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


1784篇文章

特朗普上任以来,在几乎所有的争议性问题上,他的姿态都是树敌、攻击、分裂。这个策略固然可以激发“农民-制造业白人-福音派白人”这一基本盘,但却同时刺激了左派选民的投票热情,所以正负相抵。但要命的是,很多中间派被推向了左边,特朗普的选举阵线就越来越萎缩。


正文共:3887字

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

撰文:Joseph Zhou


特朗普民调全面落后,今天投票的话必输无疑,他如何落到这个地步?


你可能有这样一种印象,就是美国总统连任不难。的确,自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小罗斯福至今,现任总统参选了十四次,只落选了三次。算下来,总统的连任率高达79%。毫不夸张地说,总统连任是一个大概率事件。


可是,这样的大概率好像并不适用于特朗普。根据Real Clear Politics的汇总民调数据,特朗普在全国落后拜登8.8个百分点。而在威斯康星、佛罗里达、密歇根、宾西法尼亚和北卡这几个输不起的摇摆州,特朗普也是全线落后。如果选举今天举行,特朗普必败无疑。


特朗普民调全面落后,今天投票的话必输无疑,他如何落到这个地步?

大选支持率,蓝色代表拜登,红色代表特朗普。(数据来源:Real Clear Politics)


有人会说,2016之后,谁还相信民调啊?此话并非全无道理,四年前民调的全面误判确实值得反思。但是,民调既然是统计,就必然有误差。回头看,2016年的民调在全国总票数上并没有偏得太离谱。最大的问题出在对摇摆州重视不够,因为民调机构想当然地认为总票数的赢家也会是大选的赢家。而经过2016年的教训,很多民调机构都开始重视了这个问题,在技术上予以改进。要知道,选举预测在政治学里算是相当成熟的分支,可靠性不亚于天气预报。


总统的连任率高,是因为他们有全面的连任优势。这些优势特朗普当然享有,可为什么他的选情却连连告急呢?


原因有两个:一个是策略有误,另一个是能力不行


“八年之痒”:美国总统的连任优势


其实,总统连任并不是从来就这么普遍。林肯在1864年的连任在当时就被看作非同寻常,那是因为他的八位前任都只干了一届。二十世纪的前三十年,总统届数也是时单时双。双届总统只在小罗斯福之后才频繁涌现。这是为什么呢?


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两届任期制的设定,让选民产生了双届倾向。


美国总统最多当选两届,这不是什么新闻。可是很多人也许不知道,两届的任期制直到1951年才成为法律。在这之前,任期制还只是华盛顿设下的传统,各届总统都在默契地遵守。格兰特、老罗斯福、威尔逊都觊觎过第三任,却连党内提名都没得到。直到小罗斯福开挂连任四届,最后在任上去世,国会才不得不启动了第22条宪法修正案。1951年,第22条修正案被足够多的州核准,两届任期制正式进入宪法。


为总统的任期设限,本意是防止独裁者的产生,却意外地帮助了总统连任。这是因为两任的上限让选民们产生了一种“让他先做两届看看”的心理。这有点类似于交通限速。没有限速时,车速快慢不一,可一旦有了限速,车速便马上向限速聚拢。选民的双届倾向已经被研究反复确证。不少选举预测的模型都将双届倾向作为重要的参数。比如经典的“钟摆模型”(The Pendulum Model)和“适时求变模型”(Time-for-Change Model)都假设选民总体倾向于让一个政党执政八年,八年将至,就会有八年之痒,白宫和国会就有易主的趋势。


在1951年之后的三位单届总统中,福特和卡特享有这一优势却仍然败选。老布什败选时共和党已连续执政十二年,在“十二年之痒”中,选民求变已是顺理成章,他的败选也就没那么意外。而现在,共和党连续执政还不到四年,连任的风向当然吹向特朗普。


除了选民的双届倾向外,美国总统还有很多优势。总统可以霸占头条,永远不缺媒体热度。总统的党内提名唾手可得,而在野党候选人却难免党内的初选撕杀,废钱、耗力、伤元气。而随着竞选成本的节节攀升,总统在筹资方面的优势也变得越发重要。这种种的优势使特朗普连任如顺水行舟。


