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


1785篇文章

新冠疫情和BLM运动已经成为对人类社会文明的一次大考。未来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战争会代替和平、仇恨会代替关爱么?人类文明会更加强大,更加友善么?


正文共:8808字

预计阅读时间:22分钟

撰文:西雅图M君


2020年的头几个月无比魔幻,一桩桩奇事活久见。这不,新冠疫情给社会造成的撕裂和创伤尚未结束,非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和大规模抗议示威接踵而至,并且有可能开启美国新一次的社会大变革。


事件回顾


先回顾一下:非裔美国人弗洛伊德于2020年5月25日,在明尼苏达州最大城市明尼阿波利斯被捕,白人警察Derek Chauvin单膝跪在弗洛伊德脖颈处超过八分钟,期间弗洛伊德不断哀嚎“我无法呼吸”, “求求你”, “妈妈”。


美国华人大分裂,考验我们政治智慧的时候到了

路人拍摄视频截图。(图片来自网络)


拘捕全程被几名路人用手机记录了下来,路人还请求警察停止跪颈,但Chauvin似乎很享受这种控制感,旁边的一名亚裔警察也无动于衷,八分钟跪颈终于导致弗洛伊德死亡。视频发布之后,震撼全美,引发了大规模的反种族歧视和反警察暴力示威,即BLM运动(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


美国华人大分裂,考验我们政治智慧的时候到了

西雅图BLM游行示威。(图片为NBC News截屏)


在不少城市,示威从开始的和平抗议一度演变成暴力打砸抢。M君所在的西雅图,市中心很多商店被砸被抢,一些警车被点燃。很多店铺(包括中国城)的窗户迅速上了木板,一派世界末日景象。


美国华人大分裂,考验我们政治智慧的时候到了

暴乱后的西雅图华埠顿成木板城。(《西华报》)


6月8日晚,西雅图大批示威者占领市中心附近国会山(Capitol Hill)所在的几个街区,宣布成立“国会山自治区(CHAZ)”,后来又改称“国会山占领示威区(CHOP)”、“自由国会山区”。位于自治区内的西雅图东区警局为避免激化矛盾,全体警察撤出。


美国社会对自治区的态度比较分化,支持者认为是“乌托邦”,说抗议者“正在尝试没有警察的生活实验……成百上千人聚集在一起听演讲、诗歌和音乐”。根据M君几个亲身探访过的朋友证实,自治区内是有点乱,满街的人,满地帐篷,但很和平,有大量的志愿者和民间捐赠。市政人员每天会来更换简易厕所并收走垃圾,水电供应也没有中断。


美国华人大分裂,考验我们政治智慧的时候到了

西雅图国会山自治区街景。(图片为abc News截屏)


反对者则以特朗普为代表,称抗议者为“丑陋的无政府主义者”和“国内恐怖分子”,要求西雅图的民主党市长夺回该地区,还威胁要派兵替市长清场。女市长杜肯则回怼,说自治区“更像是拥有派对氛围的四个街区 ……现在它也没有对公众构成威胁”。


之后几个星期,全国大规模示威逐步平息,西雅图自治区里示威者人数也快速下降,毕竟都不是职业革命家,正常日子该过还得过。7月1日,在两宗凌晨枪击案发生后,越来越多的人觉得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西雅图警察前往国会山自治区,清场驱赶留守者,没有遇到什么抵抗,自治区因此寿终正寝。


M君还是比较赞同市长杜肯的处理方式。华盛顿州是 “深蓝州”,民众普遍偏左,强调社会公平,关注弱势群体。因此在示威者情绪最高涨的时候,强力压制不见得合适,反而可能会造成更严重的对抗。这也有点像处理青春期孩子的叛逆行为,疏比堵的效果要好,只不过不能立竿见影见效。


美国华人大分裂


有些人可能以为BLM运动的主体以黑人为主,但其实不是,它得到了美国社会比较普遍的支持。比如西雅图全体居民里,白人(含西裔)占绝对多数,有65.7%,亚裔14.1%,非裔只有7% 。抗议示威者里白人明显占多数。M君所在小区白人为主,但很多家庭都在门前草坪上插上BLM标语来表示支持,华人群体之外的少数族裔更是压倒性地支持BLM。


