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麦卡锡会谈未能达成协议,国会两党及白宫在债务上限问题上的僵持与博弈

导    读

今天(5月29日)拜登和众议院议长麦卡锡已经就债务上限谈判达成协议,双方各有让步,终于达成妥协。下一步是面临国会对议案的表决,时间离6月1日债务违约的期限不到3天时间,共和党和民主党内部分议员都对此妥协表达不满,全美及全世界都在观看滴答的时钟。能否避免危机,人们将拭目以待。

正文共:4647字

预计阅读时间:13分钟

撰文:江峡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ineseAmericans

欢迎《美国华人》新老朋友订阅。

拜登麦卡锡会谈未能达成协议,国会两党及白宫在债务上限问题上的僵持与博弈

今天(5月22日)提前结束G7会议行程从日本赶回来的拜登和众议院议长麦卡锡就债务上限问题再次会谈,会后双方称会谈“有建设性”,但还是未能达成任何协议。

2023年开年不久,美国财政部部长艾伦于1月19日向国会“告急”,称联邦政府债务规模将于当日触及 31.4 万亿美元的法定限额,如果国会不及时提高债务上限,美国可能最早在6月1日会出现政府债务违约,导致一系列经济风险。面对空前的债务上限危机,国会共和党人要求大幅削减开支作为提高债务上限的先决条件,而国会民主党人则坚持在没有先决条件的情况下解决这个问题。白宫更是表示,不会在债务上限问题上与国会共和党人妥协。由于国会两党及白宫在债务上限问题上分歧巨大而且僵持不下,眼看6月1日就要到了,债务上限危机仍未解决,联邦政府违约迫在眉睫。华府政坛、金融界、法学界与媒体舆论,以及全世界都在关注这个问题将会如何解决。

拜登麦卡锡会谈未能达成协议,国会两党及白宫在债务上限问题上的僵持与博弈

一、债务上限与债务违约的后果

债务上限是1917年国会通过的《第二自由债券法案》设立的,该法案赋予财政部发行债券和借钱以资助国会和总统批准的支出的权力。在此之前,财政部只能根据国会的具体指示借钱和发行债券。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经济规模和联邦预算的爆炸式增长,立法者无法跟上联邦支出的数量和复杂性。为了控制国家的财政,《第二自由债券法》对财政部可以承担多少债务来资助支出施加了上限,从而创造了债务限额。

 

债务上限是联邦政府为履行其现有法律义务而被授权借 入的总金额,国会设定的联邦政府未偿付债务金额上限,是允许联邦政府借钱的最 高额度。本质上来说,债务上限是美国联邦债务为了之前的支出买单。在不超过上限的 情况下,财政部可自行掌握发债节奏,一旦触及上限,就无法进一步增加。长期以来,由于各界美国政府没有节制的大规模支出,使美国债务急剧飙升。

在目前情况下,如果国会不提高债务上限,联邦政府将可能在6月初开始违约,财政部将不得不拖欠债券持有人的付款,或者立即减少对国会授权但未完全资助的各种公司和个人的欠款的支付。这两种情况都可能出现“债务上限”危机。“债务上限”危机将增大美国“债务违约”风险,冲击全球金融市场,甚至导致美国及全球经济崩溃,美国信用评级将会下调。此外,联邦政府将被迫实施预算削减,影响美国政府正常运转,包括养老和医保资金发放,直接影响美国民众日常生活。

自今年1月下旬以来, 耶伦一再向国会与美国公众警告说,联邦政府可能在2023年6月1日之前用尽偿还债务的措施,她多次表示,国会必须迅速采取行动,提高债务上限。耶伦说“这是国会的工作。” “如果他们不这样做,我们将面临一场我们自己造成的经济和金融灾难,拜登总统和美国财政部无法采取任何行动来防止这场灾难。”

二、国会两党及白宫在债务上限上的分歧与僵持

拜登麦卡锡会谈未能达成协议,国会两党及白宫在债务上限问题上的僵持与博弈4月26日,众议院议长麦卡锡在国会山回答媒体关于债务上限问题

国会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都表示,他们不会让违约的情况发生,美国不会出现违约,但在如何解决联邦政府债务上限与避免违约问题上,各自提出了自己的政策主张,双方在目标与方法上分歧较大,一开始就陷入僵局。

4月26日,在麦卡锡主持下,众议院共和党人以217-215票通过了他们提出的《限制、储蓄、增长法案》,其核心是要将大部分联邦支出削减到2022年的水平,并同意提升1.5万亿美元上限。他们在该法案中推动增加国防开支,大幅削减非国防开支,以解决未来的赤字问题,并将对医疗补助和补充营养援助等福利计划施加更严格的要求,同时还企图推翻拜登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降低通胀法案》,显示共和党施政的优先目标。

