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目:一月六日暴乱改变了什么?
副标题:美国陷入宪政危机?——直击国会听证会 系列述评二

导语:为何说这场骚乱严重伤害了美国宪政皿煮体制?这场致命的流血叛乱是对美国宪政民主体制的一次大考验。2020总统大选投票选民数创历史记录,过程透明、合法、合规。前总统川普作为大选败选方图谋以暴力推翻大选结果。作为时任总统亲自发动部署指挥,这种史无前例的无良非法作为撼动了国本。我们如何从一月六日国会骚乱事件看美国皿煮宪政的现行体制的弊端和隐患。

作者:James
(本文出自7月13日《人文思想》国会关于1月6号骚乱听证会—讨论会的发言,荣伟主持)

美国的国本是人权天赋,主权在民,美国在人类历史上首创联邦民主共和国,宪法是这个共和国的使用说明书,是每个公职人员、军人唯一宣誓效忠的一堆政治运作程序、规则。

二百多年风雨沧桑,国体、政体、法条虽有演变,但宪政原则、规则、程序、准则始终为所有人认同、接受、遵循,包括权力制衡、权益保障。最重要政治程序莫过于总统大选,最高权力能一直每四年一次和平交接,前提就是败选方每次都无条件接受一人一票选举结果。谁做总统重要,选谁做的规则更重要,不准光天化日之下不择手段抢权。所谓美国宪政,就是规则、程序至上,可以协商,可以妥协,但最终边界是所有人的一切政治行为都必须遵从宪法规定、原则、法理、契约,否则乱了纲常,政治秩序不存在,就没有美国了,或沦为丛林社会,或走向帝王专制。

美国总统大选之前有过问题,但都在宪政体制内部得得到了协商解决,如果谁敢僭越程序、侵犯规则,会遭所有人唾弃,被视为下九流,不齿于天下公论。一月六日原本只是新一届国会履行一项象征性、仪式性常规程序,最后确认去年继任总统当选的合法有效,从未有过任何问题,一般也不会加强戒备、严防死守。

于是,川普和党羽决定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叛乱暴动,从12月14日国会接受选举团投票结果两党领袖宣布大选正式结束到1月6日,23天内,川普只做了一件事:筹划策动推翻大选结果。先逼迫司法部,后又要命令国防部查封、没收选票和投票站设备,图谋政变。遭到拒绝失败后,川亲自出马,煽动、组织各地武装暴徒进京勤王,冲击阻断国会程序,图谋绑架、杀害主持程序的副总统和国会议长等民选联邦官员,劫持联邦皿煮共和国,强行造成登基称帝的不幸悲惨现实,把宪政规则撕得粉粉碎,“反建制”成了反体制、反宪政。叛乱失败,政变不成,川普被迫交权,但却拒绝出席新总统就任典礼,离任后至今仍在煽动追随者不承认合法继任总统。作为败选方拒不认输,颠覆和平交接权力,这是下九流的下九流的下九流,是叛国、拆庙,对学习观察美国政治的我们来说,这是一道送分题。

我们把川普发动一月六日暴乱的祸害归纳为七宗罪:
1. 践踏皿煮:如果不接受一人一票的大选结果,如果选民选票无效无用,哪还有主权在民?
2. 威胁共和:以暴民武力胁迫国会放弃批准合法当选总统,共和国的法定程序怎么可以阻断?
3. 无视法治:川方发起诉讼,60宗全败诉,很多法官是川普提名任命的,却被他破口大骂法官都腐败,个个腐败?
4. 侵害联邦制度:宪法明文规定,监选联邦选举是各州的权力和权益,不得干涉,拒绝所有五十州两党籍选务官审核确认的投票计票结果,策动绕过各州选举团、撤换选举人,直接侵权,手段刑事犯罪。
5. 破坏行政规范:白宫里外上下无人赞同挑战推翻合法大选结果,个个努力避免违宪、违法、违规,川普干脆结党营私,直接勾结社会人,冲击、对抗自己的政府,踢开白宫,扮演帝王,尼克松水门危机最后关头都没有如此下作。
6. 玷污症智伦理:川普完全毁弃自己的就职誓词,拒绝捍卫发誓要捍卫的宪法,坚称“赢不了也不认输”,明知输了却一直造谣惑众,毒害民心,毒化空气,把国家政治流氓化,荒唐荒谬无以复加,这让我们怎么教养孩子?
7. 刑事犯罪:被国会二次弹劾、被迫离任后,川普继续造谣诽谤,直接干涉国会和司法部调查,反复威胁证人,国会和司法部已经查出大量刑事犯罪证据,前总统涉嫌刑罪,史无前例。

