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霞芬:我的故事(上)—— 五年前开始的一场噩梦

美国华人

1470篇文章

前言

陈霞芬是一位水文学家,无端被指控为间谍,虽然司法部撤销了对她的起诉,但她因此遭到解雇,事业生活都陷入困境。面对不公,她选择了维权,和美国政府打官司。陈霞芬胜诉了,但至今没能重返职场,今年1月18日,陈霞芬再次起诉美国政府,她的求诉已经超越了自我,她是为我们全体华人移民在抗争。几年来,陈霞芬得到了华人社区的巨大支持,今天,她依然需要我们的支持!

正文共:3300字

预计阅读时间:9分钟

撰文:陈霞芬

翻译:Jing Liu

陈霞芬:我的故事(上)—— 五年前开始的一场噩梦

(Image courtesy of MADDIE MCGARVEY / Redux Pictures / NBC News)

我要讲述我的故事。我从来没想到这样的故事会发生在我身上,但故事的的确确发生了;我以前绝不相信这个故事会发生在美国这个国家,可故事至今依然在上演。

晴天霹雳

2014年10月20日遭联邦调查局公开逮捕

我叫陈霞芬,英文名字是Sherry Chen, 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作为一名水文专家,我供职于国家气象局。我跟这个国家所有努力工作的人没什么两样。

陈霞芬:我的故事(上)—— 五年前开始的一场噩梦

陈霞芬就职的NWS Wilmington, Ohio(国家气象局俄亥俄惠尔明顿分部)(图片来自NWS脸书)

但是,在2014年10月20日这一天,我的人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那天是星期一,我按照排班在午间开车去上班。一进办公室大楼,我就看见很多人在大厅里走动和交谈,看上去有些反常。我跟大家打了招呼,就朝我办公的隔间走去。我的主管迎上来拦住了我,叫我去他办公室。我以为他可能想叫我在年度绩效评估报告上签字,前一天我们刚做过评估。

没想到他说,“Sherry, 有人要找你谈话。” 我说好吧。突然间,六名联邦调查局特工从隔壁的会议室冲出来。其中一人给我看了大大的一张逮捕令,另一人随即给我戴上了手铐。一位担任FBI区域主管的女士搜查了我的口袋,而其他人则分散开站在会议室里。然后,他们宣读了包含四项指控的起诉书和米兰达警告,大概意思就是,“你有权保持沉默,否则你所说的一切都可以在法庭上作为指控你的不利证据。”

我震惊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身体僵硬地站在那里,要求他们再读一遍起诉书。他们又读了一遍起诉书,说我被控窃取政府财产。他们说要带我去Dayton(俄亥俄州城市)的联邦法庭听证。他们押着我从我的同事们身边经过,上了楼前停着的FBI的车。一个FBI官员将我的手从后面改为铐到前面,让我上车坐到车后座,这时我看到同事们从窗户里望着我被带走。极度的羞耻感向我袭来,在那之前,我只在电视上见过罪犯被警察拘捕的场面。

就在前一天我的年度工作绩效评估时,主管给了我很高的评价——正是因为我的贡献,使得我所在部门对河流的预报能力显著提高。我的贡献远不止于此。仅仅不到24小时,我怎么就成了罪犯? 我确信这一切都是错误的,很快就会纠正。

在去Dayton联邦法庭的路上,我请求FBI特工第三次读起诉书给我,并问他,”窃取政府财产“是什么意思,是指物品还是信息?他说不能跟我讨论具体细节。我还是难以置信,但并没太害怕,因为我觉得这只是一个错误。我甚至还跟车上的两名联邦调查局特工交谈,好像我在和普通人说话一样。他们看起来很友好,还问我妈妈多大了,我多长时间去一次中国看望妈妈。我还问了他们一些问题,比如我是否可以回去工作等。没有料到,当我们走到法院的侧门时,一名FBI特工把他的证件牌给门卫看了,说他们来送一个囚犯。“囚犯?” 我几乎脱口喊出来,“你说什么?” 当我们进入楼内,当重重的金属大门一层层在我的身后合上时,我终于意识到,真的出事了。