拜登麦卡锡会谈未能达成协议,国会两党及白宫在债务上限问题上的僵持与博弈参议院民主党多数党领袖舒默反对国会共和党人提出的债务上限法案

国会民主党人坚决反对将任何支出削减与提高债务上限挂钩,强烈抵制共和党人提出的债务上限法案。参议院民主党多数党领袖舒默指出,该法案不可能在参议院通过。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表示,共和党的这个法案在送达参议院时就已”完蛋了”,“这不是共和党人给我们的谈判建议。” 民主党人声称,共和党人希望削减社会保障,医疗保险和退伍军人福利等,这将使千百万人陷入经济困境。他们主张通过对富人和大公司增税带来更多收入,用于减少赤字并帮助支付非国防支出的增加。

白宫希望通过一项“干净”的债务限额法案 —— 在没有先决条件的情况下增加政府借款权力的立法。这将提振华尔街股市并提振消费者信心,拜登坚称,他不会就联邦政府的充分信任和信誉进行谈判。白宫强调,国会共和党人有提高借款限额的宪法责任。为了打破僵局,他特别邀请麦卡锡于5月9日在白宫与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舒默和众议院少数党领袖杰弗里斯,以及参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一起,就债务上限与联邦政府违约问题进行面对面会谈。但双方交谈一个小时没有达成任何共识。拜登称会谈“富有成效”,并表示他愿意与国会领导人就预算和支出优先事项进行进行讨论,但强调必须将违约威胁从谈判桌上移除。麦卡锡在离开白宫后告诉记者说,“这次会议中的每个人都重申了他们的立场。我没有看到任何新的动向。“ 舒默告诉记者说,“两党之间存在很大分歧”,但表示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可以尝试在支出问题上走到一起”。

拜登麦卡锡会谈未能达成协议,国会两党及白宫在债务上限问题上的僵持与博弈5月9日,拜登在白宫就债务上限问题与国会两党领袖会谈,会谈没有任何结果

国会两党在债务上限问题上僵持不下,一方面显示两党不同的施政理念与优先政策目标,一方面表示两党领袖都要顾及本党议员及基本选民的要求与情绪。例如,国会进步派民主党议员担心拜登总统为了避免违约而对共和党人让步太多,并提醒总统他们正在密切关注谈判中的每一点信息。众议院民主党进步核心小组主席、华盛顿州国会众议员Pramila Jayapal向媒体表示:“我很警惕。我一直很警惕“。马萨诸塞州民主党众议员吉姆·麦戈文告诉记者,他联系了白宫并向他们表示,任何可能影响反贫困计划的协议都需要被拒绝。如果有必要,他将与总统决裂。对麦卡锡的压力来自保守的众议院自由核心小组成员,他们反对对白宫举行任何妥协。国会MAGA成员,更是坚决反对麦卡锡跟白宫有任何让步。由于双方不妥协不让步,谈判难取得进展。

拜登原计划5月19日至21日在日本广岛举行的七国集团峰会结束后,接着访问澳大利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但为了及时回国完成债务上限谈判,临时决定取消额外的停留。5月15日,拜登对媒体表示, “我正在缩短我的行程。我推迟了此行的澳大利亚部分和我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停留,以便回来与国会领导人进行最后谈判。“ 拜登强调:“我相信我们会就预算达成协议,美国不会违约。”

拜登麦卡锡会谈未能达成协议,国会两党及白宫在债务上限问题上的僵持与博弈5月18日,麦卡锡率领众议院共和党议员在国会山宣布暂停与白宫关于债务上限的谈判

5月18日,麦卡锡主导的众议院共和党谈判小组与白宫代表连续3天的闭门谈判没有取得任何进展,共和党谈判代表表示,因为双方协商没有任何结果,他们决定暂停谈判。麦卡锡将债务上限谈判僵局怪罪与白宫,他当天在国会山对媒体表示,我们必须暂停一下,让白宫采取行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白宫官员表示,两党在预算问题上存在真正的分歧,进一步谈判将很困难。美联社等媒体表示,国会两党及白宫关于债务上限的谈判突然停止,债务违约的风险日益临近。

三、拜登能绕过国会提高债务上限吗?

