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

1552篇文章


乔治亚等红州出台“心跳法案”,美国女性堕胎权危险了!

极端宗教与极右势力抱团,利用最高法院保守派法官优势,挑战女性堕胎权,有可能成功吗?

乔治亚等红州出台“心跳法案”,美国女性堕胎权危险了!


正文共:2867字

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撰文:彦子


乔治亚等红州出台“心跳法案”,美国女性堕胎权危险了!


加拿大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在上世纪八零年代写就的著名反乌托邦小说《侍女的故事》,讲述等级森严的吉利共和国,侍女阶层的女性,身体完全被政府控制,成为生育的机器。


多年来,小说中描绘的侍女制服——白色硬壳帽以及血红长袍,时常成为女权运动抗议时的道具。


而在川普上台后的美国,毫不夸张地说,正在上演《侍女的故事》现实版。保守派、宗教保守势力希望通过修改法律来进一步控制女性的子宫,生育权。


美国女性堕胎权再次面临巨大挑战


上周二,乔治亚州通过了迄今为止美国最严格禁止堕胎的“心跳法案”(HB481),规定有“心跳”胎儿——定义最早为怀孕六周婴儿,禁止堕胎。这项法律还规定,流产的女性会受到检方的调查,目的是制止私下堕胎。如果女性被认定是故意打掉胎儿,可以以二级谋杀起诉,最高可判30年徒刑。


更过分的是,即使去乔治亚州之外的地方堕胎,也可以按照该州法案起诉、定罪女性和一切帮助她堕胎的人——你出生在乔治亚州,你的子宫属于保守派邪恶政客。


仅在今年前五个月,就有4个州通过了类似“心脏法案”的反堕胎法律,包括爱荷华,北达科塔,俄亥俄,和最近的乔治亚。加上之前肯塔基密西西比已经通过了相似的反堕胎法律 。


而根据报道,佛罗里达,密苏里,田纳西以及得州这些保守共和党执政的州,也正跃跃欲试,准备通过类似的法律。


其中,密西西比的反堕胎法律甚至规定,即便是强奸与乱伦怀孕的女性也不许堕胎;即便怀孕期间检测出婴儿疾病,包括会对女性身体造成危害的,也不准堕胎。


美国以及世界其他地方女性为赢得堕胎权进行过长期艰苦的抗争,而这一成果在保守势力盛行的今天,再次受到严峻挑战。


乔治亚等红州出台“心跳法案”,美国女性堕胎权危险了!

2017年,川普访问波兰之际,当地女性身着《侍女的故事》 制服抗议。(Credit Image: © Michal Fludra/NurPhoto via ZUMA Press)


堕胎权激烈争论再起


1973年,美国最高法院裁决的罗诉韦德(Roe v. Wade)案,依据宪法第14修正案,认定女性有堕胎权。这项法律通过之后,也遭到保守州的极力反对与挑战。在1992年,对Planned Parenthood起诉Casey的案例,就是对女性根本的堕胎权利的再次确认。所以,尽管各州堕胎法律规定严苛程度不相同,但过去四十多年,美国女性享有基本的堕胎权。


最近两年,保守派不断推出的“心跳法案”是直接对抗妇女的堕胎权。


双方争议一直主要围绕两点:如何定义“心跳”?以及胎儿算不算独立的人?


美国法律中,将胚胎成长分为三个阶段。怀孕1-12周,也就是三个月前,胎儿不具备“母体外存活性”,孕妇可以自己决定是否堕胎;第二阶段是怀孕12-24个星期,州政府有权利对堕胎做出特定限制,但仅限于保证妇女健康;第三阶段,也就是怀孕6个月之后,胎儿具有“母体外存活”能力,政府保护潜在生命,禁止堕胎。


而在保守派的“心跳法案”中,认为“心跳”最早在胚胎6个星期大就可能出现了 —— 也意味着很多女性甚至还不知道自己怀孕,就已经失去了堕胎权。对这一说法,医学专家表示反对,6个星期的胎儿只有豌豆大小。它可能有细胞的震动,但那绝不是心跳。


第二个争议点是,胎儿究竟是不是人?根据乔治亚州的“心跳法案”,母体内的胎儿不仅仅是“独立个体”,甚至可以“计算在州的人口数字中” ,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向胎儿收税。


在支持女性堕胎权的人们眼中,上述说法非常可笑。谁能代表胎儿来发表意见?


