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部分共和党参议员和众议员要在1月6日国会接受新任总统的会议上对选举结果提出挑战。这个本来是走过场,盖橡皮图章的场合,在特朗普的威胁和煽动下制造成一个宪法危机。身为律师的保守派政论家大卫·弗兰奇(David French)实在看不过去了,从法律的观点解释为什么这个挑战毫无宪法根据。


正文共:4466字

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原文:David French

翻译:史生



编者的话:大卫·弗兰奇(David French)是美国律师、政治评论员和作家,《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研究所的研究员,2015年至2019年担任《国家评论》的撰稿人,目前担任《调度》(Dispatch)网刊的高级编辑。弗兰奇出生于阿拉巴马州,1994年以优异成绩从哈佛法学院毕业,获得法学博士学位。弗兰奇夫妇都是虔诚的福音派信徒。本文原文发表于2021年1月1日的《调度》,经作者授权翻译。


保守派政论家发声:揭穿推翻选举“最后一搏”的荒唐和危险性

大卫·弗兰奇。(图片来自Wiki)


过新年了,我真的不想写选举的事。我真的不想写。但是,好吧,就让我用电影《教父》里迈克尔·柯里昂的话来表达我的感受:“就在我以为自己出局的时候……他们又把我拉了回来。”


读者们请原谅,眼见对选举不断的挑战,我必须做出回应。


在这令人沮丧的一年里,最令人沮丧的就是观看保守派律师和保守派政客在选举后极其损人利己的恶斗,他们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们被特朗普吓倒,急切地想要得到特朗普基本盘的认可,所以就哗众取宠,利用他们的平台,用欺骗的方式煽动公众对选举诚信的怀疑,然后把他们自己打造出来的危机作为理由,从事一场毫无意义的斗争。


保守派政论家发声:揭穿推翻选举“最后一搏”的荒唐和危险性

参议员乔希·霍利。(图片来自作者博文)


我可以指出来许多公众人物,但让我们暂且把注意力集中在两个人的身上——参议员乔希·霍利(Josh Hawley)和脱口秀主持人马克·莱文(Mark Levin)。昨天霍利宣称,他将在1月6日的国会选举人票统计期间提出反对意见。他指出,民主党人此前曾对乔治·布什和唐纳德·特朗普的选举提出过轻率的反对意见。霍利说:


我如果不指出一些州,特别是宾夕法尼亚州,没有遵守自己的州选举法,我1月6日就不能投票认证选举团的结果。我如果不指出,包括脸书和推特在内的大型企业为支持乔·拜登而干预这次选举的空前努力,我就不能投票认证。至少,国会应该调查选民舞弊的指控,并采取措施确保我们选举的诚信。但国会至今没有采取行动。


与此同时,马克·莱文在“The Blaze”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也广为流传。莱文提出了与霍利相同的论点——各州没有遵守自己的选举法。他还无限制地夸大其词。他的论点具有某种欺骗性的简单明了。既然宪法第二条中所谓的选举人条款宣称:选举人是各州“立法机关”可以用“直接”的方式任命的,那么只有立法机关才能对选举程序做出修改。


如果州法院下令改变,那就违反了宪法第二条。如果州选举官员下令改变,那就违反了宪法第二条。例如,既然州法院和州选举官员下令改变威斯康星州的选举程序,那么威斯康星州的选举就是违宪的。莱文这样陈述:


在威斯康星州,选举委员会和包括密尔沃基和麦迪逊在内的该州最大城市的地方民主党官员改变了该州的选举法。其中,他们在战略地点放置了数百个无人投递箱,直接违反了州法律。不足为奇的是,这些地点的设置有意为民主党选民提供最方便的服务。此外,他们还告诉潜在的选民如何避免像签名验证和照片身份要求这样的安全检查 。这些官僚和地方官员绕过共和党立法机构,改变了州选举程序。


听起来很有说服力,对吧?谁是这些官僚和州法官,又是谁告诉他们,他们可以与州立法机构对着干?


