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金一呜 ( Charles Jin) 

日前和一位主内弟兄再一次聊起了大选。我们曾在同一间教会侍奉。对很多事情的看法相同。但在这次总统大选中的选择却非常不同。众所周知,有70%多 的白人福音派基督教徒是支持且积极推动投票给川普的。很多基督教徒虽然无法认可川普的为人和道德品行,但觉得自己作为基督徒,因无法认可民主党在堕胎和同性恋上的政治倾向,不得不投票给川普。

 

真是是这样的吗?大凡对美国历史稍有了解的都知美国宪法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则就是政教分离。

 

无论是从圣经角度上,还是从宪法的原则来看,世俗政治争斗并不是神的事工 。主耶稣基督离开时,给门徒们留下的唯一一个大使命, 就是要把福音传播全球。把基督教拉入政党的争斗之中,其实是对神的事工的伤害。回观历史,大家也许都觉得奇怪,美国的国父们,绝大多数都是虔诚的信徒,为什么他们会刻意地把政教分离的原则写入了宪法?这其实这其中有着深刻的圣经原则和政治智慧。

 

当政治侵入宗教时,也往往是神的事工受损时。大家可以看一下南北战争期间的美国。当时南方绝大多数的牧师和教会都认为北方废除奴隶制度是违反圣经的教导的。很多牧师甚至鼓励南方基督徒为捍卫奴隶制度而拿起武器走上战场。有很多南方信徒在战场上牺牲了生命,还以为自己是在为神献身。异族婚姻合法化的时候, 也遭到了众多保守派教会的反对,认为异族通婚是违反圣经教导的。感兴趣的话,可以上网查询一下。这些观点引用了很多圣经中的话,有的看似有道理,但却违背了圣经中一个最基本的道理,那就是世人皆有罪,都亏欠了神的荣耀。

 

在上帝面前, 人人都是平等的。上帝的救恩不限于任何一个种族,也没有一个先来后到的优先。每一个生命在上帝面前都是宝贵的,都值得上帝的救恩。只要我们认罪,就能得救。我们每天所犯的罪,在上帝的眼里。并不比堕胎的罪更轻一点。当初亚当夏娃的原罪,如果在世人的眼里,也许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但在公义圣洁的神的眼里,亚当夏娃的原罪,就是一个死罪。神的国是永远的。神的道能在异族,异教的统治之下成长发展。神的教会和福音能在埃及王国,罗马帝国的统治下兴起发展。神的事工不需要借助任何政治力量。 和哪个政党执政没有直接的关系。主耶稣基督没有选择出生在一个显赫的王室贵族家中,而是降生在一个木匠的家中。其实很多教会和牧师,都不鼓励在教会中,讨论政党政治。我觉得是非常有智慧和符合圣经教导的。当政治侵入了教会,最终结果就是分裂教会,使人跌倒,使神的事工受损。

 

那么为什么今天的美国白人福音派会成为了保守派政治力量的基本票仓呢?这其实和福音派和基督教的本身并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而和南方的白人至上主义,及种族隔离主义有着源远流长的关系。

 

美国白人福音派成为一个政党的基本票仓是一个政治力量成功地利用了宗教典型事例。请允许我从两个方面来分析这个问题。一个是最近的一个民调数据,另外一个是美国现代保守运动起源。

以上是最美国最具权威的皮尤民调机构 ( PEW Center) 今年九月3日发布的民调结果。大家可以从这张数据看到什么?

 

白人福音派支持川普的比率高达78%,而白人清教徒,天主教徒,支持川普的比率却分别只为 53% 和52%,而其他有色族裔基督徒支持川普的比率竟然接近了个位数。白人福音派支持川普比率远远高于任何其他支派的基督教徒,包括少数族裔的福音派信徒。基督教都信同一个真神,而在支持川音立场上,相去甚远。所以白人福音派支持川普,宗教应该不是一个决定因素,而更有可能是隐蔵在人们内心深处的种族偏见和白人种族的优越感。这是一个值我们去深思的问题。

 

下面再来说一下美国现代保守主义运动的起源。说起这段历史,就不能不提到一个在美国现代保守派运动中如雷贯耳的名字——Paul Weyrich  ( 华雷克)。此人和川普一样是一位德裔美国人。他可以说是美国现代保守主义的重要创始人。不少人在保守媒体的有意无意误导之下。以为美国现代保守运动起源于1973年美国最高法院对堕胎问题的裁决。其实不然,最早的美国现代保守主义运动起源于南方保守势力为反抗有色族裔的民权运动而发起的政治运动。

