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


1854篇文章

美国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民主共和政体。要维护美国的体制就得维系共和和民主的价值,而公平合理的选举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让公民的权利和意志受到公平合理的保护。在这个新冠大流行的选举年,投票能否受到保护,得以正常进行,这将成为能否维护美国民主制度的试金石。


正文共:6068字

预计阅读时间:15分钟

撰文:临风



一、宾州九张选票的风波

真没想到,美国的民主就悬在一张选票上


在9月29日第一次的大选辩论会上,特朗普总统不断指控邮寄选票弊端重重、欺诈连连。他用宾州最近发生的一个事件作为证据:“嘿,他们三天前在一个废纸篓里发现了选票, 上面注明是军人选票。选票上都圈选特朗普。”

这已经不是特朗普第一次提及这个例子,作为攻击邮寄选票的佐证。真相到底如何?

9月24日,特朗普总统在一个福斯台的访谈中指责邮寄选票作弊泛滥。他透露在宾州发现几张投给他的军人(邮寄)选票被丢到废纸篓里,言下之意他受到不公平的对待。随后司法部才宣布,宾州东北角的Luzerne县发现有9张军人选票在废纸篓里,这9张票都是投给特朗普。司法部并下令调查。

事后,司法部又发言更正,说是只有7张票是投给特朗普的,其它两张因为封上了,不知 道投给了谁。

这个丢弃选票的事件首先是9月23日由Luzerne县的选举主任发现的。她立刻报告司法单位。巴尔在还没有发布新闻之前就知会了总统,他明显将事件政治化,丧失司法部的超然 立场。果不其然,几天来特朗普不断引用这个例子作为武器,攻击邮寄选票。

前司法部官员,罗耀拉(Loyola)法学院教授Justin Levitt在接受访问时表示:司法部这种新闻发布的方式不符合规矩,反而在制造问题。进行调查是对的,不过,没有搞清楚事实就发布新闻,十分不恰当。更不合常理的是透露选票投给了谁,这缺乏职业道德。

后来调查发现,这原来是个临时工做的。原来军人的选票与平民不同,这位临时工不熟悉情况,以为不是选票,造成错误,并没有什么政治动机。该临时工被立刻辞退,司法人员并没有发现任何其它异常现象。

总之,用来炒作的政治目的达到了。

二、宾州风云:不让“投票观察员”进入投票所?

在9月29日的大选辩论中,特朗普说:“费城发生了很糟糕的事情”,他说,在提前投票的 第一天,共和党的投票观察员被拦阻,不能执行观察的任务。总统向全国人控告费城非法干扰观察员的作业!当日早先,特朗普已经发推,控告费城市政府“腐败”,不让“投票观察员”进入投票所观察。

然而,事实究竟是什么呢?

首先,费城的投票所还没有成立,观察与否的问题根本不存在。第二,“投票观察员”必须经过批准,特朗普竞选团队在费城还没有“投票观察员”存在。第三,当天开放的只有领取邮寄选票的“卫星选举办公室”,这些办公室不是投票所,所以不构成需要“投票观察员”。你总不能干扰领取选票的人吧?总统如此散布谣言,不过制造混乱和仇恨。

另外,在辩论中,特朗普呼吁他的支持者“进入投票所,仔细观察投票的进行”。特朗普的用意极为明显,他在宾州的民调落后,希望借用各种方法制造对选票可信度质疑的局面 ,让人们不信任投票的合法性和结果,特别是邮寄选票。

宾州是个摇摆州,它很具有代表性:民选的州长是民主党人,虽然大部分选民投的是民主党的票,但参众两院的州议会却都被共和党所控制。这不得不归功于巧妙的选区规划游戏(gerrymandering),造成实质上的少数人民主。


真没想到,美国的民主就悬在一张选票上宾州共和党控制的州议会要成立“选举诚信”小组,监视选举作业(《宾州询问者报》截 屏)


果不其然,被共和党控制的州议会立刻响应特朗普的号召。宾州的共和党人希望建立并控制一个拥有传票权的“选举诚信”小组,以监视为名随机干预投票的进行。民主党人认为这是对投票的“隐形攻击”,一位州议员感叹说:“简单地说,这是对我们民主的危险威胁”。

