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


1761篇文章

我希望那些不承认自己歧视黑人的人知道,我的信并不是一个被洗脑的“黄左”的产物,相反,它代表着许多第二代的声音, 他们正努力尝试跟长辈进行代际对话。哈佛大学中国学生会、耶鲁大学华裔学生会、耶鲁大学科学工程院院长张桑迪(Sandy Chang)、记者杨杰夫和很多华裔政治家、运动员、教授、市议会议员等纷纷表示支持我的文章和BLM运动。


正文共:3060字

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撰文:黄艾琳(Eileen Huang)

翻译:过天赐 (Dora Guo)

Shuting Wang



内容警告:反黑语言、刻板印象、暴力


耶鲁学生艾琳给几十万读者的回信: 我们不能再沉默了

2020年6月7日Black Lives Matter在纽约时代广场举行的抗议活动。 (Photo courtesy to Anthony Quintano | Flickr)

仅仅一周的时间,我给华裔社区的信🔗就得到了海量支持,吸引了华裔父母、孩子、祖父母和记者、作家,甚至是“公民勇气奖”获得者的关注。数以百计的人联系到我,告诉我这封信对他们有多大的帮助,或者说在很多问题上改变了他们的想法。同时,这封信也不可避免地引发了争议。


有读者评论说,我不能自称代表整个华裔社区。他们是对的。我没有。然而,很多华人是歧视黑人的,这是事实。就此批评我文章,断言他们根本不歧视黑人者,却在回应文章和评论中表达这样的意思:黑人贫穷,就是因为他们懒惰;不要给黑人组织捐款,我绝不会让我的孩子嫁给黑人,但这不是种族歧视……这只是我的个人偏好。可见,人们怀有歧视黑人的偏见,却不承认自己是种族主义者,他们认为自己是正确的。

 

有些人觉得被我所说的“我们事事欠美国黑人”冒犯了。他们说自己通过努力工作才有今天。他们来到这个国家的时候两手空空,凭什么要把他们的成功归于任何人?我并不质疑他们的努力和辛苦,但这样的说法与事实不符。他们中的许多人来到这个国家时,并非一无所有。他们来读博士、硕士、本科,拿到高薪工作,因为美国政府喜欢给来自亚洲国家的高收入、高学历的专业人士发放签证。事实上,如果不是1965年的《移民和国籍法》(Immigration and Nationality Act),我们谁都没机会来到这个国家。这个法案废除了已经持续一个多个世纪,禁止大多数亚洲移民入境的种族主义移民配额。而正是因为那一个决定性的历史时刻:民权运动,使该法案得以通过。


有人还指出,我们亚裔美国人为美国的形成做出了同样——如果不是更多——的贡献。这是事实:在我们之前到来的华裔美国人为横贯大陆的铁路铺设了铁轨。日裔一代移民在夏威夷糖种植园的恶劣条件下努力工作。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锡克人和菲律宾人大量参军。然而,我们也造成了不少的暴力事件。是一名美籍韩裔店主射杀了15岁的黑人女孩拉塔莎·哈林斯(Latasha Harlins),就因为她试图偷一瓶橙汁。是一名华裔军官开枪,杀死了站在他自己公寓楼楼梯间的黑人阿凯·格雷(Akai Gurley)。是一个苗裔警察袒护了那个把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闷死的白人警察。我们对美国的邪恶——那深层次的、潜在的对黑人的歧视,和对其所谓的“伟大”,一样贡献良多,这些事实,我们必须付出努力去承认,方可修正。


有人说美国黑人被警力制约和谋杀,实在是因为他们工作不够努力。我认为这是最荒谬的论点:在美国,还有谁比黑人工作更辛苦? 是他们的祖先把这个国家从头开始建起,他们的人民耕耘了我们的土地,他们的遗骨埋在白宫、华盛顿纪念碑和我们所有的国家地标之下?迄今,这些成就仍旧都是无偿的。认为美国是一个精英制国家——只要努力工作就能获得尊重和解放——这种设想是荒谬的。

 

最后,许多人骂我和其他第二代华人,说我们受到庇护,享有特权,说我们根本不理解长辈们为成功而经历的痛苦、艰辛和奋斗,说我们应该表示感谢,而不是谴责我们自己的群体歧视黑人。


我们华裔二代出生在一个天生的种族主义的国家。尽管我们大多数人出生在美国,却仍然被当作外人看待。有人对着我们吼,“回你的国家去!”或者在大街上对我们说“你好!” 我们目睹白人秘书和杂货店店员嘲笑我们的父母英语不好。我们已经忘了怎么说母语,因为我们小时候在学校因说母语而挨骂。我们听到别人对我们家人的种族主义辱骂:“Chink”(歧视性称呼),“吃狗肉的人”,“Gook”。我们与中国的亲戚产生隔膜;我们不会说流利的汉语。我们耳濡目染了我们的父母与种族主义的监工、老板、房东和官僚的摩擦,持续被他们低估,受他们打压。我们非但没有免受父母的痛苦和创伤,反而深深地、真切地感受到这种痛。这些创伤也会传给我们——但我们会意识到,造成创伤的根源来自种族主义的法律、制度和态度,这些都在伤害这个国家的有色人种。

 

我们不是在抱怨。我们是要呼吁华人社区采取行动,以确保一代又一代的华人、有色人种和其他被边缘化的人能够生活在一个更美好的社会中。我们要废除体制性种族主义和白人至上主义得以长期存在的结构。我们不希望在我们身上和父母身上,过去发生和正在发生的不公平,在未来继续下去。这不是我们最大的感恩吗?

