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笑语嫣然

美国的教会历来不在大选中站队的。但从四年前开始,白人福音派主要领袖和华人基督徒的多数牧者都称为了保守原则而支持特朗普。我们在这里反思一下,保守的共和党和特朗普所做所为,真的比民主党理念更符合圣经原则吗?

在这里想从以下几方面跟我的基督徒朋友们商榷:

1. 把同性恋和堕胎当成最大的道德败坏,作为选政党的首要条件,是不是二叶障目,不见泰山啊?十诫里其他的罪呢?大洪水吞灭的除诺亚一家八口之外的人都是什么罪?五十步笑百步,甚至是九十九步笑百步的感觉?“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 (罗马书‬ ‭3:23‬ )

2. 耶稣的门徒们都是草根族。耶稣批评最多的最尖锐的不是妓女税吏,而是有名有权,有财有势的法利赛人,后者满口经文却假冒伪善,爱财如命却没有爱心。以耶稣在路加福音16章里的财主与乞丐拉撒路的寓言为例,为富不仁的财主死后下地狱,受人鄙视的乞丐死后进天堂。2014年“最富有的1%的美国人拥有该国40%的财富;最低的80%拥有7%。” 过去二十多年美国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特朗普自己享有最好的医疗条件,他生病看病花我们纳税人的钱。而共和党在疫情当前,多少人失去工作和医疗保险的情况下,却要推翻奥巴马医保。这样的做法哪里看出对老弱病残的同情之心?这是上帝所喜悦的吗?

3.减少暴力犯罪,屠杀和司法公正方面:

(1) 按人口比例“与其他22个高收入国家相比,美国与枪支相关的凶杀率高25倍。在 2016年共发生11,004起枪杀案。” 美国校园等公共场所大规模枪击案的惨状过去二十年没丝毫改善,2019年就发生28起。民主党多次提议要阻止有犯罪史的和精神病患者购枪买子弹,都遭到被NRA(美国步枪协会)收买的共和党的阻挠,被其极端地扩大宣传为威胁宪法第二修正案的公民持枪权。

(2) 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不是“黑命贵”)运动暴露了美国历史上由来已久的系统性种族歧视和司法不公问题。被警察无辜枪杀的黑人过去三年里每年超过二百多人,其中手无寸铁而被杀死的黑人上百。

(3)大制药厂合法生产的鸦片类止痛药造成很多美国人药物上瘾过量死亡。“ 2018年,平均每天有41人死于过量服用处方阿片类药物,导致一年内近15,000人死亡。” 为什么政府允许这些药被标注为不上瘾不严格限制剂量? 保守派的关注生命(Pro-Life)体现在哪里?

民主党和一些慈善家在支持Planned Parenthood (计划生育机构)进行性教育宣传并免费发避孕药具,有效地帮助无知贫困的女青少年,让她们不至于走到堕胎那一步,美国的堕胎率逐年减少。而共和党在做的是把堕胎定义为非法,又不肯给穷妈妈和婴孩福利待遇。这样会让被强奸后怀孕的少女不得不私下里找非法的堕胎诊所,很容易出问题。哪种行为更符合圣经?约翰福音8章讲的,那群法利赛人将行淫的妇女带到耶稣面前要把她用石头打死,最后都因耶稣的提问,知道自己也是有原罪之人而悄悄离开。耶稣并没有定那妇人的罪。美国的人口是全世界的4%,监狱里的囚犯却占世界的20+%。每个囚徒每年要花纳税人相当于读藤校的全部费用。这个数字后面有多少是私立监狱的投资者游说的结果? 保守派还想让堕胎的妇女和堕胎诊所的医生全部进监狱吗?

4. “政治正确”是一个良知社会为人处事的道德原则,能保护少数民族免受系统性种族歧视,却被反对派污名化成左派打击个人自由的一个工具,和“自由化”一起成了负面的词。没有Ruth Ginsburg大法官所代表的自由派的抗争,我们可能还停留在百年前不允许女性投票,妇女不能做法官做教授, 六十年代前不允许白人亚洲人通婚的境遇中。 自由化过度过快不好,但“保守主义”就符合神的心意吗?历史上保守派更多的是在拖后腿,不包容异议,不能与时共进地接受新知识。例如在政教合一的中世纪,罗马天主教裁判所烧死了提出日心说的科学家布鲁诺。道德上保守的一定要追求法律上保守吗?投票表决支持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绝大多数人是道德上不喜欢这种行为,但是法律上支持同性恋配偶得到传统婚姻配偶一样的遗产继承权、遗体处理权等,法律上支持同性恋在生活求职等方面不受歧视。道德问题和法律问题为什么要在同一标准上?

