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三次从美国涌入加拿大的难民潮

美国华人

1468篇文章

特朗普极右的移民政策,使得成千上万的身份未定的美国居民,如同逃避战争逃避灾荒一样,越过加美边境,逃到加拿大,成为避难寻求者。而加拿大历史上,曾有三次因美国而起的难民潮。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我们现在移民加拿大,成为加拿大人,有义务主动接受加拿大人人平等的理念。


正文共:4210字

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撰文:多伦多cici


历史上的三次从美国涌入加拿大的难民潮


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美国总统宝座轮流坐,这会子轮到一个叫特朗普的大忽悠当总统了……


本来,作为一个加拿大人,本人既没那心思干涉美国人民的内政,又没美国投票权,特朗普上台,额手称庆普大喜奔也好,抚胸跺脚痛心疾首也好,都轮不我吧?


历史上的三次从美国涌入加拿大的难民潮

《福布斯》报道:“越来越多的来自美国的非法移民跨越边境进入加拿大”。(《福布斯》网站截屏)


偏偏,特朗普上台之后的新官上任三把火,把把火都和咱加拿大相关。别的不说,光是他极其右倾的移民政策,就使许多美国的无证移民,如同逃避战争逃避灾荒一样,越过加美边境,逃到加拿大,成为避难寻求者。


闹得加拿大的华人社区也不得安宁了。一向以“合法”移民自居高高在上居高临下的部分华人右派,思维方式上没有一星半点的加拿大人人平等理念,对所谓人上人歧视人下人的歧视链,融入骨髓,应用自如,而不自知。


本来自己族裔华人身份,已经是加拿大右派排外歧视链的底端,现在这些华人右派眼中看到“非法”难民涌入,立马找到底端的底端,转身就打压这些避难寻求者——这也是一种优越感爆棚的表现吧?


闲话少叙,作为铁杆左派的我给读者们聊一聊历史上,因美国而起的三起涌入加拿大的难民潮。


第一波:保皇党(loyalists)


这个英文单词loyalists翻译成保皇党,汉化倒是蛮地道的,让汉语读者们联想丰富,回忆起康有为梁启超之类的历史人物,但含义上还是少点火候,跟加拿大特色不符。


加拿大虽然至今仍然留在英联邦之内,尊从英国王室为国家元首,但只有国王或女王,没有皇帝,保皇党的皇,从何而来?


回顾美国独立战争(1775年到1783年)这一段历史,很有“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的感觉。


高大上而言,战争中诞生的美国《独立宣言》,政教分离原则,人人平等,自由,民主,民意代表选举,联邦制,各州自主权,这一套国家政府理念,和现实制度实践,跟固步自封的老牌欧洲世袭王国相比,历史进步意义非常重大,自然是民主灯塔自由标杆。


低小下而言,独立战争的前因后果,都实在找不出多少拿得出手摆得上台面的冠冕堂皇。仔细审查一番历史记载,那些动武起义暴动的契机,那些历史书上记载的事件——波士顿倾茶事件,茶党,冲击海关死人事件,拿现在的标准来看,说句不客气的话,很有点泼皮无赖的做法。


无代表,不纳税。不自由,毋宁死。口号都不错,都挺让人热血沸腾的。不过,只要不是无政府主义教条的信奉者,就知道一个政府的存在,必然需要纳税人的钱来运转。国会需要代表,殖民地需要更多自主权,都是可以“商议”的议题,而不是非要发起“战争”不可的缘由。


历史无法假设,反正美国独立战争仗也打了,大英帝国有点不明不白地也输了,巴黎条约(1783年)也签了,美国独立了。


现在美国早已取代大英帝国,成为全球首款盗版帝国,美国人也成为最为自己国家成功自豪的国民。


遥想当年,美国宣布独立(1776年)之后,特别是英国正式签订巴黎条约(1783年),准许美国独立之后,大约有10万效忠大英帝国的保皇党人,挥泪辞别初生新生的美国国土。


这些保皇党人,要不海归英国本土继续做大英帝国的子民,要不南下去了英国在加勒比海上的殖民地海岛。其中大约一半从美国逃离的保皇党人,收拾自家细软,拖家带口,最后北上到现在的加拿大境内定居。


找到一篇网文,翻译了一位保皇党初到加拿大国土的观感:“我爬上山顶看到船只消失在远方的地平线上,孤独悲凉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战争期间我没有流过一滴眼泪。此时此刻坐在潮湿的苔藓之上抱着我的孩子,眼泪禁不住滚滚而下。”这样的状述,活生生难民形象哦。


