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

1739篇文章

 

编者按

这封由耶鲁学生写的信代表一群在美华人后代的心声,他们在美国主流文化中长大,认同大多数美国人尊重人权,积极争取各民族正义的传统。但是由于近年来种种的反常现象,美国的族群问题变得空前的紧张。孩子们开始亲身感受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并心痛父母一代的漠视与偏见。他们呼吁所有的美国华人观看纪录片《亚裔美国人》,并倡议为非裔社会活动组织捐款。英文信(English version)原稿请点击此链接查看。

 

正文共:4530字

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撰文:黄艾琳(Eileen Huang)

翻译:赵文秀(Wenxiu Zhao)

过天赐 (Dora Guo)

英文版(English version)

内容警告:白人至上、种族成见、暴力

 

致美国华人社区:

 

我叫黄艾琳(Eileen Huang), 是耶鲁大学英语系大三学生。PBS的最新纪录片《亚裔美国人》播出以后,有人约我就美国华裔历史写一篇观后感,或者写一首诗也行。可是,我发现在这个时候很难作诗。我不想只关注我自己族裔的历史和故事,而不去了解和认识所有被边缘化的少数族群经历的挑战,痛苦和创伤(其中也包括我们自己族裔的遭遇),哪怕是在今天。鉴于明尼苏达州的抗议活动是由白人警官和亚裔警官谋杀黑人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引发的(编者注:Derek Chauvin已被当地检察官以三级谋杀和二级杀人罪起诉,我特别想谈谈亚裔美国人社区中盛行的对非裔的歧视和敌视态度。如果我们不认真反省,这种态度会给我们所有人招来暴力。

“我们和非裔站在一起”,耶鲁华裔学生写给爸妈和华人社区的公开信

 

我们亚裔美国人中长期以来一直普遍存在着敌视(或歧视)黑人的言论和成见。我从小就听到亲朋好友(甚至我的父母),对黑人社区微妙的、有时明显是种族主义的谈论:他们在不好的社区长大;他们造成了太多的犯罪;我希望你千万不要跟黑人交朋友,不要卷入黑人运动中。

 

他们的意思很明确:我们是模范少数族裔——医生、律师,听话,安分守已,有成就。我们跟其他有色人种不相干;我们甚至会站在美国白人一边贬低那些人。我周围的亚裔美国人,包括我自己,都不愿意,有时甚至拒绝参加有关非裔美国人所面临的种族暴力的讨论,哪怕他们被白人至上主义者追杀,哪怕他们在自己的社区被无情地枪杀,哪怕他们在光天化日之下被谋杀,哪怕他们的孩子因为携带玩具枪或偷口香糖而惹来杀身之祸时;甚至当他们的母亲满含悲伤出现在电视上,乞求和哭诉,渴望伸张正义时;甚至当“敌视黑人”的现实与我们自身所遭受“系统性种族主义”如此紧密地关联在一起的时候。

 

我们亚裔美国人宁愿相信我们会幸免于种族歧视。毕竟,我们中的许多人生活在富裕的社区,把孩子送到顶尖的大学,从事舒适的专业工作。正如诗人Cathy Park Hong所写,我们相信我们是“下一个……被同化的人”,我们会获得白人所拥有的特权,会从因为肤色导致的所有负担中解脱出来。

 

然而,我们在这个国家的生存一直是有条件的。十九世纪当中国劳工初来美国时,他们被私刑处死,《排华法案》禁止他们参与政治和社会活动。《排华法案》是美国历史上唯一的明确针对某一种族群体的联邦法案。当早期的亚裔移民,如Bhagat Singh Thind,试图申请公民身份时,所有亚裔美国人都被剥夺了法律人格权,而直到1965年,法律人格权只能授予“自由白人”。当珍珠港被炸时,日裔美国人被围捕、拷打并拘禁在集中营。当冷战达到顶峰时,被怀疑是共产主义者的华裔美国人受到联邦特工的恐吓。很多家庭失去了工作、生意和生计。当新冠病毒袭击美国时,亚裔美国人遭到攻击、唾弃和骚扰。我们被指责为“病毒携带者”;我本人最近就被指是“吃蝙蝠的人”。我们误以为自己在这个国家表现出色,直到有人提醒我们,我们不能太舒服——我们永远不会真正属于这里。

 

