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


1786篇文章

编者按

特朗普总统最近最常宣扬的词汇就是“法律与秩序”,表示他最关心的就是美国的司法失控,社会失序。那么这个词到底是说给谁听的呢?显然不是说给被判刑的罗杰·斯通听的。连司法部长巴尔都认为斯通罪有应得,刑期合理,总统仍然认为斯通是受害者,高调宣布给他免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正文共:6382字

预计阅读时间:17分钟

撰文:临风


罗杰·斯通被特朗普免刑之日,美国实质上已变成了“动物庄园”

特朗普总统和三十多年好友、2016特朗普的总统竞选顾问罗杰·斯通。(图片来自网络)


总统特赦老友



在特朗普时代,白宫的重磅消息总是选择在周五傍晚发布,以减少注意力。2020年7月10日傍晚,白宫发布《行政赦免令》,特朗普总统宣布取消他三十多年老友罗杰·斯通(Roger Stone)四十个月的刑期,并宣布:“就像本案中许多其他人一样,罗杰·斯通已经遭受了巨大的痛苦,他受到了非常不公平的待遇。罗杰·斯通现在是个自由人了!”


特朗普还亲自打电话通知斯通,斯通兴奋地说:“总统救了我!”他表示还要继续上诉,洗掉自己的罪名。


罗杰·斯通被特朗普免刑之日,美国实质上已变成了“动物庄园”
斯通在接到特朗普电话后,在家门外庆祝胜利。(CNBC截屏)


多年来,特朗普不但喋喋不休地批评、丑化通俄门调查,而且一口否认俄国情报部门2016 年干预美国大选的事实。他的《行政赦免令》也不例外,一开始就抱怨司法部当年开启穆勒特别检察官办公室的调查是个“骗局”,而斯通则是“通俄骗局”的受害者。该文件再度声称:穆勒调查是一次“猎巫行动”,并批评“失控的穆勒检察官急切地想要获得轰动性的头条新闻以弥补调查失败”,对斯通的指控是件“因沮丧和恶意产生的鲁莽行为。”换言之,按照司法程序给斯通判刑是非法行为!


总统发公文来批评自己政府的审查报告和法院审判,这是历史性的第一。就像特朗普公开批评并扭曲传染病权威福奇医生的话一样,都让人匪夷所思。在特朗普时代,事实与法治都需要向总统的个人利益让步!


斯通判刑的波折



斯通被法院判决七项罪名,包括妨碍司法、向国会说谎和威胁证人。四位联邦检察官按照惯例建议7-9年徒刑。特朗普总统在今年2月多次发推,批评司法不公,表达对斯通判刑的极度不满。


罗杰·斯通被特朗普免刑之日,美国实质上已变成了“动物庄园”

推荐9年刑期是不公平的,或许检察官是无赖?


罗杰·斯通被特朗普免刑之日,美国实质上已变成了“动物庄园”真正犯罪的是对方,司法不公!


司法部长巴尔显然受到压力,破格出面干预,要求法官减少刑期,引起四位职业检察官集体辞职抗议,其中一位直接离开了司法部。巴尔也因此赢得了特朗普的赞许!


罗杰·斯通被特朗普免刑之日,美国实质上已变成了“动物庄园”

特朗普对巴尔的干预表达赞许!


司法部长巴尔的干预固然促成斯通减刑。不过,他并不同意给斯通免刑。在赦免令发布前两天,路透社报道:“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周三表示,对特朗普总统的长期朋友和顾问罗杰·斯通的起诉是适当的,他的三年四个月的监禁判决是公平合理的。”


司法部长至少不敢宣告美国的司法不公,因为他还要考虑到常识和事实,不能自己打脸。因此,在这件事上他只好站在特朗普的对立面。


罗杰·斯通被特朗普免刑之日,美国实质上已变成了“动物庄园”

司法部长7月8日表态。(路透社报道截屏)


发布赦免令的当天,斯通在发布前对记者霍华德·芬曼(Howard Fineman)说:“他(特朗普)知道我承受着背叛他的巨大压力,(如果我讲实话)那将会大大缓解我的处境。但我没有这样做。”他似乎没有察觉自己的语病,他的话暗示了,他掌握着一些总统的秘密,如果说出来会对总统不利。原来,特朗普的特赦,主要的目的很可能就是要解救自己


罗杰·斯通被特朗普免刑之日,美国实质上已变成了“动物庄园”


穆勒对特赦令的回应



国会听证会以后,已经退休的特别检察官穆勒多次遭受到总统的咒骂和嘲讽,但他秉承着司法界的规矩,拒绝对政治上的是非置喙,一年来保持了绝对的沉默。然而因为《行政赦免令》过分离谱,涉及到美国司法的完整性,他终于开口了。特赦令宣布两天之后,穆勒在《华盛顿邮报》上发文:《罗杰·斯通仍然是个被定罪的重罪犯,这是恰当的》。


