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


1878篇文章

三位在美国执业的华裔医生联合撰文发声——我们华裔生存权受到威胁的时候,何谈发展权


正文共:5041字

预计阅读时间:13分钟

撰文:黄鹂,方明,金一鸣

 

三位华裔医生发声:反种族主义,华裔才有生存权

(特朗普在第一次总统电视辩论中)

 

特朗普总统是不是一个种族主义者,对很多支持他的政治主张的华人来说,既如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地那样明显,犹如鲠在喉那样无法咽下。因为这实在是有点为难特朗普的华裔支持者们了。若承认了特朗普总统是一名种族主义者或白人至上主义者的同情者,自己作为少数有色族裔,而去支持一位包容,鼓励种族主义的总统,就宛如是在为自己及家人挖坑掘墓了。

 

华裔作为一个少数族裔,在历史饱受种族主义之害。可以说我们华裔美国人的历史是一部和种族争斗的血泪史。虽然我们华裔和其它族裔一样,有着各种各样的其它利益和诉求。例如税收,求学和工作机会.社会治安,医疗卫生等等。但笔者以为确保今后的美国依然是一个种族平等的多元化移民国家,是关乎我们华裔能否在美国这个民族大家庭中,占有平等一席的第一核心利益。


前亊不忘,后事之师


让我们回顾一下华裔在美国的血泪史争斗史。


1882年5月6日,美国国会通过了美国史上第一个限禁外来移民的法案—排华法案(The Chinese Exclusion Act),被认为是历史上最严苛的反移民法案。


三位华裔医生发声:反种族主义,华裔才有生存权

(排华法案签字时报纸报道)


1902年,该法案以76票对1票的绝对优势被永久化。法案禁止华工进入美国,已在美国的华人也不准入籍。该法案也让已经入籍的华裔倍受屈辱,被剥夺平等工作机会以及拥有土地和经商、受教育等权利情况下,留居在美国的华人活动只能局限在华人社区,集中居住在“唐人街”,靠经营洗衣店、餐馆、杂货店等下层卑微艰苦的服务业为生。


1943年美国因为和中国携手反法西斯,要争取亚洲人民的支持,正式废除了《排华法案》。但这并没立即使华人移民人数大增,因为给予中国的移民配额每年仅为105名,大大低于其他国家。华人长期以来遭受的严重迫害和歧视是开始减少了,但远未消除。


从二战以后到五十年代开始逐步取消针对华人的一系列歧视性法案,从那时起华人才被允许跟外族通婚,在唐人街之外居住和购买土地。当然一开始也是非常大的阻力,当华人要到白种人住宅区买房居住时,有时往往会遭到周围的白种人邻居的反对。也因此发生过种族纠纷。比如杨振宁要在长岛买房因为华人身份而被拒绝,钱永健的父亲也有相同的遭遇, 1959年一个在新泽西州白人社区的地产商也因为他的肤色不肯卖房子给他,这是发生在69年前的事。

  

1965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对1952年的《移民和国籍法案》的修正案,使之成了新的移民法案。它使过去移民配额较少的亚非拉一些国家有了增加移民数额的可能。


从60年代到70年代,华裔和黑人一起争取民权运动,参与反对越战运动,联合其他少数民族尤其是其他亚洲人后裔(简称亚裔)并肩斗争,直至成立华人自己的保障权益组织。同时华裔人群教育程度不断提高也促进了经济状况和社会地位整体的改善。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对于新移民而言,如果认为美国一向平等对待少数族裔,那就是想当然了。相反在种族歧视链上,我们是最容易受伤的一个小众群体。舆论和政策的恶化就可以演变成为反华排华的大环境,轻而易举就威胁到了我们和后代的生存权,如果没有生存权,那何谈上名校升高层这样的发展权呢?


为了我们在美国平静幸福的生活,为了后代能够平等地就业升迁, 我们必须保持高度的政治敏感度,对一切歧视的言行都不能听之任之,对于少数族裔的平权的追求是一条漫长曲折的道路。


特朗普是不是一个种族主义者? 


当我们认同了反对种族主义,是关乎我们华裔能否在美国生存的核心利益后,那特朗普总统是否是一名种族偏见者或白人至上主义者的同情者,就至关重要了。大家可能都听到过各种稀奇古怪的为特朗普的开脱理由。


下面,让我们大家来分析一下。

 

华裔挺川者为总统洗白的理由中最多的,竟然是特朗普说他自己不是种族主义者。还有人找出特朗普曾经有非裔女友的旧事来为总统洗白。说一句“有非裔女友的人如何会是种族主义者?”