噩梦成真

突然之间一切都变了

就跟电视情节一样,他们取了我的指纹,采集了我的DNA,还给我戴上了脚镣。一名公设辩护律师已经等在那里,因为FBI查过了我的财务状况,确定我请不起私人律师。检察官在法庭听证会上再次宣读起诉书,并说最高可判我25年监禁和100万美元罚款。是的,这一切都是真的,我面临严重指控。

听证之后,因为没有犯罪记录,我被准许回家。跟我一样震惊的丈夫来接我回家。我的心灵和大脑都处于麻痹状态。我只是不停地说,“我到底出了什么事?我到底出了什么事?”

刚到家几分钟就有人来敲门。我打开门,看到一个男人站在门口,说他是“福克斯新闻”的记者,想要采访我。我告诉他我无可奉告,就把门关上了。随后,有更多的记者不断来敲门,我没有再去开门。看到有电视台的车停在外面开始摄像,我赶紧把窗帘都挂上了。接下来他们挨家挨户去采访我的邻居们。天已经黑下来了,可他们还没走,围着我家房子拍个不停。

晚间新闻时我打开电视,看到本地新闻都在报道我被捕的事情。报道里说邻居们都非常震惊,很想知道我出了什么事。我又打开电脑,看到网上也有关于我的新闻报道。我止不住全身颤抖,仿佛天塌下来一样。半夜后我才上床休息,却又被几通电话吵醒,一个是已经退休的同事打来的,另一个是以前的同事打来的,还有一个是我最好的朋友打来的,他们都听说了我的事情。

最后一个电话是我哥哥打来的。一般都是我主动打电话给他们,怕他们花电话费。哥哥说除了妈妈以外,其他的家人都在电话边上,他们看到了新闻,极度为我担心。哥哥的电话使我第一次从麻痹状态中清醒过来,我再也忍不住了,放声大哭。我听到哥哥在电话那一头也哭了起来,长这么大我还从来没见他哭过。另一个也在哭的人是我丈夫,我以前也从没见过他哭。哥哥说,从小到大,爸妈和兄弟几人都最宠你,全家就你这么一个女孩。你一直很听话,从不惹事。你在北京有很好的工作,可你要去美国留学。你入了美国籍,这么多年一直努力为美国工作。你做了什么,竟然受到这么严重的惩罚?

我做了什么?我不认为我做错了什么。政府为什么这样对待我?我没有答案。我热爱这个国家,喜欢我的工作,与周围的朋友一直友善相处。我总是告诉国内的人,这里的蓝天是多么晴朗,夜晚的星光多么灿烂,俄亥俄州的空气有多么新鲜。为什么突然之间一切都变了?为什么天空不再蓝?为什么星光不再闪?为什么我几乎不能呼吸?

我被指控四项罪名:窃取数据,故意越过授权访问数据库,以及两项虚假陈述——意思是说我向调查人员撒了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缘何而起

怀疑仅仅建立在我的种族之上吗?

2012年春天,我去了一趟中国北京,跟往年一样,我去看望年迈的父母。父母两人都年近九十,身体状况也不太好,自从来美国之后我很少度假,每年都尽量把假期攒下来好回国看望他们。但在2012年那次影响了我命运的旅行中,我的侄子来看我,说起他的岳父跟当地水利局在一个水管道项目上发生了纠纷。

侄子不知从哪里得知我读研究生时的校友矫勇先生那时正担任中国水利部副部长,他请求我去找老同学帮忙。我已经多年没见到矫勇了,所以就一口回绝了。可是侄子不停地恳求我,我不忍心,只好答应他试一试。他告诉我,他岳父病得很重,因为这个问题拖延了太久。我觉得我别无选择,不得不帮这个忙。就这样,我给矫勇办公室打了电话,他的秘书给我安排了第二天的十五分钟见面时间。有十多年没见到我了,矫勇挺意外的。我跟他说了侄子岳父的事情,我们也聊了聊双方的工作。得知我与他在相同领域工作后,矫勇说,“对了,我们正在研究怎么筹集资金用来修复老化水库,不知在美国,这样的项目是怎么管理的?”