历史上的三次从美国涌入加拿大的难民潮

独立战争期间逃亡的保皇党人。(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如果当年有新闻照片传世,这样穿越边境线的逃离景象,会跟如今华人右派眼中的非法入境者,非常相似。


有一个细节我可以透露给华人右派们,你知道你们现在拥戴的加拿大保守党,外号叫啥?叫tories,知道来龙去脉吗?这明显是一个送分题哦,当年保皇党的别称很多,king’s men, royalists,  其中之一正是tories。


真是风水轮流转啊,当年的tories因为政见不合,自己成为逃到加拿大的难民,现在的保守党政客和保守党拥趸,居然成为反难民反移民反一切外来人口的主力军。


第二波:奴隶(slaves)


因美国总统特朗普而起的加拿大难民难题,我聊tories挥泪北上加拿大的历史掌故,字里行间看得出我对美国建国史的热嘲冷讽,连泼皮无赖的说法,都冒出来了,不过,如果要说我看不起美国,讨厌美国,憎恨美国,那你又大错特错了。


要知道,美国不仅仅是右派红脖子的美国,不仅仅是右派特朗普总统的美国,美国也是华人右派口中白左遍地的美国哦,时不时冒出一个两个白左感人肺腑的事例,你们热嘲冷讽,可是,这样的白左事迹,有成千上万个噢,你们华人右派,估计怒骂“圣母婊”你们都骂不过来!


美国之所以伟大,不一定都是白左的功劳,但美国的确有那么一群有担当有道义的美国人,无时无刻不在监督自己的国家,自己的政府,甚至,说句政治非常不正确的话,也在监督自己的人民,整个国家在不断地反省,不断地修正,也因此,不断地进步,不断地前进,不断地提升。


这样不断向前的美国历史,最让我震憾的典型例子,就是美国黑奴解放运动,左右两派,蓄奴州,废奴州,为了各自的政治理念,甚至不惜诉诸武力,发动南北战争(1861年4月12日至1865年5月13日),直到枪杆子里头出正义公平,才让野蛮的奴隶制度,在美国全境,成为非法。


在这个漫长的黑暗奴隶时代,本来美国自己本土因为合众国的国体特色,各州各自为政,南方数州是铁杆蓄奴州,北方自由派当道多半是废奴州,同情奴隶遭遇的美国人,帮助逃跑的奴隶,进入北方自由州,就算到了安全地带。


你们美国人自己,因为一个奴隶议题,闹腾来折腾去,本来跟加拿大没多大的关系,没加拿大什么事儿。


结果是到了美国本土左右手互搏拉锯战最紧张最剧烈的历史时期,美国南方蓄奴州有一段时间占据联邦国会优势,1850年强行通过一项臭名昭著的联邦法律 ——《逃亡奴隶法案》(Fugitive Slave Act),容许南方的奴隶主,有权“维护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美国立国之天条,跨州抓捕逃跑的奴隶,甚至由此产生一种新的职业,专门抓捕逃跑奴隶以获取赏金的奴隶猎人。


也就是说,按照美国联邦法律,那些哪怕是逃到美国北方废奴州的奴隶们,现在生活在北方州,也不再安全不再自由了!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南方奴隶主抓住,遣送回南方的奴隶庄园,重回暗无天日的奴隶生涯。


历史上的三次从美国涌入加拿大的难民潮

《为奴十二年》剧照。


奥斯卡获奖电影,《为奴十二年》,说的就是这段悲惨历史。


也就是在这样美国黑暗历史的衬托之下,加拿大人救助逃亡奴隶,并对逃跑奴隶敞开国门的光辉历史,才显得如此熠熠生辉。


此处应该有一段煽情的文字,英文记载也写到,在最深最黑的夜里逃亡的奴隶们,不得不再次从美国北方州仓皇起程,抬头望见北斗星,向北,向北,北方的加拿大,才是自由的安全国度啊!


