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9.11”后,美国为了进行全球反恐战争,日益将带有高科技的无人机作为反恐战争的武器平台与工具,对恐怖主义分子与嫌疑目标实施“定点清除”。美军无人机在杀死一些恐怖主义分子与嫌疑人的同时,也摧毁了无辜平民的生命与财产。8月底,阿富汗首都喀布尔发生的10位无辜平民被美军无人机攻击致死的事件震惊了世界,再次引发对美军无人机战争的法律与伦理问题的关注。

 

8月29日,为了报复在美国从阿富汗撤军期间发生在喀布尔机场外的自杀炸弹袭击事件,美军无人机对停在喀布尔市内一座建筑物外的卡车实施导弹攻击,当场摧毁了车辆及车内人员。美国军方事后宣称,这次攻击摧毁了恐怖主义目标,使我们避免了在机场的军队“面临的迫在眉睫的威胁”。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将军也称这次无人机攻击行动是“正义之举”。然而,《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与CNN等美国媒体在调查中发现,这次无人机攻击炸死的不是恐怖主义分子,而是10位无辜的阿富汗平民,其中包括7位儿童。在无可辩驳的事实面前,美军中央司令部司令麦肯齐将军不得不在9月17日的记者会上承认,美军的这次无人机攻击造成10名平民伤亡,其中包括儿童。他向遇难者家属道歉说:“这是一个错误,我真诚地道歉”,并表示对这个悲剧性结果承担“全部责任”。国防部长奥斯丁亦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道歉,我们将努力从这个可怕的错误中吸取教训。”

 

这不是美军第一次在无人机攻击中误杀手无辜平民。自“9.11”后发起全球反恐战争以来,美军对阿富汗、伊拉克、巴基斯坦、也门、索马里、利比亚等多国进行无人机攻击,在杀死一些恐怖主义分子及嫌疑人的同时,也摧毁了无数无辜平民的财产并剥夺了他们的生命——包括千百个妇女与儿童的生命。美军的无人机战争行动,不仅受到美国媒体、法律界及进步人士的批评,还受到国际舆论与国际人道主义组织的谴责。人们普遍批评美军无人机攻击误杀无辜平民,改变了人类战争的形式,造成严重的法律与伦理问题。

 

一、美军无人机攻击改变了战争的形式

 

“9.11”后,小布什政府发起全球反恐战争,先后攻占了阿富汗与伊拉克。在攻打和占领这两个国家期间,拥有高科技的美军开始使用无人机对敌人与恐怖主义分子嫌疑人进行攻击。美军在使用无人机进行攻击时,有远程操作人员操纵无人机和发射激光制导导弹,另有图像分析员等相关辅助人员帮助确定目标,无人机操作人员仅需根据分析员确定的目标点击一下按钮,就可以摧毁千里甚至万里之外的目标与人员。在小布什时代,美军使用无人机对定点目标实行攻击达57次,其中包括对毗邻阿富汗的巴基斯坦部落地区多次进行无人机攻击,造成不少巴基斯坦平民伤亡。

 

主张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的奥巴马上台后,继承了小布什政府利用无人机进行反恐战争的策略,越来越频繁地使用无人机对目标进行打击,并将无人机打击扩大到也门、索马里与利比亚等国家。曾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奥巴马总统,在任期内使用无人机攻击的次数比前任小布什政府要多10倍,高达563次。美军这个时期更加频繁地使用无人机,日益将战场上的军事任务交给无人机来完成,一个重要原因是奥巴马政府不再愿意派地面部队到危险的冲突地区,以避免或减少美军人员伤亡。另一个原因是美军通过无人机攻击可以直接杀死恐怖主义分子及嫌疑人,而不用费时费力费钱逮捕关押及审判他们。这样就可以实现美军在战场与冲突地区进行远距离非接触打击的“零伤亡”与低成本目标。美国中央情报局与军方发现了无需逮捕审判既可以有效除掉敌人的方法,因为逮捕恐怖主义分子及嫌疑人,并将其关押进世界各地监狱使战争成本高昂,而且饱受人权团体与媒体舆论的批评。因此,杀死他们而非逮捕他们,就成为奥巴马政府使用无人机攻击的策略与目标。