不过,事实证明,这个问题已经经过了诉讼的程序。特朗普任命的法官已经拒绝了这个论点,而且是以保守派应该理解的方式——用宪法条款的文本和原始的公共含义来证明霍利/莱文的论点完全是无稽之谈。


大选结束后,特朗普在联邦法院起诉威斯康星州选举委员会,所依据的正是霍利和莱文两人提出的法律理论。12月12日,特朗普最近任命的布雷特·路德维希(Brett Ludwig)驳回了这一诉讼,他的裁决和命令是解读选举人条款的大师级教程。


为了让读者了解特朗普是如何试图在法律上越俎代庖的,请看路德维希意见书导言中的两句话:


这是一个非同寻常的案件。

原告的请求更是非同寻常。


他的定位并不是为了恭维。正如路德维希所解释的那样,特朗普竞选活动混淆了任命选举人的“风格”和任命的“方法”——这里就是指选举的行政管理。路德维格解释说:


在“选举人条款”中,“风格”一词是指挑选总统选举人的“形式”或挑选的“方式”。它“仅仅要求各州立法机关确定挑选总统选举人的途径”。换句话说,它只是指“任命选举人的模式——符合该词的明确含义”。


威斯康星州立法机构本可以选择直接任命选举人,按国会选区任命,或委托州长任命。可是目前,威斯康星州选择了进行全州范围的民众投票。


威斯康星州立法机关为任命总统选举人所确定的办法、形式、方法或模式是“在大选中进行总投票”。毫无疑问,这正是包括所有被告在内的威斯康星州选举官员在最近一次选举中任命威斯康星州总统选举人的方式。(内部引文省略)。


但是,如何看待莱文在上面控诉的所谓偏离州选举法的行为呢?它们“不是对威斯康星州任命总统选举人的‘风格’的挑战,而是在挑战选举行政管理本身”。


但仅仅是大选的行政管理问题,并不意味着在“大选”中没有进行过“总投票”。原告将这些潜在的不符合规定的可能行为与违反宪法的行为混为一谈,违背了“选举人条款”的明确含义。如果原告对“风格”的解读是正确的,那么任何在总统选举中失望的失败者,如果有能力雇佣一个聪明的律师团队,就可以把他们声称的当局政府对选举规则的偏离标出来,质疑选举结果。如此做法可能把每一次总统选举演变成一场有关“选举人条款”的联邦法院诉讼。(内部引文省略)。


路德维格法官完全正确。事实上,如果霍利参议员的态度前后一致,他应该反对将德克萨斯州的38张选举人票计入特朗普的票数。为什么说他应该反对?因为德克萨斯州州长格雷格·阿博特(Greg Abbott)援引了紧急权力,修改了有关邮寄选票的法定限制。因此德州11月大选的管理并不完全符合法规。所以应当抛弃德州的选票,对吧?


错了。特朗普就路德维希法官的裁决向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提出上诉,第七巡回上诉法院维持了法官的裁决。特朗普任命的法官迈克尔·斯卡德(Michael Scudder)撰写了上诉法院法官们的一致意见。上诉法院认为,特朗普竞选团队起诉太晚,即使起诉及时,也没有法律依据。


首先,质疑选举程序的时间是在选举前,而不是选举后。事实上,这是一个有关基本选举的先例的问题。斯卡德法官写道:“在法院考虑做出选举结果无效的判决之前,必须考虑原告是否在选举前及时提出了请求”。


斯卡德接着说道:


总统在选举前有充分的机会对他目前提出的申诉所依据的威斯康星州法律提出质疑。由于他放弃了这个机会,现在他不能在选举结果被确认为最终结果后再提出这些挑战。尤其是考虑到选举委员会早在选举前就宣布了他现在所质疑的指导意见。事实上,指证方所提到的指导意见在四年前,即2016年选举之前就有了。委员会在2020年3月发布了关于无限期限制选民的指导意见,并在8月批准使用投票箱。


关于“选举人条款”的论点,法院表示,即使在“广义解释”选举人条款的情况下,特朗普也会失败。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选举程序中用于任命选举人的步骤,仍然是“与立法机构的模式基本一致”的。还有,除此之外,关于是否符合州法的争议应该在州法院解决。


我们不是威斯康星州法律的最终权威。这一责任应由州最高法院承担。换句话说,总统指称委员会在行使其权力时出现错误,这属于州法的主要事项。因此,这些(所谓的)错误属于州法院,总统有机会在那里提出他的指控。事实上,威斯康星州最高法院驳回了他关于无限期限制选民的指导意见的说词……,并拒绝审理他的其他指证,理由是他自己的疏忽。(内部引文省略。)


