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


1830篇文章

美国最高法院发出公告,金斯伯格大法官因转移性胰腺癌的并发症去世,享年87岁。


正文共:4242字

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撰文:薄雾


噩耗传来!金斯伯格大法官癌症复发去世

2020年9月18日,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


两个月前,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鲁斯·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宣布癌症复发,这已经是她过去20年来第四次和癌症搏斗。虽然当时金斯伯格说,她会坚持在最高法院的位子上工作下去。但许多人认为她这次还能撑多久令人担忧。


今天(2020年9月18日)下午,噩耗传来,美国最高法院发布公告,金斯伯格大法官因转移性胰腺癌并发症于今晚去世,享年87岁。


距离2020总统大选已经进入不到2个月的倒计时,金斯伯格的去世对美国大选和政局必将造成重大影响。其中的原因是什么?让我们先从她的外号“恶名昭著的RBG”说起。


  “恶名昭著的RBG”  

大法官如何变身超级偶像?


和刘易斯的“美国英雄”、“国会的良心”美誉对照,金斯伯格的绰号很出位很别具一格:Notorious RBG(中文相当于是“恶名昭著的金斯伯格”,RGB是她名字的缩写)、伟大的异议者(Great Dissenter),对此她欣然接受。金斯伯格被公认为是改变了美国历史的妇女平权运动践行者和推动者。


许多人或许会好奇,德高望重的美国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为什么会被说成是“恶名昭著”呢?是反对她的保守派这么称呼她吗?


噩耗传来!金斯伯格大法官癌症复发去世

饶舌歌手Notorious B.I.G.(左)和“恶名昭著的RBG”海报。(图片来自网络)


实际上恰恰相反,“恶名昭著的RBG”是她的粉丝给她取的外号。金斯伯格是有史以来第一位最高法院大法官同时又是一位像超级明星一样被追捧的流行文化偶像。Notorious RBG这个叫法来自饶舌歌手的大神级的明星Notorious B.I.G.。


有记者曾问过金斯伯格,有人称你是“恶名昭著的RBG”,你有没有觉得不舒服?金斯伯格笑着回答道:“没有不舒服啊,实际上我觉得我和Notorious B.I.G.的确有很多相似之处。”


1993年,金斯伯格被克林顿总统提名为最高法院大法官,走上了个人职业生涯的顶峰。同年,Notorious B.I.G.签约“坏男孩唱片”,演艺事业开始起飞。他们两人的职业风马牛不相及,却都成为各自领域最伟大、最有影响力的人物。


2015年,《纽约杂志》记者Irin Carmon和律师Shana Knizhnik采访金斯伯格大法官和她身边工作人员,写成一本当年的畅销书《恶名昭著的RBG》,从此以后这个外号开始流行开来。


  “我不同意”  

少数派也能改变美国历史?


”恶名昭著“这个外号的另一个来源是金斯伯格的名言:I dissent. (我不同意)。


克林顿总统提名金斯伯格时,部分民主党内人士表示反对,他们认为金斯伯格太保守,不是自由派,原因是金斯伯格在哥伦比亚特区巡回上诉法院担任法官时,经常和保守派的Antonin Scalia法官的立场接近。


进入最高法院的这二十几年,美国全国的政治氛围越来越走向两极化,越来越趋于保守的最高法院把金斯伯格推向了自由派的领头羊位置。这二十多年来,大部分案例的判决她在少数派,她往往是那个写少数意见人,所以,人们往往在判决时听到她的发言是:I dissent. (我不同意)。


噩耗传来!金斯伯格大法官癌症复发去世

儿童画书《我不同意》的封面。


在美国甚至有一本非常有趣的儿童画书,讲述金斯伯格大法官的生平故事,书名就是金斯伯格的名言:I dissent(我不同意),非常受老师、家长和孩子的欢迎。


书的前言是:

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一辈子都在说“不同意”(disagreeing),她反对不平等,她对不公平待遇说不,她主张权利应该适用所有人。 