 

正如我的朋友朱锟(Kalos Chu)在他文章🔗中赤诚所言,我们指出歧视黑人的状况,不是因为我们想谴责我们自己的群体,而是因为我们深深地关心我们的族裔。在成长过程中,给我最坚定支持的我的华裔父母经常教导我,追求理想不容易,必有困难,必经痛苦。我猜我的文章引起了相当大的轰动,是因为它揭示了一个黑暗的现实,触及了深藏的痛点,耻辱和不适。反种族主义不是一个轻易的决定,而是一个艰难的学习过程。如果说理解自己如何伤害了他人很难,那忘却我们许多人一生所持有的偏见更难。但我们必须努力。

  

我坚信我们社区有能力消除偏见,并致力于解决歧视黑人的问题,我得到的 鼎力支持就是明证。每收到一条愤怒的微信评论,我也会收到一位中国父亲的真诚信息,感谢我写了一篇改变他观点的文章;还有来自其他华裔孩子的电子邮件,说我的信使得他们能够就种族问题,跟父母进行富有成效的对话;更有来自中国留学生的直接信息,告诉我他们和他们在中国的亲戚分享了我的文章。其他来自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学校的学生都站在我这边,他们亲自写公开信🔗声援。一位朋友告诉我,他们的父母现在正在微信群中,与歧视黑人的朋友激烈争论。更有一位朋友主动联系我说,她在中国的祖母从我的信中,更多地了解到警察对黑人社区的暴行。听到黑人的痛苦时,祖母义愤填膺地回应道,“我们必须与黑人社区站在一起。”对我的文章的反对之声虽然激烈,但由它带来的,对BLM的支持却更为强大有力。


我想让反对我文章的人知道,我们不能继续在这些社会和政治问题上的对话中袖手旁观,保持沉默。在这个国家,我们华裔美国人无法像我们尝试的那样通过保持沉默来融入白人。我们是黄皮肤的人。我们永远将是“Chinks”,除非我们公开反对这种标签,除非我们坚决要求社会变革。


我希望那些不承认自己歧视黑人的人知道,我的信并不是一个被洗脑的“黄左”的产物,相反,它代表着许多第二代的声音, 他们正努力尝试跟长辈进行代际对话。哈佛大学中国学生会、耶鲁大学华裔学生会、耶鲁大学科学工程院院长张桑迪(Sandy Chang)、记者杨杰夫和很多华裔政治家、运动员、教授、市议会议员等纷纷表示支持我的文章和BLM运动。我们在期待更多的人与我们站在一起。


最重要的是,我希望我们新的支持者行动起来。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我们对黑人社区的声援就毫无意义。如果您支持我,我敦促您找到其他的支持者,创建微信群,分享关于捐赠的信息,找一找附近的和平抗议和清理活动,互发阅读材料和教育材料,为进一步消除对黑人的歧视和偏见而努力。

 

在接下来的几周里,朱锟 (Kalos Chu)和我将专注于一个令人兴奋的新项目。我们正在组织来自哈佛、耶鲁、斯坦福、康奈尔等学校的华裔学生,就读者们提到的许多合理问题撰写文章:为什么警务在这个国家如此有争议?为什么人们要求减少对警察的拨款?黑人和亚裔美国人社区团结一致还有哪些其他方式?我们为什么要支持平权行动?坎迪斯·欧文斯(Candace Owens)是谁?我们的目标是将我们已经开始的对话继续下去。我们将从历史、族裔研究和我们自己的经验中举出一些例子,来触发关于美国种族问题的更有成效的对话。如果您想参与这些对话,请继续关注《美国华人》公众号和网站,并分享我们的文章。

 

我们这一代人在发声,您会听吗?


欲读英文信,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或访问《美国华人》网站

Eileen Huang: My Response




如果您赞同我们上面所说,请至少给下面的一个组织捐款5美元。您的支持对我们来说意义重大!(请复制链接到浏览器)

Justice for Breonna Taylor Fund

Tony McDade Memorial Fund

Urban Word NYC

The Innocence Project

The Nina Pop and Tony McDade Mental Health Recovery Fund

Black Visions Collective

National Bail Out

The Okra Project


请在请愿书上签字,只需几分钟。

Justice for Maurice Gordon Jr.

Reopen Kendrick Johnson’s Case #J4Kendrick

Reopen Tamir Rice’s Case

Justice for Darrius Stewart

Reopen Kenneka Jenkin’s Case

Reopen Sandra Bland’s Case


如果您正在寻找更多的中文和亚洲语言资源,请参阅以下由美国国家亚太太平洋女性论坛撰写的清单:

https://docs.google.com/document/d/1_7sAwRnQeEBpJY26h1tlwoIcib54jqNYfNDCps5_dSY/edit?usp=sharing 


最后,如果您想随时了解我们的微信项目并收到捐赠去向的最新信息,请签署下面的请愿书:

https://forms.gle/HLaTH2j1xLHsXKYr5 

查看以上组织网页链接:

https://chineseamerican.org/p/31794


耶鲁学生艾琳给几十万读者的回信: 我们不能再沉默了


撰文:黄艾琳(Eileen Huang)

翻译:过天赐 (Dora Guo) / Shuting Wang

编辑:Jing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推荐阅读

看了《亚裔美国人》我才明白,为什么太爷爷说“不要忘记你的根”

跪还是不跪,这是个问题

作为华裔1.5代移民, 我是怎样理解美国这次抗议运动的?

哈佛大学2020毕业班华裔学生给家长的公开信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耶鲁学生艾琳给几十万读者的回信: 我们不能再沉默了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阅读英文原文

点赞就点“在看”(Wow)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2020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