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讲嘉宾:Thomas, James
主持人:Greg

欧美18位科学家要求找出新冠病毒源头。科学家集体“犯错”之后,为何大批转向和改变最初的态度?拜登总统和NIH福奇积极配合,已经要求有关部门90天出调查报告。

 

主讲嘉宾介绍:Thomas,欧美工程管理专业人士,时政分析评论员。 James,欧美进化生物学和分子克隆专业人士,持续追踪新冠疫情和相关研究的进展。

 

【主持人Greg】:

 

讨论课题背景介绍:上周英国和挪威病毒学家论文:新冠病毒是中国科学家制造(BY BERICHT ON MAY 29, 2021)

 

Dalgleish是伦敦圣乔治大学的肿瘤学教授,他因突破性地创造了第一个有效的“HIV疫苗“而闻名。Sørensen是一位病毒学家,是瑞典制药公司Immunor的主席,该公司开发了一种名为Biovacc-19的冠状病毒候选疫苗。2020年在分析COVID-19样本以试图创造一种疫苗时,Dalgleish和Sørensen在该病毒中发现了“独特的指纹”,他们说这些指纹只可能是在实验室中进行操作而产生的。两位科学家说:COVID-19 “没有可信的自然祖先”,是由某国科学家创造的,然后他们试图用“逆向工程”来掩盖他们的痕迹,使其看起来像是自然产生于蝙蝠。

 

DailyMail.com独家获得了由英国教授Dalgleish和挪威科学家Sørensen博士撰写的长达22页的新论文。有证据表明某国科学家在WH实验室进行功能增益项目时创造了这种病毒。功能增益研究在美国被暂时取缔,它涉及改变自然发生的病毒,使其更具感染性,和传播性。两位科学家的论文说,某国科学家利用在该国蝙蝠中发现的天然冠状病毒“主干”,然后拼接了一个新的“尖峰”,使其成为致命的、高度传播的COVID-19。

 

两位得出的结论,COVID-19 “没有可信的自然祖先”,他们还认为科学家对该病毒进行了反向工程,以掩盖他们的踪迹。两位说,他们试图发表他们的科研发现,但是被世界主要的科学杂志拒绝了,这些杂志当时坚决认为病毒是从蝙蝠或其他动物自然跳到人类身上的。

 

2021年,此时等待了事发一年多以后,美国18知名科学家和学者联名上书,政治家和媒体终于一一变脸,并开始考虑COVID-19从某国WH病毒学研究所逃脱的可能性——该实验室的实验包括操纵病毒以增加其感染性,从而研究其对人类的潜在影响。上周拜登总统命令情报界重新审查该病毒的起源,包括实验室事故可能性。在宣布这一消息之前,有人向白宫透露了一份先前未披露的情报报告,声称WH研究所的几名研究人员在2019年11月因病住院。这份文件是上周由《华尔街日报》披露的。

 

与此同时德国《商报》在6月4日的一篇评论“聚焦新冠疫情起源的问题”,作者Torsten Riecke说,”我们必须知道疫情起源”,这个问题至关重要。

 

评论指出,无论是WH方面的解释还是世卫组织的专家报告,目前都没有起到什么作用。而美国总统拜登现在下令对所谓的”实验室理论”进行核查,只要某国继续不配合也就无法得出结论。

 

2021年之前的重点是:主流科学家倾向自然形成,是15个月后没有证据支持,实验室泄漏的诸多间接证据出来,才有了以上所说的一切,当然间接证据需要成为直接证据才有效,这就是需要溯源的原因。直到最近,大多数专家都坚定地否认病毒的起源是自然感染,而不是从动物跳跃到人类.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在谈到调查小组在WH调查后发表的报告时,表示国际专家在获取某些领域的原始数据时遭遇了困难,也表示无法完全排除实验室泄露的可能。与此同时,美国与其他13国也发出声明,对于专家调查行程延迟以及无法取得原始数据表示关切。

 

1)【Greg】:大国掩盖真相,还是美国肆意提出无理要求?有人怕调查出真相,还是他们知道事实是没有泄漏,但怕美国栽赃陷害,所以拒绝配合?是否当证据不确凿时就意味着无真相可查?那么有人到底担心查不清,还是希望不必查清?

