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师傅
作者:山琳-寅兮

死亡是留给世界的最高庆典。

1.

那天,我见了她。第一眼,我就下了决心,要拿下她。她是今年三月刚从农村抽上来的知青,二十出头,比我小七八岁。

她,苗条,高个,卷发,扎个短辫子;小棱鼻子,双眼皮,长得像外国人。虽然她的眼睛不是特别大,但足够水灵。关键是那张脸,简直就和美国影星伊丽莎白.泰勒一模一样。就在我看见她的前一天晚上,我看了电影“埃及艳后”。我是和哥儿们尕五子一起,在我屋里看的碟片。电影里,泰勒的那张玲珑小脸加上两片小嘴皮,一张一合,再乖乖地撅起来,我X,“包子”拔上了。电影里那个愣怂爷儿们抱上美人亲地,让我欲火中烧啊!我一边看,一边发誓,只要我看见那个样子的脸,再加上那两片尕嘴皮子,美人,不放过,拿下!

“到时候,你可要好好地帮我,尕五子,听见了没有?”

“那还用说,师傅的事,义不容辞。”

尕五子服我。我策划,行动,他打下手。别看我长这模样,歪瓜裂枣,脑满肠肥,但是胆大。为什么不呢?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家老爷子就是这么教我的。

”尕五子,咱们要是不敢横着来,好事儿能有咱们的份吗?“

”那是。你是师傅,我服。”

“像咱们这样的人,谁看上?咱们要干,就干个有模有样的。”

“那是,师傅,我随时待命。” 尕五子很听话,为我干事儿就像是给自己找媳妇一样卖命。

我是个开车的,在市里的公交公司开个大客车。那天,公司让她到我的车上来,给我当售票员。我对她的情况简单地了解了一下,她叫张丽,练过功,跳过舞,下乡前,差一点就去了歌舞团。她妈在我们公司做工会干事。让她上我的车,一定是想让她学开车,尽快当司机。当司机要比售票员挣的多。我的车开得好,谁都知道。

头一天,她走到我的驾驶座跟前,眼睛看着我,恭敬地叫了我一声”师傅“,我心里乐坏了,但是面子上故意装出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没看她,给她一个下马威。

第二天,她开始跟我跑车了,早上在公车边上见面,她又叫了我一声“师傅”,我瞪了她一眼。而后,就往地上狠狠地吐了口痰!

“你叫谁师傅呢?” 我走到公车驾驶舱前,让她走过来。我再把头靠近她的脖子,我的头只能到那里。“怎么,你师傅没名没姓?” 我眼往远方,慢悠悠地问她。

她有些紧张,往后退了两步。“师傅,对不起,我还没习惯。” 她低下了头。看那小逼样儿,我恨不能马上就把她裹到怀里,由着我的性子好好地搓几把。不行,老鹰抓小鸡,要瞅中了,一下子。

“好了好了,没事儿。我就是教你一下,做我的学徒,要懂规矩。首先你要学的,就是那个,那个,师傅的话必须听。我让你干的事儿,你马上就干。不然你打听一下,从我手里出来的学徒,哪一个敢不听我的,不听我的,就不要想跟我学开车。我让你当卖票的,卖成老姑娘。听见了吗?”

这时,她嘴撅了一下,眼睛盯着看我。

“知道了“

”你嘴还撅上了,不服气?”

她没有回话,又狠狠地看了我一眼,这让我心里不自在起来。这女的还倔的很。

“你知道我姓赵,叫我‘赵师傅。” 我丢了一句,就上车了。

2.

两个星期过去了。我让徒弟李兵又打听了一下。张丽家,有四个兄长,她是老五,她是家里唯一的千金,她是爸妈的掌上明珠。 她爸是省委的一个秘书,话不多。她家的事都是她妈在操作。她的几个兄长都是她妈通过关系进了大厂当工人的。

还有,李兵跟踪了几天,发现她来去一条线。就是进公司,跟我出车,收车,骑车回家,哪里也不去。

好办。我思前想后,计划了几天,认为可以得手。首先我要让她怕我。这样她才会听我的。现在的问题是她跟着我出车已经两个多星期。她不但没有对我更加恭敬,也没有怕我的意思,反而越来越不理我了,甚至连师傅都不叫了,除非我瞪她一眼。我会说:“怎么,就这么白搭话?“

