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

1678篇文章

世界上除武汉之外,最大的新冠病毒的感染区会不会造成世界范围的下一波疫情?

 

正文共:4306字

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撰文:溪边愚人

 

钻石公主号成为“微型武汉”,潘多拉盒子会不会被打开?

 

2月17日,在“钻石公主号”上被困了12天的328位美国游客,终于逃离了被新冠病毒的恐怖笼罩着的邮轮,被大巴送去机场,登上了美国政府派来的货机改装的撤侨专机,返回美国。

 

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同机一起回美的,居然有14位已经被确诊感染的病人。说好的只让未被感染的人登机呢?

 

大家不知道的是,政府官员和CDC专家/官员,也是毫无准备地陷入了一个无解的困境,不得不做出一个极其困难的选择。

 

登机前最后一刻的困境

 

在上飞机的前一天,邮轮上所有撤侨就接到美国驻东京大使馆的通知,只有未被感染的人才能登机。已经被感染新冠病毒的必须留在当地治疗。

 

第二天凌晨,大约15辆大巴来到邮轮所靠的码头接人来了。但是,就像武汉撤侨所经历的一样,这回国的最后一道关,不容易过,虽然原因各有不同。

 

撤侨成员们在大巴上等了两个多小时车也不启动。有人需要方便,都急哭了。大巴的窗子都被窗帘遮住,他们看不见外面,又没有任何人告诉他们是怎么回事。终于,车子动了,开去了机场。但到了机场后,又是在大巴里继续同样的等待。

 

他们一无所知的是,在远隔着大洋的华盛顿,一群头头脑脑的人为了其中14个人该不该上飞机正头痛欲裂。

 

原来,这些人两三天前都做了新冠病毒测试。因为当时情况非常混乱,没有标准操作,不似平时去医院做检查,知道怎样的测试什么时候可以看结果。没想到,在他们上了大巴,一切就绪,准备去机场时,官方获知,他们中14人阳性,其中不乏老人。

 

按规矩,阳性的人就不能与其他人同机返美了。但是,在日盼夜盼就要回国的最后时刻把这14人赶下去,外面又是大雨倾盆,实在也不妥。问题汇报给了还是周日下午的华盛顿,一场激烈的跨洋辩论在撤侨们焦急的等待中进行。

 

CDC首席副主任安妮·舒卡特(Anne Schuchat)坚持只有健康的人才能登机,这是规矩。她特别强调,政府已经告诉撤侨,不会有任何确诊被感染的人与他们同机撤离。美国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的负责人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表示理解和支持舒卡特的意见。

 

钻石公主号成为“微型武汉”,潘多拉盒子会不会被打开?

《华盛顿邮报》报道CDC不同意新冠病毒感染者从日本撤回。(《华盛顿邮报》截屏)

 

但是,卫生和公共服务部防备和应对事务助理秘书,冠状病毒工作队成员罗伯特·卡德尔茨(Robert Kadlec)坚决反对。他的理由是:改装的飞机是准备好了可以应付乘客在长途飞行中出现症状的情况。这两架波音747上有18个座位已经被塑料布四周围起来用于隔离,而且飞机上还有传染科医生照料病人。

 

最后是国务院方面拍板:那14个阳性的人既然已经上了大巴,就算是进入撤侨的程序了,按照规程,他们应该登机。

 

令人震惊的新闻

 

国务院起草新闻发布稿时,舒卡特坚持必须把CDC从做决定的机构中拿掉。她还以CDC的名义写了一个电子邮件,留下白纸黑字的证据:“CDC确实参与了此事的权衡过程,并明确反对这样的做法。(新闻稿)绝对不应该提及这是和CDC商量过的,因为这会引出一个问题:我们给了怎样的建议。”该电子邮件还说,受感染的乘客可能“给其他乘客带来更大的风险”。

 

新闻发布会上卡德尔茨是这样说的:“我们认为我们有经验丰富的专家来评估和照料这些病人。”有没有人注意到特别不提CDC就不得而知了。很可能的是,即便不提CDC,大多数人还是认为所有的操作都是CDC负责的。

 

两架飞机分别降落于加州和德州。飞机上有被感染病人这个新闻是差不多在飞机降落前一小时宣布的,机上的乘客也是这时才知道。乘客炸锅了!