 

【Thomas】: 为什么今年3月份以来,危及全球的新冠病毒covid-19的病毒溯源,“实验室泄露”理论走入西方媒体的主流

 

《华尔街日报》5月23日引述一项新的美国情报报告指出,武汉病毒研究所3名人员曾于2019年11月到医院寻求治疗,比中国承认在社区发现首例新病毒感染为早。加上最近几篇重磅披露许多间接实验室泄露证据,美国总统拜登的首席医疗顾问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一直认为病毒是从动物传染人类,但他在本月承认,他不再肯定COVID-19是产于自然。

 

自然产生与传播被否定与实验室泄露端倪出现的现象

 

世界卫生组织3月份报告指出,专家组在中国31个省共采集野生动物、畜禽标本8万余份中进行检测,在SARS-CoV- 2爆发前后均未发现SARS-CoV-2抗体和核酸阳性结果。

 

联合专家组认为由于部分早期病例与华南海鲜市场无关,相当数量的病例与其他市场有关,或有部分病例与市场均无关系,表明华南海鲜市场不是疫情的最初来源。

 

再看地理位置,SARS 2病毒的两个已知近亲是从生活在中国南方省份云南洞穴中的蝙蝠身上采集的。如果SARS 2病毒首先感染了居住在云南洞穴周围的人,这将有力地支持病毒已经自然扩散到人类的观点。但实际情况不是这样的,疫情是在距云南蝙蝠山洞的1500公里外的武汉爆发。

 

自然出现是媒体的首选理论,直到2021年2月左右以及世界卫生组织委员会访问中国。该委员会的组成和访问受到中国当局的严格控制。它的成员,包括无处不在的Daszak博士,在他们访问之前、期间和之后一直断言,实验室逃逸是极不可能的。但是与武汉病毒所有利益相关的Daszak宣导的实验室逃逸是极不可能的,也就是说该病毒是自然形成的理论,15个月以来中国人并没有提供支持自然涌现理论的证据给世界卫生组织委员会。这是令人惊讶的,因为SARS1和MERS病毒都在环境中留下了大量痕迹。 SARS1的中间宿主物种在疫情爆发后的4个月内被确定,而MERS的宿主则是在9个月内确定的。然而,在SARS2 (即covid-19)大流行开始大约15个月后,经过大概密集的搜索,中国研究人员既没有找到原始蝙蝠种群,也没有找到SARS2可能跳入的中间物种,也没有找到任何中国种群的血清学证据,包括武汉人在2019年12月之前曾接触过该病毒。自然出现仍然是一个猜想,尽管一开始看似合理,但一年多来没有获得丝毫支持证据。所以以Daszak意见定义的世界卫生组织报告的结论遭到世界多数病毒学家的质疑,随即WHO总干事谭德赛先生立即公开表态,这个报告不严肃,它忽视了实验室泄露的可能性,于是有了18位业内顶级病毒分子生物学家联名在《科学》杂志上发表呼吁重视调查实验室泄露的可能性,两周后拜登总统发布溯源令,命令美国情报部门在90天提交调查报告。

 

以上提及的生态健康联盟主席Peter Daszak于2020年2月秘密组织了一份由英国颇具影响力的医学杂志《柳叶刀》发表的声明完全否认实验室泄露理论,现在被证实:Daszak以利益相关者身份重新包装了那篇柳叶刀签名内容,诱惑了27科学家的签名,昨天美国泰斗级的病毒学家,也是世界最顶级的病毒学教授Peter Palese指出:“我相信需要彻底调查新型冠状病毒的起源。自从我签名那篇柳叶刀信以来,出现了许多令人不安的信息,所以我希望看到涵盖所有问题的答案。” 与此同时,给予武汉所石正丽博士赞助的Daszak曾经于2019年12月9日,在大流行爆发之前,接受了一次采访,他热情洋溢地谈到了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如何重新编程刺突蛋白并产生能够感染的嵌合冠状病毒人源化小鼠。这就是业内人士所说的gain-of-function(功能增益实验)。石正丽的导师与合作伙伴,美国北卡大学的Baric教授开发并教授了石博士,一种改造蝙蝠冠状病毒以攻击其他物种的通用方法。具体目标是在培养物中生长的人类细胞和人源化小鼠。这些实验室老鼠是人类受试者的廉价且合乎道德的替身,经过基因工程改造以携带人类版本的一种叫做ACE2的蛋白质,这种蛋白质镶嵌在气道内的细胞表面。

 

石博士回到她在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实验室,继续她开始的基因工程冠状病毒攻击人类细胞的工作。石博士接受《科学》杂志采访时表示,她的团队做GOP实验通常是在P2与P3实验室完成的,懂行的人都知道,这种级别的实验室难以阻止实验病毒泄露。由于本文篇幅所限,实验室泄露的间接证据不再列举。

 

综上所述,国际社会有权对武汉开展新一轮调查,查清病毒真正出处来源,是流行病学研究最重要任务之一,对以后的疫防会有非常大的帮助,防止再次危及人类生命与安全的悲剧重演。

 

References: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9652287/The-Pentagon-funneled-39million- charity-funded-Wuhan-lab.html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9652589/One-original-lab-leak-deniers-calls-thorough-investigation-Covids-origin.html

https: //www.washingtonpost.com/gdpr-consent/

https://www.vanityfair.com/news/2021/06/the-lab-leak-theory-inside-the-fight-to-uncover-covid-19s- origins

https://nicholaswade.medium.com/origin-of-covid-following-the-clues-6f03564c038

https://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72/6543/694.1

 

2)【Greg】:国人为何站边和欧美华人也站边的深层原因。查找溯源是为了清算还是要引发全球科学家的反思而防患于未然?

