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


1638篇文章


原编者按

川普下令在伊拉克机场外斩首伊朗将领苏莱曼尼,美伊紧张关系旋即升级,战争阴云笼罩在两国上空。很多人,一谈起战争就热血沸腾,特别是听说美国又要打仗了,立刻变得更加亢奋和激动。作者不禁问:在我们的骨子里,我们真的尊重生命吗?世界巨人们面对战争时是何反应?


正文共:4310字

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撰文:启明


1

征兵的恐慌


天色渐渐暗下来,下班回家路上,听见收音机里NPR报道,几天前很多年轻人登陆联邦政府FAFSA网站,查询有关“兵役”(Selective Service)信息,不由一惊。 
 
FAFSA是美国联邦政府为学生读大学提供的财政资助,包括低息贷款和少量现金,每年有很多学生申请。在申请时,有一个条件,凡是年满18至25岁男性青年,必须在“兵役” 一栏打钩登记。 
 
“兵役”(Selective Service)相当于一个征兵备用数据库,表示同意未来接受征兵入伍。美国现在是自愿兵制,“兵役”是为在特殊情况下,保证兵源的一项准备措施。如果拒绝登记,将不能享受政府提供的FAFSA资助。这一登记并不限于FAFSA申请者,按法律规定,所有18-25岁男性青年都要登记。通过FAFSA登记,是联邦政府保证更多人加入“兵役” 的一项较为便利的方式。 
 
几年前儿子刚上大学时,我们也申请过FAFSA,对这项要求印象很深。后来我们并没有要FAFSA贷款,主要是申请太麻烦,算了。 
 
据NPR和其它媒体报道,美国炸死伊朗将领苏莱曼尼后,美伊关系紧张,有谣传可能会恢复征兵制,立刻引起许多青年学子恐慌,纷纷上FAFSA网站查询“兵役” 信息,一时间竟然把兵役系统挤瘫痪了。


巨人的痛哭——写在美伊关系动荡之际

征兵官方推特发布兵役系统被挤瘫痪的消息。(推特截图)


我很能理解这些年轻学生的担心,一方面需要贷款读书,另一方面大多数人并不愿意打仗,特别是卷入自己反对的战争。平常和平时期在表上划个钩也就算了,毕竟恢复征兵是很渺茫的事。但如果真有大的战争呢?人心惶惶可以理解。最后,兵役办公室出面澄清,只有在国会正式讨论通过征兵法案情况下,才可能重新恢复征兵制。陆军部也公开声明”恢复征兵”是假消息,大家才松了口气。 


2

生命与战争


中国这数十年来,一直没有大的内战外战,是件非常幸运的事。但有件事让我很不解,国内很多人,一谈起战争就热血沸腾,似乎勇敢得很。特别是听说美国又要打仗了,立刻变得比美国人更加亢奋和激动。我从来没有见过美国军人出征时兴高采烈,而是严肃凝重;送别的亲友家人更是忧心忡忡,依依不舍。奇怪的是,站在离战争大老远地方的人,则往往一个劲地喊打,打,打……  
 

战争是要死人的。在我们的骨子里,真的尊重生命吗? 
 
我有个邻居,他们家一个儿子入伍海军陆战队,曾经在伊拉克作战。有一次在酒吧,我曾经和一位阿富汗战争退伍军人喝酒聊天。在我们学校,同事和学生中都有经历过战争的退伍军人。如果你的邻居,或亲朋好友中有人在战场出生入死,你会陡然觉得战争并不遥远,而是离你很近,于是会担心会牵挂 …… 如果你面对面和战争亲历者喝酒聊天,哪怕对方只愿意说一点点,你仍然会认识到战争的残酷而心情沉重。在二战中身经百战的艾森豪威尔将军曾经说过,只有从未经历过战争残酷的人才会奢谈战争。 
 
我们学校化学系有一位老教授,六十多年前曾经参加过朝鲜战争,去世前在学校校报访谈里说道:如果战争只是武士与武士之间的搏斗倒也罢了…… 不幸的是,战争会卷进所有无辜的生命,无情地绞杀。 
 
有人说伊朗、伊拉克等是邪恶国家,就是该打。可是,美国打掉了伊拉克萨达姆,就算他罪该万死,但换来了什么?自从2003年伊拉克战争以来,伊拉克人民有过一天、一年真正的和平与安宁吗?讽刺的是,伊拉克战争最大的获益者,却是美国在中东的头号敌人伊朗。