根据宾州宪法,如果投票出现争执,最后决定推选谁作总统选举人的权力在州议会,也就是说,共和党控制的州议会可以决定把宾州的选举人票归给特朗普。

调查记者巴顿·盖尔曼(Barton Gellman)在《大西洋月刊》11月号的文章《可能让美国崩溃的选举》(9月23日网上刊出)里这样说: “在宾州,三名共和党领导人告诉我,他们已经在内部讨论了直接任命选举人的问题,其中一人说,他已经与特朗普全国竞选团队讨论过这个问题。”

宾州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杰克·科尔曼(Jake Corman)向盖尔曼强调,他希望清点票数将在选举之夜产生最终的计票结果。“时间越长,产生的意见、理论和阴谋也越多。”如果安全港限期(12月8日)临近,争议仍然持续,他认为,立法机构将别无选择,只能任命选举人。“我们不想走那条路,但我们明白法律会带到何处,我们会遵守法律。”

共和党的用意已经极端明确,最好是11月3日确定谁获胜,否则在计票拖延的情况下,州 参议院有可能会出手干预夺权。

三、德州的闹剧:各县只能指定一个地点收选票

德州州长格雷格·阿博特(Greg Abbott)周四(10-1)宣布,各县只能指定一个地点向选民收取已填完的邮寄选票,这颠覆了一些县早已定规的选举计划,并引来全州乃至全国各地的谴责和对压制选民的指责。

真没想到,美国的民主就悬在一张选票上

德州州长格雷格·阿博特(《休斯顿纪事报》截屏)

以休斯顿所在的哈里斯县(Harris County)为例,该县是民主党选民集中的地方。本来县政府设立了12个收取选票的地点,现在被减缩成一个。该县方圆2000平方英里,人口接近五百万。这么辽阔的地区,这么众多的人口,在新冠泛滥,使用邮寄选票的人大量增加的当儿,没有经过任何协商立马减缩,共用一个选票收取站。不论州长的说辞如何,他的用意极端明显,要妨碍、压制某类选民投票的机会。

这种赤裸裸地压制投票的措施自然引起了反击,一批保护投票权的民间团体立刻赶到法院 ,试图阻止共和党州长10月1日的命令。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四、特朗普调查投票作弊的历史

让我们回顾一下历史,看看历史的轨迹。

特朗普2016年大选获胜,不过希拉里得票数超过特朗普将近三百万张,这或许打击了特朗普的自尊心。他多次毫无根据地宣称,有300-500万人非法投票,这些人没有投给他。

真没想到,美国的民主就悬在一张选票上


没有提供任何证据,特朗普发推宣称,如果不计算非法投票,他得票必超过希拉里

真没想到,美国的民主就悬在一张选票上


一位有争议性的Gregg Phillips在博客上,并向CNN记者夸口说,他有证据300万人非法 投票。虽然一再保证要拿出证据,但他从未实现。

学术专家和选举官员都表示,没有证据表明2016年总统选举中存在任何广泛的选民欺诈行为。例如,纽约大学法学院“布伦南司法中心”(Brennan Center for Justice)2017年5月初发表一项研究结果,在非公民人口最多的选定司法管辖区所投下的2350万张选票中 ,只有30起非公民投票事件。作者说,这意味着只有0.0001%的选票是由非美国公民投出的。俄亥俄州负责选举的官员在该州也得到近似结果。

为了证明自己的宣告,特朗普上台后于2017年5月11日大张旗鼓地设立了一个“总统选举诚信咨询委员会”(PEIC或PACEI),又称“选民欺诈委员会”,由副总统彭斯作主席,堪萨斯州的州务卿克里斯·科巴赫(Kris Kobach)担任副主席,负责实际工作。

真没想到,美国的民主就悬在一张选票上

总统签署了成立“总统选举诚信咨询委员会”的行政命令(图片来自维基)

不过,“总统选举诚信咨询委员会”的操作基本上是先有答案再找证据。它依靠保守的“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所制作的选举舞弊数据库作为起点,企图证明选举舞弊泛滥成灾。