如果第七巡回上诉法院不是威斯康星州法律的最终权威,那密苏里州的第二参议员霍利也不是。但他十分清楚这一点(他毕业于耶鲁法学院)。马克·莱文也知道。必须强调的是,这两个人都是聪明能干的律师。虽然他们可能过于盲从,以至于相信自己的胡言乱语,但我对此表示怀疑。如果他们真的相信自己的胡言乱语,他们的判断失误就是不可原谅的。


昨晚内布拉斯加参议员本·萨斯(Ben Sasse)发表了一篇长篇声明,反对霍利的尝试。其中有两段值得强调。第一,国会议员们私下承认,挑战选举结果并无实际依据。


当我们私下交谈时,我没有听到任何一位国会共和党人指责选举结果有欺诈行为——一个也没有。相反地,我听他们谈到,他们担忧的是,在特朗普总统最狂热的支持者眼中他们会有怎样的“表现”。


第二,抗争的动机既透明又危险。


让我们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有一群野心勃勃的政治家,他们认为有一个快速的方法来利用总统的民粹主义基本盘,而不会带来任何实质上的长期的损害。但是他们错了——这个问题比任何人的个人野心都要大。成年人不会将一把上膛的枪指向合法自治的心脏。


是的,我知道在2005年,芭芭拉·博克瑟(Barbara Boxer)参议员与众议院的一位民主党同事一起反对计算乔治·布什的选举团选票。那是一个荒谬的时刻,它根本就没有成功的机会,而且这一努力是在民主党候选人约翰·克里(John Kerry)明确无误地承认失败几周后发生的。


我还知道,2017年有7名众议院民主党人反对计算特朗普的选举人票。我也知道,没有一个民主党参议员加入这个提案,当时的副总统乔·拜登果断地把众议院民主党的反对意见压了下去。(注:2016年的大选结果远比2020的要接近,摇摆州的八万张票决定了选举。希拉里·克林顿在选举当晚就认输了。)


这是视频:


四年前拜登阻止民主党议员反对选举结果获得共和党议员欢呼


那是另一个荒唐时刻。然而现在,荒唐扩散了。在美国总统的怂恿下,很可能会有数十名众议院共和党人(注:据估计有140位)和至少一名共和党参议员加入(注:1月2日已经增加到12位)。这种无稽之谈竟然可能(或应该)推翻选举的论调,正像野火一样在特朗普的基本盘中蔓延。


特朗普将于1月6日召集他的支持者前往华盛顿特区,虽然我希望并祈祷特朗普的多个集会保持和平,但我知道即使和平,参议员霍利和马克·莱文等人也造成了严重的危害。他们利用自己的平台推动无谓的争论,煽动公众的愤怒,诋毁合法的选举。这样的行为不可原谅。


原文链接:

https://frenchpress.thedispatch.com/p/debunking-the-frivolous-and-dangerous-8a0?token=eyJ1c2VyX2lkIjoxNTE2NjU4NSwicG9zdF9pZCI6MzA0OTAwMzAsIl8iOiJxR2dYNCIsImlhdCI6MTYwOTYyNzYxNSwiZXhwIjoxNjA5NjMxMjE1LCJpc3MiOiJwdWItMjE3NjUiLCJzdWIiOiJwb3N0LXJlYWN0aW9uIn0.ZvImMNbWxFNir_JroPgabIJ_hF88KkHnU_HtiDXmNkA&fbclid=IwAR0H3YQOs0Ogqp_VG5rnPcHFfPfv5FL4N2l-OJcllPtyTUVaXQajjnxAKKQ



保守派政论家发声:揭穿推翻选举“最后一搏”的荒唐和危险性

图解美国

追踪美国热点时事新闻。

图文解说,美华快报让您握紧时代脉搏。



推荐阅读

挥之不去的2020与美国的基督教国家主义 | 临风

2020年,一个骗子王朝的崩塌

“三教”合流大王旗——特朗普主义的历史定位 | 遐思客

川普败选了,乔治亚的下一场大戏决定拜登未来几年执政


图解美国

客观、理性、包容

保守派政论家发声:揭穿推翻选举“最后一搏”的荒唐和危险性

微信公众号:TuJieUSA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推特:https://twitter.com/HuaMedia1

电报频道:https://t.m/ChineseAmericans


保守派政论家发声:揭穿推翻选举“最后一搏”的荒唐和危险性
点击“阅读原文”发现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点在看=鼓励一下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1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