刻舟求剑的公关策略


可顺水行舟,为何不进反退?原因之一是特朗普的根本性公关失误。自他上任以来,在几乎所有的争议性问题上,他的姿态都是树敌、攻击、分裂。这个策略固然可以激发“农民-制造业白人-福音派白人”这一基本盘,但却同时刺激了左派选民的投票热情,所以正负相抵。但要命的是,很多中间派被推向了左边,特朗普的选举阵线就越来越萎缩。


回顾一下特朗普的公共言论,当他可以选择克制、和解和高贵时,他永远会选择冲动、攻击和轻贱。影后梅姨(Meryl Streep)在金球奖颁奖礼上不点名批评他侮辱残疾记者,他发推反击,说梅姨是“最被高估的演员之一”。前驻乌克兰大使在特朗普弹劾听证会上作证时,特朗普即时发推,说“她去哪儿,哪儿就变糟”。面对性侵指控,特朗普说,就算要侵犯,“她也不会是我的首选“。在今年的独立日演讲中,特朗普无视反系统性歧视的广泛民意,而把人们在种族议题上的分歧形容为美国人和极左之间的斗争,暗示那些支持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的人就是极左,就不是美国人。


特朗普民调全面落后,今天投票的话必输无疑,他如何落到这个地步?

特朗普在竞选集会上模仿挖苦残疾记者。(图片为CNN截屏)


诚然,特朗普的反对者不都是恭敬的。但坐在总统高位,拥有无限话语权,将被记载史册流传后世的是他,不是别人。看看林肯没有寄出的信,看看奥巴马在国情咨文演讲中被喊“你撒谎”时的应对,我们就知道什么是差距了。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为什么特朗普没有采取中庸温和的公关策略。如果他这样做,他的基本盘不会叛变,而他的选举阵线则有可能扩大。明摆着的事儿,他看不到,他的智囊为什么也看不到?


当然看得到,只是特朗普的刚愎自用、自欺欺人,已经使言路不通。他和身边的马屁精们为自己编织了一个世界,乐在其中。


在这个世界里,特朗普是倍受爱戴的领袖。2016年的大选,特朗普在总票数上输了希拉里两个百分点,靠着不民主的“选举团”(Electoral College)制才入主白宫。他在推特上夸耀自己在选举团票上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但查一查就知道,他的票数和前任们比少得可怜。


他还宣称有几百万非法移民投票给了希拉里,自己才是事实上的总票数赢家。为了找证据,他任命副总统彭斯带领专门委员会调查。结果一条证据没找到,一个报告没发布,委员会就灰头土脸地解散了。


刚上任时,特朗普宣称自己就职典礼的出席人数史上最多,害得白宫发言人在全世界面前出丑,被各种照片打脸。被问及此事时,特朗普的女顾问说出了那句后现代解构主义金句:发言人说的不是谎话,是“另类事实”(alternative  facts)。


不久前,CNN公布了自己的民调结果,拜登领先14个百分点,特朗普团队竟然要求CNN收回报道并道歉。只恨奥威尔早生了几年,不然《动物庄园》里一定会多一个鸵鸟的角色。


鸵鸟政策执行久了,特朗普把自己也骗了,他将险胜当成了完胜,真心觉得自己的基本盘足够大,相信四年前的“成功经验”可以复制。


可这还不是最糟的。


薄弱的执政能力


更糟的是特朗普薄弱的执政能力,这才是祸国殃民的。对于政治领袖来说,危机是把双刃剑。济世之才会脱颖而出,平庸之辈也会暴露无疑而肆虐全球的新冠危机正是前所未有的一块试金石。每个国家都面临类似的挑战,运用类似的手段,发布类似的数据,横向比较就特别容易。


美国的表现如何?美国和韩国同一天首例确诊,截至今天,韩国共确诊一万三千余例,死亡288人,美国共确诊三百一十七万余例,死亡十三万五千人。两项指标,美国分别是韩国的244和469倍。如果说美国和韩国可比性不强,那就和欧洲比,和加拿大比。比来比去,我们不得不承认特朗普是对的:America First (美国第一)。


特朗普民调全面落后,今天投票的话必输无疑,他如何落到这个地步?