根据布伦南司法中心2017年9月8日对该数据库所作的分析报告:传统基金会的“数据库包括各种各样的案件,包括许多不相关的案子,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只有少数案件与非公 民投票或在投票站冒名顶替有关。”作者写道:“它们加起来只占全国总投票数极微小的比率。传统基金会的数据库的资料在无意中推翻了它自己所宣称的,选民欺诈泛滥的说法。”

布伦南司法中心的研究证实了许多不同研究机构所得到的共同结论:选民作弊的情况越来越少,在投票站冒充选民的现象比被雷击中的现象还要少。

“总统选举诚信咨询委员会”的负责人科巴赫写信到各州要求提供所有选民的个人资料,包 括:姓名、地址、党派、生日、犯罪历史、过去十年的投票记录,以及社安卡最后四位数 字,其中许多属于个人隐私,州政府无权提供。

可以想见,该委员会在许多州被告上法庭。此外,虽然委员会里名义上也有民主党人士, 但是在作业上科巴赫完全把他们排除在外,不通知他们开会的时间地点,起草的文件也不 准他们过目。这当然也引起了民主党委员的抗议,告上法庭。

总之,委员会无法证明投票作弊的泛滥,特朗普在2018年1月3日终于把它取消了,将调 查的任务转交给了国土安全局。

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的选举法专家里克·哈森(Rick Hasen)在2017年6月30日表示,该委员会是试图“通过立法的借口,将使人们更难登记投票。……无论委员会拿出什么东西, 都不能让人信任。”哈森讥讽该委员会是个“虚假委员会”。

布伦南中心的民主项目主任温迪·韦泽(Wendy Weiser)2017年9月8日也说:“令人痛心 的是,这个委员会的工作可能会影响美国人最基本的权利,它正在依靠误导,而不是合理的、公认的和经过专业审查的研究。”

研究选举的专家看的很清楚,特朗普的目的不仅希望大肆夸张选票作弊的严重性和普遍性 ,他更希望寻找方式抑制他所不乐意的族群投票的自由。

五、邮寄投票与缺席投票有何不同?

很多人不明白“邮寄投票”(mail-in voting)与“缺席投票”(absentee ballot)有何不同。

“缺席投票”指的是:在投票日无法亲赴投票所投票的选民事先申请州政府把选票寄到家中 ,填完后寄回,或是投到指定地点。“邮寄选票”是选民事先通知州政府,自己选择邮寄投票,而不是亲身到投票所投票。从这点看来,这两者完全是一回事,都是选民采取主动。

不过也有少数几个州的政策是:自动把选票事先寄给所有选民,选民自己选择是邮寄投票还是在投票日到投票所投票。最后这种自动寄选票给选民的政策称作“全邮寄投票”(all-mail voting )。今年美国有九个州和华盛顿特区是“全邮寄投票”。

2016年美国有四分之一的选民选择用邮寄的方式(包括缺席投票)投票。由于新冠的大流行,拥挤的投票所容易传布新冠病毒,今年各州鼓励选民尽可能邮寄投票。所以今年的邮寄投票必定大幅增加。“全邮寄投票”也就是在这个考虑下产生的。

相对于到投票所亲自投票,邮寄投票容易出错的机会大,因此废票比较多。那么,是否邮寄投票容易作弊呢?表面上好像如此,事实上邮寄投票作弊的情况极为罕见。传统基金会对选民作弊案件的分析发现,在过去20年中,涉及邮寄投票的刑事定罪案件有143起。这相当于总投票数的0.00006%。

今年6月,《华盛顿邮报》对完全以邮递方式进行选举的各州进行分析,发现几乎没有作弊对证据。

然而,自从2018年的选举开始,特朗普就不断宣告,邮寄投票会造成“灾难”,将带来大量 的作弊行为。

真没想到,美国的民主就悬在一张选票上


2018年选举,特朗普发推,说佛罗里达州有大量造假选票进来,必须以投票当日计票的结果为准。

今年起,特朗普对邮寄投票的攻击更是变本加厉。特朗普多次宣称,他唯一可能输掉大选的理由就是民主党选举作弊,明显地,他如果输掉大选,必然诉诸法律途径。

真没想到,美国的民主就悬在一张选票上

特朗普4月发推警告邮寄投票对共和党不利

真没想到,美国的民主就悬在一张选票上

不过,特朗普支持“缺席投票”,他自己就使用“缺席投票”,但他威胁延迟投票日期以避免邮寄投票。

真没想到,美国的民主就悬在一张选票上


8月初,特朗普对内华达州“全邮寄投票”的政策极度不满,威胁要打官司。其实,特朗普 和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已经将实行“全邮寄投票”的各州告上法庭。到目前为止,各州法庭都支持“全邮寄投票”的决策。