巨人的痛哭——写在美伊关系动荡之际

2003年3月21日,一幢政府大楼在美军对伊拉克巴格达的猛烈轰炸中燃烧。(图片来源:AP)

17年前,美国人曾经热血沸腾地支持对伊拉克的战争,而现在绝大多数美国人,则认为对伊战争是个错误。包括川普本人,当年甚至认为国会应该就伊拉克战争弹劾布什总统。 

巨人的痛哭——写在美伊关系动荡之际

 2003年3月31日,布什总统在费城美国海岸警卫队基地发表讲话。布什将伊拉克战争与他的全球反恐行动联系在一起,他警告说,萨达姆·侯赛因或他的恐怖主义盟友可能会试图打击美国,以报复美国主导战斗。(图片来源:AP)


我们都希望这个世界上没有战争,没有独裁;希望自由、和平与民主。但打烂一个政府一个国家,民主与和平之花就灿然开放了吗?Nation building(建国) 何其难?这是现实,这是教训! 

3

战争、外交与和平


有朋友质疑:那到底该怎么办?没有战争,一个人都不死,美好的明天——民主、自由、和平、繁荣会自然而然地到来么? 
 
这个问题我这么看。当年,苏联和华沙军事集团那么庞大的势力,最后不是不费一枪一弹把它弄垮了么?这不就是办法?既然能够遏制住强大的苏联东欧集团,就更有能力遏制住萨达姆的伊拉克。这话不是我说的,是老布什总统的前国家安全顾问班克罗夫特将军,伊拉克战争前夕在华尔街日报上写的。很多人都同意他的看法。 
 
当然,这其中的确存在一个道义问题,即对于一个独裁政权,美国有没有义务进去打掉它?这在美国对外关系史上,是个有着数十年历史的”意识形态优先”,还是”国家安全利益优先”争论。事实证明,每当以”意识形态优先”思维武力攻打某个国家,最后结果往往是美国自己吃亏。在这方面,越战是最大的教训。这不仅是我个人观点,而是美国历史学家、军事专家和许多政治家总结的经验和教训。 
 
如果真的要行道义(“替天行道”)打掉所有”邪恶国家”,美国为什么不首先打掉沙特王国?沙特不仅是许多伊斯兰极端教义的输出地,而且本.拉登和执行9.11恐怖袭击的大部分恐怖分子都来自沙特王国。

巨人的痛哭——写在美伊关系动荡之际

《纽约时报》:川普总统在欢迎沙特王储(即虐杀异见记者卡舒吉的锯骨王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到访白宫,说,“沙特是一个非常富裕的国家,希望他们能把部分财富给美国。”(图片来源:《纽约时报》推特)

再来说说伊朗。2015年奥巴马政府联合英法德俄中等主要国家,与伊朗签订禁核条约。以我个人几十年的生活经历和人生体会,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不希望打仗。条约签订后,伊朗内部温和派地位上升,绝大多数伊朗人民希望能够和平地生活,实行内部改革发展本国经济。伊朗政府停止了核试验,按条约将97%的核原料铀运出伊朗,交给国际组织,并拆毁了三分之二核设施等。这些都经过国际原子能机构,联合国安理会等核实,也为美国情报机构等其它机构证实。所以说,不是毫无办法。国际关系中外交手段运用得当,仍然可以取得成果。 
 
川普上台后,单方面退出协议,英法德等欧洲国家,俄罗斯和中国等签约国苦苦相劝但无可奈何。伊朗温和派被打了耳光,国内强硬派再次得势,并对美国的经济制裁采取一系列对抗措施,情形急转直下……  

巨人的痛哭——写在美伊关系动荡之际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参议员沃伦批评川普撕毁核协议,不断恶化两国关系,暗杀伊朗高级将领,让美伊面临战争危险。(图片来源:沃伦推特)

苏莱曼尼被炸后,伊拉克议会通过决议要把驻伊美军赶出去。美国、伊朗之间不一定发生战争,但伊拉克将可能进一步倒向伊朗。伊朗损失一个人,得到的可能是对伊拉克更深更广的战略影响。孰得孰失,不难预料。另外,美国当前和今后最重要的战略对手是中国和俄罗斯。美国不是被人拖进中东地区,而是自己把自己推进这个四处都是易燃易爆物的泥沼。如果局势恶化,中国和俄罗斯在国际上将获得更多战略机会和空间,这与美国战略利益恰好相反。有远见的外交家说,21世纪的前途和重心不在人口仅占世界总人口4%的中东,美国继续把宝贵资源(人员、装备、金钱和国家声誉)消耗在中东,何其愚也! 
 
