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方舟子是目前简体中文圈在海内外极具争议的人物。他是《新语丝》月刊《新语丝》网站的主创办人。他长期在互联网上从事对学术造假的揭露和打击,批判宗教、伪科学、伪气功、伪环保,批评中医等。曾为多家媒体从事专栏撰稿以及撰写科普读物。2012年担任互动百科首席科学顾问,一年后离职。

社会多方指责方舟子常常对打假的对象进行人身攻击。比如说对称 ”贺卫方为“贺不群”,罗永浩为“罗装剽”。杂文家鄢烈山称方舟子“一点就炸”,行文用语粗暴,有“文革”红卫兵的遗风。法律学者萧瀚称之为“语言暴力”。针对鄢烈山的指责,方舟子回应称“犀利只是文章风格”,并引用鲁迅的话,认为:“如果说良家妇女是妓女,那是骂人,但如果说妓女是妓女,那就不是骂人”(以上内容引自维基)

方舟子的言论和打假涉及社会、生活、学界各个领域,尤其在打假过程中范围之广泛,批评言辞之激烈,早已引发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和争论。爱之者称赞有加、反对者恨之入骨。

今天我们不妨邀请方舟子的好友王玮先生还原一个他眼中的真实方舟子,讲述:影响方舟子性格和思想的三个人物

作者:王玮

方舟子是一个书生。这是他一直不变的本色。他博览群书,涉猎广泛,除了在生物化学和普泛的科学领域有精深的学问,也对古今文史保持浓厚兴趣。

方舟子的性格可以用两个字形容,坚韧。他认准的事不会改变。对手越强大,他越要进行挑战,而且一旦交手,就坚持到底绝不放弃,哪怕冒天下之大不韪。他打假韩寒,柴静,崔永元,施一公,张文宏,都是在这些人如日中天,红得发紫,被当作民族英雄的时候。要理解方舟子这个逆流而上敢为天下先的个性,需要知道对他产生深刻影响的三个重要人物。

第一个人物是鲁迅。方舟子在美国读博的时候,曾经办鲁迅网页录入鲁迅全集全文,与全世界的鲁友分享。之所以投入巨大时间精力做这件吃苦费力无一分钱收入的事,是出于他对鲁迅的挚爱。他能够背诵全部的野草篇章,从思想到文风乃至性格都受到鲁迅的巨大影响。他服膺鲁迅,不光是源于鲁迅对中国社会的尖锐深刻的剖析,更由于鲁迅那种看透人生社会的黑暗,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在孤独中领略生命的悲剧精神,和对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爱很交集的痛苦撕裂的感情经历。鲁迅对骗子对伪君子的痛恨,痛打落水狗,一个也不宽容,横眉冷对千夫指的决绝态度,他的救救孩子的呐喊,都遗传到方舟子身上。他有一句著名对联,捧胡多为伪君子,骂鲁必是真小人,表明他对伪自由派知识分子的厌恶和对鲁迅的推崇。他五次去上海拜谒鲁迅公墓,在那里流连徘徊,在冥冥中与他的精神导师对话。没有鲁迅就不会有方舟子。不了解鲁迅,也就不会理解方舟子。所谓薪尽火传,心心相印。在方舟子内心,他是以鲁迅自我期许的。

第二个人物是杜甫。方舟子曾经说过,如果他被流放到一个孤岛,就带一套杜工部集,一切艰难困苦皆足以泰然处之。这表达了他对杜甫的深爱。杜甫对他的影响是仁者情怀,大爱无疆,用生命的血泪写作,诗歌充满人情人性。很多人以为方舟子为人刻薄,内心阴暗,专门靠跟名人过不去来满足自己的嫉妒心理。其实方舟子大慈大爱,内心宽广,与鲁迅一样既有横眉冷对千夫指的冷峻,也有俯首甘为孺子牛的热忱。方舟子走上打假路的一个重要起因,是看不下去骗子们对可怜而无辜的底层消费者的欺诈。骗子的猖獗,政府的纵容,百姓的无知,让他产生道义力量,要为这些沉默的大多数代言发声。疫情期间,只有方舟子不断地为被政府野蛮封城封楼的广大民众呼吁呐喊,也只有方舟子敢于跟强大的官府叫板,甚至对中国的警察当局发出挑战。这种不畏强暴为民请命的精神,在当下的中国是多么难能可贵。外冷内热,大爱大恨,构成了方舟子的道德和情感世界。这个世界简单透明,一以贯之,一点也不复杂,但是这样的境界几乎无人可以企及。

