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勒大踏步跨过“红线”,特朗普最担心的事情正在发生 | 彦子追踪

美国华人

1373篇文章


这是美国华人最新推出的音频加图文栏目《彦子追踪》的第47期,请大家点击下面音频收听。


正文共:4407字

预计阅读时间: 12分钟

撰文/主播:彦子


穆勒大踏步跨过“红线”,特朗普最担心的事情正在发生 | 彦子追踪

音频版



图文版


重磅更新


就在我们准备刊发这篇文章的时候,科恩律师于星期六向法庭递交了量刑备忘录,希望免除科恩的牢狱之灾。这份文件再爆重磅。


首先,他在这份求情信中表示,去年,科恩国会作证前,他与川普的律师以及白宫官员保持“紧密和常规的联系”。这是暗示,有人指导他作伪证?


其次,这份文件显示,在竞选期间,科恩一直与俄国普京官员联系,希望赞助“莫斯科特朗普大厦项目”。其中涉及的官员包括了普京的新闻发言人等人。


MSNBC晚间主持人麦兜姐秀(Rachel Maddow Show)过去一年不懈追踪通俄门,她认为:


特朗普和他的团队通俄线索已经清晰。


一方面是特朗普在竞选期间与俄国普京当局商讨修建“莫斯科特朗普大厦项目”,并以取消经济制裁俄国为条件,交换资金和土地支持;


而另一方面是普京指示情报机构,盗取民主党和希拉里邮件,并通过维基解密和社交媒体加工散播,帮助特朗普当选。


换句话说,特朗普的确是普京扶植的傀儡


穆勒大踏步跨过“红线”,特朗普最担心的事情正在发生 | 彦子追踪

2017年8月底,普京发言人表示,收到了科恩的邮件,但没搭理。(图片来自MSNBC截屏)


穆勒大踏步跨过“红线”,特朗普最担心的事情正在发生 | 彦子追踪


各位好,欢迎收听新一期的《彦子追踪》。


中期选举之后,穆勒调查大戏继续上演。上个星期一(11月27日),穆勒团队递交法庭文件,称马纳福特9月认罪与穆勒合作之后,在多个问题上撒谎。之后媒体爆出,马纳福特的律师偷偷向特朗普团队透露与穆勒合作之后得到的信息 —— 现在,穆勒要求法庭直接对马纳福特宣判,时间会在三月初。


正当大家还在议论,这个消息对穆勒调查会产生什么影响的时候,穆勒再放重磅:星期四(11月29日),特朗普前私人律师科恩出人意料地现身纽约的联邦法庭,承认自己对参众两院撒谎,并选择与穆勒合作,而且和特别检察官已经聊了70个小时。


穆勒团队认为,科恩交代的信息是真实的。当然,穆勒团队这么说,肯定是有足够的证据。别忘了科恩有随时录下和别人对话的“习惯”。


科恩表示,自己撒谎是为了与特朗普的公开发言保持一致,他是为了对老板表示忠诚。科恩曾经的名言是,他“可以为特朗普挡子弹”。


事件主角,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收到科恩与穆勒合作的消息时,正准备启程前往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参加20国峰会。


他在上飞机前走到记者面前说,科恩说谎,科恩是个软弱的人 —— 不像其他人那么坚强 —— 这是公开赞扬马纳福特和罗杰•斯通吗?


穆勒大踏步跨过“红线”,特朗普最担心的事情正在发生 | 彦子追踪

特朗普说,科恩没有其他人那么坚强。(Photo credit: REUTERS/Leah Millis)


科恩和马纳福特可真是一对难兄难弟。今年8月22日,科恩在纽约就自己的税务欺诈,以及因支付给风暴丹妮和兔女郎的封口费违反竞选资金使用的法律而认罪;同一天,马纳福特在佛吉尼亚法院被陪审团裁定有罪。(《彦子追踪》第40期🔗


而在科恩认罪的新闻出现之后不久,Buzzfeed的后续报道说,在与普京的新闻秘书沟通的过程中,特朗普方面曾答应,如果普京帮忙建成大厦,将把莫斯科特朗普大厦的顶层公寓送给普京,总值5000万美元


大家都知道,在莫斯科中心地带建成特朗普大厦一直是特朗普的梦想,他从90年代就开始为此努力了。在2016年大选期间,他一边竞选,一边利用这个机会重新寻求建筑特朗普大厦 —— 听上去很符合特朗普的人品。


