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


1749篇文章

有人议论:这么多打砸抢,难道我们还要支持示威游行吗?我想说,示威游行的人和打砸抢不是一回事,如果你亲历现场,如果你看到人们的眼睛,你就能感受到他们的同情心和同理心,如果你看到来献鲜花的老太太,来唱歌的艺术家,来送饮料的小男孩,你就知道打砸抢不来自这片土地。不法之徒是米饭里掺的沙石,虽然很难,但是一定会被淘掉!


正文共:3680字

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

撰文:荷草


明州的友善之光,何时照到George Floyd的身上?

(本文图片除注明外均由作者提供)


阵亡将士纪念日假期刚刚过去,我正打开电视,想看看州卫生官员关于新冠疫情的简报会,突然看到屏幕下滚动字幕:FBI介入调查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出了什么事儿?我连忙打开手机,铺天盖地的视频中,警察Derek Chauvin用膝盖压住George Floyd 颈部的画面,让我血液几乎凝固,这还是人吗?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反复地在问自己:怎么又是警察,怎么又是明州?


以Minnesota Nice(明州式友善)闻名的万湖之州,土地肥沃,民风淳朴,她养育出了鲍勃·迪伦这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流行音乐家,他的反越战歌曲Blowin’ in the wind——《答案在风中飘扬》—— 唱词“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 Before you call him a man… How many times can a cannonball fly / before they’re forever banned (一个人要走过多少的路/你才会称他是男人……天上的炮弹究竟要飞翔多少次/才能永远被禁止),直捣灵魂。


明州的友善之光,何时照到George Floyd的身上?


明州也是天王巨星Prince(王子)的家乡和归宿,一曲Purple Rain(紫雨)唱紫了明州的天空。明尼阿波利斯市是王子的出生地,也是他的灵感源泉,事业起点,更是他一生的心灵港湾。他读过的中学,就在发生这次惨案的第38街上,离George Floyd惨死的Cup Food杂货店不到一英里。


明州的友善之光,何时照到George Floyd的身上?


她接纳了成千上万的战争难民苗族人(Hmong),明州成了他们海外最大的集聚地。在这块以寒冷闻名的土地上,明州人民以热情和善良,接纳了数以万计的非洲索马里移民,明州是美国最大的索马里社区。2019年,明州人民选出了州第一位索马里移民女国会议员IIhan Omar。这位年轻的政治新手在从政的道路上刚刚起步,磕磕绊绊,争议不断,但是友善的明州人民愿意给她机会,愿意给移民后代更大的支持,第一次竞选就把她送上了联邦的政治舞台。


在这块宽容和友善的土地上,多少LGBTQ找到了他们的家,找到了他们的伴侣,找到了接纳他们的彩虹教会。每年总有些日子,横跨密西西比河的桥梁上,射出七彩霓虹,放出人性光芒。明尼苏达是你的家,是我的家,是本土人的根基,是外来客的新乡。来自休斯敦的大个头George啊,她本来也应该是你的第二故乡。


可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这片同样的土地上,2016年7月,发生了警察无故打死黑人Philando Castile事件,他女友和四岁的女儿也在车内,用手机录下了全过程,七枪,打中了他五枪。四岁的女儿在车内安抚惊恐的妈妈:妈妈,乖呀,别哭别骂,否则他们也会打死你的,让人心酸。2017年5月,涉事西裔警察Jeronimo Yanez被判无罪释放,引发了又一轮的抗议。


2017年7月,一名警察打死一位澳洲女子Justine Damond,她正准备下个月和明州的男友结婚,半夜听到男友家附近似乎有女子的声音,似乎有强奸,于是打911报警。警车来了,她好心冲上去迎警察,警察一慌,在车里开枪打死了她。Justine家人说:她死于太善良,她来自太善良的澳洲,不了解在美国,看见警察不能乱动。听来让人唏嘘。2019年6月,涉事非裔警察Mohamed Noor最后被Hennepin郡起诉三级谋杀罪成,这是明州历史上第一次成功检控执行公务中的警察谋杀罪成立。


一次又一次的警察粗暴滥权,一次又一次的无辜生命被杀,民众愤怒了,州长愤怒了,市长愤怒了,警察局长换了一任又一任。每一次新局长上任,都誓言改革,为什么?为什么这样的恶性事件,变本加厉又出现在明州?


在州长深夜紧急召开的记者会上,记者问到涉事的警察Derek Chauvin,在19年的警察生涯中被投诉了至少十七次,另一名警察Tou Thao也被投诉了六次,其中一次还以民事赔偿结案,为什么这些记录如此之差的恶警能留在警队里?警察局长简单无奈地说,那是因为警察工会!有警察工会的保护,我们很难开除一名警察。


也许,这就是在明州这片善良的土地上不断出现恶警的重要原因吧。明尼阿波利斯市的警察工会主席Bob Kroll,是个颇具争议的人物。2019年川普来明尼阿波利斯市集会时,市长明确表示,明尼阿波利斯市不欢迎对立,不欢迎仇恨。但是这位警察工会主席,带领一队警员,穿上Minnesota Cops for Trump(明州警察挺川普)的大红T 恤为川普站台。不仅如此,还大肆售卖这个大红T 恤,引发市民的质问,难道警察在政治上不应该保持中立吗?