第三个人物是金庸。方舟子是金迷。他反对武侠小说这种类型化写作模式,对金庸却情有独钟,称金庸博大精深,无与伦比。他通读过几遍金庸全集,特别是天龙八部,笑傲江湖,鹿鼎记几部更是反复通读。金庸里的人物如令狐冲,萧锋,是方舟子精神世界里的理想人格,他们有情有义,坚贞不渝,胸襟开阔,悲天悯人,即儿女情长又英雄气盛。方舟子向往武林世界,以行侠仗义独往独来的江湖高手自期。他曾这样说自己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最终笑傲江湖,顶天立地而又问心无愧,才是大丈夫所为”。八十年代金庸热,多少人激情澎湃做武林梦。而真正实现了武林梦的却只有方舟子。在他剥下一个个显赫的人物的面具之后,在他从中医保健养生等各个利益集团中拯救了无数生命和财产之后,在他与各种反科学宗教迷信势力激战并屡战屡胜之后,他获得的快乐不仅是社会正义的实现,也是童年英雄梦想的实现。金庸编织了一个武侠世界,方舟子把这个虚拟世界变成真实世界,并充当主人公。这个主人公是一个真正的独行侠,单枪匹马,武功高强,打遍天下无敌手,把邪恶势力个个击败望风而逃。金庸先生有知,应该笑慰地下。他虚构的人物有了一个真身,江湖传奇变成了真正的历史记录。这实在是一件新世纪的江湖传奇。

2021.9.12 圣地亚哥

Thmos 点评:

感谢王玮先生从多个视角全面介绍了方舟子,让我们对方舟子打假有了一个全新的认知。下面我简要谈谈不久之前方舟子打假张文宏博士论文造假的看法:方舟子打假张文宏对不对只是一个价值判断,许多人纠结方舟子打假一个好医生是否正确。张文宏是否造假,方说张造假是不是真的是一个事实判断。方舟子举报张论文抄袭,于是有人说方的老婆论文也抄袭这是典型的臭鸡蛋思维,典型的中国式逻辑思维,好比美国指责大国RQ,大国会说你美国也有RQ问题一样。方该不该打假?真伪有客观标准。有瑕疵的人就不能打公众眼里英雄的假吗?

方舟子打假张文宏博士论文抄袭。只是做了一个事实陈述和判断。观点陈述与事实判断是西方国家的孩子在小学阶段就要了解并反复练习的知识点,一个人的表达大概可分为事实和观点。事实是客观存在的,有唯一的判断标准,即真与假。观点是表达一种信念,感觉和判断,没有对错。

饶毅是美国神经科学博士,受过西方科学训练,知道抄袭事件的严重性,尽管饶毅对方舟子没有什么好感,但是还是支持了方的打假,所以饶毅提出取消张文宏的博士学位,饶毅的建议代表了一批留美等回国医学精英对张造假的立场,复旦大学的调查违背了程序正义,封杀举报者资料,回避张论文核心剽窃的关键问题,不说明综述为何可以抄袭等。张的博士学位论文的主体部分,可以说是唯一具有“原创性”的。这部分的主要内容是:以定点诱变的技术克隆了katG基因的两个常见突变体R463L与S315T,S315T位的突变导致过氧化氢酶活性较野生株显着下降(约降低50%左右),R463L突变体并未带来katG的过氧化氢酶活性降低。该研究只是重复了美国FDA分支杆菌实验室发表于1996年的论文的部分工作。

基于以上的事实,至今为止没有人能够有理有节的反驳,就是说方舟子的打假,基本的事实判断不仅成立,而且反对者无可辩驳。

王西川点评:

王玮 谢谢你以亲身交往的经历向我们展现了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有义有思想有个性的方舟子。即使像美国这样的一个三权分立,自由媒体发达的民主国家信息充分公开,也还存在着一类人,他们专门去搜寻和揭示公权力试图掩盖的事实真相,向社会发出警号,因而被称为吹哨人。由于历史,文化,制度等多方面原因,大秦国成为一个假话,假货和谎言比较流行的地方,令有识有良知的人们痛心疾首。在这块土地上作吹哨人来打假揭秘,是需要极大的勇气和良心的。而能够坚持打假20余年不遗余力,成为打假第一人,方舟子已成为标志。仅在前十年间,方舟子就称每年打假100余起,那么合理估计二十年来会达到2000起左右。仅就此点,方舟子的成绩就是值得肯定和赞扬的。而他学术打假为主的对象则是涵盖了学者,文化人,生产商,官员,网络名人,甚至传统文化,范围之广令人咋舌。如同所有的风云人物,方舟子也在舆论场上饱受争议。由于他的犀利得不近人情,无论对错从不妥协,面对质疑咄咄逼人,甚至不惜人身攻击的特点,人们对他的态度也随时间从普遍的认同和支持转而分裂成两派,形成支持和反对的对立。反对的起因有两个: 一是被揭底者老羞成怒必然报复,二是一些受人尊敬喜爱的公众人物的支持者心中不平。前者无疑是负面的,不值得讨论,后者就比较复杂了。人无完人是千真万确的。一方面,方舟子性情执着倔强从不妥协,打假专找人气火爆的公众人物出手,无论他们的社会影响有多么宏大和正面 (名单可以简列如下: 韩寒、蒋方舟、茅于轼、贺卫方、李承鹏、杨恒均、柴静、王菲、林志颖、杨佩昌、李剑芒、易中天,还有最近的张文宏) ; 另一方面方对于红方的知名人物或真正的权贵却鲜少触及,似乎是网开一面(或投癙忌器?),这就引起普通人的质疑: 选择性打假(曾经与何作庥,司马南为伍嘛!)。而且他出手的时机也会往往是在这些人声望最爆(也往往是对公权力冲击最烈)之际,这最易引起公愤。如果将真伪作为人物最基本标准来看,熟悉方舟子的人会解释说这是他性情乖戾特立独行嫉假如仇的表现,而反对他的人则认为他对人过份苛责的背后是贪图虚名不讲公德甚至甘当有司鹰犬(这么大的罪名最好有实证为凭)。

