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要废除出生公民权,必将引发反移民和各种歧视浪潮

美国华人

1343篇文章

作者按:我决定把年初写过的这篇旧文再发表一次以回应今天(10月30日)川普在今天提到的考虑用行政命令废除美国本土出生即获公民权的宪法条款。虽说是受到了美国宪法十四修正案的明确保护,面对记者的宪法质疑特朗普的回答是:“ It was always told to me you need constitutional amendment, guess what? You don’t!” (我一直被告知你需要修正宪法来完成,知道吗?根本不需要!)。这样的回答和态度必将带来反移民浪潮,各种歧视以及更严重的宪法危机,所以我们必须反对!


正文共:4253字

预计阅读时间:11分钟

撰文:纳哥


特朗普要废除出生公民权,必将引发反移民和各种歧视浪潮

特朗普接受AXIOS采访,称要取消“出生公民权”。(Axios推特截图)


在美国,移民这个话题一直以来就是一个国家级别的辩论,很多人参与却少有人能把事情说得明白。


当你听到反移民人士声称“移民人口过多会威胁美国本土文化”的时候,你可以告诉他们,人口比例才是导致文化偏移的主要原因,而且人口比例在美国近100多年的历史上变化并不大 ;如果他继续说,“移民人口过多造成美国福利制度负担巨大”,你可以让他查查2015和2016年美国劳工局的报告(https://www.bls.gov/news.release/pdf/forbrn.pdf),65.2%的移民就业率远远高于62.3%本土出生美国人的就业率;也许接下来他会指责移民抢走了本土出生美国人的工作,那么你同样可以告诉他,由于“婴儿潮”(baby boomer, 出生在40年代到60年代的人)的退休, 导致美国就业市场需要外来劳动力的补充(移民人口约为美国总人口数的14%,却占了美国就业总人口的17%),他最后可能也会拿出Pew Research的调查,告诉你民意认为美国移民太多,可是他很有可能并不知道同样是Pew Research的民意调查,结果是多数美国人认为移民给美国带来的正面影响多于负面…….


总之,有关移民的话题是一遍又一遍被拿出来炒作。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真正的原因说不出口,所以反移民人士只能以实际上并不存在的理由来扰乱视听。其实反对移民背后真正的驱动力,是种族歧视



移民歧视历史回顾


特朗普要废除出生公民权,必将引发反移民和各种歧视浪潮

1850年到2013年美国移民人口比例。


虽然第35任总统约翰·肯尼迪多次明言美国就是一个移民国家We are a nation of immigrants),但在美国历史上却出现过两次大规模反移民浪潮,每次都融入了严重的种族主义色彩


第一波反移民浪潮发生在19世纪中后期的“自由白人,亚洲苦力”(The free white persons, Asian “Coolies”) 年代,爱尔兰裔和亚裔是当时被反的首选目标。除了在招聘广告当中经常出现“爱尔兰人不能申请”(No Irish need apply)以外,对亚裔的歧视也直接导致了1871年发生在洛杉矶的Chinese Massacre(中国人大屠杀),当时出于对华人的种族仇恨,大约500名白人暴徒冲入洛杉矶中国城袭击、抢劫,屠杀了17到20名中国人,而后竟无一人获罪。而就在这一恶性屠杀事件发生之后的1882年,切斯特·阿瑟总统还签署了臭名昭著的《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在整个排华过程中,种族歧视与反移民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一对孪生兄弟


而仅仅在相隔排华法案大概10年的时间,美国又出现了第二波大规模反移民浪潮。从1890年代算起,这波反移民浪潮一直持续到20世纪30年代。在这波反移民浪潮当中除了亚裔继续被歧视以外,南欧、东欧以及墨西哥等族裔也相继成为被歧视的目标。除了1891年发生在新奥尔良的屠杀意大利裔事件,在美国第一次“红色恐怖”期间(First Red Scare:1919-1920) 有数以千计的人在毫无证据和逮捕令的情况下被抓。不是说美国是一个法制的国家吗?但这里的关键是,在这样的氛围下没人会认为种族歧视是非法的呀。就如排华盛行时,华人也不乏抗争者,也曾走上法庭,但在反华的大环境下,警方、检方和法官沆瀣一气,无论华人如何在理,也打不赢任何官司。


这还不算,接下来发生在20年代末的遣返墨西哥裔事件(Mexican Repatriation) 就更是骇人听闻了。由于1929年出现的全球经济危机,时任美国总统赫伯特·胡佛居然以减少社会经济负担为由力挺遣返美国墨西哥裔。数据资料显示,在被遣返的墨西哥人当中有大约60%的人是美国出生的墨西哥裔,而被遣返的人数大约在50万到200万之间。各方历史资料证明,在那个时期,只要你手上拿不出公民的证据,你就会立马被送上递解出境的汽车,而在那个年代你要申请丢失的或者从未申请过的护照、出生证或者公民纸之类的文件,远不如今天这么容易。



移民政策改善与数据趋势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在移民政策上有了一些变化。出于对二战同盟国的考虑,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签署了《马格努森法案》 (Magnuson Act),废除了《排华法案》,而废除对华人每年105名额的限制则始于1965年林登·约翰逊期间的《移民和国籍法》(The Immigration and Nationality Act of 1965),在人权运动的潮流中,该法案在1952年版本的基础上放宽了对非欧洲国家人口的入境和移民限制。不过由于移民政策向非欧洲国家移民倾斜,许多保守人士则认为这是对欧洲国家的逆向歧视,而这股思潮、力量是始终存在的,一旦环境适合,就迅速扩大


特朗普要废除出生公民权,必将引发反移民和各种歧视浪潮

Pew Research移民调查(45%认为移民让社区变得更好,37%认为移民让社区变得更糟,16%认为没有任何影响)。


美国移民的数量因为政策的变化从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有了大幅度的提高,由于相对比较完善的法律制度的建立,歧视移民的各种现象得到很大的改变。根据Pew Research的预估,以目前的移民速度,很有可能在2065年之前美国各个种族之间将不会再有某个族裔占有绝对的人口优势,而且人口增长速度最快的将是亚裔也正是出于对人口优势的焦虑,美国极端保守派这几年反移民的呼声越来越高,而且不惜一切手段抹黑各种移民



限制移民到底是为什么?


