身,不喜欢的视其为枭雄、恶棍、政治流氓。

川普不是政治动物,不信任何规则、伦理。分析川普言行动机,不能用正常政治原理。川普信奉豪强主义,所以才拥有慕强的川众基本盘。折中点说,川普不算政客,而是一代豪强。豪横,基本没有争议,亲者自豪,仇者不屑,横行是事实,至今还是。调查、弹劾、谴责、司法起诉都挡不住,体制、建制、党派、将军、世界、伦理、真相,统统视若粪土、蛛网。

立即有川党议员宣布,要请川普出山担任议长,说川普能嘛噶合众国,先请来嘛噶众院吧,嘛噶就是振兴的意思。舆论大哗。那么,川普有戏吗?

川党说,宪法未规定议长必须是议员。反对者说,本届众院共和党规则规定,任何可获刑两年以上的刑事被告不可担任议长(川普被刑诉91项控罪,若全部定罪,可获刑700年)。支持者和担心者都说,但那规定可以改啊。
有胆大共和党议员公开说,不用了,谢谢川总感兴趣,但众院共和党有足够议长人选才华。有人动议,要把罢免麦议长推手的川党Matt Gaetz赶出共和党众院党团。
麦卡锡说,本党闭关提名,只有议员有资格参加。

谁是川党?

有人问,哪有川党?有啊,唯川总马首是瞻、死心塌地委身当打手的那些不就是?比如正在参选议长的Jim Jordan是公认的头号川党。又有人说,共和党不都是川党?不是啊,共和党人绥靖川普,却不等于都在川普口袋里。党派党派,有党有派嘛。不过,川普向来并非靠意识形态理念发展人脉,所以川党并非没有自己的想法,反川共和党人也未必反对川普政策。

占众院共和党高位的Liz Cheney公开支持弹劾川普,之后先被众院本党一撸到底,后在初选中被川党排挤出局,但Cheney投票记录与川普政策高度重合,高于目前参选议长的Jordan和Scalise。Jordan是头号川党,却未必完全认同川普政策!可见川党并非意识形态派别。

秘密投票

麦议长下台,徒弟McHenry担任临时议长,宣布休会放假,法锤暴怒落下,简直要砸碎木砧。

川普立即兴奋应选,说自己能够而且愿意拯救众议院,哪怕几个月,只要能创造历史就行,并不止一次要赶往国会大厦发动,被人劝阻,担心拿不到两个简单多数:本党过半数提名,众院过半数当选。
议长初选和大选初选不一样,民调没用。因为担心得罪川基本盘,共和党众议员们向来畏川如虎,为什么内选不投川普?因为是不记名秘密投票,外界看不到谁怎样投票,只见惨败难堪的数字结果,来自Biden胜选地方的议员更不可能投票选川。于是,川普改口支持头号川党Jim Jordan。

时间很紧,众院的长周末休假完,周二就要内部开会,周三就可能投票。

只得一票

川普觊觎议长宝座不是第一次。上回,年初,议长选举难产,就是因为川党折腾麦卡锡,目的是让麦卡锡乖,死心塌地。双方表面配合,心照不宣。麦议长的演出不遗余力,不负众望:大闹债限,弹劾调查拜登。直到演不下去,两边得罪,直到叫阵挑战者,成为自证预言,如期被免,成为历史笑柄和共和党尴尬,苟且兼容此路不通。

麦卡锡是募捐超人,依然拒绝背书川普,众院共和党集体拒川。上次选议长,两轮投票,川普都只得一票。

电影《教父》里,黑手党火并,因为憎恨老科里昂不肯共享口袋里的政客资源;小科里昂把联邦参议员修理得乖乖听话。共和党圈内,川老大口袋里装得下盖茨们,却居然装不下一个麦卡锡?众院共和党先后两次拒川,说明什么?

IV. 意外当选:板凳议员晋议长,福音川党喜登堂

10月25日,周三,众院共和党人终于全票选出路易斯安娜州联邦众议员Mike Johnson为众议院议长,结束了历时22天的超长议长空缺、立法瘫痪危机,创造史上多个首次:首次一票无端动议罢免本党议长,首次本党个位票罢免成功,首次四番折腾才选出继任者,首次议长位空窗超三周…时间若允许,还可以挖出更多别的首次。

如此乾坤大挪移,用惯常党争和通俗意识形态的茶匙,怕难以舀尽混水,看清湖底。事件前、中、后,普遍看不懂,时政圈投喂、预测纷纷脱靶。话说,党争、意识形态是有用,但太粗,分辨率过低就会满眼马赛克,不但看走眼,而且错过精彩。尘埃虽仍未全部落定,但最简版看点可以有。

一票造反!

事件起因前几集都说过,不再重复展开。质言之,今年初,麦卡锡为了当上新议长,被迫同意个别川党人“一票动议罢免”苛刻要求;秋天,却因为履行夏天与白宫达成的预算协议而得罪川党,川党一票动议,民主党坐视不救,共和党8票罢免成功。

结果出乎所有人意外,包括麦卡锡本人,从自恃仍有川普撑腰、公开擩战,到意外被踢,自家管死又管埋,可谓奇葩人、奇葩党创造奇葩历史。

川党败选

谁来接任?麦卡锡指定的临时看守议长、爱徒McHenry既无气场,也无野心,更无权力,三无。民主党方面和白宫催着多数党尽快选出议长,别耽误国政。

共和党或自愿,或被征参选,本党内部秘密选举提名人,类似总统大选初选,但不记名、不唱票。众院议长可是总统递补第二位,却不经长期竞选,成了英国式议会选党首首相。来来回回选出三个提名人,麦卡锡手下众院本党二、三把手都上阵、败阵、退阵,第三把手刚选上候选人,当天就退选。

三个提名人中唯一付诸众院投票闯关的,是众院头号川党Jim Jordan。三天,三轮,遭本党20票、22票、25票反对,几分钟后再一轮秘密投票,反对票顿涨到一百多票,大比分淘汰。

Jordan法学院毕业却没有律师资格,在众院多年,却保持零立法成就,以唯川普马首是瞻投名抢镜,其败选明显是敢怒不敢言本党沉默多数的东方快车谋杀案。

其他选项?