穆勒说:特别检察官办公室的工作——它的报告、起诉、认罪和定罪——应该不言自明。但我觉得有必要对以下两个说法作出回应:一个是广泛的说法,即我们的调查是非法的,我们的动机是不恰当的;另一个是具体的说法,即罗杰·斯通是我们调查任务的受害者。不容置疑,对俄国的调查是最重要的。斯通被起诉和定罪是因为他犯了联邦罪。他仍然是一个被定罪的重罪犯,而这是恰当的。”


在这短短700字的评论中,穆勒简单阐明了俄国人如何干预美国2016年的大选,并列举斯通与俄国骇客和维基解密间来往的证据,以及斯通与特朗普竞选活动间的互通声息。


让我们对斯通的所作所为做个更全面的回顾:


起底罗杰·斯通



罗杰·斯通被特朗普免刑之日,美国实质上已变成了“动物庄园”

(Quartz 截屏)


斯通今年67岁,他1972年开始参与尼克松的竞选活动。尼克松当选后,因为“水门案”的关系,很多认为他是“政治诡计家”,许多共和党人一度与他保持距离。他1976年开始在里根的竞选活动中效劳。他一生心目中有三位英雄:罗依·科恩(Roy Cohn)、尼克松和温莎公爵。


如果你不知道罗依·科恩是谁,他曾是恶名昭彰的约瑟夫·麦卡锡参议员的助手,后来成为特朗普的导师(mentor)和个人律师。他1986年去世了。


被许多美国人唾弃的尼克松,正是斯通崇拜的对象,斯通以背上尼克松的刺青为傲。


罗杰·斯通被特朗普免刑之日,美国实质上已变成了“动物庄园”

打假网站确定斯通刺青为真。(截屏自Snopes网站)


自1980年起,斯通、保罗·马纳福特(曾为特朗普2016年竞选活动首席执行官),以及查理·布莱克(Charlie Black)三人搭档组建政治游说公司(BMS)。据称,BMS游说公司对里根1984年的竞选连任有很大的贡献。


1989年,特朗普成为斯通与马纳福特的游说公司的顾客,他们之间的商业关系从此展开。在特朗普2015年宣布竞选总统以后,斯通一度做过竞选活动的顾问,后来斯通离开竞选团队,但他并没有停止为特朗普效力。


称斯通为“政治诡计家”十分恰当,他的名字在传播阴谋论的另类右翼群体里并不陌生。他与Alex Jones、Jerome Corsi这批造谣分子,以及InfoWars、Breitbart这些右翼网站关系十分密切。


斯通与通俄门



关于斯通与“维基解密”(WikiLeaks)以及俄国骇客间的来往,在穆勒报告公布之前我们已经知道的有下列事实(注1)


  1. 2016年6月14日,《华盛顿邮报》报道,俄国政府骇客侵入了“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的服务器。15日,代号Guccifer 2.0的骇客宣布是他一个人干的。后来美国情报部门发现,Guccifer 2.0是俄国情报部门使用的一个代表账号。被偷走的信息包括DNC的电子邮件。DCLeaks网站(它是俄国网络间谍组织Fancy Bear的幌子)于6月开始泄露被偷的电子邮件,“维基解密”也从7月22日开始参与陆续泄露。邮件内容是民主党七位关键工作人员的私下对话,许多内部秘密被曝光,不但让民主党极度难堪,也加深了党内的分裂,多人被迫辞职。


  1. 2016年8月8日,斯通向记者承认,他跟“维基解密”的阿桑奇私下有沟通。后来斯通反悔,说他跟阿桑奇是通过一个中介沟通的(根据维基,有证人指出他在波德斯塔信件曝光前跟阿桑奇直接通话)。


  1. 2016年8月12日。Guccifer 2.0公布民主党人的内部记录,那是从民主党国会竞选委员会(DCCC)的电脑上偷取的。同天,Guccifer 2.0在推特上对斯通说:“谢谢你相信真正的#Guccifer 2.0。”


  1. 2016年8月13日,斯通推文批评推特公司暂停Guccifer 2.0账号的措施为“岂有此理”!他还称赞Guccifer 2.0是位英雄。从8月14日到9月9日,斯通与Guccifer 2.0用推特提供的短信服务沟通。对这一切,斯通并没有通知美国的执法人员。


  1. 2016年8月17日,美国情报机构告知特朗普,入侵民主党电脑是俄国情报部门干的。同天,在一次短信交流中,Guccifer 2.0对斯通说:“请告诉我,如果我能以任何方式帮助你,这将是我的一大荣幸。”