穆勒大踏步跨过“红线”,特朗普最担心的事情正在发生 | 彦子追踪

11月29日,科恩意外出现在纽约联邦法庭,表示与穆勒合作。(美联社视频截屏)


科恩起诉书详解


在这份9页起诉书中,多次提及特朗普,将其称为“Individual 1(个人1)”。当然,鉴于科恩认罪,这份起诉书只涉及他提到的事情的很小一部分 —— 不然,怎么需要谈上70个小时。


起诉书中表示,科恩在2007年到2017年十年间为“个人1”工作,头衔是副总裁以及特别法律顾问。


2017年1月,参议院情报委员会(SSCI)以及众议院的情报委员会(HPSCT)就俄国干扰美国大选,以及俄国与美国大选竞选团队的关系展开调查。


同年8月,科恩在给两院情报委员会的信中表示,他参与了特朗普公司在莫斯科兴建特朗普大厦的计划,称为“莫斯科项目”。


科恩还说,该计划于2015年9月开始,至2016年1月结束 —— 这个日期是在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初选正式开始以前。


2017年9月,科恩在律师陪同下在参议院作证中,为“莫斯科项目”承担了很多责任,包括:


  1. 他与特朗普就这个计划只讨论过三次;

  2. 2016年1月他决定放弃了这个项目,并没有和特朗普以及他的家人提及;

  3. 他从未讨论特朗普前往莫斯科的事情;

  4. 这个项目没有任何俄国官方介入。


他表示,是纯粹基于地产生意考量否决了这项计划,与特朗普及其家人无关。


不过,科恩与穆勒合作后的新证词显示,他在两院情报委员会面前撒了谎,而且是明知故犯、刻意说谎或误导。


第一,科恩就“莫斯科项目”与特朗普及其家人一直有汇报商讨。


他的新证词表明,就这个“莫斯科项目”他和特朗普以及家人汇报沟通过 —— 这里提及特朗普的家人,媒体认为,主要是指小特朗普和伊万卡。


第二,直至2016年6月,科恩还在为莫斯科特朗普大厦项目忙碌。


穆勒的起诉书中还提及了“个人2”,媒体判断,“个人2”是指特朗普的常年生意搭档、与特朗普合作SoHo大厦的萨特尔(Felix Sater)。


萨特尔出生在俄国,美国长大。他曾在80年代做过FBI的线人,也和俄国富豪参与过特朗普的几项大地产计划。


穆勒大踏步跨过“红线”,特朗普最担心的事情正在发生 | 彦子追踪

特朗普与萨特尔(右)有着多年合作关系。(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起诉书中表示,科恩与萨特尔合作,“莫斯科项目”一直持续到2016年6月,特朗普正式提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之前。


2016年5月,萨特尔多次询问科恩,他与特朗普计划何时前往莫斯科?科恩的回答是,我可以在共和党提名大会之前,而“个人1”会在提名大会之后。


但是到了2016年6月14号,科恩与萨特尔在特朗普大厦见面,告知他自己不去了。


起诉书没有说明原因,但是,大家要是留意的话,2016年6月9日,是小特朗普、马纳福特、库什纳与俄国律师会面的日子。


这之间发生了什么?穆勒已经了解。


第三,科恩承认,就“莫斯科项目”联络过俄国官员,寻求土地以及资金帮助。


科恩还承认,2016年1月中,一名俄国官员(官员1)主动联络他。之后,他与其助手通话,要求莫斯科帮助实现特朗普大厦计划,包括批准建设用地以及资金支持。之后,萨特尔告知,他们在联络俄国总统。


穆勒大踏步跨过“红线”,特朗普最担心的事情正在发生 | 彦子追踪

以上是起诉书中,科恩在议会委员会面前作伪证的细节,科恩与萨特尔的短信。(图片来自:Buzzfeed)


特朗普最担心什么?