多数党三番五次选不出领袖,治理危机日渐深重。国不可一日无君,众院岂可没有议长?议案积压如山,大事惊心动魄。选不出,不是无人可选,而是规则崩溃,共识无望,群龙无首。各种其他选项议论迭出。

川普尝试过,明显不可能,零票。院外Liz Cheney、Paul Ryan?何不干脆院内两党协议共治呢?只需共和党几票,民主党人就可以组织两党执政,让温和共和党人、甚至让少数党领袖Jeffries掌门。用欧式议会的话说,等于相对多数领导联合执政。Jeffries方面的确那样提议过,共和党内不敢有人接招吧?摇摆席位们,在叛党和明年输大选之间煎熬,两种政治自杀,咋个死法?怎么解?

川党当选

解来了,快得出奇。从一群跃跃欲试者中,杀出黑马Mike Johnson,不起眼,名不见经传,妥妥共和党板凳队员back bencher。第四个后候选人,获提名后不到24小时,就获选成为新议长。

有评论说Johnson赢在本党人对这番车轮战疲劳战不断折腾的极度厌烦和倦怠,但零票反对,却是因为来自深红州深红区的极右、嘛噶、获选众议员不到9年不及几位前任资历一半、140年来资历最浅议长的Johnson挺会为人,算是最不讨嫌的川党,和广被鄙视厌恶的Jordan正好相反。Jeffries代表少数党交与法槌时,二人拥抱。

政治是可能性的艺术、次选艺术,the art of the possible,of the next best,显然还要加一个the art of survival,of the accidental,of nicety,能熬,意外,偶发机缘,会为人。

Johnson从小愿望做一个消防队员,当地大学法学博士,极右保守福音主义政治正确执业律师。他主张众院任期限制三次,自己却在第四任期。他是硬核嘛噶,反对援乌,却被认为可能是对乌政策变色龙。他刚与Jeffries一起在白宫拜会拜登,说与总统谈话卓有成效,感觉很好。2020大选后,Johnson拒绝承认拜登为合法当选总统。原因?川普。

川普双赢?

川普立即说,是其支持成就了Johnson,但没说上回支持Jordan选不上是怎么回事。川普与川党和共和党的关系有点乱。比如川普前后两次支持麦卡锡,先助其屈辱当选,后却又挡不住被罢免,而麦卡锡则并未背书川普竞选大选提名。

远看粗看,似乎成也川普,败也川普,但近看细看,则是川挺未必成,川毁必定败,正宗成不足、败有余。这回,川普又赢了两次。第一次赢,川党Johnson当选。第二次赢,有川普支持Johnson才赢。看点还是笑点?看客请自便。
立即有人指出,新议长曾称“美国社会彻底道德堕落”,唯有回归250年前伦理才有出路。Johnson对弹劾调查拜登依然有兴趣,对政府预算和援以-援乌预算另有打算,令各方侧目。意外当选上位,笑容可掬的背后,是怎样的立法打算?

反弹拐点?

有人担心,川党执掌众院,是全面混乱开始。也有人说,以川普民调碾压优势,依然控制不了本党,是共和党触底反弹的拐点。都不无道理,但一切明朗怕要等到普遍预测的川普进大牢、输大选。这不,乔州黑帮案,认罪配合的同案犯已有四个,三个前律师。DC暴乱案,末任白宫幕僚长麦兜s反水换取免诉。前议长、前川普盟友Paul Ryan称川普为黑老大,川普却自比曼德拉,要把牢底坐穿,会成为自证预言吗?川普说议长选不出,只有耶稣基督才够格,天机不露。

无论装神还是弄鬼,川普其实最在乎的是纽约司法要让他家财富蒸发,钱才是一切,所以亲自出庭坐镇,督战律师当庭交叉质证前白手套律师Michael Cohen。然而祸不单行,连连违反法庭禁言后被连连罚款。川普、川党既无原则,也无规矩,一向都随心所欲,葫芦僧判断葫芦案。你说,拿普通党争和意识形态常态尺子衡量评判,焉能不脱靶?

时者,势也

民主党方面Jeffries、Schumer、Biden祝贺Johnson当选,敦促立即恢复众院正常立法工作,似乎并不在乎川党执掌众院,民主党总部则重炮猛轰共和党选出川党议长。分工不同,有人负责猛轰,有人敦促干活。

川党如愿以偿登顶议长,然后呢?看起来,似乎只有两条路可选,或全力破坏拜登执政,或面对现实,节哀顺变。若Johnson一意对抗,未必不会让共和党国会在明年大选中折戟。到大选日只剩一年,马上人人都要忙着募捐、竞选。川普政治生涯似乎也只剩一年,后川普时代怎么走还没着落。可能更重要、最重要的,是跟谁走,得要有领军。应运而生,脱颖而出,疾风劲草,路遥知力。Mike Johnson行吗?

更多风鸣文章及视频见于《风鸣拾夕》公众号,全网同步。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3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