今天是星期五,我想好了。早上一上车,我就叫她给我端一杯茶放到驾座前面,让她先把我昨天的茶杯拿走,把旧茶倒了。这样做的时候,她蹲一下,我就往她的那里瞅一眼。她起来的时候,我还可以用胳膊碰一下那里。我一碰到那里,妈X,就像碰了一个刚出蒸笼的白馒头,热呼呼,软绵绵,我要忍不住了。她瞪了我一眼,干脆把我的茶杯子剁到我的车头上了,差点把茶杯子剁碎了。没道歉,转身就走了。

我气地从后视镜里瞅她。妈X,她就像在跳舞,就是个飞天。两条腿长的,根子上包了两个满满敷敷的勾蛋子。再说,她还是个水蛇腰。现在是夏天,她穿一件肉色的磨纱丝衬衣,我她妈地,忍不住了,那两个包子,必须地。

到了晚上,我又把我的计划前后想了一遍。白天那么一下,要是她给她妈说了,她妈会不会给公司领导打招呼?要是公司调她上其它的车怎么办?

我跑到附近的烟酒摊上用公用电话给尕五子打了电话。让他赶紧过来,我有事儿要商量。尕五子是跑出租的。他的车好用。

3.

今天是星期六。我休息。下午,按计划,我让徒弟李兵给她打了一个电话,说,公司通知,让我和她顶班出车。李兵告诉她,我们一会儿就开车去她家楼下,让她等着。

尕五子按照约定开车来接我,李兵也来了。我没有告诉李兵全程计划,让他跟着干就行了。出门时,我把需要的家拾都带上了。路上,我告诉他们,一切听我指挥。这他们知道。

我的计划是先把她接上车,我坐在车后座,让她上车坐在我身边,尕五子开车,李兵坐在副驾驶。等车过了七里河路口,尕五子就说还有一个哥儿们要搭车,停车,让李兵坐到后边来,这样就把她夹到中间,李兵随时准备帮我。

李兵听说他可以夹着她坐,很兴奋。

“赵师,这是什么节目?我有这待遇!”

“你别想,那是赵师的天鹅肉” 尕五子扔了一句。

“当然,师傅的人,我李兵不敢。”

“天鹅肉。徒儿们,我老赵可是动真的了。天鹅肉能不能到我嘴里,就看你们了。”

她让我欲火难熬!

尕五子扭过头,看着我,“赵师,别担心,你的本事,该吃的肉,一定会到你的嘴里。不过,要说娶媳妇,她愿意跟你吗?她家答应吗?”

她不跟也得跟。我想好了。一步一步地来。我没读过书,但见过人。像她家那样的人,要什么,怕什么,我全知道。

“等李兵坐到后边以后,尕五子,你就往我屋里开,李兵,看我的眼色。你好好地配合。”

“赵师,遵命!”

”很好!呵呵,哈哈。“ 我笑了,抿不住嘴地笑起来。我突然有一种要做皇帝的幸福感。我在想,哪怕我是给人掏粪的,只要我拿下她,我就是爷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老爷子说的好。

“哥儿们,你干什么都行,就是不要在车上把人杀了。“ 尕五子提醒我,他知道。

“那不会,爷要一直消受她,要看着她来回给爷滚床单子。”

“赵师,你让人馋死了” 李兵也兴奋了,杂猻一个。

4.

车到了。她站在楼下等我们呢。

尕五子一见她就嘀咕了几句:“”这姑娘,良家妇女呀。你看那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地,站有站相。我们几个是不是有些伤天害理,糟蹋人?“

“哈哈,你娃还有说人话的时候?无毒不丈夫。我不糟蹋谁糟蹋?难道我有权下旨征婚?”

“师傅,我就是说一下而已。别气,咱们干!” 尕五子知道自己多嘴了。

李兵下了车,把后座车门打开,叫了声”姐“,请她上车。

“今天出车,什么时候收车?” 她一上来就问我,还是白搭话,既没叫我赵师,也没有叫我师傅。

“调度打电话说要到晚上了。到时候,我哥儿们尕五子开车送你回家。” 我眼睛瞅着窗外,漫不经心地答复。

过了七里河路口,尕五子说他要接一个兄弟。就把车停在路边,让李兵下车到后边来了。

她一看,赶紧把两腿夹紧了,两只胳膊也缩着放到胸前,不想让她的身子碰到我和李兵。她的眼睛直视前方。李兵看了我一眼,我示意李兵不要动。我笑笑,她还能正经多久。

车子过我家附近的十字路口后,她发觉不对。

“这不是去公司的路。”

“呵,我先去家里拿一下车钥匙。我早上和尕五子出去玩鸟,没有带公车钥匙。”

“那你不早说,我直接骑车去公司了。”

“不想让你辛苦,今天照顾你一下!” 我一本正经地说。

她没再说啥。汽车一进我家的巷子,尕五子就放慢了车速,问我在哪里停车。我说把车停在我家门口。

我住在城郊,那里过去是一片菜地,后来城市改造,菜地没了,菜农们拿着政府给的钱搬到新楼上去住了。他们过去的农舍小屋就成了出租房。很便宜,我租了一间,这周围没人住。刚好。

“怎么样,你跟我进去喝杯茶?” 我请她。

“我就不去了。咱们不是要出车吗?哪有时间喝茶?”

