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

1740篇文章

正视美国社会种族歧视这个肿瘤,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才是正道。从上而下化解矛盾、平息事态是历届总统解决类似危机的方法,而总统威胁派出军队、动用超级武力、鼓动民间武力对抗,将会带来什么后果?

本文独家供稿腾讯平台,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正文共:4512字

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撰文:溪边愚人

 

特朗普威胁派军队到各个州,给不断升级的全美抗议火上浇油?

特朗普总统在圣约翰教堂门口举着圣经让记者们拍照。(CNN截屏)

 

今天(6月1日)下午,特朗普总统在白宫玫瑰园发表讲话,就目前全国蔓延和不断升级的因乔治•弗洛伊德案件引发的抗议和暴力活动发出威胁:如果各个州不能解决,他将动用一条1807年的法律(The Insurrection Act)派出联邦军队到各个州制止纵火、抢劫等暴乱行为,最后呼吁民众使用“第二修正案”(拥枪权)。讲话后,特朗普步行到白宫旁边昨晚被抗议者点火的圣约翰教堂门口举着圣经让记者们拍照。

 

根据美国宪法总统无权派联邦军队进入首都华盛顿特区以外的各个州执法,除非收到其州长的请求。历史上每个总统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当遇到暴乱时都是尽最大努力化解矛盾、平息事态,而总统威胁派出军队、动用世界上最强的武力、鼓动人民用武力互相对抗,只会使得事态升级,矛盾恶化,将把美国带入深渊。

 

特朗普威胁派军队到各个州,给不断升级的全美抗议火上浇油?

艺术家们在案发现场绘制一幅壁画纪念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壁画上的一句话是:“现在我可以呼吸了。”(I can breathe now)(图片来源:Jay Boller | CityPages.com)

同样在今天,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最新尸检报告显示:他死于窒息和血液流失,直接致死原因不仅是压在他脖子上的警官的膝盖,还包括其他压在他身上的警察。脖子上的压力阻止了血液流进他的大脑,身上的压力阻止了空气进入他的肺部。

 

这个结论是由弗洛伊德家人雇用的密歇根大学的Allecia M. Wilson博士和前纽约市医学检查官Michael Baden博士得出的。该结论与Hennepin郡检察官所说的Hennepin郡医疗检查官得出的结果有很大不同,该县的尸检“没有发现任何可支持诊断为窒息或勒死的物理发现。”

 

自46岁弗洛伊德于5月25日被明尼阿波利斯的一名警察用膝盖压脖子致死后的几天里,抗议示威活动已经蔓延到全国百多个城市。

 

不可避免地,活动中出现了暴力行为,不仅是如以往那样的对商店打砸抢,这次还有焚烧警局行为,当然也造成人员伤亡。

 

再一次,很多人问:这样还对头吗?我们还有理由继续支持抗议活动吗?

 

我们当然不应该支持暴力。相反,我们谴责暴力。无论是故意搅浑水的还是贪小便宜趁火打劫的,无论是有组织的还是个人行为,我们都谴责。

 

但是,我们更应该问的是:我们怎么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美国社会的一个肿瘤

 

在美国,对非裔的歧视是全面的,系统的,长期的。这次新冠疫情更是把这种歧视更直白地以高死亡率的方式暴露出来。现在,这个歧视问题已经成为美国社会的一个肿瘤,一颗定时炸弹。有没有决心在还来得及治疗时去除这个肿瘤,是对这个社会的一个考验。

 

特朗普威胁派军队到各个州,给不断升级的全美抗议火上浇油?

肯尼迪:那些使和平改革不可能的人将使暴力改革成为不可避免。(图片来自网络)

 

肿瘤治疗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任何药物都有副作用;动手术的话,别的不说,至少要准备好下不了手术台;如果是恶性肿瘤,化疗、放疗更是病还没治好先去掉半条命。你治不治?

 

那么,大型抗议活动也是如此。我们不提倡暴力,我们尽最大可能防止、阻止暴力。但是,暴力是抗议活动一个不可避免的副产品。不管你喜欢不喜欢,抗议和暴力就像一对孪生兄弟一样一同出生,你不可能要一个而不要另一个。

 

本来,抗议的目的就是要引起注意,如果没有达到目的,很自然的做法是把动静再弄大一点。让事情更复杂的是,会有各方面的人或组织来搅浑水。纵观人类历史,不分国家,不分制度,不分时代,任何大型抗议活动都是如此,与抗议活动组织者的初衷无关。

 

问题是,当副作用出现时,你的关注点是在肿瘤上,还是在副作用上?你是下决心去除病根,还是为了避免暂时的不舒服放弃治疗?

和平抗议不是更好吗?

 

有人说,还是更欣赏甘地,更欣赏马丁·路德·金,他们提倡和平抗议。

 

这话说的,好像参与抗议的人天生喜欢暴力抗议似的。而且说这个话的人完全无视了金博士最终被刺杀这个事实。

 

马丁·路德·金带领黑人进行了长久的,艰苦卓绝的和平抗争,争取到了《平权法案》的通过。但是,1964年就通过了法案,直到今天非裔还是被极其不公平地对待,是不是首先应该责问,为什么不早治疗?为什么非要等到病入膏肓不得不用猛药的时候?

