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亚裔美国社区在美国各地不断发展已是事实,美国人口普查局2013年数据显示,亚裔美国人是美国增长最快的种族/族裔群体。那么,作为少数族裔的亚裔选民们,会让立法者和候选人调整其竞选策略,覆盖那些亚裔选民中所占比例不断增长的社区吗?


事实上,在今年大选过程中,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从地方官员到参众议员,再到总统候选人,都有开展针对亚裔选民的动员举措,但是,这些活动并非大规模的,更取决于竞选团队和候选人的个人认知。今年选举,你被动员了吗?【本文首发于《正义补丁》公众号】


亚裔人口2050年有望达到美国9%


到底如今全美亚裔移民基数有多少?随着十年一次的新一轮人口普查正在进行,我们很快将有最新答案。若按照美国2010年公布的人口普查数据来看,亚洲已经超过拉丁美洲成为美国的主要移民来源,约36%的新移民是亚洲人,31%是拉丁裔。因此按照该数据预计,到2050年,亚裔人口将约占美国总人口数的9%。


在这亚裔人口里面,主要来源排前的国家包括:中国、印度和菲律宾。皮尤研究中心2017年数据显示,截止至2015年,亚裔美国人中有24%(490万)来自中国,是最大的单一族裔群体。接下来两个最大族裔是印度裔,占亚洲人口总数的20%(400万)和菲律宾(19%,即390万)。其余轻松破百万的祖籍国也包括越南、韩国、日本。


美国亚裔中各族群人口比例。( 来源:Pew Research Center)


按照AAPI数据创始人、加州大学河滨分校政治学家Karthick Ramakrishnan教授的预测,下一次人口普查可能会显示印度裔美国人数量超过华裔美国人。他认为:“这对于亚裔美国人社区而言,将是一个重要的时刻。”


同时,另一个不可回避的事实是,亚裔选民具有多样性,涵盖来自45个祖籍国,多达一百多种语言。在美国,三分之二的亚洲人(4/5的成年人)是第一代移民。


这也是为什么了解亚裔美国人的政治偏好是棘手的,目前只占美国总人口7%不到,这意味着民意调查人员有时没有办法对亚裔进行足够的抽样来得出可靠的结论,而且民调可能会将“亚裔”(Asian Americans)当成一个整体进行。


虽然亚裔这样一个集体身份概念仍然难以捉摸,但Karthick Ramakrishnan教授指出,是政治以及经济正义运动让亚裔成为一个日益增长的统一体。


例如,大多数亚裔对什么议题更为关心?在增加公共项目支出、对富人增加税收、全民医保,更严格的枪支管制和环境保护等议题上,他们支持更大型的政府。


我们不妨以民主党党内总统候选人桑德斯为例,来看看为什么桑德斯在加州“受欢迎”。


ABC News旗下的政治频道(FiveThirtyEight)综合了今年2月在加州进行的四次民意调查,其中包含有关亚裔美国人投票倾向的信息,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在其中拥有较大优势,在四项调查中有三项获得了最多支持。其次是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和前纽约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他们的整体表现也不错。


未来30年亚裔将达到美国人口9%,投票力量日益崛起

(来源:FiveThirtyEight)


桑德斯提出的口号包括:将最低工资提高到每小时15美元,加强工会,投资可负担的住房,并为所有人提供医疗保健。这均被认为有利于从经济上吸引具有不安全感的亚裔美国人。桑德斯对“工人阶级”问题尤为关注。


另外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民调排名居前两位的参议员:桑德斯和伊丽莎白·沃伦的总统竞选活动均是由亚裔美国人管理的。


南加州和德州政治动员:

16种语言、基于人际网络拓宽


尽管人口比例占比少、祖籍来源国众多等客观因素存在,但这并不意味着亚裔选民是难以“调动”的人群。


用中文里的一句老话说就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事实上,南加州的越南籍选民和德州的亚裔选民动员,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做法都可以加以参考。


2018年中期大选时,民主党着重发力加州橙郡(Orange County),希望拿下国会席位。这是因为,2000年至2010年之间,橙郡的亚裔美国人人口增长了41%。白人在人口比例中占多数的地位正在逐渐减弱,该郡变得年轻并左倾。


未来30年亚裔将达到美国人口9%,投票力量日益崛起

2020年橙郡人口比例饼图。(来源:www.ochealthiertogether.org)