这里有一个故事可以证明(我们不属于这里):1982年6月19日,当底特律的汽车工业因来自日本的竞争而每况愈下时,27岁的华裔陈果仁(Vincent Chin)走进一家酒吧,庆祝即将到来的婚礼。被解雇的白人汽车工人Ronald Ebens和他的继子Michael Nitz也在场。陈果仁离开酒吧时,那对父子跟踪他,把他逼到一个麦当劳的停车场,然后用金属棒球棒猛击他,直到他的头颅开裂。他们对陈果仁说:“正是因为你这个婊子养的,我们才失业。” 后来,这个谋杀案传开,在美华人义愤填膺,要求判Ebens和Nitz有罪。谋杀陈果仁的凶手们只被指控犯有二级谋杀罪,罚款3000美元,没有坐牢。郡法官Charles Kaufman说:“这两个人不是该被送进监狱的那类人“。那么谁该被送进监狱呢?

“我们和非裔站在一起”,耶鲁华裔学生写给爸妈和华人社区的公开信

陈果仁的妈妈Lily Chin。(图片来自facebook.com/uclaaca

 

 

观看《亚裔美国人》时,我被陈果仁的妈妈Lily的视频片段深深地困扰。她是一个小个子华裔女人,长得像我的奶奶,或者我的妈妈,姨妈姑妈。在镜头前,她的脸皱巴巴的;她哀求和哭泣的声音可怜得像动物一样,“我要为我的儿子伸张正义。”在陈妈妈的所有镜头中,都有杰西·杰克逊(Jesse Jackson)等非裔民权活动人士围绕在她身边。他们保护她,不让新闻记者消费她的悲伤。后来,他们跟华裔活动家一起走上街头,高举标语呼吁结束种族暴力。

 

虽然我们无法将亚裔美国人面临的挑战与非裔美国人遭受的野蛮暴行相比,但我们今天拥有的一切都归功于他们。正是因为非裔美国人发起的民权运动,亚裔美国人才不再被称为东亚病夫;正是因为非裔美国人呼吁结束种族主义的住房政策,我们才得以和白人住在同一个社区;正是因为非裔美国人反对种族主义归化法,亚裔美国人才获得了公民身份,并得到了法律的正式承认。正是因为非裔美国人的社会活动,陈果仁这样的故事才被人们记住。我们之所以有坦然地成为“模范少数民族”的自由,并不是因为我们比别人更好或因为我们努力,而是靠其他被边缘化群体多年的斗争和支持得来的。

“我们和非裔站在一起”,耶鲁华裔学生写给爸妈和华人社区的公开信

为乔治·弗洛伊德声讨正义的人群。(图片来自网络截屏)

2020年5月25日,非裔乔治·弗洛伊德被指控在明尼阿波利斯的一家杂货店使用20美元假钞购买香烟。对此,白人警官Derek Chauvin赶来,他抓住弗洛伊德,用膝盖卡住他的脖子上长达八分钟。在随后网上流传的视频中,你能看到,在三四分钟的时间里,弗洛伊德为自己的生命哀求(视频看到他流着血),他说自己已经无法呼吸。乔文继续用膝盖压迫他。与此同时,视频显示,在背景中,一名亚裔警官Tou Thao就站在Chauvin一边旁观。只是旁观, 什么都没说,任由弗洛伊德慢慢地停止挣扎。

 

我看到,我周围的亚裔美国人也保持着同样的沉默。我对华裔社区尤其感到失望,他们对谋杀美国黑人所持有的沉默让我感到震惊。在明尼阿波利斯,有那么多有色人种的活动家联合起来支持抗议者的同时,也有那么多美国华人选择了对这次抗议“置身事外”。同一群华人曾经在新冠流行期间大声疾呼反对歧视亚裔,但在谈到弗洛伊德的谋杀案(Ahmaud Arbery、Breonna Taylor、Tamir Rice、Sandra Bland、Trayvon Martin、Michael Brown, Freddie Gray,和无数其他仅仅为了生存而被杀害的美国黑人)时,他们却令人不解地保持沉默。