在早期的律师生涯中,金斯伯格合作创立了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的女权项目,后来又出任ACLU的总法律顾问。她担任大法官期间,在许多男女同酬,女性入学,堕胎权利,同性婚姻等案例中她出具的“法庭意见”或“少数方意见”都称为法学上的经典,因此被公认为是为了美国的女性平权运动做出极大贡献的人物。


美国属于英美法系,最高法院的多数方判决就是法律,适用全国。但是,二十多年来金斯伯格大法官用她“我不同意”的少数方意见,也改变了美国的法律,推动了历史的前进。


2007年,Ledbetter v. Goodyear Tire and Rubber Co. (Ledbetter诉固特异轮胎和橡胶公司)案打到最高法院。这是一件Lily Ledbetter起诉其雇主固特异公司多年歧视性少付她工资的案子。最后判决时金斯伯格大法官在少数一方,但她罕见地在大法官席位上直接发表她的“I dissent”意见,最后她表示:妇女同工同酬必须由国会通过法律加以保护。


噩耗传来!金斯伯格大法官癌症复发去世

2009年1月29日,奥巴马总统在白宫签署The Lilly Ledbetter Fair Pay Act,奥巴马身旁的就是Lily Ledbetter。(图片来自白宫档案,摄影:Joyce Boghosian)


果然,两年后的2009年,国会通过了以这个案子原告姓名为名称的The Lilly Ledbetter Fair Pay Act(Lily Ledbetter公平薪酬法)并由奥巴马总统签字生效。


噩耗传来!金斯伯格大法官癌症复发去世

网友自己制作的Notorious RBG视频截屏。


近年来,每当金斯伯格在最高法院对案件做出“我不同意”的异议后,社交网络上都会掀起一股Notorious RBG的热潮,各种有关的视频在网络疯传,各种Notorious RBG体恤衫也在网上热卖。金斯伯格虽然已经87岁高龄,但被追星的热度完全不逊于年轻的明星。


  与癌症缠斗一辈子  

铁娘子如何是炼成的?


金斯伯格的一辈子好像被癌症这个恶魔盯上了。还在她读高中的时候,她的母亲就一直在与癌症做斗争。在她高中毕业前一天,母亲因癌症去世。可想而知,这对年轻的金斯伯格是多大的打击。


女儿刚出生,金斯伯格的丈夫就被诊断出患有癌症。那段时间,金斯伯格要读书、上课,照顾生病的丈夫和他们的女儿,同时还要在《哈佛法律评论》做编辑。2010年,在结婚56周年纪念日后的第四天,她的丈夫因癌症复发去世。


1999年金斯伯格被确诊得了大肠癌,并经历多次化疗。在这个艰难的过程中,她没有一次错过庭审。


2009年2月5日,她再次接受了胰腺癌相关的手术,从纽约市医院出院四天后又开始进行口头辩论。


2014年11月26日,她接受了心脏手术,在右冠状动脉中植入了支架。


2018年11月8日,金斯伯格在最高法院的办公室摔伤被送医治疗,经诊断发现有三根肋骨骨折。回家后,她仍然通过电话进行口头辩论。


噩耗传来!金斯伯格大法官癌症复发去世

金斯伯格大法官和脱口秀主持人Stephen Colbert一起锻炼身体。(YouTube的视频截屏)


经历那么多病魔的折磨,金斯伯格似乎越战越勇,她还专门请了健身教练,每周要做几次健身锻炼。


虽然外表纤细柔弱,但意志坚韧如钢铁一般。她应该再得一个“铁娘子”的称号。


7月17日,她突然宣布癌症又复发,而且这次是肝癌。凭常识判断,这次的确是凶多吉少。这一关能不能扛过去?她的众多“粉丝”再次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万一她因病倒下?今天成为事实  

特朗普和麦康奈尔会做什么?


金斯伯格今天去世,大家马上会问一个问题:特朗普会在2020大选前马上提名一位保守派大法官吗?如果提名的话,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会强行通过吗?