真没想到,美国的民主就悬在一张选票上

8月9日,再度控告民主党期望用邮寄投票“偷取选举”

9月25日,FBI的负责人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在参议院作证说,没有任何证据支持全国性邮寄投票有作弊行为。特朗普为此极度不满,由白宫幕僚长代为放话说,“也许克里斯托弗·雷需要多参与底层的工作,他会改变他在国会的证词”。

这是白宫直接诋毁美国政府自己的FBI!为了拼选举,为了保护总统的谎言,宁可打脸自 己政府机构。

特朗普任命金主朋友Louis DeJoy为联邦邮政局长。新上任的邮政局长立刻采用种种措施试图减缓美国邮政的效率,用以阻挠邮寄投票。此举带来许多副作用,造成美国邮政系统的混乱,引起了全国的公愤,以及国会的质询。

真没想到,美国的民主就悬在一张选票上

被问及破坏邮局作业的指控,特朗普顾左右而言他(推特截图)

在9月29日第一次大选的辩论上特朗普再度警告,邮寄投票“将是一个骗局,你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骗局。”他甚至拒绝保证,如果败选是否愿意和平转移政权。在辩论场上他甚至对白人种族主义者喊话,要他们“后撤待命”。待什么命?

为什么特朗普要如此千方百计地设法压制邮寄投票?理由很简单,共和党一向的策略就是尽量拦阻少数族群投票,或者减低他们选票的分量。特朗普真正关心的不是作弊太多,而是因为用邮寄投票的人多半支持拜登。这个猜测并非完全空穴来风。

真没想到,美国的民主就悬在一张选票上


Emerson College 7月底的民调显示,支持特朗普的人多数到投票所投票,支持拜登的则多数选择邮寄投票。

任何谎言的背后都有不可告人的动机。

六、结语

美国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民主共和政体。要维护美国的体制就得维系共和和民主的价值, 而公平合理的选举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让公民的权利和意志受到公平合理的保护。在这个新冠大流行的选举年,投票能否受到保护,得以正常进行,这将是否能维护美国民主 制度的试金石。

在9月23日的记者会上,特朗普被问到,如果败选他是否承诺和平权力移交?总统说:“要看情况了。”然后,他抱怨了“选票”,显然指的是他一直在试图抹黑的邮寄选票:“取消这种选票,就会有一个非常和平的局面——坦白讲根本不会出现移交。会是一次延续。”

总统要求取消选票?这是个重磅警号。他威胁可能不实行权力移交,这是个带着赤裸裸霸占公权力意图的宣告。美国正处在一个失败国家的边缘。美国的民主能否存续,就看这次选举能否公平合理的处理选票。

如果你在美国,如果你可以投票,会不会感觉,你今年那张选票比往年更加神圣?美国的民主或许就悬在你那张选票上。

作者简介

临风,本名熊璩,出生于重庆,台湾长大。曾任台湾大学数学系副教授 ; 克雷超级电脑公司(Cray Research, Inc.)研究部总工程师; 惠普公司中央实验室部门主管,大学关系部亚太区主任等。2011年退休,全力读书、研究、写作。在中国大陆出版有《绘画大师的心灵世界》(2012年江西人民出版社)。


真没想到,美国的民主就悬在一张选票上



撰文:临风

本文首发于《加拿大和美国必读》公众号,经授权转载



推荐阅读

特朗普新冠感染有关的美国大选法律和规则浅析

这次,轮到白宫美女发言人

拜登和特朗普,谁的政策更好?看看穆迪首席经济学家的预测

特朗普总统核心圈爆发新冠疫情,是偶然还是必然?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真没想到,美国的民主就悬在一张选票上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电报频道:https://t.m/ChineseAmericans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点在看=鼓励一下

Tags: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2020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