究竟是哪一方更靠谱呢?细听王炜的讲述,跳出往日成见,也许会有新认知。

最后引出一个终极问题: 在一个只允许存在一种声音,一种思想,一个梦境的家园里,就算有一万个方舟子,真的能改变什么吗?

时飞:

我想问王玮先生,因为信息屏蔽的原因,方舟子的很多言论在大陆都是被关进小黑屋的,所以我们对他的学术打假活动,仅限于大陆官方愿意让大家知道的那部分。私谊和公义常被混为一谈,误国的一大通病。张文宏事件,再次映证了这一点。也因此,我深为认同黑洞的点评。方舟子太少而不是太多了。风口浪尖,对抗主流民意打架张文宏,为这位抗疫英雄祛魅。这真的是在践行小密尔所说的对抗多数人的压制才能获得的自由。但话又说回来,很多人觉得他动机可疑,也是因为张当时不算是讨官方喜了。张在抗疫中的专业主义逻辑和不带私货操作,让人敬佩;其学位论文是否抄袭,属于学术道德范畴。两件事不可混为一谈。

XF:

20年前抄袭论文的人以为自己很安全,没想到现在查找比对这么容易,心里一直惴惴不安。翻20年前的旧账有没有必要?我看没必要,规则需要遵守但目的不是为了让人生活在恐惧之中。

我对方的学术打假持肯定态度,但对他的有些方面也持不同意见。方的太太的毕业论文写于2002年,那时候的抄袭问题已经非常严重,方用西方的学术规范来套用张文宏的问题,为什么不用同样的西方学术规范来套用他太太的毕业论文呢?而且他太太的论文成文时间更晚。方舟子是业余打假,想打谁打谁,这是他的自由。遇到利益冲突,可以回避。亲隐,从伦理的角度上来说是成立的,但是具体到方舟子身上,他是公众人物,话题中心,无法摆脱别人的指指点点,普通瓜众会认为你既然有道德洁癖,眼里容不下沙子,那怎么能容下你老婆的这种抄袭行为呢?所以,我个人的意见是方在评论自己太太的论文时不够客观,尤其是评论一些公众人物时言语过激已是家常便饭,成了方舟子特色的标签,但总的说来方舟子打假有功,功远大于过。

王玮回复:

2013年,因指刘菊花(方舟子妻子)硕士论文造假,60岁的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傅德志成为被告。这场始于2011年的风波至今没有平息,有网文言之凿凿”:据分析,刘菊花论文80%为抄袭”,在无数寄望方舟子大义灭亲打假的注视下,他选择为妻子辩护。也正是从这天开始,这位打假者每天都要面对同样的问题:你打假为什么有双重标准?
记者:我想跟您做一个假设,如果她不是您的爱人,把她的学术成果放到您的面前,您能挑出问题吗?
方舟子:要挑的话看按什么标准,她主要是引用的问题。她那篇论文后面也有80篇文献出处,引用别人的东西,摘录下来就不做改写了。按现在的标准这是不妥的,但是在十年前是没有这些要求的。
记者:您在学术打假这方面的经验,实际上你已经具备了比较灵活地去运用这个标准的能力,也就是说在应用到不同人身上的时候这个尺度是会有一些差别的。
方舟子:是会有,所以他们一直说我选择性打假,本来就是应该选择性的打假,那么多我怎么可能什么事都管?我只是业余的在做,义务地在做。首先我不认为老婆的假值得打,类似的什么没发表的硕士学位论文,这个我们从来是不打的,即使是说真的是假的话,那么我也有回避的权利。

慎独:

我看很多人的争论,从本质上来讲,还是关于对程序正义和结果正义的争论。张文宏作假了,从程序正义上来讲他被打假,这是绝对正确的。但从结果正义上来讲,对他打假实际上可能起了反作用,对结果对社会这个结果并不好,有的人是站在这个角度上去出发,反对支持程序正义的那些人。程序正义和结果正义,这个争论是几千年争论不休的,永远没有结果的。我们要在追求结果正义的过程当中,尽量保证程序正义。要在坚持程序正义的基础上,尽量追求结果正义。

作者简介:

王玮,北师大中文系毕业,在美国科罗拉多大学获文学学位。曾任教于密西根大学和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现为独立学者,居美国加州圣地亚哥。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1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