川普政府的一些关键证人包括前司法部长巴尔、川普行政顾问、国会警察、川普女儿女婿发言等简述

众院专委会已七次公开听证,虽然只有一次黄金时段,但每一次收视率都超高,后续还有重量级证人,包括川普派首席意识形态顾问班农,闭门取证无数次,披露的内容、解密的内幕颠覆正常认知,轰动天下,很多重量级川派共和党人因此拍案而起。

听证内容极丰富,我们择要归纳如下。
8. 川普政府司法部长巴尔作证:川罔顾事实和所有幕僚劝告,拒绝接受大选结果,言行乖张癫狂,作为司法部长不得不当面告诉川普:那些疑神疑鬼大选作弊说法是“狗屎”。对巴尔证词,川普回以谩骂。
9. 川普大女儿伊万卡作证:我尊重巴尔部长的专业判断,接受司法部“大选没有系统舞弊”的调查结论。对女儿证词,川普以呵斥回应“她什么都不知道,根本不在线、不在位,只盲目尊重巴尔那个烂货。”
10. 两个关键摇摆州亚利桑那、乔治亚的共和党籍最高级官员作证:川普亲自打电话要求他们做票、改变计票结果,逼迫宣布大选投票无效,川的私人律师直接说“不用证据,只要有超多作弊说法”就够了。
11. 巴尔抗议辞职后接任的司法部代部长、常务副部长、副部长作证:川普召见司法部领导层施压,再次强行命令宣布大选投票舞弊,被断然拒绝,之后要提拔亲信当部长,遭司法部上下集体总辞职抗争。
12. 多人预录证词、邮件、手机信息证据显示:很多参与叛乱准备和谋划的共和党议员、川普助理请求总统特赦其罪行,以逃脱法律惩罚,包括川普私人律师和白宫幕僚长,个个都知道自己触犯了法律。
13. 川普白宫幕僚长首席助理兼总统特别法务助理Cassidy Hutchinson的证词最触目惊心骇人听闻。她从三月份开始向专委会证供共几十小时,多次受到川普方面威胁,被迫进出自带保镖,公开作证时国会加强戒备。哈钦森长期忠心耿耿在川普身边工作,一月七日暴乱后没有随大流辞职抗议,坚持工作到最后一天,原安排跟川普到佛罗里达前总统办公室工作,后取消。她做证说:
– 川普召见、指派身边人,协调暴力恐怖组织,预备一月六日行动,参与者被捕判刑、被特赦或寻求特赦
– 川普电话纠缠彭斯未果就恶毒咒骂,说“绞死彭斯”没错,副总统拒绝推翻大选结果“罪有应得”
– 川普得知司法部长巴尔公开声明司法部调查没有发现舞弊后,愤怒到疯狂,拿餐盘砸墙,掀桌子
– 白宫幕僚长和首席律师得知一月六日行动谋划后,惊恐万状大祸临头,力阻幕僚参与
– 因通鹅门案件被川普罢免并被捕判刑的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将军是一月六日叛乱行动主谋(弗林早先已经得到川普特赦,被国会问话时援引宪法沉默权拒绝回答,变相承认个人涉案)
– 川普力排众议,在一月六日演讲中脱稿,明码直白号召暴徒冲击国会,“奋勇战斗”,“拼死搏斗”
– 川普当天要求撤除现场安检设备与措施,称匪徒们携带武器进场要阻止,“反正又不是要来杀我”
– 川普命令总统卫士送他去国会领导暴乱,遭到拒绝后抢夺汽车方向盘、与警卫队长扭打
7. 川普白宫总律师Cipollone、川普竞选总理、川律师朱利安尼等闭门证供,两个前川党暴徒现场作证:川普白宫总统椭圆办公室陷入争斗、对骂,差点动手;从首都华盛顿引爆,美国差点被再次拖入内战。

从一月六日国会骚乱事件看美国皿煮宪政的现行体制的弊端和隐患

这是个好问题,有一长一短两种回答,短悲观,长乐观。先看短回答,包括喜欢和不喜欢美国的很多人都在说,川普暴乱暴露了美国制度短板,比如嫌联邦总统权力过大,行政、立法分立不方便,两大党独大、对抗消耗过大,选举团、参议院名额都对人口少的小州过于有利,众议员选区划分存在严重党争漏洞,司法系统尤其是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席位数、任期、任命都有问题,弹劾罢免联邦公务员难度太大,大选成本过高,公共法容易造成混乱,竞选经费不够规范,修订宪法难度过高,等等。