美国华人大分裂,考验我们政治智慧的时候到了

草坪上的BLM标语。(图片由作者提供)


但在美国华人圈子,对BLM事件的态度却出现了大分裂。


以耶鲁学生公开信《“我们和非裔站在一起”,耶鲁华裔学生写给爸妈和华人社区的公开信🔗 引发的系列辩论为例,一些华二代公开批评父母一代种族歧视思想严重,只关注个人利益,不关心社会公平正义,指出亚裔社区中一直普遍存在对黑人的歧视,缺乏对黑人遭受的系统性不公的同情;而一些第一代移民又反过来指责华二代太左太激进,脆弱无知,对父母一代华裔移民的辛苦打拼和付出缺乏感恩之心。


美国华人大分裂,考验我们政治智慧的时候到了

《美国华人》公众号的文章引起巨大反响。


双方文笔都很好,道理说的都很透彻,但的确暴露出两代人巨大的思想鸿沟。这其实代表的是两种与世界相处的态度:


  • 华一代更看重自身努力,面对逆境时,更强调通过个人奋斗改变命运。

  • 华二代则更看重体制的公平合理,认为这是每个人充分发展的必备因素,更强调修正体制的不合理之处。

 

应该说,这两种态度与两类人群的成长环境和个人遭遇密不可分,都有各自合理的地方,也有各自的死角:


  • 过于强调个人努力,就会迟早碰到游戏中预先设计好的玻璃天花板,甚至成为制度性歧视的牺牲品(参考二战时德国的犹太人和美国的日裔集中营)。

  • 而过于强调体制不公,就容易怨天尤人、自暴自弃(这是很多华人指责黑人群体的重要原因)。


如今美国面临的众多社会问题,其实或多或少都反映出了这两种模式各自的死角。


不过在理性辩论之外,近期特别令人遗憾地看到,一些美国华人(多以一代移民为主)缺乏对事件的思考,反而毫无顾忌地发表了不少赤裸裸的种族歧视言论,比如称黑人为劣等人种,说弗洛伊德使用了假钞还吸毒活该被警察打死等等。


还有人把Black Lives Matter故意翻译成“黑命贵”,潜台词就是,和我们华人的吃苦拼搏改变命运相比,黑人太矫情,自己不上进,受到社会各种优待还不满足。


还有人提出,不应该说BLM,应该说ALM(All Lives Matter,所有人的命都是命,或 Asian Lives Matter,亚裔的命也是命),这看似正确,但其实逻辑上有很大问题。就好像假如有人说山东的高考腐败应该根除,你回答,不,所有腐败都需要根除!又好像假如有人说社区里顶着高温量体温的工作者是英雄,你回答,不,那些辛苦付出的医务工作者也是英雄!再比如孩子问妈妈:妈妈你爱我吗?妈妈答,不,我爱所有人!


如果有人认为ALM没毛病,可能说明两件事:一,他/她爱抬杠,二,他/她有不满情绪。


原因探寻


认知出现偏差会带来困惑和痛苦。


M君最近就时常陷入这种困惑和痛苦。因为我相信这些一代移民同胞们大都是善良的,大多数受过高等教育,有高于社会平均的收入,有幸福的家庭,有数十年的人生阅历,无论在美国或中国都属于社会的中坚力量。人们可以因为政治主张不同,或者因为自身利益受损去反对BLM运动和相关政策,阐明自己的道理,争取自己的权益。但为什么会如此大范围地出现缺乏基本尊重、不符合社会道德规范的种族歧视言论呢?特别是发生在一些我尊重、喜爱的朋友身上,让我尤其感到困惑。


这样的言论,是否代表了华人群体的真实想法?又会让整个美国社会,特别是其他少数族裔如何看待我们?M君绞尽脑汁,努力尝试着去探究背后的原因,替同胞们寻找一个合理的解释。我找出了下面一些可能的原因:


原因一:对美国历史缺乏足够了解

每个国家历史上的荣耀与伤痛都会转化成为社会道德和国民品性的一部分。拿丧权辱国的近代中国历史来说,这段屈辱历史为全体中国国民造就了几个明显特征:对来自外部的敌意和欺侮特别敏感;对“中国人民老朋友”特别喜爱;对里通外国的汉奸特别痛恨,等等。