这也是该党首次系统地针对亚裔美国选民的中期选举,其中包括选民登记运动和多种亚洲语言的广告。例如,会说中文的工作人员在社交媒体应用程序WeChat和Line上与选民取得联系。讲韩语的人则在韩侨民中流行的聊天软件KakaoTalk。各类选举材料被翻译成中文,韩文,越南文和菲律宾文等。


最后,民主党候选人吉尔·西斯内罗斯(Gil Cisneros)成功从共和党人手中夺下了加州第39区国会议员席位。


另一个案例是德州。


库尔卡尼(Kulkarni)是国会第22选区的民主党候选人。尽管今年开票结果已出:共和党候选人Troy Nehls赢得了该席位,但库尔卡尼落后仅7%(51.6%:44.6%)。最初,库尔卡尼并不被看好,因为除了德州是传统共和党“红区”之外,他还被告知“亚洲社区居民毫无意义,‘因为他们没有投票权’。”


获得如此成绩,这离不开其竞选团队的努力。首先,库尔卡尼本身大学读的是语言专业,作为印度裔,他还知晓中文、希伯来语、印地语、俄语和西班牙语,他可以用十多种语言打招呼。尽管如此,竞选工作人员还是招募了精通16种语言的志愿者,并试图利用现有的关系慢慢扩大他们的基础。现有关系圈就包括:家人、文化组织、教会、寺庙等。从其官网也可以看出,至少5种语言,除了英语、西班牙语之外,还有中文、越南语和韩语。


根据库尔卡尼竞选期间收集的数据显示,他们曾联系的亚裔美国人中有72%从未与大党接触。


未来30年亚裔将达到美国人口9%,投票力量日益崛起

(来源:库尔卡尼官网,右上角为语言的选择)


或许正如《纽约客》在一篇报道中指出,两个主要政党都未能与亚裔美国人群体建立牢固的关系,因为他们似乎在社交和语言上往往过于分裂,无法有效地瞄准目标。


但《纽约客》也认为:未来,德州成为蓝州的可能性取决于像这样的大片的郊区,因为其居民中有四分之一是移民。


“亚裔美国人的成长确实是在郊区。”在《纽约客》报道中,UCLA政治科学家Natalie Masuoka指出,亚裔正搬到亚利桑那州、内华达州和北卡罗来纳州,这也是人口增长最快的地区。自2010年以来,佛罗里达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的亚裔美国人数量增长了80%以上。而且,南亚裔是德州人口增长最快的族裔之一,这恰好是库尔卡尼所在的地区。


人口基数的增大随之带来的是符合投票资格的亚裔选民们。据Masuoka估计,符合投票资格的亚裔选民人数在2012年至2018年期间增长率高达40%。


桑德斯加州动员:

转化投票率低的亚裔选区


除了国会议员、地方政府官员之外,我们再来看看总统候选人级别的政治动员,以2020年大选民主党候选人桑德斯为例。


今年6月,UCLA拉美政策与政治研究团队(LPPI)发布了2020年“超级星期二”研究报告,研究拉丁裔和亚裔美国人选民的参与情况跟候选人获得的支持率的相关性。


根据UCLA报告显示,亚裔对候选人的偏好在高密度和低密度区域之间略有不同。无论是在亚裔美国人聚集还是稀疏的六个主要县选区中,桑德斯均获得了最多比例的投票,而且在高密度区域中,对桑德斯和拜登的平均支持之间的差异大于在低密度区域中所发现的差异。


未来30年亚裔将达到美国人口9%,投票力量日益崛起

桑德斯:圣地亚哥49%,奥兰治45%,旧金山40%,洛杉矶34%,圣马特奥36%、默塞德31%


那么,桑德斯是如何撬动亚裔选民支持的呢?