答案是:涉及子女以及个人生意


从与穆勒合作来看,科恩的案子正式成为了穆勒的案子 —— 也就是关于通俄门的案子了。


特朗普曾在媒体面前表示:穆勒调查的红线是“不能涉及他个人生意财务”。


而现在,穆勒的调查中心事件之一就是竞选期间,“莫斯科特朗普项目”的细节。


还有,特朗普绝不愿意因通俄调查牵扯他的子女。但“莫斯科项目”直接牵扯出小特朗普和伊万卡,他俩一直负责特朗普公司的海外项目。


小特朗普还涉及在2016年6月初在纽约特朗普大厦密会俄国律师,以及与维基解密的直接联系。


外加在小特朗普与俄国政府背景律师密会的消息曝光之后,特朗普在空军一号上亲自操刀,为儿子撰写了充斥着谎言的声明。


难怪最近有报道称,特朗普父子对此感到非常不安。


我们以前说起,特朗普公司的财务总监也在涉及风暴丹妮封口费问题上,选择与纽约检察官合作。现在,又加上科恩,这个被称为“了解尸体埋在哪里的人”,都是直指特朗普担心的核心问题。


几条线索需要关注


首先,CNN的报道称,在特朗普交给穆勒的答卷中,对他是否了解维基解密与他的团队联系,以及是否了解特朗普大厦与俄国律师会面,特朗普的回答是“不知情” —— 看似他很信任马纳福特和罗杰斯通,这两个人都是多年共和党竞选活动的操盘手,以不择手段著称。


这是第一次有关于特朗普回答穆勒提问的报道,但估计很快会有更多信息出现。


穆勒大踏步跨过“红线”,特朗普最担心的事情正在发生 | 彦子追踪

1984年,马纳福特(右)与罗杰斯通(左)也是真老友。(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再有,关于马纳福特“假认罪与穆勒假合作”的问题。


穆勒撕毁与马纳福特的认罪协议,以及宣布科恩认罪都是在特朗普递交了穆勒问题的答案之后。


敏锐的观察家注意到,在穆勒和马纳福特的合作协议中,没有明确禁止马纳福特与第三方分享信息 —— 马纳福特的律师当然是利用了这一点。


而穆勒团队这么做,究竟是疏忽,错误?还是给特朗普设了个圈套?


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穆勒团队在9月份,也就是马纳福特和穆勒合作之后不久,就了解到了马纳福特的律师将信息传递给特朗普团队,那么这之后,他们是否利用了这一点,反过来给马纳福特喂料呢?


如果穆勒团队了解了马纳福特的谎言,特朗普书面回答的答案穆勒也了然于心。


69岁的马纳福特在今年三月的宣判,刑期不会短。究竟为什么他甘愿冒着在监狱度过余生的危险,也要保护特朗普?


首先,当然是特朗普承诺赦免他 —— 对这点,特朗普从来不掩饰,明摆着影响证人,也满不在乎 —— 特朗普就是认为自己不仅不受普通意义上的道德约束,也不受美国法律的约束。


也有媒体猜测,马纳福特了解和自己打交道的是些什么人,这令他不敢说出真相。


从通俄门本周动向看,很显然,穆勒已经非常接近特朗普和他的家人,接近调查的核心人物了。感觉我们的不少谜团,都会很快有答案了。


很多政论分析人士、法律专家认为,特朗普的通俄门比尼克松的水门要严重得多,而特朗普已经是只煮熟的鸭子,跑不了。


明年1月,民主党主导的众议院在穆勒报告出台之后,将如何行动?也是通俄门如何落幕的关键一环。


谢谢收听,下次再会。


穆勒大踏步跨过“红线”,特朗普最担心的事情正在发生 | 彦子追踪


相关文章:

https://int.nyt.com/data/documenthelper/498-cohen-mueller-russia-charges/135a97bf207df8b09f70/optimized/full.pdf (科恩起诉书)

https://www.buzzfeednews.com/article/anthonycormier/trump-moscow-micheal-cohen-felix-sater-campaign

https://www.cnn.com/2018/11/28/politics/trump-mueller-answers-wikileaks-trump-tower/index.html


往期《彦子追踪》

点文末“阅读原文”


作者:彦子(资深媒体人/翻译)

编辑:Jing

本文由作者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

请加小编微信号 | CAeditor

广告、转载、投稿、读者讨论群

━━━━━━━━━━━━━━━━━━━━


赞赏

长按二维码

穆勒大踏步跨过“红线”,特朗普最担心的事情正在发生 | 彦子追踪

推荐阅读

一张便条开始的两位总统25年的友谊,克林顿撰文纪念老布什

哈佛喜欢招收什么样的学生?亲历亚裔状告哈佛案庭审

美国FDA最新批准的广谱抗癌药,靠谱吗?

为什么数据对美国华人很重要?看看美国亚裔历史研究专家怎么说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穆勒大踏步跨过“红线”,特朗普最担心的事情正在发生 | 彦子追踪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美国华人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往期《彦子追踪》

Tags:

©2018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