 

67岁,来自加州San Clemente的卡罗尔·蒙哥马利(Carol Montgomery)说:“飞机起飞后我才知道有病人在飞机上,(因为)我看见一个被塑料布和胶带隔离开的区域。”(其实有没有病人,这个区域都会存在,就是为了应付飞行过程中随时可能出现的状况。)

 

来自佛罗里达州Crystal River,69岁的已退休护士瓦娜·门迪萨巴尔(Vana Mendizabal)说,她是在飞机落地与她孩子联系上后,才从孩子那里知道新闻里报道了飞机上有确诊感染的人。她说政府明知这些人感染了还让他们上飞机让人气愤。“这些病人应该被送去日本的医院。我们感觉我们再一次被暴露给了病毒。我们非常生气。”

 

乘客的心情完全可以理解。非常时期,大家本来就像是惊弓之鸟,得知这个消息,很有才出虎穴又入狼窝的感觉。更重要的是,政府的诚信受到了极大的考验。《纽约时报》报道此新闻的标题是“逃离了邮轮,却是与病毒一起飞回家”。

 

直到三天后,人们才从《华盛顿邮报》得知,政府也是不得已做出这个艰难的选择。关键是,病毒测试结果在最尴尬的时刻送来。都说新冠病毒特别诡秘,不按常理出牌,这一次连什么时候获知测试结果也加入了这个捣乱的行列。

 

回头看去,天然环境和人为错误,一起把“钻石公主号”游客送进了这个惊险历程。

 

浮动的病毒“温床”

 

因其环境使然,邮轮从来就是病毒传播的“温床”。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数字显示,每年过百艘停靠美国的邮轮中,平均有10艘会爆发由诺如病毒(Norovirus,又译诺沃克病毒)、大肠杆菌等引起的传染病。但一般致命率不如新冠病毒这么高。

 

这次“钻石公主号”早前有一位在香港下船的乘客后来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邮轮从香港驶向日本时多人开始出现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病征,随后,邮轮应日本政府紧急命令提前返回横滨港。大约3700人的船,最后发展为数百人感染,实在不足为奇。也许最大的错误在于:(1)船公司没有在第一时间警告所有乘客。当日本的新闻媒体已经报道船上有多人确诊感染的时候,船上很多乘客还蒙在鼓里。(2)停驶靠港后,不该在船上进行隔离。

 

钻石公主号成为“微型武汉”,潘多拉盒子会不会被打开?

岩田健太郎教授在网上发布视频揭露邮轮上的混乱情况,引发日本舆论的关注。(YouTube视频截图)

 

船上根本就没有真正隔离的条件。周二(2月18日),日本神户大学的传染病教授岩田健太郎(Kentaro Iwata)登船考察,发现船上的感染控制措施毫无章法,完全处于混乱状态。岩田指出,在船上,厚生劳动省的政府官员与船上的工作人员,以及医生等相互之间混在一起作业,也一起吃饭。更有甚者,穿着全副武装保护服的与什么防护都没有的人也融为一体地并肩工作,彻底违背惯常程序。

 

岩田说,问题的部分原因是日本政府负责这件事的只是一般的公职人员,并不具备传染病专业知识。日本也没有专门负责疾病控制的政府机构。

 

尽管日本官员竭力为自己辩护,但是在三名上船处理事物的厚生劳动省官员被感染这个事实面前,厚生劳动省副大臣桥本岳(Gaku Hashimoto)也不得不承认:“我不能说一切都得到了完全控制。”

 

一位船上的工作人员在与她母亲的短信交流中证实了岩田医生对船上状况的描述。她还透露出,她曾为那些确诊病毒感染的人搬运行李,为此,她非常害怕。而这也许是邮轮隔离的最大弊端:游客虽然各自呆在自己的房间里,但服务人员是流动的,等于充当一个串通游客的工具。而服务人员的住所既小又挤,也没有隔离。所以,邮轮上的环境根本就不存在真正的隔离。

 

“朝中有人好办事”

 

自“钻石公主号”在横滨港开始所谓的“隔离”后,船上被感染人数与日俱增,到周四,已经达到621人。最后几日,几乎每日都增加近百人。

 

船上的美国人一直在呼吁本国政府把他们接回国,但美国CDC起初决定顺应日本方面的做法,就让美国人在船上完成隔离期。CDC给美国游客的一封信中这样说:“留在您的房间是减少感染风险的最安全选择。”“我们承认这是一种很困难的状况。” 当时,乘客唯一能够离开邮轮的方式是被感染,送往医院。

 

2月12日,美国官员为此事在国会做了一次秘密听证。来自田纳西州,原先是医生的共和党众议员菲尔·罗伊(Phil Roe)正好有一个医生朋友也在“钻石公主号” 邮轮上,罗伊已经从他朋友那里知道了邮轮上不断恶化的环境。这个信息促使政府改变了主意。到那个周五下午,美国冠状病毒工作队的所有机构之间都达成了共识:把美国人接回来。这时候,已经有71位美国人被检测出病毒阳性,去了日本医院。

 

所以,在美国,是不是朝中有人也是会有很大区别的。不是说没有个人关系就不行,而是非常时期能不能以最快速度把真实信息反映到关键人物那里。

 

于是就发生了上面描述的一波三折的撤侨。美国政府同时告知船上的美国人,因为船上的状况不满足隔离条件,他们回国后必须重新隔离14天。如果选择不下船,也必须在下船后重新计算14天后才能回国。

 

新的“微型武汉”?

