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崔林河

11月21日有一篇题为《亲特朗普议员起诉宾州官员,要求法官宣布宾州选举违宪》的文章。本文对这篇文章做出点评,并追踪此案进展。

 

原文标题为”Pro-Trump Congressman Sues State Officials, Asks Judge to Declare Pennsylvania Election Unconstitutional“(作者:AARON KELLER; 英翻中意译:馀葛瑞),主要内容如下:

 

自称是亲特朗普的共和党人的众议员迈克·凯利(Mike Kelly)周六(11/14/20)与其他一些原告一起对宾夕法尼亚州提出诉讼;告州议会,州长汤姆·沃尔夫(民主党)和州联邦秘书凯西·布克瓦尔(Kathy Boockvar)。

 

该诉讼声称,被告违反了联邦的宪法,并与州宪法冲突,因此宾州的2020年总统选举所进行的普遍邮寄投票,违反了州宪法。

 

原告断言他们是宾夕法尼亚州选举中的“合格选民”,也就是说,他们可以合法地投票。 他们声称,立法机关通过其所谓的第77号法案颁布的2020年选举计划,“从根本上改变了宾夕法尼亚州的投票系统。没有任何宪法授权下引用的宪法条款,宪法第七节§14允许的可以使用缺席选票(指邮寄投票)的情况,均与第77号法案的规定不符。

 

77号法案是宾州两党协商,沃尔夫州长于2019年签署的法案,旨在方便选民投票, 其中很重要的一项改进是”无借口邮寄投票“。由于第77号法案是一项法规,而不是宪法修正案,凯利等原告认为立法机关破坏了通过该法案的程序,要求法官废除77号法案。一般来说,立法行为被认为是符合宪法的,但原告声称立法机关后来试图修改州宪法以符合第77号法案,这证明立法机关知道它在程序上搞砸了。

 

诉讼还要求法官宣布选票认证无效,应该颁发一条禁令挽回执行77号法案造成的损害——阻止任何被告核证选举结果, “迫使被告只核证 “合法选票,或 “指示宾夕法尼亚州议会选择宾州的选举人”。

  

以下是崔林河对上文的点评:

 

关于宾州邮寄选票案,上文说得不够准确。最大的问题是作者断言法案77是违宪的,只有州最高法院才能判断是否违宪。他所引用的理由不是事实,更不是法院判决,是共和党起诉书中的指控。相关基本事实是:

 

1)2019年,共和党主导的宾州参议院和众议院以压倒多数通过法案77,容许不需要原因的邮寄投票。

 

2.)该法案通过之后,在今年大选之前已经有一次选举利用了这个法案,无人质疑。

 

3)法案如果以独立法案通过,只要最高法院没有判决违宪,就可以被视为符合宪法的。但是,如果法案是修宪的一部分,在修宪全部过程完成之前,法案就不是符合宪法的。这个法案是作为独立法案通过的,但共和党的指控是,在通过之后议院曾经两次企图把它作为宪法修正案,因此不是独立法案。这篇文章把共和党指控说成事实,这是不对的。

 

4)宪法还有更重要的规定,而且非常明确:任何合法选民的选举权都不能被剥夺。这是非常明确的,是有关选举权最根本的规定。无论对宾州第77号法案有什么争论,都不能取消260万人的选举权。即使最后最高法院判决该法案违宪,也只是对未来有效,不可能依次取消260人选举权。

 

综上所述:如果这个法案不是修宪的一部分,它根本就不违宪。所以共和党强调它是修宪的一部分,也就是非独立法案,根据是曾经试图变成宪法的一部分。这个理由不成立,是否是独立法案应该是在立法时决定的,后来就算试图加进宪法,也不能使原来不违宪变成违宪了。还有,这个法案在之前已经应用过,说明它不违宪。宪法关于选举的核心是合法选民的选举权,这是不能被剥夺的。因为投票已经结束,唯一保护选举权的做法就是承认这些选票的合法性。宾州宪法对邮寄投票的规定也比较模糊,比如一个原因是无法physically去投票,由于担心感染,就符合这条规定。

 

***********

此案追踪报道:

美洲华联社洛杉矶11月27日报道: 美国费城联邦上诉法院驳回了总统特朗普团队挑战宾夕法尼亚州选举结果的最新努力,这也是总统特朗普的法律团队再次在法庭上败诉。特朗普的律师誓言将向最高法院上诉。

 

星期五,11月26日联邦上诉法院再次对特朗普竞选活动作出了打击,特朗普任命的法官以严厉的意见写道,竞选活动的诉讼证据不足,宾夕法尼亚州的指控“毫无根据”。

 

法院还拒绝了特朗普团队的要求撤销宾夕法尼亚州选票证明的动议,称其在没有涉嫌欺诈的情况下,是“前所未有”的怂人听闻之举。

 

11月28日,宾州最高法院驳回了凯利和其他共和党人的诉讼。

 

特朗普仍未放弃他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努力,他在11月27日发推文称,他们将继续对法院的裁定提起上诉, 这些裁定没有根据。”我们的竞选活动在宾州一案中所面临的挑战性投票要比81,000票的利润大得多, 甚至还没有结束。”

 

特朗普在没有提供证据的情况下发推文:  “欺诈和非法行为是案件的重要部分。 文件正在完成。 我们将上诉!”

 

尽管12月1日司法部长巴尔已经表示,美国2020大选没发现大规模舞弊,凯利为代表宾州共和党议员依然要求最高法院宣布拜登赢得特朗普的选票无效。根据最新报道,大法官阿利托在12月3日书写的命令似乎表明,最高法院无意在有效期前对凯利的上诉做出裁决。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1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