 

话说1954 年,美国最高法院,本着宪法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在著名的” Brown v. Board of Education” ( 布朗对教育局)的诉讼案中,裁定在公校里施行种族隔离是违宪的。好多南方保守派,主要为白人基督教信徒,眼看着南方数百年的种族隔离制度,在此后一系列的法庭裁决中土崩瓦解,他们的心理変得非常恐惧。这种恐惧感就逐渐地被以华雷克为代表的政治力量所利用。华雷克不愧为一个非常有耐心的政治人物,在以后的数十年中,锲而不舍,利用各种不同的政治机遇,成功地捆绑了美国的白人福音派教会,让其成为美国保守势力的牢固票仓。这其中的故事起伏跌宕,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参考几个文献。(注1, 注2) 

 

但其中一个最有历史意义的事件就是一项法庭裁决,这项裁决支持了国税局因Bob Jones University的种族歧视政策,而撤销其免税教育机构的注册决定。这对许多白人保守主义者来说,就是踩了红线的裁决。原本白人保守主义者认为他们能守住对有色人种的一条红线。这条红线就是所谓的“平等,但隔离的红线”(separate but equal)。本来他们认为,公校不能施行种族隔离政策,那我们自己办的私校,不收有色族裔应该没问题吧?法庭的这项裁决让南方保守主义者,真正地感到末日的来临,社会不满情绪和不安全感不断增长。而华雷克清楚地认识到继续拥护种族隔离政策,已经和渐去渐远的美国整体社会不相容了。保守主义需要一个全新的,冠冕堂皇的政治理论来号召团结希望维持种族隔离的保守选民。时间一晃到了1973 年,当高等法院对堕胎问题裁决后,华雷克敏锐地意识到,高院的裁决为保守主义运动提供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政治良机。“反堕胎”,为他的保守主义运动提供了一个响亮的道德制高点。在此以前,美国教会对堕胎的立场,秉承了圣经中爱的教导,充满了关爱和温和。教会为许多妇女提供避难所和各种其他社会帮助,以此为妇女能将选择不堕胎,创造外部条件。当时教会的这种传统做法和当下保守主义者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对寻求堕胎妇女指责有余,关爱甚少的做法是有天天壤之别的。而那些对产科医生采取枪击和暴力行为的人,根本就谈不上是什么道德高尚的人了。 读过圣经的人,大概都记得约翰福音第八章中所记载的一个犯了通奸罪的妇人的故事。当那些自以为道德高尚的法利赛人,要求耶稣允许他们按摩西律法,用石头将那妇人打死时, 耶稣却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还好,这些老老少少的法利赛人,还有一个道德底线,知道自己亦是罪人,一个个都走了,没有一个敢对那妇人投第一块石头。

 

美国新保守主义,经过三十年的苦心经营,成功地为其种族偏见,白人至上的政治诉求,披上了一件华丽的宗教外衣。但对于一个愿意了解历史,愿意看到真相的人,还是可以看到其真面目的。新保守主义在宗教的名义下成功地把反有色种裔的平权运动的各种保守政治势力整合一起。

选举不是一个宗教选择。对基督徒来说,我们早己做了一个终身的选择,那就是神的国和祂的道。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按自己的理念去投票,但千万别把我们的政治投票用神的名义来绑架。常听到尚末信主的人说你们基督教竟然选出这样一个道德低下,自称为神拣选的救世主的人为总统,可见基督教和其他宗教并没什么区别。教会内部亦常因为政治理念不同而纷争不断。这样最终结果就是神的福音事工受损。所以将神的事工和世俗的政治争斗捆绑,是背离神的意愿。选举只是尽一个公民应尽的职责。选一个有能力领导美国,能够带领美国平安地走出疫情的总统和确保美国华裔能在美国这个多民族,多文化的国家中,占有公平,平等的一席之地。望大家都在深思熟虑后,为我们华裔在美国的长远发展空间,投下你神圣的一票。

 

作者。金一呜 ( Charles Jin),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现为美国执业精神科医师

 

注: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aul_Weyrich

https://www.politico.com/magazine/story/2014/05/religious-right-real-origins-107133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1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