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


1755篇文章

其实美国和任何地方一样,都是不完美的。否则为什么还会有行动主义或社会改革呢?为什么美国宪法还要修改呢?美国黑人的声音并没有被正确地听到,在真正平等的表象得以实现之前,人们还会持续抗议。在争取平等的过程中,我们必须理解他们这样做的动机,即使我们在寻求更好的选择。


正文共:2806字

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撰文:Diego Fan(范帝纲)

翻译:Nongnong


作为华裔1.5代移民, 我是怎样理解美国这次抗议运动的?

伯克利校园。(图片由作者提供)


我是第一代移民的儿子,七岁的时候来到美国,现在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三年级的学生。人们喜欢把我们这样的称为1.5代移民。尽管我们来到美国是为了寻找更好的机会,其实美国和任何地方一样,都是不完美的。否则为什么还会有行动主义或社会改革呢?为什么美国宪法还要修改呢?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仍然存在着一些问题,其中就有根深蒂固的种族问题。种族成见就是一个例子。


成见显然是负面的:消极的刻板印象有害于人们的世界观,贬损了遭受成见者的价值,也就是说他们没有别人好。对那些努力争取成功的人来说,这显然是不公平的。“正面的”成见也可能带来负面影响。就拿亚裔来说,我们经常被看成“很聪明”,这也不是没有道理——亚裔有医生、律师,各行各业都有亚裔。目前为止听起来还不错,对吧?但是,当所有的亚裔都很聪明时,整个社会对每个个体的亚裔还有他们的成就会有什么期待呢?很有可能的情况是,因为他们是亚裔,人们期望他们成为医生、律师或者其他看上去体面的职业。


那么我们为什么要抛弃对于人种、族裔或者其他可以定义一个人的身份特征的看法呢?这种想法是可以理解的:抛开人们可能带有的偏见和歧视,看清一个人的本来面目,难道没有意义吗?然而,这导致了变为“无视肤色”的风险——这样我们把每个人都看成是一样的,而没有认识到塑造不同身份的社会因素。无论使用这种方法的人有多么善意,都迫使他们忽略人的身份带有的巨大的系统性和塑造性力量。


过去,过去的准则和过去所建立的制度继续影响着现在,给人们的生活造成了巨大的不平等。看起来岁月静好:奴隶制,在很大程度上,是非法的;吉姆克劳法和种族隔离已经被推翻,人们已经争取和赢得了民权。有那段更残酷的历史背景来衬托,情况应该是完全好转了,对吧?然而并非如此。历史比人们想象的要近得多,影响至今依然存在。第十三修正案允许奴役犯罪分子作为惩罚手段。刑事劳役基于奴隶社会的构架,所以导致了诸如“黑人法令”的出台,利用这个漏洞将一些小事情非法化,比如对白人不尊重就算犯罪, 黑人会因此被送进监狱,继续在监狱当奴隶。民权运动、奴隶制的终结,甚至是问题重重的美国建国,不过才经历了几代人而已。此外,代际创伤是真实存在的。它已经被记录在大屠杀、奴役和其他幸存者的后代中。当我们考虑现在的时候,不能把过去抛在一边。


许多机构较少应对少数族裔的需求。美国政府参与其中,在社区层面播下了长期和持续不平等的种子。诸如“红线”(系统性地拒绝提供抵押贷款等服务)之类的政策被纳入其中,以禁止非裔美国人或其他少数族裔使用房产。由于剥夺了租房和买房的机会,人们没有机会积累房地产财富。在允许购买房产的时候,出现了理查德·罗斯坦(Richard Rothstein)所说的“国家赞助的种族隔离制度”,允许在社区中不平等地提供机会。


我们今天明白,“隔离但平等”的想法有很深的问题,在这里也是如此。社会学家,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Chenoa Flippen说过,即使少数族裔成功地拥有了房产,他们所在社区的房产升值也存在不平等。(Flippen)此外,社区隔离导致了少数族裔的挣扎不断地恶性循环。学校主要由地方和州政府资助,其中特别大的一部分由财产税支付。较贫穷的社区没有能力像较富裕的社区一样资助教育,这就从源头上造成了学生机会不平等。即使是最近期的数据,许多城市仍然存在种族隔离。以洛杉矶为例,罗斯坦在《洛杉矶时报》上写道:“2010年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60%的洛杉矶非裔美国人居住在很少有白人居住的社区。”(Rothstein)


