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大眼
大家已经都看过了红袖箍冲进民宅砸烂麻将桌并抽主人耳光的视频,也看了小伙因没戴口罩被执法人员绑在树上强行戴上胸罩的视频,还有西安老头没戴口罩被物业抽得满脸是血,女子没戴口罩被牵铁链指认型游街,以及全家举着检讨书念“我们是一家四口在家打扑克,违反了非常时期不聚集的命令,我们错了”……等等视频。
 
我一点不奇怪这些事儿能发生,因为执法者代表正义。
 
大家都知道那个湘西小镇的故事,一个美丽的女人和丈夫开了家米豆腐店,味道好、态度好,加料不加钱,大家都喜欢她。这让对面的国营餐饮店女经理很不爽,当一个国营的女人生意和颜值双败,这仇恨可转化为正义,正义就可以让她去杀人。
 
镇上有个二流子,形象猥琐,游手好闲,天天跑豆腐西施店里蹭吃,他因懒而穷,因穷而贱,当然被人看不起,也没女人,每晚就躺床上对一个女性小木偶展开意淫。
 
后来国营餐饮店女经理当了工作小组组长,回到镇上掌握生杀大权,看着二流子家徒四壁,她两眼充满正义:“已经解放了十四五年,可是我们的土改根子王秋赦还没有得到解放,看来,还是要搞运动啊!”
 
王秋赦就是二流子的名字。李组长提拔了二流子小王,给房给钱给他戴上红袖箍,瞬间小王眼睛就亮了,兴奋地喃喃自语:妈妈的,这运动,我支持!我拥护!
 
那是他人生的高光时刻,抄别人家抽别人耳光砸人家东西,此时他代表小镇的正义。
 
我一直是把这部电影当成正义史来看的。
 
你看,二流子小王是以雇农身份来斗争剥削阶级豆腐西施的,李组长是为了拯救家徒四壁的穷人才搞运动的,有个经典情节:李组长在批斗大会上喊了很久口号,群众们并没什么感应,哄孩子打嗑睡上厕所一片散漫吃瓜状……当她说出豆腐西施“一年居然靠开店挣了6600元”时,整个会场轰地一声,群众们忽然精力集中,怒目而向,那些眼神像几百把正义的刀子砸向豆腐西施……
 
故事的后来顺理成章,豆腐西施店被抄,老公自杀,她被批斗,扫大街……扫着扫着还和一个右派相爱怀了孩子,这太不正义了,因此她和右派一起被抓进大牢……
 
当群众基础有了,正义的基础就有了,正义有了,合法性就有了,即便过程中有粗暴的地方,也是正义的粗暴,是为捍卫群众的利益。所以抄家打耳光揪头发游街,一切都自然而然发生,谁也没觉得不对。
 
眼熟吧,所以只要一件事成为不容质疑的正义运动,那颗种子就像找到了宿主迅速传播开来,而且是人传人,不可防不可控。
 
所以你看到了不少人在说“不戴口罩传染了人怎么办,这种人打他是轻的,非常时期就该用重典,这是为大家的利益”,甚至医护人员被阻止回家都有人支持,“因为他们更可能携带病毒”。在一场正义的运动中,平时聪明的人们脑子里的选项就会奇怪地迅速减少,多选变成双选,到最后必然只能是单选。他们从不去想是否应该递去一个口罩而不是打得老头满地找牙。
 
无论战争、运动还是瘟疫,所有故事其实是人性故事。那个小镇,是一个缩影。那些曾被侮辱的,现在要侮辱别人,他上升无望,所以找回尊严最好的方式就是让别人失去尊严,游街,抽耳光,砸麻将桌,让全家四口念检讨书,这是他们人生中的高光时刻。五十年后,我们坐着世界上最快的高铁,却还在那个镇。
 
作为一直充满浓浓正能量的作家,我迅速纠正上面的错误思想,发现了砸麻将机事件的那个乡长两次登门诚恳道歉,也发现比我更正能量的侠客岛也批评了这事儿。过去豆腐西施等一个道歉等了十几年,现在只等了两天,高铁真好。要放在过去,写了很多好日记的武汉作家方方就不是被攻击造谣,而是游街示众;韩红也不仅仅是被质疑,她会下大牢。祖国进步了。
 
我其实认为国人没有传说中那么仇富,前些年参加地震救助时我发现,他们仇富,但更仇道德,否则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喊马云爸爸,又那么多人抓谣点赞质疑善行。这些人潜意识已云计算过此生已无任何希望比马云有钱,但肯定有希望可以显得比方方、韩红更有道德,毕竟在我国,有道德这事儿比有钱要来得容易很多。所以正义爆棚、英雄如云,新闻让九个月身孕的医护上前线,群众22次扔下62万块钱,扔下植物人丈夫毅然上疫区,一头秀发落地谱写了一曲英雄的赞歌,百万点赞惊慑妖孽。落霞与孤鹜齐飞,谣言共段子一色。
 
鲁迅说过“凶兽样的羊,羊样的凶兽”,砸麻将机抽耳光的执法者肯定不敢去抽那个拒绝普通病房的副厅长,他们也就只敢抽比他更弱小的。阿Q觉得小D排名是在他之下的,才敢揪住就打,那根插在辫子上代表革命的筷子,就是当年的一个红袖箍。
 
我又犯了片面的错误,毕竟在《西西里美丽传说》中,莫妮卡贝鲁奇也有同样遭遇,她那么美,在正义的小镇群众眼中,就是法庭律师说的“她最大的罪,就是太美了”,那些女人觉得她不仅是个妓女,还是一个和德国鬼子睡觉的妓女,剪她头发撕她衣服就是正义行为。
 
年轻时我一直把它当压枕毛片看,现在才觉得它其实是一部伟大的意大利正义史。无论古今中外,我怀疑高呼正义的人,他那么正义,一定有很多秘而不宣的恶心事,武如巡逻队砸麻将机,文如程抄抄剽窃不已,只要时机、温度合适,宿主存在,这类人体内某种东西一下子就开花了。
 
湘西豆腐西施的故事有个结尾:十几年后,那个由姜文扮演的右派出狱了,他回到镇上,正义群众又欢乐地聚在米豆腐店,忘了过去干过什么,只是二流子小王已疯了,敲着锣大镇上喊“运动了,运动了!”他还幻觉在过去,习惯性蹭豆腐吃,牛哄哄地训人,有人想揍他,被姜文制止,让豆腐西施给他盛了一碗,又盛一碗……这世上还是有好人,姜文从始到终都显得不那么正义,就是一个字写点好看点的搞破鞋的。
 
有人戏弄二流子“运动了!”,他兴奋的激凌了一下,眼睛又放光,说:“运动?是得搞运动了,运动又来了!”急起身敲锣跑去搞运动了。二流子是最喜欢运动的,他们没本事,懒,只能浑身摸鱼。
姜文看着二流子远去的影子,说了这片子最后一句台词:他说的兴许有道理,要是不防着点,还会再来的……
 
我年轻时,比现在还无知,容易正义感爆棚,至少现在慢慢明白,正义应该是块脑子里冷静的坚冰,千万别动不动就脑子发热,那容易进水。
李大眼 | 高光时刻的正义
Tags:
1 Comment
  1. 118137 1月 ago

    大眼的文章仿佛篇篇都是经典

发表评论

©2020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