 

历史上的战争都是以互相攻击来杀死对方战斗人员为目标。美军的无人机攻击以远距离、非接触战斗的战争手段改变了战争形式:即拥有高科技武器平台的一方,可以任意攻击杀死敌方战斗人员并造成“附带损害”,但对手却不能对自己造成伤害。一些军事专家与政治观察家认为,无人机战争根本改变了战争的形式与性质,使拥有高科技优势国家的军事人员可以在非常安全的军事基地,像玩电子游戏一样跟踪追杀千里之外甚至万里之外的敌人及嫌疑人。这可能令使用无人机实施攻击一方的操作人员将杀人看得非常随意,使战争行动变得简单容易,战争不再是令人恐惧担忧的危险行动,而是一种高科技机器进行的无感情的机械行动。对美国政客与军方决策者来说,这种战争手段与作战方式如今不再需要运筹考虑战前的调兵遣将与后勤准备工作,远程遥控的快速精确攻击能力与强大的火力,使无人机甚至在对手可能做出反应之前就摧毁目标,结束了战斗。

 

美军无人机被一些美国政客誉为战争史上最精确最人性化的武器平台,可以帮助美国执行3D任务(单调、肮脏和危险英文单词的首个字母的缩写),帮助美国政府实现被国际人权组织称之为的“暴力和杀戳正常化”。随着美国全球反恐战争的长期化,武装无人机越来越被美国军方用来执行攻击杀死某些敌方战斗人员、恐怖主义分子与恐怖嫌疑人的首选战争工具。

 

二、美军无人机攻击的法律问题

 

美军可以在美国本土的空军基地遥控指挥联接卫星的无人机,使用激光制导炸弹针对世界任何地方的敌方战斗人员、恐怖主义分子与嫌疑人实施攻击,而且攻击后不用承担战争责任。从国际法来看,美军无人机攻击行动违背了国际法。事实上,美军至今进行的无人机攻击行动大多数发生在并没有与美国处于战争状态的国家,如巴基斯坦、利比亚、也门与索马里等,这些贫穷的第三世界国家没有跟美国处于战争状态,但美军却不断使用无人机对这些国家的特定地区与目标进行侦察,监视与攻击,侵犯了这些国家的领空与领土主权,违背了联合国宪章与国际法。以巴基斯坦为例,在2004年至2018年间,美军使用无人机对巴基斯坦西北部与阿富汗接壤的部落地区数以千计的目标进行了攻击,造成数千巴基斯坦平民伤亡。巴基斯坦国民议会曾在2013年12月一致通过一项反对美军无人机攻击行动的决议,称其违反了“联合国宪章、国际法和人道主义原则”。

 

对于美军长期占领的阿富汗,无人机攻击更是数不胜数。美军无人机对阿富汗目标进行攻击的次数从2015年的不到1000次,到2019年猛增到7423次。特朗普政府在决定从阿富汗撤军之前,就已经将更多的攻击与杀戮任务交给无人机来进行。

 

美军在使用无人机进行反恐战争中,根据自己的需要将一些非交战国家与地区定义为“活跃的敌对行动区域”,试图使无人机战争合法化,充分暴露出美国强权政治与霸权主义的逻辑。乔治城大学法律中心曾发表该校法学教授布鲁克斯的文章,批评无人机攻击威胁了国际法。他认为,无人机攻击模糊了冲突、战争与和平之间的界限,改变了“自己”、“战`斗人员”、“战斗区域”、“附带损害”与“武装冲突”等重要的法律概念的含义,难以定义战争罪行责任人的法律责任。没有人会为被无人机攻击杀死的平民承担战争罪行。

 

三、 美军无人机攻击的伦理问题

 