  1. 2016年8月21日,斯通发推:“相信我,很快就到了波德斯塔上膛的时间。#CrookedHillary”。波德斯塔(John Podesta)是希拉里的竞选经理。10月份证实,他的私人Gmail被Guccifer 2.0偷走,里面的机密更是可观。


(穆勒报告指出(注2),Guccifer 2.0于2016年7月14日已经把波德斯塔的电子邮件转交给“维基解密”。)


  1. 斯通在10月2日周二发推:“周三希拉里·克林顿就完蛋了。#维基解密。”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维基解密”推迟了邮件曝光。到了10月7日,特朗普“走进好莱坞”的猥亵谈话录音被《华盛顿邮报》曝光,全国沸腾。这个“十月惊奇”对特朗普极为不利,他很可能就此out了。然而,两个小时后,“维基解密”开始把波德斯塔的私人信件陆续曝光,因为内容“精彩”,在媒体上引起了更大的震撼。特朗普的窘境立刻得到缓解。两边配合得天衣无缝,“维基解密”拯救了特朗普!不,俄国人拯救了特朗普!


(穆勒报告确认(注2):“这些‘维基解密’发布的文件就是为了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和破坏希拉里的竞选而设计和安排的。”)


穆勒报告与斯通



2019年4月面世的穆勒通俄门报告分两个部分(注3)。第一部分指出,没有足够证据证明特朗普竞选活动有“与俄罗斯政府协调或共谋干涉选举的活动。”


第二部分虽然没有直接指控特朗普本人妨碍司法,但是该报告描述了特朗普在做总统期间可能妨碍司法公正的十次事件和当选前的一次事件,并指出他私下试图 “控制调查”。但是为了遵守司法部法律顾问办公室(OLC)关于“在任总统可免于刑事起诉”的意见,调查报告选择不直接提出指控。


报告进一步指出,国会才是决定特朗普是否妨碍司法,应当遭受弹劾的部门,而非司法部。然而由于美国的政治现实,国会并没有因为这个报告而弹劾总统。


斯通的案子所牵涉的主要是第一部分。当司法部2019年公布穆勒报告时,有关斯通的很多内容是被屏蔽的,因为他的案子正在进行中。到了2020年2月案子已经宣判。有人根据《信息自由法》的知情权申诉了,于是在6月19日这天,有关斯通的大部分信息才得以面世。(注4)


根据新透露的内容,斯通是特朗普竞选活动与“维基解密”的主要中间人。


检察官写道:总统的前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告诉他们,在“维基解密”发布其第一批被俄罗斯窃取的民主党电子邮件之前,他无意中听到了特朗普和斯通2016年夏天在特朗普大厦总部的对话。


科恩说:当斯通保证,“维基解密”将很快发布更多伤害希拉里的信息后,特朗普回应说:“哦,好极了,好的。”报告称,在“维基解密”后来公开了从DNC窃取的文件后,特朗普告诉科恩:“我想,罗杰说对了。”


检察官还指出,对斯通和其他被穆勒调查锁定的目标而言,特朗普的公开评论是明显的信号。特朗普放话, “传达一个信息,即证人会因为拒绝提供对总统不利的证词而得到(总统)回报,如果他们选择(与穆勒)合作,则会被总统攻击”。


瑞克·盖茨和班农的证词



科恩的话正好印证了马纳福特的助手瑞克·盖茨(Rick Gates)在他自己的案子上对检察官所做的证词(注5)。盖茨因为“阴谋反美并作虚假陈述”被判坐牢45天,社区服务300天。他被陪审团定罪,但由于他与检察官合作,竟然得到如此的轻判!


盖茨在2019年11月12日作证说,特朗普在2016年竞选期间与“政治诡计家”罗杰·斯通讨论“维基解密”。


盖茨对斯通的审判中的这一证词与特朗普2018年11月的说法形成了鲜明对比。特朗普在给穆勒的书面证词上说:“我不记得曾与斯通讨论过‘维基解密’”,“我也不记得斯通曾与我的竞选活动讨论过‘维基解密’。”明显地,特朗普在避重就轻地说谎,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可能不记得?只要稍微推理就懂得,如果真没有,他肯定会否认讨论过。


但特朗普也表示:“我知道‘维基解密’是当时媒体报道和竞选相关讨论的主题。”


盖茨在华盛顿特区美国地方法院作证说,特朗普在2016年7月与斯通的通话结束后不到一分钟,特朗普就向他表示:“‘维基解密’会有更多信息。”


盖茨还作证说:除了与特朗普谈论“维基解密”之外,斯通在特朗普竞选活动中被公认是预测“维基解密”下步行动的信息来源。


盖茨也作证说,另一位竞选官员马纳福特告诉他,他将向特朗普提供他能从斯通那里得到的任何信息。


此外,特朗普竞选活动前首席执行官班农在斯通开庭期间也曾经被传讯,他向陪审员说:“他一直将罗杰·斯通视为‘维基解密’的‘接线人’。”(注6)


承办斯通案子的法官后来说:单单用盖茨和班农的证词就足以给斯通判罪。斯通绝对不是无辜的受害者!