明州的友善之光,何时照到George Floyd的身上?

在特朗普的明州2019年10月的造势会上,Bob Kroll与特朗普握手。(图片为MRS NEWS截屏)


就在今年4月,这位工会主席还在一次会上说:“我自己涉及过三起枪击案件,但没有一起让我困扰过 。也许我与众不同。”( “But I’ve been involved in three shootings myself, and not one of them has bothered me. Maybe I’m different.”)。就在前几天,Bob Kroll居然还扬言要帮四名涉事警察复职,George Floyd是罪犯(violent criminal)等等。


可是,民众受够了!昨天,本州最大的工会the Minnesota AFL-CIO和明州教育工会发声明促他下台,明尼阿波利斯市前市长Rybak 直呼他为“警察局和城市的毒瘤”( “And it is time to name names. Bob Kroll is a cancer on this police department, on this city.”)明尼阿波利斯市前警察局长Janee Harteau也怒吼:“Bob Kroll, turn in your badge! ”(交出你的警徽!)


上周日,我沿着芝加哥大道一路北行,向George遇害的38街口开去,一路上我看到民众举着“I can’t breathe”(我无法呼吸)等各种抗议牌,向那儿走去,有的还推着婴儿车。沿街的民居不少人门前插着抗议标语。年轻的艺术家在墙上画纪念George的画像。路口有爸爸带着小孩,在给过往的民众和车辆发放冰镇水。在快到29街的Lake Street,我看到前一晚被不法分子纵火的建筑物还在冒着烟,已有一群年轻的志愿者徒手在那里清理砖瓦。


明州的友善之光,何时照到George Floyd的身上?


到了38街的Cup Food杂货店门前,小广场早已成了一片花海,来献花的民众络绎不绝,有的还带着年幼的孩子,我见到有的父母在和孩子细语,告诉他们眼前曾经发生的一切,我在想:如果我有这么年幼的孩子,我会怎样向孩子讲述这个悲惨的事件?

 

聚集的民众,不断地喊口号:“All 4!”(起诉全部四名警察), “No Justice, No Peace”(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小广场旁边成堆成堆居民送来的食物,附近因为纵火而烧掉了超市,志愿者分发用品给不方便买东西的民众,还有餐车开来免费提供食品、饮料。一路走来都看见警察和国民自卫队把守,非常友善。他们也是明尼苏达人,他们也爱这片土地,他们是来守卫和平抗议者的,他们是来守卫George的亡灵的。


出门之前,我心里有过犹豫,毕竟过去两天电视上看到的画面都是打砸抢。但是我一踏上芝加哥大道,就知道我比过去更安全,因为我的周围都是善良的民众,他们在乎一位素不相识的死去的平民,他们不能接受不公平,他们会为弱者发声。当天晚上宵禁后,大部分在主城区的示威民众听从劝阻,和平散去,但仍有150名左右的年轻人,决意留下,他们有的和平地高举双手,有的趴在地上双手交叉,等待警察给他们上手铐。警察们也非常友善地,一个一个排队登记,然后把他们送上警车,整个过程非常平和。我在电视上看到镜头前的一位白人姑娘对警察说:我终于可以为George而坐牢了!


我曾听到有人议论:这么多打砸抢,难道我们还要支持示威游行吗?我想说,示威游行的人和打砸抢不是一回事,如果你亲历现场,如果你看到人们的眼睛,你就能感受到他们的同情心和同理心,如果你看到来献鲜花的老太太,来唱歌的艺术家,来送饮料的小男孩,你就知道打砸抢不来自这片土地。不法之徒是米饭里掺的沙石,虽然很难,但是一定会被淘掉!


明州的友善之光,何时照到George Floyd的身上?

George Floyd追思会当天,明尼阿波利斯市政厅降半旗。


今天是星期四,城市已经恢复平静几日。我漫步到市中心,市政厅上的国旗为George 半垂。不远的地方,在North Central University的校园里,正在为他举行追思会。明州的保险公司UnitedHealth Group, 已经承诺负担George两个孩子上大学的费用,并捐款1千万美元用于修缮被暴徒烧毁的店家。涉案的四名警察,已经全部被起诉,其中对Chauvin的起诉,已经升到二级谋杀。休斯顿的大个头George啊, 愿明州的友善之光,终会照到你的身上。

           明州的友善之光,何时照到George Floyd的身上?          

撰文:荷草,完笔于2020年6月5日凌晨

编辑:Jing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推荐阅读

心痛!18岁黑人孩子的视频分享妈妈的16条不成文戒律 | 图姐

响应耶鲁女孩,哈佛大学生也有话对爸妈和华人社区说

弗洛伊德事件发生后家长如何和孩子沟通交流?听听教育专家怎么说

前国防部长马提斯罕见谴责特朗普总统,指其分裂美国挑动内斗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明州的友善之光,何时照到George Floyd的身上?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就点“在看”(Wow) 

Tags: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2020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