我看不出我们对电视上的黑人母亲有同情心,她们像陈果仁的妈妈Lily Chin那样,乞求为儿子伸张正义。我没看到我们中有多少人和黑人抗议者一起游行。我没有看到我们给黑人领导的组织捐款。我没有看到我们为杀害无辜黑人的白人,比如陈果仁的谋杀犯,没有受到制裁而出离愤怒。我没看到我们对非裔抗议者表示任何声援(编者注:美国华人联合会已经发表公开声明🔗并正在联合非裔、犹太裔社区领袖讨论下一步的行动。在全美抗议人群中也有亚裔面孔出现),抗议者被喷射催泪瓦斯和橡皮子弹。而就在几周前,白人新冠“抗议者”手持AR-15游行,警察连碰都没碰过他们。相反,我听到我们称他们为“渣子”、“暴徒”、“掠夺者”——和美国白人曾经给予我们的污名一样。我看到我们,比如我自己的家人,仅仅把特朗普要派国民警卫队前往明尼苏达的推特当作笑谈。

 

想象一下,如果非裔美国人不加入亚裔美国人的活动,我们会怎样。我们仍然会被称为东亚病夫。我们将生活在更加隔离的社区,就读更加隔离的学校。我们就不会被允许进入这些精英大学,不会在舒适的职业生涯中进步。我们会是非法移民。我们,和其他人,都不会记得陈果仁这样的故事。

“我们和非裔站在一起”,耶鲁华裔学生写给爸妈和华人社区的公开信

纪录片《亚裔美国人》中的镜头。

 

我呼吁所有美国华人观看《亚裔美国人》这样的作品,认真反思我们自己的历史,也反思我们与其他少数民族的共同历史——我们的觉醒和自由与非裔美国人、美洲原住民、西班牙裔美国人等的自由是如何交织在一起的。我们不可能生活在历史之外。乔治·弗洛伊德的遭遇曾经发生在19世纪的中国劳工和陈果仁身上,并且将继续发生在我们和所有少数族裔身上,除非我们不再保持沉默。沉默从未保护过、也永远不会保护我们。

 

我们华裔的历史不只有一大串听话的医生、律师和工程师;我们的历史中更有革命者、活动家、斗士,尤其是幸存者。我经常想起日裔集中营幸存者Yuri Kochiyama,他后来成为著名的民权活动家,并与马尔科姆·X(Malcolm X)等非裔活动家建立了密切关系。她曾说,“我们都是彼此的一部分”。

我拒绝以牺牲他人为代价来呼吁对我们自己社区的种族公正。贬低或压制其他少数群体的正义根本不是正义。白人至上主义几百年来一直在威胁我们所有社区。在这个许多享有特权的少数族裔都站在白人至上立场上的时候,我要问:你和谁站在一起?

英文版(English version)

我恳求大家采取以下行动,解决/结束美国华裔社区的仇视黑人问题

 

  • 给非裔领导的组织和“黑人的命很重要”等组织捐款(请复制链接到浏览器查看我们汇总的捐款信息):

    https://bit.ly/2yMHYwy 

  • 亲自或在社交媒体上抗议白人至上和敌视黑人

  • 与亚裔美国人/非黑人就我们社区的敌视黑人问题进行可能不愉快和比较艰难的对话

  • 致力于针对反种族主义理论、行动和历史的自我教育,以帮助摧毁白人至上主义

 

下面是我们的签名(继续征集中):

 

Eileen Huang, Yale University

Isabelle Rhee, Yale University

Biman Xie, Yale University

Saket Malholtra, Yale University

Lauren Lee, Yale University

Adrian Kyle Venzon, Yale University

Michael Chen, Yale University

Lillian Hua, Yale University

Dora Guo, Yale University

Kevin Quach, Yale University

Pia Gorme, Yale University

Alex Chen, Yale University

Emily Xu, Yale University

Avik Sarkar, Yale University

Evelyn Huilin Wu, Yale University

Angelreana Choi, Yale University

Cindy Kuang, Yale University

Karina Xie, Yale University

Tulsi Patel, Yale University

Kayley Estoesta, Yale University

Renee Chen, Wellesley College

Sara Thakur, Yale University

Eui Young Kim, Yale University

欲读英文原版信,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我们和非裔站在一起”,耶鲁华裔学生写给爸妈和华人社区的公开信

 

撰文:黄艾琳(Eileen Huang)

翻译:赵文秀(Wenxiu Zhao),过天赐 (Dora Guo)

编辑:Jing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推荐阅读

纪录片《亚裔美国人》观后感:荣辱与共的亚太裔美国人

美国2000万人口的亚太裔,下一步该怎么走?