今天,另一个威胁出现在以少数族裔为主的社区。这些地区的房产价值通常较低,这吸引了更有特权的个人,他们发现更容易买得起房子。很快,当房地产和其他相关企业利用这种情况,越来越多这样的人涌入,把附近变成了一个中产阶级地区。这也迫使原居民迁移到其他地方。新来的人拥有更强的购买力,带来了寻求从他们的财富中获利的公司和企业,导致生活成本上升,即使原居民愿意,也难以在其中生存。


过去的阴影一直笼罩到今日,但即使在现在,系统是建立在从个人和社区的苦难中获利的基础上的。还有我不打算在此深入提及的,包括营利性监狱系统,鼓励再犯,日常生活中的微侵犯,等等。我们不能忽视发生在我们周围的非常真实的情况,“无视肤色”是忽略了在起点的明显不公和在少数族裔问题上的不平等待遇。


最近的情况促使非洲裔美国人和他们的盟友大声疾呼警察暴行和其他种族歧视问题。你可能会问:为什么要用暴力来争取正义和平等?武力的使用不正是双方同样缺乏责任的表现吗?和平抗议不是更有意义吗?事实上,和平的示威游行遍布全国,但它们常常被另一种形式的斗争蒙上阴影。但是暴力行为真的如此令人反感吗?


在谈论正义和平等行为的短语中有一个常见的行为:肢体上的争执。一个民族必须“奋斗”、“战斗”、“斗争”,或使用武力来实现目标。我们不应该把这种暴力仅仅归为一种比喻的范畴。我的意思是,很多有意义和持久的变革都是由某种程度的暴力引发的。


在美国,暴力行为带来变革的两个经常被引用的例子包括美国独立战争和南北战争。不管这两场战争背后的意图有多复杂,这两场战争都是美国成为并保持联邦的原因,而后者以通过第十三修正案和废除奴隶制(刑法除外)而闻名。海地革命使以前被奴役的个人得以自治。暴力已经被用在劳工运动,选举权运动,以及更多的活动中。即使马丁.路德.金著名的非暴力的理想也被批评为过于暴力: 一些神职人员给金博士的信中写道,“这种行为煽动仇恨和暴力,尽管这些行为学术上讲是和平的,但它并没有解决我们的问题。”虽然我们可以讲金博士是和平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行为不被视为怂恿和煽动暴力。


金博士自己也承认“暴动是不被倾听者的语言”。“当其他手段已经用尽或失败时,人们就会使用暴力。事实上,其他倡导变革的渠道往往是无效的。尽管一直努力变革,但变化并没有出现。相反,即使是这种和平形式的抗议也遭到了那些愿意维持现状的人的谴责。


最近发生的一场和平抗议中有一个值得注意的事情,那就是“单膝下跪”,来源于 科林·卡佩尼克(Colin Kaepernick)在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NFL)的一场比赛中,在奏国歌时跪在地上的举动。


现今,如果出动防暴警察、使用胡椒喷雾或其他武器,和平抗议可能会升级。如果和平的、象征性的抗议被拒绝和禁止,还有什么形式的行动呢?不幸的是,对愤怒的人民来说,剩下的最后途径就是暴力。最后一次引用金博士的话:“只要美国拖延正义,暴力和暴乱就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


作为少数民族,我们不能忽视同样是少数族裔的黑人的困境。他们受到有计划的压迫和否定,他们的愤怒是正当的。我们也希望避免使用暴力来抗议对他们的巨大不公,这也无可非议。然而,我们必须认识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远未结束。美国黑人的声音并没有被正确地听到,在真正平等的表象得以实现之前,人们还会持续抗议。在争取平等的过程中,我们必须理解他们这样做的动机,即使我们在寻求更好的选择。


阅读英文原文,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或复制链接

https://chineseamerican.org/p/31781


撰文:Diego Fan(范帝纲)

翻译:Nongnong

编辑:Jing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推荐阅读

马丁·路德·金的民权运动真的和平吗?有人说“不是!”

ACA5通过了加州众议院,这四个问题必将引爆华裔社区激烈辩论

明州的友善之光,何时照到George Floyd的身上?

心痛!18岁黑人孩子的视频分享妈妈的16条不成文戒律 | 图姐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作为华裔1.5代移民, 我是怎样理解美国这次抗议运动的?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阅读英文原文

点赞就点“在看”(Wow) 

Tags: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2020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