看来请不动。软的不吃就来硬的。我妈说的,核桃就是要砸着吃的,越砸越香。

“出车不急,今天其实就是约你出来玩的。”

“你说啥?我可没时间玩。我还要回家帮我妈洗衣服呢。”

“那你就帮师傅洗衣服吧。 你本来也该给我洗衣服。“

“哈哈,哈哈。师傅说的对。”

尕五子和李兵咯咯地笑起来了,是那种坏笑。

”司机师傅,麻烦你送我回家吧。我把你谢谢了。” 她把身子往前挪了一下,直接就问尕五子了。

我一看,就给李兵使了眼色,一把把她拉回来,顶到后座靠背上。她的脸刷地一下变白了。

“不要碰我。” 她怒视着我,眼睛里没有恐惧,而是厌恶。

这一下激怒了我。我原本计划先给她三次机会,再来硬的。

“不听我的,是吧?我教你!”我把我的嘴对着她的嘴,哈着大口的气,让她难受。

“流氓,走开!”她扭开头,喊了一声。声音大了。我更生气了。

“你以为你是谁,我搓你几把,你就知道你是谁了!”

在李兵的帮助下,我三下五除二,用事先准备好的绳子把她的两条胳膊捆起来。我很小心,不能把胳膊绑出青印子来。李兵很有眼色,胳膊绑好了,他就赶紧抱住了她的两个大腿,不让她动。这个时候,她已经是横躺在我们的腿上了。她想扭打,怎么可能。

“放开我!” 她奋力挣扎,还想逃走。

”师傅,绑腿不?“李兵着急地问。

”先堵嘴。“ 我把胶带一拉,贴到她的嘴上。

嘴一堵上,她的眼泪就哗哗地往外流开了。这很正常,我不怕。

”现在绑腿。“ 我示意李兵。

绑完了,我用手狠狠地捏了几把她的奶子。我要让她知道,从现在起,我想干她就干她。

尕五子始终没有把头转过来。待我们干完了。他就问了一句:“要抬进去吗?”

“抬。”

5.

我们三个下了车,把她从车里拉出来,尕五子抬她的腿,李兵抬她的头,我把屋里的门打开。

我们先把她扔到床上,尕五子把门从里面锁好。

“现在呢?“ 李兵问我。

“脱她的衣裳,扒光”。我说着,先把她胳膊上的绳子松开,再让李兵抓住她的胳膊,我就一个纽扣一个纽扣地为她宽衣。不能撕破了。因为我要让人们知道我们是在谈恋爱。

这下她的奶子没有了遮掩,我们一览无遗。她想反抗,动弹不得。我把她嘴上的胶布也撕了。

“我这屋前屋后没有人,你喊也白喊。“ 我让她知道。

”畜生。“她白了我一眼,狠狠地吸了口气,就闭上双眼睛。

“腿上的绳子呢?”李兵问着把两手蹭到她的大腿中间了。

“手拿开!“ 我喊了一声,杂猻,乘机揩油。

”腿上的绳子先不能松。” 我说。

尕五子蹲在地上开始吸烟了。李兵眼睛盯着她的奶头看,竟忘她是我的天鹅肉。

6.

我计划的第二部分,是向她正式求婚。

“张丽,你愿意跟我结婚吗?” 她的上身一丝不挂,李兵抓着她的两条胳膊,我跪在地上,面对她,掏出了我心窝里的话。

“呸!” 她吐了我一脸。

好吧,我知道她会这样。先君子,后小人嘛。

“李兵,准备,把她的胳膊再绑起来。”

我把绳子拿好,让李兵扶着她,很快,三下五除二,绑了她。这回儿,更轻,只要能控制住她就好了。她没有说话。

尕五子还是蹲在地上抽烟。

我让李兵把她抱住。而后我就开始松她腿上的绳子。

”哥儿们,我要脱她的裤子了,先脱长的,再把短的一点一点拉下来。你们看好了。“

“师傅,要是她做你媳妇的话,我们看,你不生我们的气?” 李兵又馋又奸。

他知道我的全部计划。

“你看着就行了。”

白吃萝卜的事儿,多嘴!