PBS大片《亚裔美国人》讲述了怎样的故事?(视频)

一位波士顿华人妈妈的酸甜苦辣:疫情下的美国中小学生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我们和非裔站在一起”,耶鲁华裔学生写给爸妈和华人社区的公开信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阅读英文原版信

Tags:
32 Comments
  1. 不食人间烟火只会一堆大道理的ABC 4 months ago

    泪水打湿了我的豆豆鞋

    • Carol chou 4 months ago

      那请你继续在你的人间烟火里苟且

  2. Shaoping Wu 4 months ago

    where is the original English version? The link does not work.

  3. TingTing 4 months ago

    看完这篇耶鲁孩子的推文看得我心口堵得要死,后来看了赵奋斗的心里稍微舒服一点。从而也知道了赵奋斗并关注了她.
    我想说,支持非裔是没错的,抗疫警察暴力执法也是对的,但是看看现在游行的各种暴力行为,是真的在为歧视发声还是增加歧视?!披着正义的外衣大行奸佞之事,难道要参与其中打砸抢吗?

    • GEORGE CHOI 4 months ago

      I AGREE YOU

  4. Alex 4 months ago

    非裔欺负亚裔的时候你们在哪里?你们有没有和非裔站在一起?我不会向Black Lives Matter这样的组织捐一分钱!

  5. 漫游 4 months ago

    她自己歧视黑人。确非要给其他亚裔扣帽子,说亚裔都歧视黑人。这是什么道理?

  6. cheney 4 months ago

    This reminds me of George Orwell’s 1984 – kids reporting on their parents for the “greater good”. Oh well, that actually happened in real life, in Soviet Russia and China during the culture revolution. Those kids, in the book, in Russia, in China, believed in their cause no less than Eileen Huang.

  7. test 4 months ago

    Please don’t pretend to represent the chinese community with your naive opinions.

  8. 义哥 4 months ago

    我支持平等,支持正义,去持自由,但一切一切的支持,都不可以成为,打 砸 抢,的理由,我们不可以因为一个人的肤色去敌视别人,但我们可以因为一个人的行为去远离别人,你可以说非裔只是在追求平等和正义,请走过纽约的街头看看,平等需要用打砸抢来实现吗,打着游行的旗帜,整个族群走上街头抢劫,我只能说,我们华人不敌视他们,我们是怕他们,我们怕他打我们华人,我们怕他们抢我们,我们怕我们的下一代会有他们一样的行为。当然我也不支持“白人至上主义“这个世界本来人人都是平等的。

  9. Stevie 4 months ago

    ….FIRST THEY COME….
    First they came for the socialists, and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social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and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trade unio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and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Jew.
Then they came for me…
and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for me.

    在美華人大都只生活在自己的小圈子裡,深居簡出,安分守己,以為人不犯我 我不犯人,明哲保身就好。其實我們華人並不比其它族裔優越。更糟糕的是華人是「一盤散沙」。很多華人在遇到不公不義時才徬徨無助地發現自己投訴無門。八十年代的「陳果仁兇殺案」九十年代的「李文和寃案」最後都要靠黑人民權團體ACLU的大力發聲才引起媒體注意。今天看到的不公不義我們不能保持沈默。要知道….「華人」和其他小數族裔基本上是一個「生命共同體」…唇齒相依😔😔😔

  10. LI CHEN 4 months ago

    完全同意

  11. Zaburo 4 months ago

    这个时候的华人族群不是应该跳出来争取华人的地位吗😂文章里说华人的地位是靠黑人争取的,明明是靠趋炎附势省事宁人好吗?疫情期间,白人攻击亚裔,黑人攻击亚裔你们都忘了吗?现在居然华人跳出来解决仇视非洲裔,拜托,管好自己,仇视亚裔更严重特别是仇视华族更严重好吗?是该消除种族歧视,那也是各种族争取平权!

  12. […] 一个耶鲁上学的华二代6月1号在网上发了文章,“我们和非裔站在一起”(https://chineseamerican.org/p/31574),在华人圈里掀起轩然大波。这篇文章里,被北美华人尤其是一代移民几乎批的体无完肤,其中有两点更是引起了许多的反对。一是,华人社区里有不少直接或者微妙(subtle)的种族歧视言论,甚至包括自己的父母在内。二是,华人的今天,是得益于黑人长久坚持的平权运动。 […]