在我看来,答案是100%会的。


理由是:2016大选时实际上有相当一部分共和党和保守派选民并不喜欢特朗普,但为了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的提名,他们捏着鼻子投了特朗普。2020年如果最高法院出现空缺,毫无疑问特朗普会抓住这个机会,迅速任命一名保守派大法官。


实际上特朗普有备而来,手里早就握着一份保守智库和利益集团给他提供的大法官候选人名单,吸取卡瓦诺任命时的教训,这回他一定会挑选一位看上去挑不出毛病的候选人。


2016年2月,Antonin Scalia大法官突然因病去世,最高法院大法官出现空缺。3月,奥巴马总统提名哥伦比亚特区巡回上诉法院的首席法官Merrick Garland为大法官,结果遭到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的强行阻拦,连一次听证机会都不给,他的理由是在总统大选年,大法官要让选民选出来的下一位总统提名。此举造成大法官空缺长达一年两个月。


噩耗传来!金斯伯格大法官癌症复发去世

特朗普和麦康奈尔(图片来自白宫档案)


2020年发生同样状况的话,在距离大选不到四个月的时间内,如果特朗普提名、麦康奈尔强推一个保守派大法官上位,毫无疑问会冒天下之大不韪。


那么,特朗普和麦康奈尔敢吗?在美国左右两极化的当下,我可以说,他们绝对敢这么做。而且,笔者可以预言,即使特朗普在11月大选中输了,他一定会在2021年1月20日拜登总统就职前强行通过一名保守派大法官。


特朗普卸任后,可能会面临一系列的官司,其中很多会打到最高法院。虽然目前最高法院的保守派和自由派比例是5比4,但最近的几次投票,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表现出中间摇摆票的倾向,只有再增加一名保守派大法官,对特朗普和他的家族来讲才能保证一定的安全系数。


  决定美国未来几十年  

议员的良心可靠还是选民的选票可靠?


因为最高法院是释宪的机构,它的判例本身就是美国的法律,大法官又是终生制,保守自由派比例的严重失衡会影响未来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社会制度,关系到每一个美国人和他们子子孙孙的切身利益。如果不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的话,有什么办法吗?目前来看,民众除了抗议和表达愤怒,没有什么办法。


唯一的希望是共和党参议员有没有人会投反对票。目前参议院共和党和民主党(含独立党派)比例是53比47,出现平局的时候副总统还可以投一票,所以,必须有4名共和党参议员倒戈投反对票,才有可能阻止大法官提名。


但是通过卡瓦诺大法官提名的投票情况来看,共和党参议员摸着良心投票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仅有的可能性是这4名参议员感觉到明显的压力,如果他们投支持票肯定会导致2020连任选举失败。虽然希望也是渺茫,但如果金斯伯格大法官不得不离开大法官的位子,这些参议员所在州的民主党一定会竭尽全力给这些参议员施加压力。


所以说到底,美国政客的良心是不靠不住的,最可靠的还是选民自己手中的选票。2020年大选已经进入倒计时,如果你有选举权,一定要去注册选民,一定要去投票。不管投给哪个党,哪个人,投票是最重要的。


2020的美国可谓多灾多难又诡异难测,新冠疫情一波接一波,美国新冠死亡人数已经接近20万人,乔治·弗洛伊德被警察虐杀事件引发全国抗议,失业率创造历史记录,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股市又像坐了过山车。


美国从来没有过这样一个充满变数的总统大选年,两党都在进行着一场史无前例的选战,金斯伯格大法官的去世又给大选增加了极大的变数,什么预料之外的事情都可能发生,我们唯有静观其变。


撰文:薄雾

编辑:Jing

本文独家供稿腾讯平台,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推荐阅读

罗杰·斯通被特朗普免刑之日,美国实质上已变成了“动物庄园”

特朗普民调全面落后,今天投票的话必输无疑,他如何落到这个地步?

一波未平,一波又来,美国疫情全面失控谁之过?|今日美政

在一线的华裔高中老师怒了:一般的人不会拿孩子的性命当儿戏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噩耗传来!金斯伯格大法官癌症复发去世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点在看=鼓励一下

Tags: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2020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