她的眼睛也没有再流泪,她环视了我屋里的一切,任我行,没有反抗。

我还是,很小心地把她身上裤子扒了下来。

“跟我结婚不?再问你一遍。“ 我盯着她的眼睛,逼她。

“你要是同意和我结婚,那他们就是证人,我让他们走,就你和我两个人睡觉,不上他们看。你要是不同意,那我现在就干你。”

她根本就不看我。过了一秒,两秒,她突然狠狠地吸了口气,用头猛猛撞到李兵的脸上,李兵疼了,一松手,她顺势踢了我一脚,一个蹦子,直接就往门把手撞去,好险!我手快,一把拉住了她的一条胳膊,李兵跟着揪住了她的小辫子,差一点就出人命。尕五子吓得跳了起来,手里的烟头掉了。

没想到。她竟然敢这么干。不行,既然做到这一步,就不能手软了。

我厉声喊了一声尕五子。让他赶紧帮忙。

我让李兵压着她的上身,尕五子抓着腿,我再问她最后一遍,是舒服来呢,还是硬上弓!

她的两片嘴皮子闭的紧紧的,我别无选择。干了,我就是她爷。

7.

那天晚上,我让尕五子和李兵开车把她送到她家。走之前,我说了,三天时间给我回话。要是嫁我,就什么话都不说了。我们就是恋人,师徒情深。要是不嫁我,那我就让公交上下全知道,她让我开苞了,李兵和尕五子是证人。她就是个破鞋。

尕五子说我这招厉害,李兵说佩服我,跟着赵师见了世面。

星期一到了。我照常去上班。我想好了,要是她不来上班,我就跑到她妈的办公室,当着她同事们的面,跪着认丈母娘,用大大的声音叫她一声‘妈“

结果,还没等我上车,她妈就已经站在我面前了,我刚要开口,她就给了我一记耳光。我反应够快,马上跪了下来,双手作揖,大声地喊道;“妈呀,你打我骂我都行,我一定娶你姑娘。”

她妈傻了,没想到我会来这一手。正是上班时间,公司的人们围过来了,她妈一看,就咬着嘴皮子离开了。

“赵师,咋了?” 人们叽叽喳喳地打听着。

我说,没事的,就是我和张丽办婚礼的事儿。

“张丽要和你结婚?不可能吧?你是怎么上手的?”

有人议论,真是鲜花插到牛粪上了。随便。现在我是大爷。

尕五子和李兵担心她的几个哥哥会来打我。我才不怕。他们拿我能怎么样?打死我,就是个杀人大案,她被我开苞的事儿有他们两个亲眼目睹,到时候,会满城皆知,谁还要她,被我干过的破鞋?要是把我打伤了,她不但得伺候我一辈子,还得守活寡一辈子。反正她已经不是处女了,何必呢?

”那她要告你呢?还有我们?“ 李兵怕惹上官司了。

”她告我,敢吗?他爸在省委做秘书,哪个领导还要用他?地主家里讲究地就是面子。你们就等我的好消息吧。他们会求着我娶她,而且他们想越快越好。她嫁现在,就像一块脏抹布。她成了她家的心病了。

尕五子和李兵听傻了,嘴张着,半天没合起来。

“赵师,这么说,你的事办成了。慰劳一下我们吧。”

李兵这回算是把我服透了。尕五子也说庆祝一下,有个仪式,就算我和她成了。想想也是。也该把她叫上计划一下未来了。

8.

如我所见,她来了,她妈跟在后边。我主动开口:“妈,你好,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既然生米已经煮成熟饭。那就考虑尽快结婚吧。我就希望你们今后把日子过好。”

她妈看了我一眼,就把目光移向别处了。她也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没有开口。我知道她妈是捏着鼻子和我说话的,来日方长,我不急。

“唉,这也是不得已。让你这瘪三把我的丽丽欺负了!”

过了一会儿,她妈忍不住地骂我。我赶紧作揖谢罪。

“妈,我想带着丽丽,我学着她妈叫她的,和我的几个兄弟坐一会,去兰山看个风景。再一起商量一下婚事,你看行不行?”