特朗普竞选团队和俄国骇客真没共谋吗?



从上面的证据可以归纳出,无论是跟阿桑奇本人还是经过中介,斯通与“维基解密”一直互通声息,他对“维基解密”的下一步行动都能事先得到消息。斯通跟Guccifer 2.0也一直保持联络,他知道Guccifer 2.0是作案的元凶,也知道Guccifer 2.0把偷来的电子邮件传给“维基解密”。


但斯通坚持自己不知道Guccifer 2.0是俄国间谍,也因此没有被起诉为与俄国间谍合谋。然而面对Guccifer 2.0侵入民主党服务器的犯罪行为,他不但没有向司法机构报案,更是尽量设法利用。至少,他确实是“维基解密”泄密邮件的主要推手之一。


此外,既然美国情报人员在2016年8月17日就知会了特朗普,作案的是俄国间谍,按照常理,特朗普肯定知会了斯通。所以,特朗普与斯通都知道Guccifer 2.0就是俄国间谍,而且,是俄国人把邮件交给了“维基解密”。


特朗普在竞选中甚至向俄国人喊话,希望他们能够找到希拉里遗失的3万封电子邮件。根据美国情报,在特朗普放话后,俄国人立即就采取了行动。这些都是违反国家利益的行为,特朗普把私人的利益放到国家利益之上。


知情不报,并且乐见其成,是不是“与俄罗斯政府协调或共谋干涉选举的活动”?这已经是在法庭上如何才构成“协调”和“共谋”的问题了。在美国的法庭上,还需要更多的证据才能定罪,而目前唯一缺少的就是当事人斯通的证词。所以这个赦免令是如此重要,它直接保证总统不会被知情合伙人斯通控告。


罗杰·斯通被特朗普免刑之日,美国实质上已变成了“动物庄园”

(Business Insider截屏)


最近特朗普的律师杰伊·塞库洛(Jay Sekulow)在最高法院替总统辩护,解释为什么总统的报税单不能被调查。他最重要的理由是:“总统不能被当作为普通的公民对待”,换句话说,总统比其他人更平等。不过大法官以7-2的比例判决,否定了总统高于宪法的说法。


乔治奥威尔《动物庄园》(1945)中有句名言:“所有动物都是平等的,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平等。”


特朗普整天高喊“法律与秩序”,要清除华府“腐败的沼泽”,然而在斯通被特朗普免刑的那天,美国实际上已经变成了“动物庄园”!


罗杰·斯通被特朗普免刑之日,美国实质上已变成了“动物庄园”

乔治·奥威尔《动物庄园》(1945)中名言:“所有动物都是平等的,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平等。”(图片来自网络)


注:

1. Ryan Goodman, “How Roger Stone Interacted with Russia’s Guccifer and WikiLeaks,” 2017-9-28, Newsweek.
2. Ben Popken, Brandy Zadrozny and Ben Collins, “Trump campaign planned for WikiLeaks dump, tried to acquire Clinton emails, Mueller report finds,” 2019-4-18, NBC News.
3. “Mueller Report,” Wikipedia.
4. Sharon LaFraniere, “Mueller Report Details Highlight Trumpʼs Interest in Emails Damaging to Clinton,” 2020-6-19, New York Times.
5. Dan Mangan, Kevin Breuninger, “Trump talked to Roger Stone about WikiLeaks, Rick Gates says in testimony contradicting the president,” 2019-11-12, CNBC.
6. “Steve Bannon testifies Stone boasted of Assange ties, info that would hurt Hillary Clinton,” 2019-11-8, Associated Press.

作者简介

临风,本名熊璩,出生于重庆,台湾长大。曾任台湾大学数学系副教授 ; 克雷超级电脑公司(Cray Research, Inc.)研究部总工程师; 惠普公司中央实验室部门主管,大学关系部亚太区主任等。2011年退休,全力读书、研究、写作。在中国大陆出版有《绘画大师的心灵世界》(2012年江西人民出版社)。


罗杰·斯通被特朗普免刑之日,美国实质上已变成了“动物庄园”


撰文:临风

编辑:Jing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推荐阅读

美国华人大分裂,考验我们政治智慧的时候到了

特朗普民调全面落后,今天投票的话必输无疑,他如何落到这个地步?

一波未平,一波又来,美国疫情全面失控谁之过?|今日美政

叛军旗及雕塑的前世今生——美国为什么有人要拆除“文物古迹”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罗杰·斯通被特朗普免刑之日,美国实质上已变成了“动物庄园”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进入临风专栏



点赞+点在看=鼓励一下



Tags: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2020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