 

【James】: 新冠毒溯源调查为什么引发争议?

 

五月下旬,美国总统拜登公开下令国家情报机构对新冠病毒源头加倍调查力度,要求90天内更新情况,通报国会。一石激起千层浪,拜登命令引起华界激烈反应,国内声音近乎齐声反对,欧美华人则截然分成两大阵营,从前的各种时政见解重新排列组合成自然派和实验派。双方的意见很集中很极端,就逐渐浮出水面的各种细节激烈争执。

 

自然派反对重启调查,观点是:美国控疫失败没有资格查;疫情发展至今,源头查不出,何必添足;把控疫成功的国家当做被告,公审,羞辱,索赔,毫无道理;万一胡搅蛮缠、推卸责任、迁怒于华,哪还会有公正客观?

 

赞同溯源者认为控疫和溯源需要分开,前总统川普执政控疫失败已过去,新政府控疫有效,复盘溯源是为跑赢病毒,防范新疫灾,调查不是公审,索赔更子虚乌有。面对数据不充分、调查不透明,查不出来怎么办?

 

社会背景原因是前总统川普对公众的误导造成意见极化和情绪极端;川普开辟后真相时代,让真相变得不重要甚至被武器化;川普恶意煽动造成仇亚仇华浪潮,让大家害怕。一部分人觉得溯源让华人处境更艰难,另一部分认为不透明加重对华人的疑虑、歧视。

 

【Greg】:预测溯源调查可能的结果是什么?谁是受害者和受益者?政客和媒体导向真能左右视听?

 

【James】: 怎样预期调查结果?

 

溯源的船已离岸,对其能否到达目的港各方预期很不一样,因为上述原因,大多数人不抱希望。随着重量级科学家相继从否定实验室逃逸改口为不能排除逃逸可能性,人们的目光开始聚焦于科学家知道什么,什么时候知道的,为什么改口。

 

反对溯源的一方认为科学家改口是迫于政治压力和舆论转向,赞成者则引用科学家自己的话说明改口只是因为看到了新数据,发现了新问题。真相到底是什么呢?我们来看一位重要科学家,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利普金教授怎么说。

 

利普金(Ian Lipkin)博士是哥伦比亚大学传染病学讲席教授、哥大医学院神经内科与病理学教授、公卫学院感染与免疫中心主任。因其识别新型病毒的速度和创新而赢得“病毒猎手”美誉,2002-04年SARS期间为中国政府和世界卫生组织提供建议与技术支持,新冠毒疫爆发以来,带领哥大60名研究人员与中山大学合作。曾获杰出外国科学家勋章、建国70年奖章和最高领导人多次接见嘉奖,不太可能出于政治目的而指控他多年倾力帮助的同事和国家。

 

2020年3月,利普金与美、英、澳三国共五位研究者在顶级科学期刊《自然健康》联合发表新冠病毒溯源论文,用分子生物学功能时序分析技术评估跳转前演化、跳转后演化、人工增益转移三种可能,得出人工技术概率最低的初步结论。论文最后指出,由于缺失的数据源太多,任何新数据、新线索都可能颠覆此结论。

 

增益转移实验经常在P2实验室内发生,但增益转移难以获得新冠毒那样高的感染率。一个关键技术细节让利普金改口:低安全防护的P2实验室内进行的核酸重组实验,万一高感染率变异样品逃逸了呢?

 

科学家一直在探查每次神秘冠状病毒的起源和演化,探索预防和应对措施。之前溯源由于各方面一路绿灯而屡有成效,这次也不应例外。鉴于新冠病毒的高感染率和大爆发,各国政府和科学界更应该精诚合作,一起全力尽速查找。

 

科学家找到正确答案,需要公开分享研究资料和样品,如果是事故泄露,需要全球统一加强实验室管理规章制度,亡羊补牢。美国总统控疫顾问福奇博士等科学家呼吁公开,同时建议语气不要过于指控。媒体报道时应当保持中立客观,避免误导公众和进一步情绪化。政府间应当以外交途径创造建设性氛围,通过沟通交流合理消除戒备、恐惧,就事论事商谈溯源合作,解除封锁、对立,让科学家放手查清,帮助各国恢复正常经济社会生活。

 

References:

Zimmer, Carl. A Man from Whom Viruses Can’t Hide. The New York Times. November 22, 2010 [March 24, 2020].

Kim, Elizabeth. NYC Team Led By Scientist Who Advised On “Contagion” Is Racing To Unlock The Coronavirus. Here’s What They Told Us. Gothamist (New York Public Radio). February 3, 2020.

Andersen, Kristian G.; Rambaut, Andrew; Lipkin, W. Ian (March 17, 2020). “The proximal origin of SARS-CoV-2”. Nature Medicine. Springer Nature Limited. 26 (4): 450–452.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1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