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


1768篇文章

俺们是哈佛2020华裔父母中的成员。当看到孩子写给俺们的信时,作父母的感到无比骄傲!没想到,在俺们还没来得及给孩子们回信时,一个吹海螺的二叔却横空出世,先于俺们回了一封,信中全盘否定了孩子和许多华裔父母的真诚,奉献,扶持和关怀,连娃们的校长也不会用这么大的口气和娃们讲话。


正文共:4610字

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撰文:岩凝


哈佛家长驳凌飞:他二叔,吹海螺之前, 你认清事实了吗?

哈佛校园。(图片由作者提供)


写在前面的话:俺们做父母的都比较想知道一件事,在本文开篇先温柔地问一哈那位凌飞啊:

             

             他二叔, 我问你,

              你的孩儿在哪里?

              在东岸?在加州?

              离你能有多少里?


              政见可否和你站一起?

              在美利坚,你想把娃调教成啥样滴?


他二叔啊,眼瞅着你一口一个“孩子们”喊得那叫一个亲热,俺们得帮衬着把你介绍给娃们—— 一位豪迈地吹着海螺号的“二”叔。




俺们是哈佛2020华裔父母中的成员。当看到孩子写给俺们的信🔗时,俺们大家都热泪盈眶,感慨万分。娃们的信中充满暖心的感恩,字里行间没有一句指责华一代的词句。俺们没有想到孩子们没有忘记俺们说的语言,竟然能写出这么好的中文信。他们主动和俺们沟通,通篇都持非常积极正面的态度,孩子们的细致入微打动着俺们。感觉他们真的长大了,懂事了,有了自己的独立思考。他们博览群书,获得了丰富的知识,包括历史知识。俺们长辈只能自叹不如,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作为父母的俺们为孩子们感到无比骄傲!没想到,在俺们还没来得及给孩子们回信时,一个吹海螺的二叔却横空出世,先于俺们回了一封,信中全盘否定了孩子和许多华裔父母的真诚,奉献,扶持和关怀,连娃们的校长也不会用这么大的口气和娃们讲话。


作为娃们的父母俺们有点丈二和尚,问号在俺们脑壳里上蹿下跳滴。忍不住就问了,难道娃们必须服从俺们的见解就是教育的成功吗?他二叔啊,在这里,俺们得语重心长地对你说一句不同意见,娃们都不认识你,你也不了解他们,俺们是娃的亲爹娘,俺们了解俺们的娃。俺们认为娃们不做俺们的应声虫而是根据自己的认知做出判断,这正反映了俺们教育的成功啊!


他二叔啊,俺们还想问滴是:你在选择论据时有没有做过核查?在这里俺们分享一些事实和文献:


论据核查 1:  强迫白人女生下跪的暴徒并不代表BLM。此视频的作者说他的动机就是幽默一下,并确认说他本人并不是BLM的代表。详见事实核查网站: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k-factcheck-blm-woman-knee/fact-check-man-askg-white-woman-to-kneel-and-apologize-is-not-a-representative-of-black-lives-matter-idUSKBN23B359


论据核查 2:    研究文献告诉我们,劳联(American Federation of Labor,简称AFL) 和非裔对《1965年移民法案》功不可没。劳联和非裔支持了该法案,事实上非裔领导的民权运动促使《1965年移民法案》得以通过。右翼反移民思辨中心(Center for Immigration Studies)所做的研究证明了这一点(详见“美国工会主义和移民政策”(1))。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移民法教授盖博瑞尔“杰克”陈(Gabriel “Jack” Chin),他也是《1965年移民法案:一个法律化的新美国》的编辑之一,也曾说过1965年的移民法案是民权运动和铲除美国立法中种族歧视力量共同努力争取的结果。(2)


论据核查3:  系统歧视是不可否认的存在。在美国有很多系统歧视,法律学者米歇尔·埃利斯詹德 (Michelle Alexander)在她的书里(The New Jim Crow)指出,尽管历史上歧视非裔的吉姆“乌鸦”法(吉姆·克劳法,Jim Crow Laws) 在法律条文中消失了,但是成百万的非裔因为轻罪被刑事司法系统(Criminal Justice System)羁绊着摆脱不掉,罪犯的标签使他们被剥夺了工作生产并成为守法公民的权利和机会。再举一个例子,对持续进行的打击吸毒的战役(War on Drugs),尼克松的顾问约翰·埃尔利车门恩(John Ehrlichman)曾这样说过 “1968年的尼克松选战(the Nixon campaign in 1968)以及尼克松之后的白宫有两个敌人: 一个是反战左派,一个是非裔。我们知道我们不可能使这两个敌人变成违法的,但我们可以通过使大众把左派嬉皮士与大麻,非裔与可卡因联系起来,然后使这两个敌人成为重罪犯,我们就可以搞乱他们的社区,我们就可以逮捕他们的领头人,袭击他们的家园,中断他们的会议,并且每晚在晚间新闻中败坏他们的名誉。我们知道我们在对毒品的事情撒了谎吗?我们当然知道。”(引自 Harper’s Magazine