 

美国游客这次被接回的有328人,还有61人选择继续留在船上,因为他们距离日本政府要求的14天隔离期只差2天了,他们希望早日获得自由。

 

钻石公主号成为“微型武汉”,潘多拉盒子会不会被打开?

2月21日,《每日新闻》报道日本政府允许“钻石公主号”乘客下船。(日本雅虎网截屏)

 

果然,周三开始,船上还余下的2000多人开始分批下船了,周三当天就放走了443位。

 

日本政府保证,这些下船的人都没有被感染,因为他们既没有症状,又都是病毒测试阴性。问题是,他们的隔离环境并不合格,随时有被感染的危险。所以这个所谓14天的计算毫无意义。而且,周三下船的乘客中大多数是在上个周末被测试的,从被测试到下船的那几天,他们并不是处于完全隔离的状态,所以无法排除在这几天被感染的可能性。

 

自武汉疫情失控后,世界卫生组织(WHO)最害怕的就是再出现一个类似的疫情泛滥的区域,因为应付一个已经是疲于奔命,再来一个,根本无法想象。但是,“钻石公主号”邮轮真仿佛是武汉的缩影:到本周四为止,已有621人感染。3700人的船上600多人被感染,比例不可说不高。而且到开始允许下船时,每日还有新的确诊病例,怎么可能保证余下的人不是处于潜伏期呢?尤其是考虑到病毒测试的结果只反映测试当时,拿到结果时情况可能又发生变化。

 

允许游客下船,会不会造成人们最害怕的结果——还在潜伏期的病毒感染者,把病毒带往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钻石公主号成为“微型武汉”,潘多拉盒子会不会被打开?

“威士特丹号”抵达柬埔寨港口受到首相洪森的欢迎。(Aljazeera网站截屏)

 

可怕的是,另一艘邮轮已经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载有2257名乘客和船员的豪华邮轮“威士特丹号”上并没有新冠病毒确诊病例,但鉴于船上有中国人,又考虑到“钻石公主号”的状况,没有港口愿意让“威士特丹号”停靠。在被5个港口拒绝,海上漂泊数日后,刚刚失去了欧盟优惠待遇的柬埔寨于上周四(2月13日)对她铺出了红地毯,并允许所有乘客、船员下船自由旅行。于是,他们分别去了旅游景点、旅店、餐馆等,其中700多人奔向机场,回家——去到了世界的各个角落。

 

然后,周六晚上传来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下船的乘客,一位83岁的美国妇女在马来西亚被检测出冠状病毒阳性!“威士特丹号”马上通知所有人员立即隔离。但是,这是不是太晚了?或者,一个病例没有代表性,人们不需要惊慌?

 

有的健康专家说,现在别无选择,只能等待,看事情如何发展。

 

希望,这不是又一个“微型武汉”,不是打开了潘多拉盒子。

 

 

 

 

撰文:溪边愚人

编辑:仙笛/薄雾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推荐阅读

从难民的女儿到美国联邦参议员助理,一个亚裔女孩的成长之路

武汉撤侨在美国军营隔离的14天,居然有老干妈和臭豆腐

来自蝙蝠、死亡率近90%的埃博拉病毒如何被控制及瑞德西韦的来历

面对武汉疫情,美国专家解读中国同行在《柳叶刀》等论文

面对武汉疫情,美国华裔资深传染流行病专家怎么说?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钻石公主号成为“微型武汉”,潘多拉盒子会不会被打开?

威斯康辛马拉松花旗参

美国华人引以为傲的品牌

立即上网订购:www.MarathonGinseng.com

输优惠码“美华”马上享受9折优惠

━━━━━━━━━━━━━━━━━━━━

公众号小助手微信号 | CAeditor

广告、转载、投稿、读者讨论群

马上加入《美华读者俱乐部》Telegram

https://t.me/MeiHuaClub

(复制链接到浏览器访问)

━━━━━━━━━━━━━━━━━━━━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钻石公主号成为“微型武汉”,潘多拉盒子会不会被打开?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就点“在看”(Wow)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0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