  13. 老人 4 months ago

    你的父母是对的。。。他们不是种族歧视,他们只是道出了fact。你这句 “ 我们之所以有坦然地成为“模范少数民族”的自由,并不是因为我们比别人更好或因为我们努力,而是靠其他被边缘化群体多年的斗争和支持得来的。” NoNoNo…你过的好就是因为你自己的努力和你父母的牺牲——勤劳朴实、省吃俭用、重视教育的中华美德。永远不要歌颂好吃懒做,靠野蛮和掠夺换取利益的民族,这是人类文明的倒退

  14. Tina 4 months ago

    我們是為了反對種族岐視頻行為而站出來,這是一個理念,不是為了黑人,是為所有少數民族的公平正義而發聲,不僅僅為了我們華人自身的權益,更為我們下一代的生存環境而抗爭!莫管黑人行為如何,法律都必湏公平以對,不應以膚色及偏見而濫權不公。身為有色民族的我們有責任義務為種族岐視問題盡一份心力!

  15. 余家安 4 months ago

    很明显,这位华裔后代说的是对的。我承认,由于早年很少见到黑色皮肤的人,我开始几年,自己同黑皮肤的人,在情感上是有距离的。后来,在美国见到的人多了,包括熟悉的非裔人也多了,才慢慢好些。大儿子也提到同他一样的观点,我才仔细想这个事,华裔在很大程度上会歧视非裔人。亚裔中间,华人中间,人是分层次的。哪怕这次新冠病毒期间,全世界歧视中国人,中国人歧视武汉人,就是当初华人的写照吧。非裔和我们华裔一样,在政治权力上,都在下面,亚裔,甚至不及非裔,在最底端。

  16. Steph 4 months ago

    如果被警察用膝蓋壓死的不是George Floyd而是George Fong, 一個華人…..你會有怎麼樣的看法?如果你的看法有所改變…..哪….你就是racist. 如果你對是非對錯的認知,對公平正義的判斷會因膚色或族裔而有所徧差,你就是一個「如假包換」的種族主義者. 黑人在被執法上所遇到的不公,華人在職場上所遇到的不公,都是因為「種族主義」作崇

  17. […] 在这些事实面前,很多教育程度高、讲道理的华人就没有加入这场情绪化的社会运动。于是就闯了大祸了。首先,耶鲁华人学生黄艾琳(Eileen Huang)写了一封公开信,要求华人“和非裔站在一起”。某些华人组织也认为,面临同样的威胁,少数民族应该历史性地站在一起。更有甚者的是,NBC借着George Floyd死亡事件涉嫌旁观,协助Derek Chauvin的警官Thao是柬埔寨来的亚裔之故,对亚裔没有与非裔站在一起,进行了攻击。极左媒体Vox更是不分颠倒黑白,把亚裔抗争哈佛歧视污蔑为受白人利用。令人气愤的是,Vox居然指责亚裔女性喜欢使用皮肤增白化妆品是种族歧视的心态。很多华人左翼喉舌,也在微信等媒体上摇旗呐喊。在美国遭受国家动乱这一巨大挑战的时刻,极左势力可谓是挥舞着政治正确的大棒,不容亚裔这一少数族裔有任何独立的思考。他们不把亚裔赶到这场少数族裔共同对付白人的运动中不愿善罢甘休。 […]

  18. 燕妮 Yennie 4 months ago

    片面…… 我们及你的父母 “岐视” 的是野蛮,暴力、懒惰、无知。我们不是由生既来带着 “有色眼镜” 的。尊重是嬴得的。不分群体、个人。有一天,所有的族依都像我们、像你的父母一样,这个世界不会更美好吗?……

  19. 看不下去 4 months ago

    一半以上内容是煽情的文章一般没有什么价值,只有情绪没有理性。身为华人却极力贬低华人的努力,连自己父母种族都不能尊重的人有什么资格谈论尊重他人?

  20. Chensimei 4 months ago

    首先我要说"黑人的命是命,华人的命也是命,所有人的命都是命,都是重要的生命"。区别在于,一个是试图使用一张面值20块美钞,而另一个是为了挣得3一5块美钞冒着风雨,甚至被人戳杀的外卖小哥,这二个人一样吗?

  21. 爪四哥 4 months ago

    去年,就在新泽西,一个年轻的中餐馆老板在毫无反抗的情况下,被黑人用枪爆头杀害。我们这些华一代为自己同胞发声,维权的时候,你这个跪拜黑命贵的华二代在哪里????在与自己父母划清界限与自己种族划清界限,勇做美国文化大革命的红卫兵小将的时候,扪心自问,你为华裔做过甚麽?我再告诉你,对被黑人杀害的中餐馆老板,主流媒体had zero interest ! 我联络了几家新州主要媒体,全部被拒绝!! 因为华人被杀,没有新闻价值!!

