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巴以冲突发生以来的几周内,各时政群讨论、争论、开骂可以说夜以继日,不分昼夜,情绪高涨,一天可以涮几千条信息。其中不乏认知肤浅的口水战。如何评判这次巴冲突?不妨引用以色列历史学家Yuval Harari之言:“人类永远无法纠正过去已经发生的事情,无论做了什么,都是过去了。如果任何社会、种族、国家想要避免流血,就必须团结一致。没有绝对的正义。要求正义永远不会带来和平,它往往会导致永久的屠杀、战争……哈马斯恐怖分子必须被铲除,战后内塔尼亚胡必须辞职,必须建立一个巴勒斯坦主权国家。巴勒斯坦人必须承认以色列的存在,以色列必须允许巴勒斯坦人拥有自己的国家,在自己的家园过上有尊严的生活。缺少其中任何一个要素,该地区的屠杀,战争都将永无休止。”—这是否为解决巴以冲突,实现该地区长久和平的真知灼见?本文摘录了国际时政群近日内交流内容的精选,供读者节省时间,了解华语时政讨论热点趋势。本文将以上、中、下推文。

综合编辑:Thomas

黑洞:哈马斯军事指挥官穆罕默德·德伊夫发表声明,称7日清晨的袭击和渗透以色列是“伟大革命的一天”。 恐怖分子呼吁以色列阿拉伯人拿起武器加入袭击。 他还呼吁在黎巴嫩、伊拉克和叙利亚进行“伊斯兰抵抗”

dd: 这不是一场局部战争,这是两个阵营的最后摊牌

黑林山人:我个人觉得这次主要是跟伊朗有关,因为那些跟伊朗是对手的阿拉伯国家都跟以色列恢复了关系,他们想破坏这个关系,而最近以色列内部因为司法改革造成内部分裂,被哈马斯误解了,再有就是极右翼政府在以色列,特别是在耶路撒冷对巴勒斯坦人的高压,这些都是因素,这次以色列情报机构没有作为,应该也是内部混乱的一种表现,这个袭击是对以色列政坛的一击,让他们清醒,目前执政党和在野党在谈判组成一个联合战时政府,哈马斯应该会推出历史舞台了,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的问题目前没有解决的方案。

黎平:以色列要永久解决周边的冲突问题,应该做两件事:对叙利亚和伊朗持续进行斩首行动直到温和派上台,或者民主在叙、伊实现

Jingyi: 哈马斯从来就不是什么“解放者”,而是人类文明之癌.

dd: 土耳其领导人塔伊普·埃尔多安警告拜登:
“请美国不要参与干涉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事务。我们将不惜一切代价保卫巴勒斯坦”。

yucast: 美国军舰进入应该是遏制叙利亚和伊朗明面上不要轻举妄动,以色列大概不需要美国对付伊朗和叙利亚。人质才是真麻烦。

dd: 我的理解米帝军舰主要是监控以色列不要军事扩大化,不要与伊朗节外生枝,米帝大选前,拜登需要的稳定,稳定压倒一切。

遐思客:首先,大批犹太人到达英属巴勒斯坦并非阴谋,而是欧洲排犹的结果。其次,联合国投票划分两个地区是在族裔冲突的情况下做出的决定,也不是阴谋。
https://www.vox.com/2018/11/20/18080016/israel-zionism-war-1948

所以,今天完全没有必要以1948年划分为基本原因,杨巴抑以。应该以平衡的立场推动以巴和解。

Oslo 协议是阿拉法特签字的。这表明平衡为基础的和解是可能的。

如果非要追究1948年联合国决议的合理性,那就只能否定以色列的存在,必须像哈马斯和伊朗那样,以消灭以色列为目标。和平共处是以巴冲突的唯一出路。如果非要把欧洲各国冲突的历史旧账算清楚,欧盟是建立不起来的。

Yuzhang: 要想有点和平进展,必须设方先排除双方极右的影响,尤其是以方,因对巴方根本无法,哈马斯这类只是结果,属于灭不光的一一只要以方极右掌权,就会不断催生,何况,哈巴斯最初本来就是以方极右扶持起来的!

yucast: 解释一下哈马斯是被以色列极右扶持的

Yuzhang: 早有这种报道,当然很难查实,但至少实际发展效果明显如此。两方极右原来都没什么影响,尤其是双方开始和解后,如果不是某方极右强硬派能闹事,另一方极右绝对没戏。而且对于双方发展而言,聪明人都清楚,极右彼此闹大至少客观上对双方都有利,并能越闹越大,因此如果对方没有相应的势力也会设法造一个出来。巴方极右实力本一向极小,只有以方极右有此能耐启动这一程序,至于是直接或间接扶持或激发对方,其实已经无关紧要了,双方极右共生共存共荣,一直是既成事实。