这只是同行之间职业性的交谈。但我对水管理方面不太熟悉,所以没能回答他的问题。我告诉他我回去后会了解一下。回到美国后,我在网上做了一些调查,又去咨询了我的主管,看看他是否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回答这种公共性问题的信息。主管让我去找黛比•李(Debbie Lee),她是在辛辛那提的美国陆军工程兵团(USACE或ACE)水管理处的主任。主管也告诉李,我正在寻找一些水管理方面的公开信息,请她跟我合作。

陈霞芬:我的故事(上)—— 五年前开始的一场噩梦

黛比•李(Debbie Lee)(右一)(图片来自陆军工程兵团网站www.usace.army.mil公开图片)

我跟李在一起工作几年了,就给她打了电话,并马上告诉她我刚去了趟中国看望父母,在中国我遇到了以前的校友,那位校友想了解一下美国这边是如何管理水资源和修复老化的水库的。李让我去USACE网站看看,并跟我说,我校友可以打电话给她,还有什么问题的话尽管问她。我按着她说的做了。我用电子邮件把李所在办公室的总机号发给了矫勇,还发了几个面向公众开放的政府网站地址给他。

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李会在我跟她通电话之后即刻向USACE安全办公室举报了我。她给ACE安全办的电子邮件是这样开头的——“她(陈霞芬)是美国公民,但她是中国人…… 我担心有人正在代表外国利益全面收集跟美国陆军工程兵团水利控制手册有关的信息。”

李说错了。是,我是从中国来的,但我不是中国公民。我是美国公民。可李为什么要那样做,让我陷入痛苦的噩梦之中?她的怀疑仅仅建立在我的种族和我来自哪个国家上吗?

——写于2015年圣诞节

编者注:欢迎读者和媒体转发陈霞芬的故事,转载授权请联络《美国华人》公众号。

陈霞芬:我的故事(上)—— 五年前开始的一场噩梦

扫二维码立即捐款

陈霞芬:我的故事(上)—— 五年前开始的一场噩梦

 

点文末“阅读原文”也会跳转到捐款页面。或拷贝下面链接至浏览器访问。

https://www.sherrychendefensefund.org/donate.html

(陈霞芬维权基金会提示:所有捐款为无偿赠与,不能抵税,也不能退款。)

请大家关注陈霞芬基金会网站,在脸书和推特上转发点赞,让更多的人了解陈霞芬的故事,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也请向周围的朋友、同事、和国会议员传播陈霞芬的故事,呼吁他们出钱出力,帮助陈霞芬打赢官司。

陈霞芬基金会网站:

https://www.sherrychendefensefund.org/

陈霞芬基金会脸书页面:

https://www.facebook.com/SherryChenDefenseFund/

陈霞芬基金会推特:

https://twitter.com/sherrychenldf

撰文:陈霞芬

翻译:Jing Liu

编辑:薄雾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

请加小编微信号 | CAeditor

广告、转载、投稿、读者讨论群

━━━━━━━━━━━━━━━━━━━━

推荐阅读

美国“秋菊”誓将官司打到底,华人帮她就是帮我们自己

与陈霞芬分享胜利喜悦,三年来各方支持者心路历程访谈录

国会议员力挺陈霞芬, 31名国会议员、132个社团联名致信商务部

陈霞芬获胜!华人社区应该学到的功课有哪些?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陈霞芬:我的故事(上)—— 五年前开始的一场噩梦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美国华人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陈霞芬法律维权基金会捐款链接

点赞就点“好看” 陈霞芬:我的故事(上)—— 五年前开始的一场噩梦

Tags:

©2019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