我并不反对所有战争,比如9.11后,美国攻打阿富汗塔利班和藏在那里的本.拉登基地组织就是对的,而且是必须的,因为他们是9.11惨剧的罪魁祸首。但即使是这样一场公认为正义和必胜的战争,近二十年过去了,美军仍然无法完全脱身而去。现在是打打谈谈,双方都在谋求谈判解决冲突。可见,战争是一件多么难以预测的事,需要多么的慎重。 

4

巨人的痛哭


年轻时读中国古代文学经典《古文观止》,最喜欢王勃“滕王阁序”名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文字优美,气度恢弘,让人心情一振。诗人笔锋一转:“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略带几分伤感,又不失潇洒飘逸。还有韩昌黎“祭十二郞文”,感情真挚充沛,荡气回肠。明代大政治家刘基“卖柑者言”,短小精炼而富于智慧,一句“金玉其表,败絮其中”说穿古今中外多少人多少事。 
 
随着年龄增长,近年来再读《古文观止》,唐代文学家李华“吊古战场文”最能引起共鸣。“鸟无声兮山寂寂,夜正长兮风淅淅。魂魄结兮天沉沉,鬼神聚兮云幂幂。日光寒兮草短,月色苦兮霜白,伤心惨目,犹如是耶。”战争的残酷与无情,惊心动魄地展现眼前。“苍苍蒸民,谁无父母?提携捧负,畏其不寿。…… 布奠倾觞,哭望天涯。天地为愁,草木凄悲。”一字一泪,悲天悯人之情,从胸中倾泻而出。和屈子的“叹民生之多艰”,杜工部的“车辚辚,马萧萧”诗句一样,是中华文化中对人类和生命关怀的精华。

巨人的痛哭——写在美伊关系动荡之际

(图片来源:亚马逊网站)

美国有位已故女性历史学家芭芭拉·塔克曼,她的专长包括中美关系史,著有《史迪威与美国在中国的经历》等专著。不过她最负盛名的作品是《八月炮火》,描写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和第一个月内欧洲列强政治、军事、外交等方面纵横交错的关系和较量。塔克曼后来在一篇文章中回忆道,当年在写作《八月炮火》过程中,发现一部俄国一战前夕的个人回忆录,其中记录了俄国尼古拉大公在授命担任俄军总指挥时,一度放声大哭的情景。回忆录作者认为尼古拉大公担心自己不能胜任,故而悲伤。塔克曼则感觉此说难以让人信服,尼古拉大公是俄罗斯公认的皇室中唯一真正的男人,坚定勇毅,而且深受俄军将士崇敬。 
 

巨人的痛哭——写在美伊关系动荡之际

尼古拉大公。( 图片来源:维基)


塔克曼百思不得其解。后来在其它材料中,发现在同一时期,另一位“铁人”英国大臣丘吉尔也曾经挥泪痛哭,同放悲声的还有海峡对岸法国战争部部长阿道夫·梅西米(Adolphe Messimy)。塔克曼猛然惊醒:这些当年政治、军事上的巨人,几乎同时意识到一场无法避免的人间大屠杀即将到来,将以最猛烈的方式席卷一切,不禁为欧洲的这一灾难前景大放悲声。塔克曼随即在书中写道:围绕着1914年,有一种不祥的气氛,使那些感受到它的人们不禁为人类的命运不寒而栗。

巨人的痛哭——写在美伊关系动荡之际

1915年的英国大臣丘吉尔。(图片来源:AP)
 

巨人的痛哭——写在美伊关系动荡之际

法国战争部部长阿道夫·梅西米。(图片来源:维基)


兵者,凶器也,圣人不得已而用之。让我们记住先人用生命写下的教训。 

撰文:启明

本文原发于《纽约华人资讯网》公众号,经授权转载



推荐阅读

特朗普为什么要捅中东这个马蜂窝?

造成176人死亡的乌克兰客机坠毁事件应该由谁负责?| 今日美政

“另类真相”时代解药——突破群体式思维的盲点

美国正面临一场毒品危机,杨安泽的政策是不是对症下药?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

公众号小助手微信号 | CAeditor

广告、转载、投稿、读者讨论群

马上加入《美华读者俱乐部》Telegram

https://t.me/MeiHuaClub

(复制链接到浏览器访问)

━━━━━━━━━━━━━━━━━━━━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巨人的痛哭——写在美伊关系动荡之际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就点“在看”(Wow)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0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