特朗普威胁派军队到各个州,给不断升级的全美抗议火上浇油?

笑星崔娃:当Colin kaepernick(单膝)跪下时,他们说:“这不是正确的抗议方式。” 当马丁·路德·金(和平)游行时,他们说,“这不是正确的抗议方式。” 当人们在种族隔离期间在南非的街道上游行时,他们说:“这不是正确的抗议方式。”当然没有正确的抗议方法,因为这是抗议。它所抗议的系统不可能认为有“正确的”方式。(图片来自网络)

 

对了,在运动场上奏国歌时以单膝跪地方式表示抗议算得上和平吧?结果呢,被骂不爱国,还面临失业。其实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任何形式的抗议都是可以挑刺的。当关注点是在抗议方式而不是抗议原因时,你不可能不怀疑这样的抗议是不是有效。

 

近年发生的Eric Garner,Philando Castile和Michael Brown死于警察之手的事件,尽管都有视频显示受害人完全无辜,最后,却没有一个警察被定罪。一次又一次失望,非裔社区相信,如果他们现在不做点什么,这一次的最终结果也不会不同。

 

还是那句话,当副作用不可避免时,你是选择治病还是宁可丧命?换一种问法,为什么在某些人眼里,副作用的问题总是远远大于肿瘤的问题?如果都这样问,就已经传出了一个信号:这一次不会有不同。只有大多数人都更关注肿瘤时,才会有希望。

根子在系统

 

其实,抗议活动会出现暴力行为,正是说明美国种族歧视这个肿瘤已经生长到威胁生命的程度了。再不治,后果难以预料。

 

如果有人还在说解决问题的方式是加强警察的训练,让他见鬼去吧。看看弗洛伊德被压死的那个视频,这是训练的问题吗?为什么旁观者都看得明白的事情,经过训练的警察反倒不明白了?如果训练会让你无视常识,丧失人性,成为冷血动物,这样的训练不要也罢。

 

需要被审视的不是常规训练是否到位,而是警察文化是不是被病毒入侵了。试问,如果是当事人糊涂了,边上另外三个警察怎么不劝阻呢?当然不仅仅是警察的事情,也不仅仅是司法系统。这个社会的方方面面,各个角落,都需要被重新审视。这样说不是为了危言耸听,否则怎么会同样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呢?而且,多少次正正经经地走了司法程序,最后都让人难以置信地宣判无罪。

 

还有,今天新的尸检结果,不由人不多问几个为什么?也许现在下结论还太早,但是这个执法系统真的是必须从内到外彻底被重新审视一番了。

特朗普威胁派军队到各个州,给不断升级的全美抗议火上浇油?

冰山一角:海面上,骚乱的原因是乔治·弗洛伊德被害事件;海面下:几十年来美国政府对一系列问题没有适时改进,才是骚乱的真正原因。这些问题包括没有全民医保,不能保障温饱的低工资,大规模监禁,长期的警察暴力,政治体制与司法体制内的种族歧视,缺乏优良的教育机会等等。(图片来自网络)

 

历史一次次告诉我们,非裔是如何不成比例地在承受不公平的负担。

 

  • 非裔的失业率一直比白人高。

  • 非裔的寿命一直比白人短。

  • 在同等学历,同等资历的情况下,非裔的收入始终比白人低。

  • 在美国,白人吸毒的比例比非裔高已经是学界政界的共识,但是因为毒品进监狱的绝大多数是非裔。

  • 非裔社区的学校总是资源最缺乏的。

 

有人可能会说,上面所述的确是事实,只是因果关系不好说,也许是非裔自己的责任才造成那样的负面结果。那么请看这一个事实:大量文献记载证明,非裔与白人在心血管手术方面获得的治疗是不同的。同样的差异还体现在癌症的诊断和治疗及是否获得最佳护理等方面。即便去除了年龄,性别,保险,教育程度和疾病严重程度等因素,非裔还是更可能死于这些疾病。同样的问题也反映在糖尿病,肾脏疾病,精神健康问题,孕妇及儿童的治疗上。

 

其实这是一个普遍现象。诸多研究结果表明,非裔的不公平待遇存在于各个领域,浸透于社会的方方面面。

 

2003年的一项研究发现,一个有犯罪记录的白人找到工作的概率高于一个相同条件但没有犯罪记录的黑人。这个结论当时震惊了学术界和政界。但是,十多年过去了,震惊也过去了,又有多少措施推出来呢?