不过上面这些特点对美国人全都不存在。美国人压根不知道什么是丧权辱国,历次大战都打赢了,从没吃过亏。韩战和越战虽然打得灰头土脸,但属于替小弟出头没成功,对自信没有太大影响。


那么美国人民的历史伤疤又是什么呢?是种族问题。


美国建国之前,战争、种族屠杀和传染病导致北美超过5000万人的土著印第安人几乎灭族。目前,全美人口统计显示,还有约290万本土印第安人。很多人可能不知道,M君所在的西雅图城市名称Seattle就来自Duwamish and Suquamish部落的传奇酋长的名字。


美国华人大分裂,考验我们政治智慧的时候到了

Duwamish and Suquamish部落的传奇酋长。(网络图片)


美国建国之初(对应清乾隆年间),民主是只属于白人男性,而且是有财产的纳税人的少数人的民主,排除了女性、穷人、黑人等有色人种。华盛顿有317个奴隶,好在他临终前还了他们自由身;起草《独立宣言》的杰弗逊,曾写出“不言自明的真理”,第一条就是“所有人生来平等”,他居然有600多奴隶。


美国华人大分裂,考验我们政治智慧的时候到了

杰弗逊与《独立宣言》。(网络图片)


蓄奴制是美国与生俱有的“原罪”,也是美国历史的巨大污点。


后来民主范围逐步扩大,1830年(对应清道光)取消了财产限制,1865年(对应清同治)的第13修正案废除蓄奴制;1868年的第14修正案规定了意义深远的正当程序和平等保护;1871年第15修正案取消了选举的种族限制;1920年(对应民国)第19修正案才取消性别限制。


二战之后的六十年代,美国民权运动风起云涌,其核心是思想的质疑和精神的解放,根本性地改变了美国社会面貌和人民对待种族歧视、性别歧视的态度。《民权法》的签署是一个里程碑事件,通过联邦立法来保护少数族群的平等权利。西雅图市所在的金郡(King County)就是于1986年,以民权斗士马丁路德金来重新命名的。


60年代,肯尼迪总统还首先提出了Affirmative Action概念,直译是正面行动,意译是平权或者纠偏,目的是为真正做到公平,要对历史上被剥夺平等机会的族群有一定的优先照顾,譬如目前很多大学在录取时要适当考虑种族因素。


美国华人大分裂,考验我们政治智慧的时候到了

肯尼迪总统与Affirmative Action理念。(网络图片)


不难看出,美国的历史“原罪”决定了,种族问题是一个极其敏感和社会高度关注的话题,在公众场所发表种族歧视言论和进行种族歧视行为也因此成为美国“政治最不正确”的事,会遭到逮捕和起诉。


这次BLM运动,很多华人对白人支持者嗤之以鼻,称为“白左”作秀,吃饱了撑的没事干,老想着打土豪分田地。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所谓“白左”,能对自己种族在历史上犯下的灭绝人性的罪行痛心疾首,帮助少数族裔抗争社会不公,是有良知的表现,是这个社会道德进步的基础。


原因二:中国传统文化缺乏种族敏感性

看看下面照片,是否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美国华人大分裂,考验我们政治智慧的时候到了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18年前参加变装舞会的照片。(网络图片)


2019年,媒体曝光加拿大帅哥总理特鲁多于18年前,29岁时,涂黑脸、手和脖子,包着头扮成阿拉丁参加变装舞会的照片,举国上下一片哗然。特鲁多当即道歉,承认这张照片有种族主义色彩, “我本来应该知道的,但我没有,我对此深感抱歉”,“我不应该这样做。我负责。这是个愚蠢的事情。”


长期以来,除了元、清两个朝代,种族问题从未成为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长期的汉族大一统产生的自我优越感早已深入国民骨髓,缺乏与其他种族的共生和碰撞,也就很难形成这方面的敏感性。CNN的一篇报道介绍了相关历史,以及为什么抹黑/棕/黄脸会冒犯少数族裔的缘由。(1)