桑德斯竞选活动加州政治总监简·金(Jane Kim)在2月份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提到:“我们知道这是一个容易获得的社区,努力吸引亚洲选民的参与,包括以六种不同的亚洲语言印刷竞选材料,并组织精通这些语言的志愿者来布署移民社区。”


此外,桑德斯在加州获得的一个推动力和工作重点是选民投票率低的地区,金的原话是:我们着重针对那些几乎没有见过“敲门者”的社区,意味着过去这是被政客们忽略的地区。从一开始,扩大选民基本盘而不是仅针对最可靠的选民成为了桑德斯战略的基石。


UCLA的报告还透露,桑德斯获得拉丁美洲裔选民大力支持,部分原因正是撬动了社区内部的组织关系。桑德斯的支持者向附近的朋友,家人,乃至教会传播。该报告结论指出,政党通过投资登记选民和扩大对少数群体的影响来扩大其选民基础,而不是试图说服另一边的人,这更有意义,也更具成本效益。


事实上,亚裔选民处于“中间”、“无明显党派倾向”的人群并不少。


以加州选民为例,皮尤研究中心去年8月一项对加州选民政治倾向的研究显示,即使是在加州这个亚裔占州总人口16%,是除夏威夷州以外全美所有州中亚裔最大百分比的传统意义上的“蓝州”,亚裔选民中有36%是独立人士,民主党人比例则是43%。这一数据与AAPI Data在全国范围内做的民调类似。


未来30年亚裔将达到美国人口9%,投票力量日益崛起

AAPI Data今年9月发布的调查显示,约有31%的亚裔选民认为自己是独立人士,而华裔中这一比例最高,达到41%。


2020大选,更多亚裔被动员起来


未来30年亚裔将达到美国人口9%,投票力量日益崛起

2020年10月24日,纽约法拉盛的一个投票点,选民正在排队等待提前投票。


Vox11月初发表的一篇报道中提到,在今年拜登 vs 川普的竞选过程中,亚太裔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动员。


民主党方面,初选时,各主要民主党候选人都会有一名亚太裔动员主管并有意识地与各地区的亚太裔社团与领导人对接。


媒体策略方面,拜登团队也至少在16州,投入了吸引亚太裔人群的广告,并将其竞选材料翻译成20种不同的语言。


未来30年亚裔将达到美国人口9%,投票力量日益崛起

拜登团队制作的多语种竞选广告截图。


此外,拜登团队还特别在韩裔、印度裔、越南裔和华裔等人群常使用的媒体上,发布了对应语种的竞选动员文章,以动员和吸引这些族群的选民。


未来30年亚裔将达到美国人口9%,投票力量日益崛起

拜登在世界日报发布的文章:《为我们更繁荣的未来》
(来源:https://www.worldjournal.com/wj/story/121468/4955258)


而共和党方面,川普的团队同样启动了自己的亚太裔选民宣传活动,尽管它的范围似乎要窄得多。根据《Daily Caller》9月的报道,川普的竞选团队已经举行了1000多场针对亚太裔选民的虚拟和面对面的聚会,活动用7种语言进行。


两党在竞争过程中对亚太裔的动员也取得了明显的效果。根据AAPI Data今年9月发布的调查显示,有近一半的亚裔在过去一年中被两大政党联系过,民主党有50%,而共和党达到45%。而在四年前,这一比例仅有30%。这意味着过去四年中,两大政党均更加重视动员亚裔人群,但数据同样也显示,亚裔群体中还有很多人他们尚未接触到,未来也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未来30年亚裔将达到美国人口9%,投票力量日益崛起



参考资料

1. Are Asian Americans the Last Undecided Voters?
https://www.newyorker.com/magazine/2020/11/02/are-asian-americans-the-last-undecided-voters
 
2. Who Are Asian Americans Supporting In California?
https://fivethirtyeight.com/features/sanders-might-have-an-edge-with-asian-americans-in-california/ 

3. Super Tusday Report,UCLA LPPI
https://latino.ucla.edu/wp-content/uploads/2020/06/Super-Tuesday-Report-res2-1.pdf

4. Social Exclusion and Political Identity: The Case of Asian American Partisanship
https://www.journals.uchicago.edu/doi/pdf/10.1086/687570 

5. Bernie Sanders Most Popular Candidate Among Asian-Americans
https://news.gallup.com/opinion/polling-matters/187577/bernie-sanders-popular-candidate-among-asian-americans.aspx

6. Key facts about Asian Americans
https://www.pewresearch.org/fact-tank/2017/09/08/key-facts-about-asian-americans/

7. Polls find Asian Americans support Sanders in California and Texas 
https://asamnews.com/2020/03/01/bernie-sanders-leads-among-asian-americans-polled-in-texas-and-california/

8. Asian Americans are seeing unprecedented outreach — but campaigns could still do better
https://www.vox.com/2020/11/3/21540472/asian-american-campaigns-outreach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1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