其实问这话的同胞,自己内心都觉得这是一个站不住脚的理由。美国的黑奴历史无情地告诉我们。昔日的美国白人庄园主,为增强自己所拥有的黑奴的人数和自己的私欲,会经常发生和女奴们生孩子的事。而这些孩子,因为当时所谓的"一滴血亲族鉴定法"。也就是只要血源中有一位非白人的血统,后裔就被法定为有色人种。也就逃不过终生为奴的命运 。


其实日久见人心,只要你愿意正视历史和现实,在特朗普是否是种族主义者的问题上,想要得出一个正确的结论是不难的。


早在1973,当时尼克松总统的司法部,就状告特朗普和他的公司涉嫌歧视有色人种。司法部最后接受了特朗普表示愿意改革公司运作的承诺而达成了和解。但五年后,司法部再度发现特朗普依然是我行我素,故技重演。不得已,司法部在1978再次状告特朗普在公司营运中,歧视有色人种。


也许大家都知道,特朗普是一个非常记仇的人。也许从那时起,就更加增添特朗普对有色人种的负面情绪。


大家也许都记得,在1989年4月,纽约中央公园发生了一起白人女性被暴打,强奸的惨案。警方在社会和其他种种压力之下,草草地抓了5个非裔和拉丁裔的青少年来结案。可能是特朗普感觉到终于有了一次出气的机会。他不请自来,自己出钱出力,发动一场声势浩大的要求严惩罪犯的广告宣传运动。他在媒体报纸上自费登大幅广告,要求严惩罪犯和恢复死刑。


三位华裔医生发声:反种族主义,华裔才有生存权

(特朗普刊登在New York Daily News上的大幅广告)


直到2002年,根据DNA证据,无可推诿地证明了这就是个冤案。是警察是错抓了无辜。纽约市也为无辜坐了13年牢的四位受害者支付了总共四千一百万美金的赔偿金。


但即使面对这样的事实,特朗普的永不认错的习性,却让他无法对受害者说一句道歉的话。这样的事情,大大小小,在特朗普的生涯中,处处可见。


也许你会觉得,特朗普的种族偏见意识和那些臭名昭著的,要把有色人种赶出美国的种族主义者相比,可能就是小巫见大巫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今天的特朗普,巳经不只是一个有偏见的普通公民了,而是美利坚合众国的总统。所以他所能造成的伤害是巨大的和长期性的。特朗普在白宫会议上他曾称黑人移民来自于“shit hole”(粪坑国家),称墨西哥移民多为吸毒者和罪犯,扬言美国应更多地接纳像挪威等地的蓝眼金发移民。

 

联邦调查局的数据显示,自从川普总统当选后,美国出现种族仇恨案大增。增幅为25年中的第二高,仅次于911事件发生后的增幅。这种增幅在特朗普胜选的选区更为突出(来源:Bookings Institution, 08/14/2019)。


特朗普口中的“中国病毒”对我们有多大的危害?


疫情发生以来,特朗普总统多次在不同的场合坚持把新冠病毒称为“中国病毒”和“功夫病毒”。挺川华裔不顾总统此言行,对亚裔社区造成的伤害。为总统辩解说,医学历史上有称西班牙病毒,埃博拉病毒等等。言下之意,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从表面上看似乎有点道理。


但是稍对医学历史有了解的人都会知道。历史上确实曾有不少医学名词带有种族色彩。举个大家都熟悉的唐氏综合征( Down’s syndrome )例子。历史上曾称唐氏综合征为蒙古人样综合征。当时以白人为主的医学界,认为唐氏综合征的患者外表(眼睛细小,脸部鼻子都比较扁平和亚裔的外表相似)。所以就把此病命名为蒙古人样综合症。但随着社会文明的不断发展。医学界早就抛弃了这一些带有种族色彩的命名方式了。


在世卫组织对新冠病毒作了科学命名的前提下,特朗普总统一而再再而三地用“中国病毒”和“功夫病毒”的用意是再也明显不过了。而且特朗普凭着他混迹娱乐界多年的经验,知道有相当多的美国人受港台功夫影片的影响,会非常自然地把功夫和亚裔的形象联系在一起。所以他才把新冠病毒称为“功夫病毒”。此举不可谓不高。事实也证明,此后发生的多起仇恨亚裔事件和总统坚称新冠病毒为“中国病毒”,“功夫病毒”有直接或间接的联系。


白人至上主义沉渣泛起的根源是什么?