从美军大规模使用无人机完成战争任务之日起,美国与国际人权团体与媒体都进行了强烈的谴责。尽管有美国政府官员宣称,无人机是最精密最精确的战争机器,永远不会错过任何目标,但全球反战人士、人权团体与人道主义组织认为,美军无人机沾满无辜平民,尤其是儿童的鲜血。至今,没有人确切知道,到底有多少无辜平民被美军无人机攻击杀害。我们现在知道的是,仅在8月29日对喀布尔街道上停着的那辆卡车的无人机攻击中,就有7位儿童被害。这不仅根本违反国际法,而且有违在战争行动中不得伤害平民,特别是妇女与儿童的人类良知与战争伦理。

 

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人权诊所“网站有一个计算无人机攻击致死的死亡人数的专栏,统计各个国家被美军无人机攻击炸死的人数。该专栏的说明文章指出,关于无人机攻击的争论问题,通常集中在谁被杀 – 是武装分子或是平民,但无法准确地统计出确切数字,因为美国政府与军方不配合。该文章认为,美国政府应该给公众一个哪些人被无人机攻击杀害的名单。

 

美国与国际社会反战人士早就对美军无人机攻击造成平民伤亡的罪行进行过激烈批评与谴责,抨击美军无人机攻击损害了被攻击国家无辜平民的基本人权与生命权。奥巴马政府迫于舆论压力曾出台政策,要求美国情报部门与军方定期公布无人机造成平民伤亡的数据。但美国官方公布的数据与非政府组织调查公布的数据有很大差距。特朗普上台后,于2019年公然取消了公布平民伤亡数据的政策。而这一年,正是美国军方加强对阿富汗等国家进行无人机攻击的时期。这表明,特朗普政府已经完全不再顾忌无人机攻击的合法性与伦理问题。

 

美军无人机攻击除了对无辜平民造成伤亡与直接伤害,它对被美军认为“可疑地区”或“活跃敌对行动区域”领空的长期监视巡逻,使这些地区的人们长期处于持续的恐怖和恐惧状态,不知道他们会在什么时候会遭受无人机攻击,严重影响了当地人民的日常生活与心理状况,侵犯危害了他们的基本人权。

 

被美军无人机攻击杀害的人——不论是敌方战斗人员、恐怖主义分子、恐怖主义嫌疑人,或是无辜平民,都是被无人机作为“定点清除目标”摧毁杀害的,他们只是一个事先计划好要被攻击摧毁的物化的目标,不再被作为人来看待。无人机战争已经做到非人化,没有人道主义可言。

 

美军在进行无人机攻击时,往往根据错误的线人情报,在不可能仔细鉴别或无法识别敌方战斗人员、恐怖主义分子或是无辜平民的情况下仍对目标进行攻击摧毁,因此,无辜平民被无人机攻击造成伤亡的情况常常甚于对恐怖主义分子的杀伤。8月29日喀布尔发生的10位无辜平民被无人机攻击杀死就是这类悲剧之一。而且美军无人机攻击大多发生在独立观察员与调查人员无法进入的部落地区与贫穷落后的山区及乡村,因此,对被无人机攻击杀害的平民进行的调查统计难以做出准确的结论。

 

根据一些非政府组织调查人员与媒体的分析报道,美军无人机对不同国家实施攻击摧毁造成的财产损失与平民伤亡的后果,所处理的方式是不平衡不人道的,也是完全缺乏伦理道德的。如果一架美军无人机在阿富汗炸死了无辜平民,美军通常会对无人机攻击造成的伤害与损失提供某种经济补偿,如同8月29日发生在喀布尔的无人机攻击事件(美国军方已表示会对遇害家属给予一定补偿)。但是,如果一架美军无人机在巴基斯坦或其它没有跟美国处于战争状态的国家对平民攻击造成伤害,受害人与家属将一无所获。例如,一位名叫Usman Wazir的巴基斯坦平民在家门前卖水果,美军无人机发射的导弹摧毁了他的房子,杀死了他的妻子、弟弟与两个孩子。他想要求某种经济补偿,但门都没有。在巴基斯坦、也门与索马里这些国家,根本没有可以申请经济补偿的已知政策和程序。被美军无人机攻击伤害的无辜平民没有追索权和联系点来为他们突然面临的伤害负责,杀死他们的凶手也不必承担任何责任。这使得受害国家的民众对本国政府和美国更加产生愤怒、绝望和仇恨。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1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