川普上任以来,从前前后后几个版本的禁穆令到在国会讲演,以及最近白宫自己主导的隐瞒关于难民纳税报告内容的行为(报告说难民税务净值630亿美金),可以说是极大地鼓舞了保守派反移民的士气。


在去年国会讲演中,为了达到扭曲移民形象的目的,川普从一份题为“移民对经济与财政的影响”(The Economic and Fiscal Consequences of Immigration,2017)报告中截取部分数据,试图证明移民的危害。其实被川普“断章取义”引用的移民报告原本内容相当全面,出自国家科学工程医学院(National Academies of Sciences, Engineering, and Medicine)。该份移民报告采用了1994年到2013年的各种数据,并且由全球包括哈佛、康奈尔、伦敦大学等几十名顶尖大学的教授汇编完成。虽然该报告提到联邦政府每年在移民人口上的花费超过500亿美金,可是同样也指出用边际成本(Marginal Cost)的方式来计算更为合理,因为移民的到来并不太会给美国的公共开销如国防预算、政府行政开销和国债利息等增加实际成本,至少在短期内的边际成本接近于零。报告上其实说了移民的涌入很大原因是劳动市场的需求。当然在对财政、经济和社会结构几个主要方面对美国移民进行了分析和论证之后,该报告的总结是移民对美国的长期发展有非常好的影响


对科学研究的结果一向毫无兴趣的川普,为了部分实现他之前极不靠谱的修墙承诺,和极端保守派一起把枪口对准了移民群体。他们把 DACA (The Deferred Action for Childhood Arrivals,年幼时来美的无证移民)身份合法化作为交换条件向国会提出了拨款修建墨西哥边境墙和削减合法移民名额的要求。同时在极端保守派的怂恿下,在削减合法移民的基础上还附带了缩小家庭移民范围的条款。也就是说,根据这个法案美国公民只能帮助配偶和未成年子女申请移民,把现行移民法当中公民的父母排除在外。非常明显 ,能提出这样交换,再一次显示了川普和极端保守派非人性化的本质,因为他们清楚,如果把DACA和移民分开谈的话,要大幅削减合法移民名额是不可能的,而他们就会渐渐失去种族人口优势


其实,DACA的问题本来不存在两党之争,而且移民政策是少有的一个能够达到两党共识的地方。在过去的四个月中,两党的参议员合作产生了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也证明了这一点。(可惜被出尔反尔的川普总统枪毙了。)但因为共和党在奥巴马上任后,实行了反对奥巴马的一切政策、任何政策的斗争模式,致使这个本可以共同协商的问题无法得到解决,DACA也就再次成了历史遗留问题。


正因为是历史遗留问题,走到今天,DACA说到底已经不再是移民问题,而是一个人道主义问题了。现在无论党派还是民意,都是一边倒地支持提供一条归化美国公民的路径。所有人都知道,要解决DACA问题,这是唯一的出路。


本来,我们又面临了一次两党合作的机会,很多两党议员也有此共识。但这次的变数是,川普当选了,而这位总统被极右翼分子把持了。上周四白宫推出的就是迎合白人至上极右翼的反移民方案。正因为知道DACA的出路只有一条,这个白宫方案就以解决DACA作为条件,要挟两党通过那个彻头彻尾的反移民方案。这种故意把本来没有利益冲突的不同的移民群体推到相互对立位置的设计,以某一个团体做人质的手法,阴险歹毒,不仅仅招致两党的共同反对,更是完全彻底地抛弃了美国价值,因而也被所有移民群体抵制。


不要以为历史不会重复。太多人相信,无论白人至上多么猖狂,《排华法案》都不可能回来,因为环境不同了。如果以为要再次出现1871年洛杉矶的Chinese Massacre,或是语言一模一样的《排华法案》,才算是历史重演,实在是太天真了。别忘了,川普白宫尽管一再受挫却始终不肯放弃的旅行禁令,非但里面没有任何穆斯林的字眼,白宫也一再否认该法令与穆斯林有任何关系。但那个如果不是禁穆令,是什么!而白宫上周四推出的与DACA捆绑在一起的移民法案,通篇就是反移民三个字。如果你去了解一下历史,再参照近年来的移民数据,也许你能读出反亚裔甚至反华裔的意思。我们现在面对的就是又一次活脱脱反移民浪潮


在美国有这样一种说法:对待不公,黑人的方式是走上街头,白人的做法是修改法律。这里公或不公都是因人而异的,对白人至上者来说,少数族裔与他们平等了就是不公,一旦抓到机会,就修改法律。


细思极恐!



撰文:纳哥

本文由作者授权发表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

请加小编微信号 | CAeditor

广告、转载、投稿、读者讨论群

━━━━━━━━━━━━━━━━━━━━


推荐阅读

从中期选举看美国两党如何利用选举系统争夺选票

南有贝托北有迪恩,国会翻蓝重要一役寄希望于这样的政治新星

来自维州选举第一线——和凯伦女士一起扫街拜票的日子

生命之树下鲜红的花——写在美国史上最惨重反犹枪击案之后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特朗普要废除出生公民权,必将引发反移民和各种歧视浪潮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美国华人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2018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