有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美国乃至欧洲其他国家白人至上主义组织,纷纷视特朗普为其政界和精神代表。特朗普在最近一次总统竞选辩论中,对白人至上组织喊话,要他们暂退一步,严阵待命。(stand back and stand by)。总统此言一出,美国白人至上主义者,纷纷在其官方网站社交媒体上,互相祝贺。有的把川普总统的"暂退一步,严阵待命"命令精心地绘制在组织的旗帜上,有的还特意印制了T 恤衫。


三位华裔医生发声:反种族主义,华裔才有生存权

(美联社网站截图)

 

更为可忧的是,特朗普正在改变共和党。在政党政治上,特朗普在2016的胜出,使共和党抛弃了在数次联邦选举失败之后所制定的“拥抱、鼓励少数民族参与共和党事务的政策”。


曾几何时,在2009年共和党选出了历史上第一仼非裔党主席,Micheal Steele。当时共和党内的共识是,随着美国种族人口的变化,如果共和党继续以红州保守白人选民为其基本选民盘的话,共和党将逐渐被历史边缘化。所以在新的党主席的领导下,出台了不少鼓励,拥抱少数族裔的政策。


而特朗普在2016,依赖白人保守主义者的选票,成功地赢得了当年总统选举。此次胜选,以及在以后几年中,得到特朗普支持的参众两院的候选人,表现不俗,使得共和党内主张拥抱少数族裔的人士彻底地被边缘化了。


而反移民,反多元化的极右翼共和党人,却获得了特朗普的大力支持,他们逐渐地占据了共和党的主要舞台。


最近德拉华州的共和党联邦参议员的候选人,Lauren Witzke, 公然宣称,从发展中国家来的移民是绝无可能融入美国社会,她呼吁,在今后十年期间,完全禁止任何形式的移民。Lauren Witzke,曾为特朗普2016的总统竞选,立下过汗马功劳。她在竞选中声称,美国厌倦了像CNN 之类共产主义媒体。她还抱怨说, 这些媒体仅仅因为像她这样的人,要求限制来自非洲,古巴和犹太裔的移民,而称他们为阴暗角落里的白人至上主义者。


稍对美国政治熟悉的人都知道,在特朗普的时代之前,一个政治人物,如果像Lauren Witzke这样公然鼓吹种族偏见的言论,那等于是政治自杀了。但此一时,彼一时,特朗普为美国种族主义者重入主流政界和社会开启了一个新时代。正如Lauren Witzke 所说的,白人至上者再不用藏身于阴暗角落里了。 


犹太裔为我们树立了榜样


犹太裔,一个勤劳智慧的民族,和我们华裔有不少相似之外。他们有很多值得我们借鉴的经验。在历史上,他们也饱受种族主义之害。仅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就有六百万犹太人死于纳粹的屠刀之下。痛定思痛,美国的犹太裔是永远站在反白人至上主义者之前线的。


可鲜为人知的是,历史上右翼犹太人却曾经支持过希特勒,为其上台欢呼。可是当希特勒掌握实权后,把屠刀挥向犹太人的时候,根本就不屑于过问当年哪个或哪些犹太人曾支持过他,纳粹把凡能抓到的犹太人都关到集中营,大肆屠杀。


历史的血的教训让犹太人懂得白人至上主义是他们生存的最大威胁,平权是生存之本。犹太人与黑人在60年代一起推动的民权运动使少数民族的生存、政治权利及利益有本质的改善。排华法案的终结也是得益于民权运动。黑人当年的民权运动,得到了犹太裔的全力支持。


笔者之一的金医师,曾师从一位著名的美国犹太裔医师。这位犹太医师曾经说,他当年冒着生命危险,从纽约跑到南方州和黑人一起游行集会。他们被打,被关押。他们和黑人的血流在了一起。今天黑人的争权运动,我们也目睹了众多的白人加入到游行示威的行列中。很多地方,白人参加的人数远远超过黑人。这使得不少华人同胞大呼不解。认为是白左在瞎起劲。也许这些同胞,并不理解,马丁·路德·金当年所说的“Injustice anywhere is a threat to justice everywhe”(对一个人的不公对所有人都是不公)道理。

 

现在有不少大陆第一代移民支持特朗普,有人说是因为反对民主党的政策,有人说是因为税收问题,也有人诉诸宗教原因。尽管有一定道理,但涉及的主要是发展权问题,而非生存权。岂料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因这些原因而支持特朗普就如同只关注枝叶茂盛,而忽略了主干在腐烂。如果没有生存,何来发展?


三位华裔医生发声:反种族主义,华裔才有生存权


作者简介 

黄鹂: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现为美国执业内科医生,在加州执业

方明:毕业于浙江大学医学院,现为美国执业内科医师,在加州执业

金一鸣: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 ,现为美国执业精神科医师,在宾州和纽约州执业

 

编辑:薄雾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推荐阅读

如果我输了,那是因为我的选举做得不好,不是选民的错——拜登说

拜登搞的是社会主义吗?先要搞清楚什么是社会主义

拜登的前瞻和特朗普的短视——2020总统大选经济政策对比

亚裔共和党委员会主任李忠刚一席谈,今年我手中这张票怎么投?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三位华裔医生发声:反种族主义,华裔才有生存权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电报频道:https://t.m/ChineseAmericans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点在看=鼓励一下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0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