  22. PJ Cao 3 months ago

    My Child, how dare you claim that our Chinese American discriminate African American?????!!!!
    Probably only you!

    I have many good African American friends in company, no one discriminates anyone!

    But, to avoid being robbed or stabbed, almost everyone including my African American coworkers will not walk in the poor neighborhood during night.

    This is not discrimination, just try to avoid troubles.

    Wake up, kid, your article does nothing good for Chinese American community.

    If you have time, you may go to join the protest, this is your freedom, but you cannot demand other people to go with you.

    Everyone has his own cause and mission to complete.

    Do you demand other people think the same way as you.

    This is a country of freedom.

  23. […] 在这些事实面前,很多教育程度高、讲道理的华人就没有加入这场情绪化的社会运动。于是就闯了大祸了。首先,耶鲁华人学生黄艾琳(Eileen Huang)写了一封公开信,要求华人“和非裔站在一起”。某些华人组织也认为,面临同样的威胁,少数民族应该历史性地站在一起。更有甚者的是,NBC借着George Floyd死亡事件涉嫌旁观,协助Derek Chauvin的警官Thao是柬埔寨来的亚裔之故,对亚裔没有与非裔站在一起,进行了攻击。极左媒体Vox更是不分颠倒黑白,把亚裔抗争哈佛歧视污蔑为受白人利用。令人气愤的是,Vox居然指责亚裔女性喜欢使用皮肤增白化妆品是种族歧视的心态。很多华人左翼喉舌,也在微信等媒体上摇旗呐喊。在美国遭受国家动乱这一巨大挑战的时刻,极左势力可谓是挥舞着政治正确的大棒,不容亚裔这一少数族裔有任何独立的思考。他们不把亚裔赶到这场少数族裔共同对付白人的运动中不愿善罢甘休。 […]

  24. J 3 months ago

    Baizuo
    Baizuo(白左,White Leftists)is a popular Mainland Chinese term coined for a specific subset of Westerners who are despised by most Chinese for their pretentiousness, hypocritical behavior and an overbearing sense of entitlement.

    Baizuos are mostly characterized by their heavy use of political correctness and double standards to covertly advance their own material or emotional interests at the expense of others, while claiming otherwise from a self-assumed superior moral position. Some are truly non-malicious, but are too naive or lack the worldview to provide useful opinions or solutions to real societal problems.

  25. zixingche 3 months ago

    Eileen Huang, Kalos Chu, Berber Jin et al are Chinese American second generation success stories, who express different opinions on BLM from their parents’ generation. They believe “…if we, as Chinese Americans, fail to stand together with Black Americans…”
    Such a view led today’s US trained youths to repeat 1966 Mao’s Red Guards’ destructive method on their innocent parents and teachers, which was to force them to painfully select a political side – either with us or them. The irrationally-classified two opposite sides were Rebel faction vs Loyalists, which caused chaotic social struggles, and Mao’s vision of uniting the blacks to win the liberation of the world turned out to be a decade-long domestic turbulence and millions of deaths.
    American blacks don’t need Asian’s money support, since many Asians are just newcomers. Today, Obama’s net worth is 40 million, and his family should be honored to pay back to the black community.
    According to the current US demography, it is inevitable that American “whites” are going to be a minority soon. As youthful races are getting more harmonious through their new interracial babies, the elites should catch up to prevent riots; protect One Nation rather than dividing “communities” according to undefinable colors.

  26. Nick 3 months ago

    It seems you’re as racist as your parents, just in a different way. Sad. I recommend you look up commentators such as Coleman Hughes on racial issues in America. He used to blindly follow the mainstream leftist narrative on race like you as well, before he educated himself on the issue.

  27. […] 这位耶鲁大学英语系的大三学生6月1日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宣告“我们和非裔站在一起”,从非裔美国人乔治·佛洛伊德之死出发,指出亚裔美国人社区中“盛行的对非裔歧视和敌对态度”。 […]

  28. […] 这位耶鲁大学英语系的大三学生6月1日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宣告“我们和非裔站在一起”,从非裔美国人乔治·佛洛伊德之死出发,指出亚裔美国人社区中“盛行的对非裔歧视和敌对态度”。 […]

Leave a Reply

©2020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