原因三:该不该惩罚整个警察系统

秩序和自由是一对天然的矛盾体。


东亚文化强调个人服从集体,强调秩序大于自由。这次疫情就是明证,百姓们心甘情愿地忍受各种不便,企业承受着巨大的经济损失,全社会令行禁止,共同抗击疫情。


而美国社会强调自由,代价就是缺乏秩序感,很多事情都要依赖地方自治和民众自治。因此我们看到,不同贫富社区之间,环境和教育资源差异巨大。治安差异也巨大,好的社区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差的没人敢去。


以西雅图国会山自治区为例,算是对现行社会秩序的反叛,去尝试没有警察的社会运行方式。很多美国民众能够容忍,甚至支持,但一代华人,特别是年级稍微大些的,可能是联想到曾经经历过的政治运动,几乎全都嗤之以鼻,认为是闹剧,还戏称其缩写CHAZ为“渣滓”。


BLM运动的一大核心诉求是反对警察暴力,要求削减警察经费(Defund the Police),也就等于削减警察数量。


美国华人大分裂,考验我们政治智慧的时候到了

西雅图示威者高举Defund the Police。(图片为king5.com截屏)


华人大多对此感到匪夷所思:都乱成这个样子了,居然还想削减警力。警察少了,餐馆和店铺谁来保护?况且华人大多遵纪守法,警民矛盾不像非裔那么突出。于是多个华人群体发起了声援警察的活动,纽约法拉盛还有数百华人集会支持警察。


M君也很懵:不要警察了?还嫌不够乱吗?都不打算安稳过日子了吗?


可是和华人社区的态度相反,美国社会对削减警察经费的诉求非常响应,比如西雅图教育局局长就立即解聘了几所学校里的驻校警察。在最高层,美国两党已经启动了警务改革法案的起草。因此,现在不是削不削减的问题,而是削减多少、怎么削减的问题了。 


M君旁听了西雅图市议会审议2020年警务预算调整的公众听证会,发现这个诉求同时具有合理和不合理的部分。


美国华人大分裂,考验我们政治智慧的时候到了

西雅图市议会审议2020年警务预算调整的网上公众听证会。


不合理部分:


  • 多个民间组织要求把西雅图警察本年度的剩余预算削减50%,M君觉得这有点过分了,很可能会造成部分关键治安职能的瘫痪(相比之下,西雅图市长仅提出削减5%)。

  • 西雅图市中心的治安问题、无家可归者的问题已经很严重了,警力的减少很可能会使这些情况继续恶化。

  • 有报道称,多名市议员已公开宣布支持削减50%。几周内,市议会将做出决定,搞不好会大幅高于5%,到底是多少,让我们拭目以待。


合理部分:


  • 是把削减下来的警察经费转移到非武力的社会服务机构,完成一些原来属于警察的职能,比如对无家可归者随处露营的约束,比如911电话调度等。


  • 而且平心而论,美国警察体系的确存在很多问题。美国警察和中国的民警完全不同,与社区和民众的融合度很低,高度军事化武装化,是妥妥的国家暴力机器,经常有滥用武力的情况,还有选择性执法的问题。警察系统与白人和亚裔总体来说相安无事,但与其他少数族裔的矛盾非常突出。


  • 这里边原因很复杂,有警察系统历史起源的问题,有美国枪支泛滥的问题,有警察工会阻碍警察优胜劣汰的问题等等。


M君还找了一下西雅图警局的预算数据。过去一年里,在警员人数基本不变的情况下,经费竟增长了45%;可以暗箱操作的“超时补贴”一共发放了$3000万;全体警员近千人,平均工资$15万,其中375人年收入超过$20万;就连专管停车贴条的,平均工资也达到了$9.68万。


美国华人大分裂,考验我们政治智慧的时候到了


M君窃以为,纽约法拉盛华人在这个时点集会支持警察的做法值得商榷。这固然可以拉近和警察的感情,让警察对华人多一分好感,但在当前大势下,也同样会刺激其他族裔的感情,进一步孤立华裔,造成华裔与其他少数族裔的对立。


在警务改革大势不可阻挡的情况下,M君推荐一些做法:


(1)制度上,不要一听到削减警察经费就笼统地反对,而要积极参与警务改革的规则制定,保留对华人安全至关重要的警员岗位,至于什么停车贴条和911接线,交给民间运营没有什么大不了。


(2)规则上,反对警察工会的大锅饭和护犊子,支持警员优胜劣汰,优先裁掉那些民众投诉多、欺负少数族裔的警察。比如杀死弗洛伊德的那名白人警察,之前已经收到18起民众投诉,其中2起受到纪律处分,他绝对不是一名好警察。


(3)利益上,华人商家应该出钱出力,用合法方式激励警员更愿意保护华人店铺,同时要鼓励支持华人子弟报考警校,快速增加华人警察的数量。


原因四:黑人可怜还是可恨?

黑人到底是可怜还是可恨?华人群体对这个问题的答案严重分裂。


中国有句老话说的好,“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辩证地说明了,可怜和可恨看似矛盾,但在实际生活中经常相互依存,相互促进。之后一句,“可恨之人必有可悲之苦”,也是这个道理。


同情黑人群体遭遇的华人左派,还有指责黑人不配优待的华人右派,其实看到的都是这对矛盾的不同侧面。


我们先看看可恨这一面。


M君查了统计局人口数据(2)和FBI的2017年警察逮捕数据(3),白人(不含西裔)的人口占比60%,逮捕数占比51%,略低于社会平均。西裔人口占比18%,逮捕数占比18%,属于社会平均。非裔人口占比13%,逮捕数占比竟高达27%。我们再来看看亚裔,人口占比6%,逮捕数仅占1.2%。


根据数据再推算一下,2017年每名非裔有5%的几率被捕,就是说一年里每100人就有5人次被捕。对比之下,亚裔仅有0.5%的被捕几率,每200人才有1人次被捕,是非裔的十分之一。


美国华人大分裂,考验我们政治智慧的时候到了

FBI的2017年警察逮捕数据摘录。


再来看看可怜这一面。


一个让M君震惊的数据是,黑人的单亲家庭比例竟高达65%,就是说每三个非裔儿童里就有两个生活在单亲家庭。其他族裔里,土著印第安人的单亲家庭比例53%,西裔41%,白人24%,亚裔又是最低,15%。(美国教育部数据(4), 研究机构数据(5) )


需要说明的是,单亲家庭的统计里,包括了大约四分之一的cohabiting parents,就是没结婚但住在一起的父母。但就算打个折扣,这些数据仍然是惊人的,是美国社会一个越来越严重的问题。


这里同样有个可怜可恨的逻辑因果关系:单亲家庭容易导致贫困、无法保证教育,孩子更容易走上犯罪道路。


而犯罪率高,以及刑事司法系统不公,又会造成许多黑人男性或者坐牢,又或者因为受歧视或有案底找不到工作,养不起家,会加剧贫困,进一步推高单亲家庭比例,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弗洛依德的生平现在都被媒体挖了出来,能够看得出来,他年轻时也曾是个上进的人,但在人生的几个关头,因为各种社会的和自身的原因,导致他始终沉沦在底层,读来颇为唏嘘。他成长于一个单亲家庭,死后又给他的6岁女儿留下一个单亲家庭。


感兴趣的可以看看《华尔街日报》报道的弗洛依德和杀他的警察的人生故事。(6)


美国华人大分裂,考验我们政治智慧的时候到了

《华尔街日报》报道截图。


很多华人关注的是黑人的个体行为,没错,杀人偿命,抢钱坐牢,谁都希望社会治安好,支持法律与秩序(Law & Order)看上去是天经地义的事。


但当我们上升一个高度,去看待这个族群时,就会发现,美国过去二三十年根据“破窗理论”采取的社会治安高压政策并未达到期望的效果,监狱里人满为患,非裔族群整体依然陷在恶性循环里。这些的确需要做出改变。


从华人整体利益来说,非裔群体的经济状况和教育状况的改善,有利于社会治安的改善,长远看也符合华人的根本利益。


怎么改,M君也完全没有线索,只知道肯定不存在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简单方案,光搞警务改革是没用的。