论据核查 4:   警察对华人也有暴力执法的情况。华人社区曾经有过抗议,反对警察暴力执法。例如,1975年旧金山中国城社区华人和非裔一起抗议警察暴力(3)

 

哈佛家长驳凌飞:他二叔,吹海螺之前, 你认清事实了吗?


论据核查 5:  马丁路德金博士的这段话可以翻转你信中的遐思。事实上,在从伯明翰监狱写的信中,他这样写道:“我对白人中间派(the white moderate)非常地失望。我要得出一个很遗憾的结论:“黑奴们冲向自由的巨大障碍,不是白人种族隔离者 (White Citizens’ Councils,简称WCC),也不是三K党(Ku Klux Klanner,简称KKK ),而是白人中间分子更喜欢秩序而不是公正”。(4)

 

他二叔啊,在谆谆教诲娃们之前,你是不是应该把你用作论据的事实和文献理理清楚,避免把自己的观点当成论据,那螺号一吹响咱可就要误人子弟,误导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了呀。你觉得呢?


他二叔啊,你似乎并没有真正了解BLM诉求的实质。其实BLM的提出,就是针对仍然存在着的武装警察(armed authorities) 更容易误杀非裔美国人的现状,对量刑过重,以及警察暴力的抗议;而这种现实是孩子们认为存在对非裔美国人的系统性歧视,并呼吁和非裔美国人站在一起的依据。BLM是黑人对自己族裔生活在无故被盘查,搜查,甚至无辜丧命的恐惧情况下,为争取公正对待所喊出的口号,今年六月《时代》杂志(Time)封面的四周以红底黑字登载了35位这样失去生命的黑人的名字:


哈佛家长驳凌飞:他二叔,吹海螺之前, 你认清事实了吗?


这个时候他二叔你吹起海螺指责孩子们“最基本的,无论是现实生活中的知识还是历史知识都是错误的”,接着又拿上大学分数的事来证明华人才是受到系统性歧视的牺牲品。睿智的他二叔啊,把生命和分数做比较,你觉得妥帖不?能不能在此借用一下你信里喜欢用的一个词“荒谬”来批评一下你呢?


因为孩子们学到了真诚,奉献,扶持和关怀,他们才会选择站出来反对歧视和不公正。他二叔啊,你铿锵有力地把这定义成“毒药”,我们百思没得其解,为啥涅?他二叔,你的思想就一定是良药吗?怂恿歧视和不公正会是社会的良药吗?对于少数族裔的我们会是一副良药吗?睿智的他二叔啊,俺们还真是跟不上你这“毒药”的思想节奏呢。


他二叔啊,你知道吗,在你吹起海螺之前,哈佛2020的孩子们就已经积极参与去帮助贫穷社区好几年了。他们做了好多事情帮助中国城社区, 包括:帮助辅导波士顿中国城老年人公民入籍考试(Chinatown Citizenship Program);给中国城低收入家庭的孩子们做课外辅导(Chinatown Afterschool program);为中国城1-7年级的孩子提供有趣学习的夏令营(Chinatown Adventure Summer Camp),并为夏令营募捐了1800多美元;为波士顿中国城邻里中心(Boston Chinatown Neighborhood Center)募捐了5000多美元;在中国城游行声援解决低收入华人家庭住房问题;组织庆祝中国文化的街头聚会,等等。孩子们支持BLM 正是出于同理心,因为他们关心挣扎在贫困线上的华人社区里的人们。睿智的他二叔啊,咱们长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求全责备,咱是不是犯了先入为主的毛病涅?