赵名:如果以色列坚持剥夺挤压无视巴勒斯坦,你永远别想铲除什么恐怖主义

Joy蒋:好象以色列基本承认巴勒斯坦as a country,巴勒斯坦基本不承认以色列as a country

遐思客:以色列方面推动 Oslo 协议的主要人物是拉宾。所以他被以色列极端分子枪杀了。哈马斯不承认以色列生存权,政治谈判的基础都没有。以色列工党上台,也是要求巴方承认以色列生存权的。拉宾愿意与阿拉法特谈判,因为阿拉法特跨出了承认以色列生存权这一步。

赵名:以色列政府根本拒绝两国解决方案是病根子,上面就会长出恐怖组织毒瘤

Joy蒋:Two-state solution巴勒斯坦人更不干。或许是因为贫穷加上伊斯兰的神权统治,巴勒斯坦人中激进的比例更多

遐思客:因为巴解组织无法控制哈马斯和其他恐怖组织,成立了国家,以色列麻烦大了。现在巴解没有力量了,更加无法预测巴勒斯坦国的行为了。你确信,巴勒斯坦国家建立了,哈马斯这样的组织就承认以色列生存权了?

遐思客:是啊。所以我主张以色列走90年代工党拉宾、巴拉克的道路,巴勒斯坦走90年代巴解阿拉法特的道路,寻求双赢的和平共处之道。这需要双方共同的努力。

Yuzhang: 哈马斯这类组织之所以能壮大到失控,正是因为以色列政府走向极右后不再遵守和约,不断在约旦河西岸地区增加居民点扩大地盘,蚕食巴勒斯坦人的居住地区,并且形成分网式分割,即犹人居民点当然全部联接,巴人居住区实际形同网格,如同几百年前的殖民行为,于是当然使巴人越来越多放弃支持法塔赫的和平转型,转而支持哈巴斯的武装斗争乃至诉诸恐怖活动了。因此,说以极右扶持并推动了哈马斯的生长,至少在客观上是言之成理的,甚至说在主观上本就是其的维持掌权的策略乃至目的也接近事实。也因此,只有迫使以极右下台才可能有解

郑贵贤:巴以问题反映出人类政治智慧及其决断力不够认同网络上所言:哈马斯是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共同的敌人! 打击和铲除恐怖主义及其势力没有任何条件可讲,这种对内把妇女儿童变成人肉炸弹对外无差别屠杀并游街示众行为是人类共同的敌人!哈马斯治理加沙践踏巴以人民人权已久,秉承“人权高于主权”原则,区域攸关方中能主导问题解决的以色列理当早就应该终结其治理权。

Yuzhang: 以色列当局本来有足够实力占领并统治全巴勒斯坦地区,使巴人放弃任何有效抵抗,更不必说让哈巴斯这类恐怖组织成长壮大,为何不做呢?反而在占领后又撤退呢?实际留下空间和时间让巴极端组织成长壮大,为什么?只要能回答以上问题,也就真明白为何以巴冲突问题为何至今无解了!

遐思客:巴勒斯坦和阿拉伯世界否认以色列的生存权,以暴力试图消灭以色列,不是因为以色列扩张后才出现的。巴勒斯坦和阿拉伯国家,从一开始就不承认联合国决议,不承认以色列的生存权。以色列一成立,阿拉伯国家就发动战争,试图消灭以色列。个别阿拉伯国家承认以色列,是很后面的事情。阿拉法特代表的巴解组织,一直以消灭以色列为己任,直到90年代。

以武力消灭以色列,是巴勒斯坦和阿拉伯国家一以贯之的传统。承认以色列的生存权,是反阿拉伯传统的事情。

Yuzhang: 与阴谋论无关,而是制度问题。想想巴的人口比例,以的政治制度,以及伊拉克今天为何会如此!

遐思客:要和平解决以阿问题,政治前提是,双方必须互相承认对方的生存权。哈马斯这样的组织,根本不承认以色列的生存权,如何谈判?

Yuzhang: 只要以愿意统治巴全部,哈巴斯根本长不大,何须谈判?

遐思客:美国是以色列的实际保护国,美国不能容忍长期的镇压。

Mark: 在以色列受到严重恐怖袭击之后,不断指责受害者,跟当初普京发动侵略战争之后指责乌克兰政府腐败一样虚伪

遐思客:Oslo 协议是不是美国克林顿政府协助签署的?“万恶的”美国政府居然帮助以阿签署和平协议?Oslo 协议的政治前提是,以阿双方承认对方的生存权。

阿拉法特的巴解组织,一开始是以消灭以色列为目标的,认定犹太复国主义是西方压迫阿拉伯人的阴谋,然后一直采取武装斗争的方式。到90年代,阿拉法特改变立场,承认以色列的生存权,所以才有 Oslo 协议。现在的哈马斯,不承认以色列的生存权,其实是早期巴解的翻版。

以色列成立的第二天,阿拉伯国家就发动战争,试图消灭以色列。以色列是接受联合国1947年决议的。上面“义正词严”谴责以色列、美国为万恶之源的人,不知道什么是 Oslo 协议?