而这些保守州的“心跳法律”中,唯一受到伤害的是女性,她们被当作一个“容器”和“载体”来对待,而完全失去对自己身体的主宰。


如果堕胎违法,甚至被控谋杀,接下来,是不是避孕药也要被禁止了?因为那就是把胎儿扼杀在没有受精之前啊。


乔治亚等红州出台“心跳法案”,美国女性堕胎权危险了!

2018年,卡瓦诺,后排左一,加入之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九位大法官的新全家福。后排右一是川普任命的另外一位保守派大法官戈萨奇。前排左一是布雷耶。(Kevin Dietsch/UPI )


川普带动保守派大反扑,
堕胎权再度成大选焦点


各保守派州这两年纷纷推出“心跳法案”或者类似的反堕胎法案,颇有抱团、挑战最高法院关于女性堕胎权的罗诉韦德的裁定。因为美国联邦的法律很明确了,女性有堕胎权,在怀孕20周之内,与医生商讨,包括在保护女性健康前提下,允许堕胎。


那为什么保守州还要通过如此明显违反宪法的“心跳法律”呢?这当中,最重要的原因是,现在的法律界氛围与之前大不一样了。川普上台以来任命的两位极端保守派大法官,包括戈萨奇(Neil Gorsuch),以及去年受到性骚扰指控的卡瓦诺,令最高法院大法官中,保守派对自由派的比例成了5:4 ——这令保守派觉得新的机会到来了。


而即便没有推翻最高法院裁决,保守派州希望能够更大程度取得这个问题上州的自主权——由州一级决定自己的堕胎法。


目前,在司法层面,堕胎与反堕胎力量正全力展开较量。比如去年底,爱荷华州法官Michael Huppert已经驳回了该州的最新反堕胎法案,裁定其违宪,禁止其执行。估计其他州的反堕胎法律也会被告上法庭,因与宪法抵触而无法真正执行,但保守州政府肯定会继续上诉 — 一直打到最高法,正是这些人的目标。


乔治亚等红州出台“心跳法案”,美国女性堕胎权危险了!

2016年大选第三次候选人辩论,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警告川普上台,女性可能失去堕胎权。(CNN截屏)


在2016年总统大选第三次候选人辩论中,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曾警告过大家,川普上台,罗诉韦德法案将会受到威胁,女性可能失去堕胎权。当时,很多人不以为意,但现在看来,她的警告正在变为现实。


2020年大选接近,川普再次以极右、宗教保守姿态出现,承诺只任命反对女性堕胎权的大法官。在集会上,已经开始大肆攻击女性堕胎权 —— 他是尝到了“反堕胎”带来的甜头,极端宗教福音派为了控制女性子宫,会对川普的其他胡作非为视而不见。


当然,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在这个已经尘埃落定几十年的社会议题上如何表决,也不是一两个大法官可以决定的。不过,包括堕胎权,同性婚姻等自由派主张的议题正全面面临挑战。


星期一,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法官布雷耶(Stephen Breyer)明确表示,他的一些同行太火急火燎,法律中的既定先例,值得受到尊重,并特别提及女性堕胎权就是其中之一。他还说,美国的法律需要稳定性,除非有重大改变出现,推翻此前多年的裁定是不现实的。


现在看来,围绕堕胎权的争议,也会令自由派明白,女性失去堕胎权绝不是杞人忧天,而是迫切的威胁了。女权主义者和女权主义的盟友们要迅速采取对策了。



作者:彦子(资深媒体人/翻译)

编辑:薄雾

本文首发于《彦子视界/Yanni Channel》

原文地址:

https://yannichannel.com/2019/05/13/heartbeat-bill/


━━━━━━━━━━━━━━━━━━━━

公众号小助手微信号 | CAeditor

广告、转载、投稿、读者讨论群

━━━━━━━━━━━━━━━━━━━━


赞赏

长按二维码

乔治亚等红州出台“心跳法案”,美国女性堕胎权危险了!

推荐阅读

特朗普与国会对抗全面升级,美国正走向宪政危机吗?| 彦子追踪

熟悉又陌生的孩子:浅谈青春期大脑发育

从UBI到外交政策——和华裔美国总统候选人杨安泽面对面

Trevor Noah,一个见不得人的人

从画家雅克-路易·大卫的奇幻一生看腥风血雨的法国大革命(上)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乔治亚等红州出台“心跳法案”,美国女性堕胎权危险了!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华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彦子视界/Yanni Channel》

点赞就点“在看”(Wow)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19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