 

There’s a saying that when America catches a cold, African-Americans catch the flu(有一种说法:当美国开始感冒时,非裔已经开始流感了)。就是说,任何负面的东西都是首先冲击非裔,甚至与教育程度,经济状况无关。

 

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从根子上动手,全面地,系统地进行改革。

 

来自最高层的信息

 

自这次抗议活动开始后,特朗普总统的推特和言论都是火上浇油。他推文中说的“抢劫开始时,便是枪声响起时”,“暴乱者会被狗咬”,都是有历史典故的语言,是白人至上者听得懂的狗哨。

 

特朗普威胁派军队到各个州,给不断升级的全美抗议火上浇油?

特朗普总统有关“抢劫开始时,便是枪声响起时”,“暴乱者会被狗咬”言论的推文。(CBS截屏)

特朗普威胁派军队到各个州,给不断升级的全美抗议火上浇油?

60年代,阿拉巴马州民权运动示威者被警犬相待的镜头。(CBS截屏)

 

奥巴马执政时期,司法部曾对问题重重的警察部门展开了数十次调查,以评估它们是否蓄意侵犯少数群体的公民权利,并对其中一些部门达成法院强制执行的法令,进行一些必要的改革。但是特朗普上任后,司法部门缩减了这样的改革,称这些调查损害了警察的士气,导致犯罪增加,并且说这是对联邦权力的不当使用。

 

司法部长巴尔的态度同样不令人乐观。他说,看弗洛伊德被害的录像是“非常痛苦”的事情,让人“深感不安”。但他也同时谴责暴力行为,誓言要起诉他所描述的“无政府主义和极左派极端分子”,给人一个两边有同等责任的感觉。

特朗普威胁派军队到各个州,给不断升级的全美抗议火上浇油?

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赖恩(Robert O’Brien)在CNN解释采访。屏幕上字幕为:奥布赖恩说,美国执法系统内部没有系统的种族歧视。(CNN截屏)

 

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赖恩(Robert O’Brien)周日(5月31日)在接受CNN采访时,否认警察部门内部存在系统性种族主义,坚持说只是有几个“坏苹果”。他所传递的信息自然是非常让人失望。好笑的是,他随后问道,那个警察有长长的不良记录,为什么这么久了他没有被除名?是啊,为什么?这不是系统的问题是什么?这脸自己打得劈啊劈啊的。

 

据多家媒体报道,特朗普周一(6月1日)在一个电话会议上指责各个州长“软弱”,呼吁他们用武力对付示威者。

 

总的信息是,白宫及司法部都没有表现出关注肿瘤甚于关注副作用,甚至否认肿瘤的存在。这样的话,哪怕这次涉事的四个警察都在法律上得到公正的处置,也不过是解决了一个个例,对系统存在的问题没有大作用。

 

结  语

 

现在,4名涉事警察都已经被开除公职,其中主要肇事者被起诉三级谋杀罪。对此,法律界人士的共识是,三级谋杀简直就是笑话。有不少人指出,这样的行为,不是一级或二级谋杀,在法律上是有缺陷的。甚至有人提出,鉴于Hennepin郡检察官办公室未能及时,合法地做出该案件的起诉,必须由一名特别检察官负责这个案子。

 

这个案子最终结果如何,这个事件的发生,特别是其发生方式,是否会带来人们期待的触及系统根源的改革,还有待时间证明。1964年就赢得了《民权法案》的非裔,要真正得到平等对待,道路依然漫长。他们已经走了很久了,他们疲倦了,也失去耐心了。今天上午听见CNN一位嘉宾的问话:“白人,你在哪里?”

 

这个问话直击人心。是的,非裔需要其他族裔的支持。要根除系统的问题,仅仅靠非裔的力量不够,靠所有少数族裔的力量也不够,要靠所有族裔的力量,靠全社会的力量。

 

不到9分钟,弗洛伊德从一个大活人到没动静,这个视频让人难以直视。这一次会不会有不同?

 

前副总统,2020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在弗洛伊德被害后发表讲话:“我们的自负、沉默,都是在促使这样的悲剧持续地发生。我知道这不容易,但是,如果我们再一次只是让表面的伤口愈合而不去治疗伤害的根源,我们将永远不可能真正痊愈,我们面临的是失去美国的本质的危险。”

 

拜登看到了肿瘤的危害,明白了关注肿瘤远重要于关注副作用。在我眼里,这才是彰显了正义。

 

2020,每一个选民都将再一次面临选择。请珍视您庄严的一票!

 

撰文:溪边愚人

编辑:薄雾

本文独家供稿腾讯平台,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特朗普威胁派军队到各个州,给不断升级的全美抗议火上浇油?

 

推荐阅读

“我们和非裔站在一起”,耶鲁华裔学生写给爸妈和华人社区的公开信

“我无法呼吸”——同为少数族裔的美国华人,检验我们的时候来了

“我无法呼吸”事件引发全美多地骚乱,空前危机下华人何去何从?

筑墙还是搭桥?看看这位巴勒斯坦医生是怎样面对暴力和仇恨的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特朗普威胁派军队到各个州,给不断升级的全美抗议火上浇油?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就点“在看”(Wow) 

Tags: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2020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