遐思客:Oslo 协议最终失败,双方极端势力都有责任。哈马斯难逃其咎。以色列工党在选举中一路惨败,是因为以色列民众觉得工党的和平共处政策不能得到巴方善意响应。

Mark: 和当年911恐怖袭击之后,轻描淡写谴责恐怖分子之后,以大篇幅“分析”为什么悲剧是美国人自己造成的,去年普京发动侵略战争之后,大篇幅论述美国北约如何对俄国构成了威胁,是同一帮人

遐思客:作需要说明的是,当今国际社会主流,是承认以色列生存权的。今天的局面,是以阿双方极端势力互动的结果,不是单方面的责任。

简言:国际人权组织2021年4月发表的中立观察报告,题目是《跨越红线——以色列当局在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上的种族隔离与迫害罪行报告》;报告原文链接在此:https://www.hrw.org/report/2021/04/27/threshold-crossed/israeli-authorities-and-crimes-apartheid-and-persecution

Joy蒋:只要想到阿拉伯国家女人的处境,我就没法支持他们。

遐思客:美国对以色列的支持很大程度上是与伊朗相关的。

名家辩义:今天听到了新闻报道,斩首婴幼儿。哈马斯者,兽类也。以色列同这种类和谈,换着任何人,大概都不可能忍受这种兽性。

Joy蒋:早上听到一个以色列(似乎是发言人?没听到开头)接受采访:1)我们在和哈马斯打仗,这场战争是他们强加于我们的;2)我们在轰炸哈马斯据点前通知平民离开。记者:可是加沙四面被围啊。答:是让他们离开轰炸的哈马斯据点所在地区。3)哈马斯使用我们提供的电力制造火箭弹,炸毁了部分电网。现在你是要我们修好电网然后方便哈马斯继续造火箭弹炸我们?We’re at war. That’s not how things work.

遐思客:以巴问题的解决之道是什么?许多人认为,以军退出所侵占的巴勒斯坦领土,停止欺压巴勒斯坦民众,一起都会好起来。我认为,这是错误的思路。

以巴问题解决之道是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政治方案。这个政治方案的基本起点在于,双方承认对方的生存权。这正是 Oslo 协议的起点。

有了这样为双方接受的政治解决方案,边界线和领土范围都是可以谈判的,可以改变的。Oslo 协议讲到了,领土安排以后阶段可以谈判。

所以,以军撤退不是现在的当务之急。首先需要的,是一个框架性质的协议,起点是双方承认对方的生存权。

以然风雨:关于中东战端,要认清几个问题:1 不是巴以冲突,而是哈马斯恐怖袭击;2 不是民族权益问题,而是人性底线问题;3 不是历史遗留问题,而是现代契约问题;4 不是领土纠纷问题,而是价值取向问题;5 不是宗教信仰问题,而是政治制度问题。自由民主平等是和平富裕繁荣的充要条件,也是人类正义的最高体现。

巴以问题不要再翻陈芝麻烂谷子,就六个标准:1 谁的制度更先进更民主?2 谁的政府更清廉?3 谁的公民更拥有自由和尊严?4 谁更富裕繁荣发达?5 谁对世界的贡献更大?6 谁破坏和平(挑起战端甚至针对平民发动恐怖主义)?

临风:相信沒有人會支持哈瑪斯恐怖組織吧?我們應當切割哈瑪斯組織與巴勒斯坦的一般阿拉伯人! https://udn.com/news/story/123777/7496677?from=udn-relatednews_ch2

Jingyi: 哈马斯恐怖分子不仅仅肆意屠杀成年人,幼儿园的孩子,养老院里的老人都没放过!昨天以色列发现多个村庄被屠村,40名婴儿在基布兹托儿所里被恐怖分子集体斩首!他们还把尸体堆在一起焚烧,企图毁尸灭迹。西方媒体记者已被允许进入事发现场,他们被眼前的惨况震惊。(视频,省略)

遐思客:哈马斯领导人在电视台公开承认,他们为本次袭击准备了两年。俄罗斯是同情哈马斯的。

济南之阳:现在的以色列更是妥妥的被本杰明·内塔尼亚胡为首的利库德集团绑架了的国家恐怖主义集团,对以民众可以参照纳粹德国时的民众,那时的德国民众既假正义之名残害犹太人也在自我戕害!高墙下362平方公里内的320万加沙民众可以参照奥斯维辛集中营!露天监狱。