而当今的总统,太习惯于依赖商人直觉解决问题,太喜欢做取巧和花哨的事,不愿意啃硬骨头,又严重依赖右翼白人基本盘,几乎不太可能在复杂的种族和社会问题上有什么作为。


因此,BLM运动的真正价值是,它有可能开启南北战争和民权运动两次社会变革之后,美国社会的第三次伟大变革。


向左,向右,还是向前


当下,各个族裔都在思考最根本的有关人与人,人与国家,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整个社会都在探讨如何重新搭建这个国家的经济政治架构和秩序。华人群体已经落后了,不过奋起直追还不算太晚。


美国华人大分裂,考验我们政治智慧的时候到了


PBS讲述亚裔移民历史的五集系列记录片“Asian Americans”——《亚裔美国人》),值得我们观看和反思。(参看《PBS大片《亚裔美国人》讲述了怎样的故事?🔗


我们需要将华人的核心利益归为两类:


  • 生存利益:种族主义是否抬头,针对亚裔的攻击呈现什么势头,社会治安是否恶化,中美交恶是否给美国华人带来影响生存和安全的伤害。


  • 发展利益:升学、就业、职场、减税等等。


到底向左,还是向右,其实没有一个固定的答案。


首先,取决于你的一个重要判断:什么是当下影响华人利益的最主要矛盾。


其次,争取利益要讲究方式方法。拿不上台面的利益诉求就别大声嚷嚷,而要通过其他合法途径来实现,比如政治说客、基金会等影响政策制定的途径。不要刺激其他族裔的感情,不要把华裔推到其他少数族裔的对立面去。


这有两个前提,一是得有自知之明,知道什么拿得上台面,什么拿不上;二是得懂政治规则如何运作。这两方面都需要我们多向犹太人和印度人学习。


最后,要兼顾华人的短期和长期利益。民主社会对公民的基本要求是也要考虑全体的利益,尤其是弱势群体的利益。如果只考虑眼前利益,不仅狭隘,也难以持久。指导长期利益的,必须是笃定的价值观和底层哲学。


结 语


有一个种族群体,经济上处于社会的中游偏上,政治上缺乏作为,道德上被社会普遍认为冷漠和自私自利。你会想到是谁?


美国华人大分裂,考验我们政治智慧的时候到了


没错,M君说的就是二战前夜的德国犹太人。类似情况的,可能还有被血洗多次的东南亚华人。在美国,当然不会再发生这样的惨剧,但美国华人们,应当从历史中汲取教训,向犹太族裔学习,提高政治智慧,让我们的群体更加强大,让我们儿女的未来更加幸福。


新冠疫情和BLM运动已经成为对人类社会文明的一次大考。未来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战争会代替和平、仇恨会代替关爱么?人类文明会更加强大,更加友善么?


注释:


1.https://www.cnn.com/2019/09/19/world/brownface-blackface-yellowface-trnd/index.html

2.https://www.census.gov/quickfacts/fact/table/US/RHI725219

3.https://ucr.fbi.gov/crime-in-the-u.s/2017/crime-in-the-u.s.-2017/tables/table-43

4.https://nces.ed.gov/pubs98/yi/yi11.pdf 

5.https://datacenter.kidscount.org/data/tables/107-children-in-single-parent-families-by-race#detailed/

6.https://www.wsj.com/articles/george-floyd-and-derek-chauvin-the-lives-of-the-victim-and-his-killer-11592761495


撰文:西雅图M君

本文转载自“M君华州随笔“公众号


原标题:

向左还是向右:  美国华人的政治大分裂(上篇)

向左还是向右:美国华人的政治大分裂(下篇)


           


推荐阅读

特朗普民调全面落后,今天投票的话必输无疑,他如何落到这个地步?

一波未平,一波又来,美国疫情全面失控谁之过?|今日美政

“学校与社区为首”,加州Prop 15提案对亚太裔社区意味着什么?

叛军旗及雕塑的前世今生——美国为什么有人要拆除“文物古迹”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大分裂,考验我们政治智慧的时候到了


威斯康辛马拉松花旗参

美国华人引以为傲的品牌

立即上网订购:www.MarathonGinseng.com

输优惠码“美华”马上享受9折优惠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美国华人大分裂,考验我们政治智慧的时候到了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点在看=鼓励一下



Tags: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2020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