“丽丽,你看呢?你和这个坏怂以后还要一起过日子,他开头不是人,以后对你好就行了。要不你就和他一起出去走走,就算顺一顺气,谈开了。”

“行呢,妈。“ 丽丽顿时一脸阳光,笑盈盈地答应了。

我简直不能相信,这么顺利,她妈地,我是踩到狗屎运啊,哈哈,爷们没白干,赌成了。哈哈。

我马上给尕五子打了电话,让他把星期六空出来。我给李兵也说了。我们上山,喝酒,我要做新郎了。

9.

还是和上次一样,我们去她家楼底下把她接上。她们家目前还不愿意让我进门。一点一点来,不急。

今天,她特意地打扮了一下,穿了一件大红的连衣裙,带了一个发卡,穿一双白皮鞋,看上去,千娇百媚,姹紫嫣红。李兵和尕五子见了她,有些情不自禁。很可能后悔那天下午不是他们干的。

山上细雨濛濛。下雨如下财,风雨贵人来。我时来运转。

”师傅,咱们是喝茶,打麻将呢,还是在山顶上走走?“ 到了山顶,她就笑着问我。第一次。这是第一次,她面对着我笑了起来,还真叫了我一声“师傅”。她这么一笑,反而让我有些不自在起来,就像贼偷了人钱包,却被人当朋友一样。

也许我和她真的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李兵要了一个茶座,就在山顶上的豁砚关崖口上,那里地势不太平,但可以看到最好的风景。我把李兵夸了一下,不愧是师傅的徒弟。

”今天高兴,喝,哥儿们,我请客,没有你们,就没有我媳妇。先喝酒,完了,咱们就听我媳妇的。“

“高兴,师傅,,太为你高兴了!喝。”

”尕五子,李兵,我媳妇从今天起,就是你们的嫂子了。“ 我很正经地宣布。关系从现在开始要理清楚。

”那当然,有这么漂亮的嫂子,是我们三生有幸。嫂子,敬你一杯。“

李兵端起一杯白酒,走到她跟前。她没有接过酒杯。她说既然认她做嫂子,那就应该先谢罪才对,否则,以后怎么面对。

尕五子和李兵一听,有道理。当即道歉。

”嫂子,是我们对不起你。嫂子,向你谢罪。“

她说既然知错了,那就跪下来发誓,以后就听嫂子的话,好好做人。

她又看了看我。我说,当然。“快给你们的嫂子跪下来。发誓,听嫂子的,让嫂子放心。”

尕五子和李兵明白她的意思,就都跪下来发了誓。

”既然你的两个兄弟都认错了,那你怎么说?要是想和我好好过,你怎么也得给我认个错吧?你是当着你的两个兄弟地面欺负我的,那你就该当着他们的面向我认罪。“

我没有想到她的主意这么正,还有胆子。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说明她是死心塌地,要和我做夫妻了。好事!我这就下跪。

”老婆,是我对不起你,我爱你心切,也知道配不上你,不得已,才来狠的,不然,你怎么肯做我老婆呢。原谅我。我今天当着徒弟和哥儿们的面,发毒誓,我要是对你不好,我遭雷劈!“

她看着我,然后说:“那你给自己两个耳光。“

我看了看尕五子和李兵,他们赶紧说,那是,嫂子发话了,必须的。

我给自己扇了左右两个耳光。她用手把我拉了一把,她的手臂超有力。嗯,是个开车的料。

李兵和尕五子拍手庆贺。

“好了,咱们从今天起,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谁也不许和人说。我们保证。”

李兵再次信誓旦旦地说着,尕五子连连点头。

太圆满了。尕五子说他就知道今天是庆贺的日子。他把照相机都带来了。

我们几个合影留念,背景是茶座后头的豁砚关山崖子,据说那是龙王爷一刀劈下的,站在崖子边上往下看,就是直溜溜的一面墙,看不到底。

李兵说,我和他嫂子应该在山崖子上留个影,让龙王见证我和她的爱情。

她说: “好啊。“ 就拉着我长到了崖子边上,她站地前一点儿,我站地后一点儿,因为我比她矮了快一个头,李兵就在我脚下垫了一块石头。

尕五子调好了焦距,说他喊”三“的时候,我和她就开始笑。就在我们站好了,准备笑的时候,她的脚突然往后颠了一下,我赶紧伸手想扶她,而她却用胳膊肘子狠狠地往后顶了我一把。我听见她笑了,哈哈地,声音越来越大。

我失去了平衡,天空离我越来越远。我没有抓住她。我喊着:”丽丽,丽丽,救救我。丽丽,求你了!” 我摔下去了,摔得很惨,粉身碎骨。

兰山上,雨停了。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2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