宪法是两百多年前写的,反映当时的认知水平和政治现实需要,从制宪过程开始就一直有不同意见和主张,最终成文的历史上第一部宪法问世是妥协折中的结果,而且随后马上就做了修改,增加十条权利法案而今有了33条修正案。美利坚联邦共和开国后,立即开始有党派政见之争。今天,左右分歧相持不下,极端主义阵容扩增,很多人感到几乎没有建立国家共识的可能,有人断言美国已开始穷途末路,有人说美国宪政基因不好。

我们不妨退后一步,暂且放下欧亚旧世界传统的完美稳定秩序理想,用美国历史眼光和长远思维重新观察、理解美国体制。美国是人类文明史上一次空前的社会实验,至今这场实验仍在进行,而不是趋于完成,可能永远不会完成,因为社会在不停前进,文明不断发展,新问题、新现实不断发生。川普祸乱问题发生了,很糟糕,但未必是制度过错,不需要推到重来,不需要把婴儿和脏水一起泼掉。

我倾向于美国式乐观、向前看、循序渐进,说四点看法。
14. 川普祸乱的确打破了很多正常政治行为底线和美国国内动乱记录,但历史上美国历经过多次同样甚至更为重大的挑战,发生过内战,血流成河,尸骨成山,一片焦土。这次没有发生内战,恰是因为联邦民主共和制度机制在有效发力,制度以不变应万变,法院、司法部坚守职责,军方领导层公开声明拒绝干政,军队出兵恢复秩序,清除暴徒后,当晚国会就继续开会完成认证,两个星期后当选总统和平接过最高权力,经济社会秩序井然,国民正常生活继续,股市没有大起大落。同时,摄于宪政制度的威严,川普被迫交权并按时离开白宫总统府,参与叛乱者纷纷伏法、谋划者要求特赦。
15. 国会听证中有一个说法很有趣,川普挖空心思找宪政制度的漏洞,钻空子,比如发动暴徒攻击原本毫不设防的国会最后认证。任何体制都有漏洞可钻,制定宪法的美国国父们假设执政者都是绅士,而非川普这种流氓无赖。世界各国不同体制都出过问题,所以并不存在所谓完美制度,制度本身防止不了恶棍,就像健全人体会受到侵害感染伤病一样,健康的人体有免疫系统战胜侵害保护生命机能,而制度的底线则是防范反民主个体和势力对社会和国民过度伤害、确保主权在民的根本原则不被绑架颠覆、保护政治权力的和平交接。国会调查与公开听证和司法系统的独立调查、立案、执行本身就说明体制健康完好,每一步都有杀伤力、震慑力。宪政赢了,美国正在康复。
16. 前面对美国制度短板的抱怨清单,问题多,事体大,时间短,来不及一一细聊,综合说吧,抱怨总会有,无非是篮球得分太容易、足球进球过难之类,但仍可择要重访。公共法判例法是否真的不如文本法?这个不能只听一面之词,还是看结果吧,英美的创新创富能力常年领先,基本没有过政变、内战,还有同属公共法的加拿大、澳洲,美国主导重建的日本、德国宪政,长期基本稳定,和平进步发展。世界上众多国家的宪法、联合国宪章都仿制美国宪法。有人批评修宪过难,嫌33个宪法修正案太慢太少,但宪法毕竟不是邻里公约啊,不正是因为修宪太过轻而易举,才有了普京终身专权谁谁谁动辄称帝?日本修宪也很难,因为还没有成为最紧迫问题,民意不够,共识不到位。宪政并不是要制造更多法条,而是要用最少的法条解决最大最多的治理问题,最大范围保障公民自由。相反,法条如果太多,成了繁文缛节,难免成本过高碍事。那么多少合适呢?这个需要具体看,需要国民共识和政治条件成熟的充分必要条件。同时,美国国会立法和法院判案的难度都相对较低,而修宪门槛高,需要不同范围的共识,这个并不一定是硬伤。议会制更好吗?日本英国意大利内阁走马灯,动辄总理下台,以色列两年五次大选,至今选不出多数执政党,形不成明确执政民意。历史上,法国第五共和,德国第三帝国,欧洲两次大战,多次局部冲突。何以见得欧洲宪政更优越?美国宪政本身当然需要优化,但并不需要着急马上理想化完美。
17. 最后,改变美国宪政体制快不了,并不是国父们的疏忽,而是刻意的设计,核心机制是三权分立、平衡制约。法治,宪政,联邦皿煮共和,这些政治结构的运行规则都需要历史连续性,需要共识,需要过程,需要时间,需要现实推动,需要轻重缓急,会有反复、回合,美国的问题,需要用美国自己的方式解决,议论、评论、讨论都是好的,发动和行动则需要水到渠成。体制改革事关重大,代价很高,不可能动辄来个顶层设计,有的地方天天嚷嚷顶层设计,几代人下来却啥都没有。换个角度,改变不容易,破坏也难,偶尔遇到一个川普式无赖,对国家社会公民伤害也有限。一月六日虽然很难看,但并没有真的伤筋动骨,制度反抗有效,暴徒和准暴君失败,内战没有发生,生活基本正常。美国主义就是妥协、迭代、寻找共识、形成默契,不断解决问题,不断解决新问题,不着急追求、不迫切需要完美,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不断建设更好的联邦,就像宪法开宗明义:“我们,美利坚合众国的人民,为了建造一个更好的联邦…。”