5. 政教分离,是美国建国伊始因清教徒反宗教迫害开始的宪法制度;两党轮流执政更是避免一党独裁悲剧的好传统。葛福临牧师(Franklin Graham) 为共和党站台,指责民主党不敬畏上帝, 论断共和党为more godly。他和其他的几位白福音派领袖们对总统本人,种种有凭有据的违背十诫甚至违法的诸多问题,不指责而且为他用圣经人物辩解:种族歧视,歧视妇女,与风暴女有染并付高额封口费,在公共场合谎话连篇,偷税漏税至今不敢公布税表,为富不仁,与苏联乌克兰政府串通假公济私…… 这种给俗人化装成圣人的做法让很多慕道友对教会望而却步,让一些左派基督徒觉得越来越想脱离这种教会生活。幸好我们也看到Billy Graham(葛培理)创建的Christian Today(今日基督教)这样权威的福音派杂志站起来反对特朗普指责他不止是德不配位,而且是有违法行为的。Impeachment(总统弹劾)不成功不是因为他清白,而是共和党占多数的国会投反对票。Billy Graham的孙女也加入林肯计划,反对她的叔叔Franklin。 基督教里如果只有一种政治观点,只允许发一种声音是可怕的。

6.大家知道吗?美国的排华法案是以基督教之名。“华人有诸多的恶习和偏见,不可能在生活上美国化,【更不可能接受美国建立在基督教基础之上的伦理道德标准】;而且华工的大量涌入,造成了同美国工人抢饭碗的紧张态势。”—1882年《排华法案》国会辩论。 大家知道吗?希特勒对犹太人的迫害是以基督教之名排异教徒的,他大力在全德国学校推行基督教课程。德国人当时95%多是天主教新教徒,他们绝大多数拥护希特勒排犹。那么今天的美国基督教排穆斯林移民是出于上帝吗?与历史上的排犹排华有什么相似/不同之处?政教的关系,处理不当会很黑暗。处理得道社会更加和谐更有人性化。我希望看到的是后者。

7. 美国这些政党领袖是选民们的代言人。某些基督徒把特朗普说成是上帝的拣选,看成神的代言人,是在立偶像。按如此逻辑,民选上来的希特勒也是上帝的拣选吗?我也看到一些英语的和中文基督教文章是持中立的和偏左的:共和党追求传统家庭价值观,民主党追求social justice (社会公义,平等),让基督徒自己做祷告,凭心中的感动选举。我们每人通过耶稣我们的大祭司与上帝沟通,不需要追随著名基督教领袖的指示。两党派里都有很多敬虔的基督徒。两党派的政策主张都有一些合理的内容,也有需要改进的。保守党派里也不乏假冒伪善的基督徒,某些共和党议员大肆宣扬婚前纯洁的在搞婚外恋的在新闻上也时有报道。

8. 我们教堂的一位牧师讲到大选时说:1.左右两党都不够敬虔。 2.“神的道像狮子。 您不必捍卫狮子。 您所要做的就是放开狮子,狮子会捍卫自己。” — 查尔斯·司布真。
一位师母的观点是:基督徒的立场是信靠耶稣,寄期望于耶稣。“有人靠车,有人靠马。 我们却靠耶和华我们 神的名。”诗篇‬ ‭20:7‬ ‭我们要为执政掌权的祷告。
“你们不要倚靠君王,不要倚靠世人; 他一点不能帮助。 他的气一断,就归回尘土; 他所打算的,当日就消灭了。” 诗篇‬ ‭146:3-4
换一句话说,我们不要靠任何一个党派来维护神的公义,神自有公义审判的能力。我非常欣赏他们基于圣经原则的观点。

9. 希望大家不管选民主党或共和党,都不影响和会友,朋友的友谊。不管是拜登上或是特朗普连任,美利坚仍然美丽。它的三权分立体制让这个国家成为世界移民最多,最富有创造力的国家。目前新冠疫情成了最大的挑战,这是一场全人类对眼晴看不见的小小病毒的战争。特朗普在抗疫上的表现在发达国家里是不及格的。希望他病愈后能在他余下的任期内放手让医学专家指挥。总统辩论赛证明了拜登没有对手攻击的老年痴呆。我希望下一届总统能带领灯塔之国并帮助全世界尽快战胜新冠疫情,我充分相信拜登会胜任。

 

Tags: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2020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