拜登麦卡锡会谈未能达成协议,国会两党及白宫在债务上限问题上的僵持与博弈民主党国会参议员桑德斯等人就债务上限问题召开记者会

随着拜登和众议院共和党人在提高国家借款限额问题上陷入僵局,越来越多的宪法学者与民主党议员,开始讨论拜登总统援引第14修正案条款单方面提高债务上限的可能性,一些法律学者称该条款允许总统在未经国会批准的情况下提高债务上限。不久前,哈佛大学宪法学教授劳伦斯·特里布表示,这将是解决违约问题的合法方式。他认为,国会共和党人没有给拜登多少选择,联邦政府必须尽快解决债务上限危机与违约问题。

《纽约时报》时事评论员贾梅尔·布伊最近在一篇评论文章中辩称,根据宪法,拜登总统可以“拒绝债务限额本身,认为这是对国会权力的违宪使用”。布伊引用了宪法中的语言,即总统必须“注意法律得到忠实执行”,以证明总统有义务“履行先前签署成为法律的预算条款”。他写道,第14修正案第4条表明,联邦政府可以证明债务限额违宪,因为“它对国家债务的有效性构成威胁”。

北卡罗来纳大学法学院宪法专家迈克尔·格哈特告诉《新闻周刊》,他认为由总统援引宪法第14修正案应对债务上限问题是“创造性的”,并表示这也是一个“延伸”。他指出,如果总统提高债务上限,这基本上将构成预算的“重新制定”,这将超出行政权力的范围。其他一些法律学者与国会议员认为,公共债务条款的广泛语言使总统有行动自由,可以在未经立法部门批准的情况下通过行政行动解除债务。

一群参议院民主党人开始积极采取行动,敦促拜登援引宪法第14修正案处理债务上限问题,以避免在他无法与共和党人达成协议时出现债务违约。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埃德·马基其他10名民主党参议员,在债务上限没有进展的情况下,推动拜登总统使用宪法第14修正案 – 该修正案规定联邦公共债务的有效性不容置疑 – 即使国会不提高债务上限,总统也可以支付账单。他们在5月17日在给拜登的一封信中写道,共和党人不愿意考虑从富人和大公司身上收税,他们对违约的灾难性后果不担心,使得目前似乎不可能制定两党预算协议。

前宪法学教授、马里兰州民主党国会众议员杰米·拉斯金近来一直敦促拜登启用第14修正案。他对媒体表示,“这不是一个选择。这是一项要求。“ “而且以前没有提出过这个问题,因为从来没有国会试图将总统推向本质上犯下立法勒索行为的地步。“

在与国会两党领袖会议没有达成共识后,拜登曾表示,他一直在考虑援引宪法第14修正案来继续偿还债务。拜登说,“美国公共债务的有效性……不应受到质疑。“ 5月21日,在得知麦卡锡决定暂停谈判后,拜登在日本举行新闻发布会表示,共和党人提出的许多建议“坦率地说,简直是不可接受的”。拜登指控共和党放任违约是企图破坏他连任的努力。他再次谈到在没有达成协议的情况下,利用第14修正案继续联邦政府借款的可能性,拜登称,他有权力这么做,但担心可能没有时间利用单边行动,因为国会共和党人将会提出诉讼。

今天(5月29日)拜登和众议院议长麦卡锡已经就债务上限谈判达成协议,双方各有让步,终于达成妥协。下一步是面临国会对议案的表决,时间离6月1日债务违约的期限不到3天时间,共和党和民主党内部分议员都对此妥协表达不满,全美及全世界都在观看滴答的时钟。能否避免危机,人们将拭目以待。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ineseAmericans

欢迎《美国华人》新老朋友订阅。

拜登麦卡锡会谈未能达成协议,国会两党及白宫在债务上限问题上的僵持与博弈

图解美国

追踪美国热点时事新闻。

图文解说,美华快报让您握紧时代脉搏。

编辑:薄雾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在《图解美国》公众号

 

推荐阅读

福克斯新闻为什么要炒掉自己的王牌主持人塔克·卡尔森

极右翼组织“骄傲男孩”(Proud Boys)主要成员被裁定犯有煽动性阴谋罪

拜登老矣,尚能再当四年美国总统?

2024竞选还有戏吗?特朗普成为美国史上首位被起诉的前总统之后

墨西哥城蓝调

图解美国

客观、理性、包容

拜登麦卡锡会谈未能达成协议,国会两党及白宫在债务上限问题上的僵持与博弈

微信公众号:TuJieUSA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油管频道:@ChineseAmericans

拜登麦卡锡会谈未能达成协议,国会两党及白宫在债务上限问题上的僵持与博弈
点击“阅读原文”发现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点在看=鼓励一下拜登麦卡锡会谈未能达成协议,国会两党及白宫在债务上限问题上的僵持与博弈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4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