美国欧盟确诊人数对比。(数据来源: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如果仔细回顾特朗普在新冠危机中的应对,那么美国的一枝独秀就毫不意外。病毒刚刚登陆美国时,特朗普的第一反应是淡化它的危害,说形势已经完全被掌控啦,说过不了多久美国就会一例都没有啦,说四月份天气热了病毒就会死掉啦。这些说法消灭了美国人天然匮乏的危机感,马照跑,舞照跳,完全不想戴口罩。而大概同时期,默克尔就告诉德国人,他们之中有可能三分之二的人都会感染。


病毒在不知不觉中蔓延,特朗普政府却在浪费时间,没有加速口罩、呼吸机等医疗用品的生产(当然还有卫生纸)。结果,当他不得不承认疫情已经全面爆发时,美国陷入了本该避免的物资不足。当时疫控中心鼓励人不要戴口罩,理由是口罩不但没用,还有害。现在想想,实在不能不怀疑这是为了防止疯抢而编造的害人谎言。


美国是联邦制国家,各州有很大的自主性,但当抗疫问题上急需中央协调时,联邦政府基本在打酱油。不仅如此,特朗普一如既往地与民主党州长打开了嘴仗。他还不顾反对,一次次地聚众召开竞选集会。在他的影响下,戴不戴口罩成了政治问题,很多人认为挺特朗普就应该像特朗普一样不戴口罩。还有,他在记者会上竟然建议注射消毒水来杀毒。种种的闹剧,只有见了才能相信。


真正的领袖能直面惨淡的现实,又能挑亮希望。这实在不是特朗普的强项。


平心而论,特朗普在抗疫上并非一无是处。他比较早地发布旅行禁令,现在看来是正确的。但问题是:旅行禁令并没有阻止美国的一枝独秀,而且,旅行禁令恰恰反应了他执政能力的平庸。


“治大国若烹小鲜”好的治理需要计划周详,细致周到,既要达到既定目标,又要照顾到弱势群体和公众的感受。而旅行禁令这种政策正代表了特朗普粗制滥造、泥沙俱下式的行政风格。刚一上任,特朗普就签署了穆斯林国家的旅行禁令。可禁令的出台却极其混乱。完全没有预报,大量旅客被滞留机场,有的在飞机上就被告知降落后要被监禁。禁令公布后,国土安全部都还不确定绿卡在不在被禁之列。


我很好奇,特朗普为什么那么爱“禁”,禁穆斯林,禁难民骨肉团聚,禁中国理工科留学生,禁网课留学生。为什么他的政策总要施加那么多痛苦,制造那么多人道灾难?对他心存善意,我不说他坏,那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无能了。


本来的优势却被经营成了颓势,这暴露的是特朗普品格的缺陷和能力的平庸,无品无能之人能否两次问鼎白宫,这对美国的民主制度和美国人的民主素养都是一个考验。


作者简介

Joseph Zhou,得克萨斯大学埃尔帕索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at El Paso)政治学助理教授。


撰文:Joseph Zhou

本文转载自“不顾左右不言他”公众号

原标题:《美国总统的现任优势与川普的连任颓势



推荐阅读

一波未平,一波又来,美国疫情全面失控谁之过?|今日美政

“学校与社区为首”,加州Prop 15提案对亚太裔社区意味着什么?

叛军旗及雕塑的前世今生——美国为什么有人要拆除“文物古迹”

美国的教育只讲外因不讲内因吗?驳凌飞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特朗普民调全面落后,今天投票的话必输无疑,他如何落到这个地步?


威斯康辛马拉松花旗参

美国华人引以为傲的品牌

立即上网订购:www.MarathonGinseng.com

输优惠码“美华”马上享受9折优惠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特朗普民调全面落后,今天投票的话必输无疑,他如何落到这个地步?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点在看=鼓励一下

Tags: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2020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