他二叔啊,不知你仔细阅读孩子们的信没有?孩子们的信中通篇从没有说过自己是“天生的 ‘特权’”人群。睿智的他二叔啊,你是不是又信手拈来拿你自己的观点作为论据了涅?对你提到的“污蔑与抹黑”,俺们又是一头雾水。他二叔,咱做长辈的教训孩子们时可得有理有据啊,否则谆谆教诲不仅打了水漂,而且,(对不住了哈,俺还得再借用一下你回信里的话)“闹荒唐的笑话”。


他二叔啊,你提到有孩子说你“you’re a fat old man sitting at home living a sad life”,俺们都很同情你咧,这娃没大没小啊。可是咱得一码归一码不是?你在回信里引用这段作为证据说孩子们歧视,俺们认为很不给力呀。因为一个娃的话不代表其他娃们,哈佛写信的娃们没有这么说你,在你没跳出来吹海螺之前,他们还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个您这样的二叔涅。睿智的他二叔啊,咱张冠李戴了不是?


他二叔啊,俺们感觉你比较喜欢自说自话。你的“胆怯,懦弱,虚伪,伪善”在说哪一个咧?当然这些词很适合形容某些人,但用它们教训这群有责任感的娃们,你瞅瞅合适吗?娃们呢有自己的思考,不附和长辈的见解,积极投入到各种社区服务中去,为有一个更好的社会点点滴滴地努力着。咱长辈可不能犯了瞎指挥的毛病啊。


他二叔啊,俺们还感觉你喜欢悄没声地换概念。请你好好斟酌一下,“法国大革命断头台”,“柏林焚书”,“西伯利亚的劳改营”,还有堂吉诃德与风车作战的荒谬,这些和咱娃们就像风马牛的关系涅。不过,对你凭空联想的强大,俺们服气哩。


他二叔啊,俺们对你喊口号的功夫也是非常地服气哩。“不要胆怯,不要懦弱,不要虚伪,不要伪善……” 请别怪俺们又没跟上你豪迈的脚步,因为俺们头上又出了好多雾水,这些豪言壮语有点儿很虚无很缥缈很仙气的感觉。不过,睿智的他二叔,你理解得一定非常透彻,那你就用它们作为座右铭自励自勉吧。好咧,咱就这么定了。


俺们就此歇笔了。这封信也算是俺们对娃们给俺们信的回复。附上几个文献链接和书单,咱们一起活到老,学到老。加油!


推荐阅读:

文献链接:

  1.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u/0/d/1Qd90qIfFTqBeUi6nelWZzDaMWczgIQHABBo2ZJFtGE0/mobilebasic (中文版)

  2.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u/0/d/1FuUbVNesdSCnK6M4iAWWMWCDsSVgfPKt8RuPvFh3-mg/mobilebasic

  3.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wonk/wp/2016/11/29/the-real-reason-americans-stopped-spitting-on-asian-americans-and-started-praising-them/


书单:

  1. The End of Policing, 作者:Alex Vitale

  2. The New Jim Crow,作者:Michelle Alexander

  3. Are Prisons Obsolete, 作者:Angela Davis

  4. Minor Feelings, 作者:Cathy Park Hong


注:

  1. https://digitalcommons.ilr.cornell.edu/cgi/viewcontent.cgi?article=1021&context=hrpubs#:~:text=The%20AFL%2DCIO%20renewed%20its,signed%20by%20President%20Lyndon%20Johnson.&text=The%20legislation%20did%20not%2C%20however,might%20seek%20to%20enter%20illegally

  2. https://www.history.com/news/immigration-act-1965-changes

  3. https://hyphenmagazine.com/blog/2017/01/closed-protest-police-brutality

  4. http://www.hartfordhwp.com/archives/45a/060.html


哈佛家长驳凌飞:他二叔,吹海螺之前, 你认清事实了吗?


撰文:岩凝

编辑:Jing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推荐阅读

在非裔, 华裔二代和一代间寻求共同点和尊重, 耶鲁校友致艾琳

耶鲁学生艾琳给几十万读者的回信: 我们不能再沉默了

穿梭于美中之间,四名霍普斯金大学毕业生写给华人父母的信

作为华裔1.5代移民, 我是怎样理解美国这次抗议运动的?

响应耶鲁女孩,哈佛大学生也有话对爸妈和华人社区说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哈佛家长驳凌飞:他二叔,吹海螺之前, 你认清事实了吗?


威斯康辛马拉松花旗参

美国华人引以为傲的品牌

立即上网订购:www.MarathonGinseng.com

输优惠码“美华”马上享受9折优惠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哈佛家长驳凌飞:他二叔,吹海螺之前, 你认清事实了吗?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就点“在看”(Wow)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0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