James,独立投资者、时事观察人,毕业于北京大学、伯克利加州大学、康奈尔大学,现居加州。

参考资料:
Broadwater, Luke (June 9, 2022). “‘Trump Was at the Center’: Jan. 6 Hearing Lays Out Case in Vivid Detail”. The New York Times.
Lowell, Hugo; Pengelly, Martin (July 1, 2022). “Mark Meadows’ associate threatened ex-White House aide before her testimony”. The Guardian.
Mascaro, Lisa; Tucker, Eric; Jalonick, Mary Clare; Taylor, Andrew (January 7, 2021). “Pro-Trump mob storms US Capitol in bid to overturn election”. Associated Press.
Wittes, Benjamin; Gluck, Matt; Sewell, Tia (June 15, 2022). “Evaluating the Jan. 6 Committee’s Evidence”. Lawfare. Brookings Institution & Lawfare Institute.
Gangel, Jamie; Herb, Jeremy; Stuart, Elizabeth (June 16, 2022). “Exclusive: Retired Republican judge says January 6 was ‘well-developed plan’ by Trump to cling to power”
Sharma, Shweta; O’Connell, Oliver; Naughtie, Andrew (July 8, 2022). “Jan 6 hearings – live: Committee plans two live sessions next week as Trump defends ‘perfect’ Georgia calls”. The Independent.
Sneed, Tierney; Polantz, Katelyn (July 12, 2022). “Liz Cheney: Committee informed DOJ that Trump attempted to contact a witness not yet seen in the hearings”. CNN.
Doherty, Erin (July 12, 2022). “Pat Cipollone describes “unhinged” Dec. 18 White House meeting”. Axios.
Wagner, Rose (July 12, 2022). “Trump’s ‘call to arms’ in an ‘unhinged’ West Wing”. Courthouse News.
Adler, Ben (July 12, 2022). “Ex-Twitter employee to Jan. 6 panel: Twitter relished being Trump’s favorite social media platform”. Yahoo News.
Sprunt, Barbara (July 12, 2022). “Jan. 6 panel shows evidence of coordination between far-right groups and Trump allies”. NPR.
Shuham, Matt (July 12, 2022). “How Trump Edited His Jan. 6 Rally Speech To Target Pence”. Talking Points Memo.
Italiano, Laura (July 12, 2022). “The January 6 investigators obtained a video of Roger Stone reciting the Proud Boys’ ‘Fraternity Creed,’ the first step for initiation to the extremist group”. Business Insider.
Pengelly, Martin (July 1, 2022). “Explosive testimony piles pressure on Trump – how likely are criminal charges?”. The Guardian.
Cortellessa, Eric (June 28, 2022). “Trump Attacked His Own Security Detail on Jan. 6, Top White House Aide Testifies”. TIME.
Betsy Woodruff Swan; Kyle Cheney (June 30, 2022). “New details of Jan. 6 panel’s mystery messages emerge”. Politico.
Ruiz-Grossman, Sarah (June 28, 2022). “House Committee Describes Weapons Trump Supporters Had On Jan. 6, Including AR-15s”. HuffPost.
Metzger, Bryan (June 28, 2022). “Mike Flynn waited a minute and a half before pleading the 5th when asked whether the violence on January 6 was justified”. Business Insider.
Kranish, Michael; Helderman, Rosalind S. (June 23, 2022). “Echoes of Watergate: Trump’s appointees reveal his push to topple Justice Dept”. The Washington Post.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2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