刘敏:看看历史书吧,网络上特别是简中网上关于阿以冲突的观点基本都偏向恐怖组织,因为以前的阿拉法特是大锅的老朋友,后来的各种组织也都居于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原则,全部在胡说八道。本人近期又对以色列的历史做了大量的查阅找寻各种正统历史书籍,而非任何网络解读包括维基百科之类,全部拒绝。刚看到说的什么二战后犹太人的极端活动,同后来的简中解读一样都令人发笑。二战后,英国人迫于阿拉伯人的压力,在托管期判定巴勒斯坦地区许多犹太人是非法移民,并遣返他们回原居住国,同时颁布法令严格限制犹太人移民到巴勒斯坦地区,导致犹太人极大的不满并造成了冲突,但不是那个口口声声说的什么犹恐活动。由于冲突巨大,导致耶路撒冷等地直接由联合国管理,这也催生1947年联合国关于在巴勒斯坦建立犹太国家和阿拉伯国家决心的尽快出台

当哈马斯如此无耻残忍杀害那么多犹太平民及其他国家平民时,还有人将以色列的反击说成恐怖的,根本没有资格在这个群里。这不是观点之争,而是人性之争。

Sundy: 以色列有左派的拉宾也有右派的内塔,阿拉伯国家就都是右派,前赴后继的打仗,输了才不得不退场,逐渐变成容忍派。巴勒斯坦就只有贪腐的法塔赫,和始终恐怖的哈马斯。巴解是一直 把恐怖主义当成生意来做,以色列为生存而战,哪个是恐怖主义?历史和现代之间的不同生存逻辑

Yugei Li:请问,以色列1200平民遇害是不是事实?真实了没有?谁屠杀的?如果这个罪行不谴责却拿那些没有证实的信息抹黑媒体,大概属于避重就轻混淆是非吧

刘敏:只要稍微有点正常历史知识和人性常识的就知道,以色列在按照联合国决议宣布独立的两个小时后,埃及伊拉克等五个阿拉伯国家已经包围了以色列开进以色列境内,阿拉伯人以为一定会抹去以色列,结果大家知道啦。

Joy蒋:说真的,侃什么历史,装什么正直啊。一边是完全以平民为目标的屠杀,一边是报复过火伤到平民。以色列好歹还呼吁一下加沙平民撤离。无奈同为阿拉伯人的埃及拒绝建立人道通道,让难民进入。估计也是怕重蹈约旦黎巴嫩覆辙?

胡晓江:不说是谁发动的战争,只谈失去亲人,不是耍流氓是以色列通知平民尽快撤离,而哈马斯突然袭击音乐会,有可比性吗?

Jingyi: 以色列也是一个非常多元化的社会,各个国家的移民,宗教也分派别,世俗大多属于中产精英,好的教育背景,开朗善良乐于助人。定居点一些非常保守的宗教社群是以色列的一个幽暗角落

夕阳西下:任何借痛斥以色列而为哈马斯暴行开脱的群友,建议先谴责哈马斯恐怖分子的残暴,然后再上下五千年、纵横八万里展开论述,这样会让人比较容易接受,不要一上来就是几十几百甚至上千年前如何如何,毕竟现代文明和百千年前不同。

Joy 蒋:国际社会谴责以色列推进加沙定居点的声音一直没停过。何必在哈马斯这么残暴屠杀平民引起以色列报复的时候,在这里假惺惺地显示自己公正呢?

蔡抗:回到轰炸与谴责。哈马斯音乐会屠杀平民的事实是无争议的,应当谴责哈马斯的恐怖主义行为。如果以色列的轰炸主要目标是哈马斯不是平民,且对平民的附带伤害有限,这是打击恐怖主义的正当行为,不应谴责。因有平民伤亡而笼统谴责以色列轰炸且与哈马斯的恐怖主义行为相提并论的观点,是错误的。

刘敏:谁是巴勒斯坦平民?谁是加沙平民?他们在2005年以色列人单方面撤出加沙,2006年他们迫不及待地选择誓要消灭以色列的哈马斯上台而非主张与以色列和谈的法塔赫,尽管加沙在被以色列控制期有秩序有工作有饭吃有学校等等,他们迫不及待响应哈马斯多生育的政策,让弹丸之地人口膨胀至两百多万,但是哈马斯给他们什么呢?仇恨,失业率超过50%,外贸出口降到以色列控制时的2%,极度贫穷靠以色列定期开放口岸给他们赚点活路钱。

Joy蒋:记得以色列撤出过加沙?但并未换来和平。反观埃及,以色列把西奈半岛还给埃及后,基本达成了和埃及的和平。但是,巴勒斯坦还没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国家—- 法塔赫和以色列达成协议了,总是被更激进更暴力的派别破坏。哈马斯号称要抹去以色列,以色列总不可能自杀换和平吧?何况哈马斯啥的,又使得以色列的极右势力抬头……前景悲观。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4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