请原谅我的多愁善感,一百多年之后的今天,我用手机屏幕键盘敲击写下这些文字,我都忍不住热泪盈眶。


加拿大人救助美国逃跑奴隶的感人事例,绝对不是一个两个白左个体事迹,而是有一个专门的历史名词,来描述当年加拿大人冒死救助美国奴隶的历史功绩,这个专门术语,叫“通向加拿大的地下铁路”(Underground Railroad to Canada)。


如果此时,设想一下,你们华人右派动用来之不易自由表达的民主权力,你们上街游行示威,你们打出标语,号称对非法入境者说“不”,不用担心,正如历史记住了加拿大人救助奴隶的地下铁路一样,历史会记住你们的。


第三波:越战美军


正如我在第一波从美国逃到加拿大难民潮所叙,美国这个国家,脱离老东家大英帝国,是独立战争打下来的。从成立的第一天起,效忠美国自己国家的美国人,就跟北边效忠大英帝国的保皇党大本营英属殖民地上下加拿大人,有那么一丢丢的南辕北辙哦。用俺们古典中国的比喻说法,加拿大和美国有点欢喜冤家的味道。


举一个最近的例子吧。


九一一大变之后,美国出头,要打阿富汗,加拿大作为邻家小弟,义不容辞,派兵派物资,参与阿富汗反恐战争(2001年)。


后来美国又要以反恐名义打伊拉克(2003年),加拿大就完全不看隔壁老大哥的眼色行事,死活不参与不出兵,再怎么哥俩好,毕竟加拿大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啊!


非常近似的例子,离我们这一代中国移民也很近。


眼看着金日成在大佬苏联明帮暗助之下,就要把大韩民国的李承晚赶到太平洋里面去了,美国出头,要打北韩,加拿大作为邻家小弟,义不容辞,派兵派物资,参与战争(1950年)。


后来美国又要以几乎同样的名义打胡志明的北越(1955年至1975年),加拿大就完全不看隔壁老大哥的眼色行事,死活不出兵,再怎么哥俩好,毕竟加拿大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啊!(编者注:加拿大政府从未正式参加越南战争,有部分民间志愿者加入美军参战。)


历史上的三次从美国涌入加拿大的难民潮

1967年10月21日,首都华盛顿的反越战抗议示威。(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美国发动越南战争,加拿大不掺合,立马就在加拿大美国边境,涌起一股非法越境者,就是我现在介绍的第三波难民潮,反抗越南战争的美国人,“非法”越境寻求庇护。这些美国人主要是当时美国政府实行义务兵役制度下,反抗强制征兵参战的美国年轻人,用汉语的贬义词来讲,实打实临阵脱逃的逃兵。


历史真是惊人相似地重复哦,加拿大当时也是自由党政府,政府首脑正是现任特鲁多总理的老爹老特鲁多,一个华人右派眼中典型的白左,按照白左习以为常的做法,由政府出面,积极处理和审核来自美国的避难寻求者,也就是华人右派分子肯定会做道德评判的这些越战逃兵。


加拿大统计局的资料显示,从反越战运动开始之后的1966年到1975年,共有24万美国人移居加拿大。


1969年,加拿大甚至专门通过法律,一点面子也不给美国政府,允许美国军人移民,这为美国反抗越战的逃兵打开了大门。


据维克托·莱万特《安静的同盟:越战中的加拿大》(Quiet Complicity Canadian Involvement in the Vietnam War, by Victor Levant, 1986) 一书估计,越战期间大约有两万名美国逃兵,和一万二千名其他武装力量人员,“非法”越境穿越加拿大美国边境,寻求战争避难。


在加拿大政府的积极处理应对之后,这些“非法”越境者的绝大多数,都获得了加拿大政府的庇护,最终成为合法难民。


结 语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现在移民加拿大,成为加拿大人,拥有对国家大事说三道四自由表达的民主权力,作为铁杆左派,我一向对右派朋友行使游行示威的民主权力举双手赞成支持。


只不过,咱汉语古典智慧有云:三思而后行,复习回顾一下加拿大历史上,从美国涌进来的“非法”越境寻求庇护的三次难民潮,看看谁是谁非,仔细看看大浪淘沙之后,历史的正义,站在哪一边,然后再上街,再举标语,再喊口号,再对民选市长议员总理说yes还是说no,行不?



历史上的三次从美国涌入加拿大的难民潮


撰文:多伦多cici

编辑:Jing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

请加小编微信号 | CAeditor

广告、转载、投稿、读者讨论群

━━━━━━━━━━━━━━━━━━━━


推荐阅读

捐款1美元!支持杨安泽!华人要服务、激励,更要去领导

三张图告诉你华裔总统候选人Andrew Yang不是疯子

特朗普要废除出生公民权,必将引发反移民和各种歧视浪潮

又一次命案警察不被指控——揭开警察正当自卫的“科学”面纱

孟晚舟正式起诉加拿大政府,一场旷世法律角力拉开帷幕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历史上的三次从美国涌入加拿大的难民潮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美国华人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点赞就点“好看” 历史上的三次从美国涌入加拿大的难民潮

Tags: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19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