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


1802篇文章

司法部“重拳出击”,耶鲁这回麻烦大了?


正文共:2696字

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撰文:予一岚廷斋


如果耶鲁屈服于司法部指控,亚裔学生会受益多少?

秋日的耶鲁。(Credit: Victor Liu)


8月13日,美国司法部致信耶鲁大学,正式指控其在本科录取中长期使用种族作为参考标准的行为违反了1964年民权法案(Civil Rights Act)第六条(注1)。司法部要求耶鲁自行纠错(“compliance with Title VI by voluntary means”),或者立即在2020-2021年度录取中停止使用种族标准,或者保证其对种族标准的使用满足法案第六条的要求 (“narrowly tailored as required by law”)。如果耶鲁继续使用种族标准,必须说明准备何时结束 (“Any such proposal should include an end date to Yale’s use of race”)。如果耶鲁拒绝合作,司法部威胁要把它告上法庭(“the Department will be prepared to file a lawsuit to enforce Yale’s Title VI obligations”)。


耶鲁校长当日发表声明(注2),称司法部指控毫无依据( “The department’s allegation is baseless”),并表示耶鲁将不会改变录取方式(“Yale College will not change its admissions processes in response to today’s letter”)。


亚裔在美国名校录取中是否受歧视是华人圈最热衷的话题之一,任何一点这方面的风吹草动都触动千万父母的敏感神经,继而引发关于种族、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和英才制(meritocracy)的大讨论。相信这次司法部在大选关键时间节点的“重拳出击”,也会再次燃起在未来名校竞争中完全按成绩录取,以终结平权法案的希望。平权法案争议极大,正反方各执一词,莫衷一是。


由于涉及下一代、道德判断(moral judgement)和社会公正(social justice),参加网上坊间关于这个问题的论战仿佛是吃重庆火锅,不光是吃的时候热辣,完事了肚子还得痛几天。所以本文不打算过多纠结道德判断和社会公正的沉重话题。感兴趣的读者可以看看Hasan Minhaj做的专题(注3,不喜爆粗口慎入)


我的目标是对耶鲁被指控的在录取中按种族平衡的操作对亚裔录取率造成的可能影响做一个简单的量化分析。这样的分析之所以少见,是因为大学一般对有关种族的录取数据讳莫如深。而这次司法部给耶鲁的信里透露了一些重要细节,再结合公开数据,稍加推理,不难勾画出庐山面目的大概轮廓。


首先说数据来源。


1. 据https://www.collegefactual.com的数据(见下图),耶鲁大学在校本科生非裔、亚裔和白人的比例大约是1:2.5:6.4.


如果耶鲁屈服于司法部指控,亚裔学生会受益多少?


2. 据Wikipedia,耶鲁大学2019年申请人数为36,844,录取2,214,录取率为6%。


3根据司法部给耶鲁的信中的信息,非裔、亚裔和白人的录取概率之比粗略估算为 8:1:1.6 (注4) 。原文如下:

For the great majority of applicants, Asian American and White applicants have only one-tenth to one-fourth of the likelihood of admission as African American applicants with comparable academic credentials.


4. 据司法部给耶鲁的信透露,耶鲁过去十年一直通过平权法案维持本科生群体的种族比例的稳定。原文如下:

Yale’s data and other information show that Yale is racially balancing its admitted class, with the major racial groups remaining remarkably stable for approximately the last decade.


现在让我们来做简单推理。首先考虑白人录取率。据数据来源3,白人录取率稍高于亚裔,估计白人录取率应该比整体录取率偏高,保守估计取为7%。据数据来源3,亚裔、白人和非裔的录取率之比为1:1.6:8,据此估计亚裔录取率应为4.375%,而非裔应为35%。亚裔和非裔在本科生中比例大约为17.6%和7%,据数据来源1,2和4,估计2019年录取亚裔和非裔的人数分别为 2,214*17.6% = 390人,和2,214*7% = 155 人。


2019年大概有多少亚裔和非裔申请耶鲁呢?根据上面的计算,亚裔应该有8,914人,非裔大概是443人。白人的申请人数约14,138人。


我们现在可以来回答很多华人父母关心的问题:如果耶鲁大学取消对非裔的照顾政策,他们的孩子的录取率能够提高多少呢?假设非裔的录取率降到白人的水平,那么非裔会失去五分之四的名额,也就是大概124人。这124个名额里面,最乐观地估计有三分之一会落到亚裔头上,大约40人。因此,亚裔的总额会变成430个,而录取率提高到4.82%。 


你没有看错,耶鲁取消对整个非裔基于平权法案的优待,亚裔的录取率可以从4.375.%提高到惊人的4.82%(与哈佛4.7%的平均录取率相当)。另一个结论是,占人口大约6%的亚裔,在耶鲁申请者中的人数居然占到了接近四分之一。


写到这里,这篇短文本来应该结束了,相信读者可以从分析里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但是画蛇的人永远控制不了添足的欲望,所以照例啰嗦几句。


1. 取消平权法案对非裔的照顾,解决不了亚裔在那几所名校里一票难求的现状。对于那40个因为取消平权法案而能进入耶鲁的亚裔幸运儿,他们的人生也许会不一样。但是作为一个群体,亚裔应该意识到,对名校这种稀缺资源的过度追捧和对儿女爬藤的执念,而不是平权法案本身,才是他们焦虑和挣扎的源头。


2. 把录取率从4.375%提高到4.82%带来的心理满足感,是不是值得打破多年来保护我等弱势族裔的平权法案这样的高昂代价?


3. 那些以英才制为道德指南针(moral  compass)和社会公正的唯一准绳, 执着要大幅提高亚裔录取率的人们应该意识到,平权法案并不是这里的主要矛盾。他们应该去看看哪一个族裔也许以高于亚裔的录取率,真正拿走了名额里的大头;他们也应该去看一下那些藏在名校校长们和院长们抽屉里层的特殊途径名单上,到底写上了多少merit(成绩)不达标的学生的名字;他们更应该想一想,盯着平权法案给非裔的那点儿名额到底是不是一个好的策略。


1.https://www.nytimes.com/2020/08/13/us/yale-discrimination.html

2.https://president.yale.edu/speeches-writings/statements/yales-steadfast-commitment-diversity

3.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m5QVcTI2I8

4.原文为介于十分之一四分之一之间,取均值为七分之一,此处假设白人/非裔录取率比例稍高于均值(五分之一),而亚裔/非裔录取比例稍低于均值(八分之一)。分析结果与此处假设有关,但对基本结论影响不大。

如果耶鲁屈服于司法部指控,亚裔学生会受益多少?



撰文:予一岚廷斋

编辑:Jing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推荐阅读

平权法案——达摩克利斯之剑,还是驶向光明未来的方舟?

哈佛到底有没有歧视亚裔学生?

两代人聚会耶鲁“家庭周末”,女儿写给妈妈的感言

全文翻译贺锦丽做为拜登竞选搭档的第一次演讲(视频)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如果耶鲁屈服于司法部指控,亚裔学生会受益多少?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点在看=鼓励一下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2020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