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美国华人的历史,现状和将来的思考(连载四)

美国华人

1263篇文章

如何看待“族裔利益最大化”?认识到我们华裔社区的权益和其他所有族裔社区的权益,乃至所有美国民众的权益都是密切相关的,我们才能维护本族裔的长远权益,并获得美国社会的尊重。


正文共:8369字

预计阅读时间:21分钟

撰文:海阔天空


关于美国华人的历史,现状和将来的思考(连载四)



阅读前文
关于美国华人的历史,现状和将来的思考(连载四)


关于美国华人的历史,现状和将来的思考(连载一)

关于美国华人的历史,现状和将来的思考(连载二)

关于美国华人的历史,现状和将来的思考(连载三)


(四) 从建国理念到民权运动


本系列第三篇回顾了各个族裔移民美国的历史,移民对美国的巨大贡献,和美国移民政策演变中暴露出的白人至上主义,直到1965年的移民改革法案才被根本扭转。那么作为多族裔多元化社会的一员,我们华人应该如何参与和发展呢?


2016年的大选可以说是美国华人社区参与美国政治的一个分水岭。在美华人对大选和一些社会议题的关注度和参与度都大大地提高。笔者观察到的一些言论和观点,值得在此讨论。


第一个例子,有人说“美国是世界各族群的竞技场,如何在游戏规则范围内去最大化各自族群的利益空间,是各族群的根本责任。而华裔族群的愚蠢就体现在这里,不仅不团结,善于内斗,还把族群政治视作怪物,不把族群利益的提升当作压倒一切的参政议政目标。”


笔者认为,人性中包含自私的因素是很自然的。但是一味地狭隘自私,目光短浅,以族裔利益最大化为压倒一切的目标,凡事都是零和游戏心态,最终必将自我孤立,招惹嫉恨,四面树敌。一个缺乏平等意识和同情心与同理心、人文关怀、社会公义和参与奉献精神的族裔,在多元化多种族的现代文明社会中就无法获得尊重,从而难以发展,更不会崛起。


让我们换一个角度来分析以族群利益最大化的观念。在2016大选之前,许多在太平洋彼岸的观众(包括官方和民间)表示支持川普,因为他们觉得一个务实商人上台会对中国有好处,却对川普的诬蔑言论视而不见:“全球气候变化是中国制造的骗局”(2012年11月6日的推特),“我们不能让中国继续在贸易上强奸美国”(川普2016年5月1日印第安纳州竞选集会)。两年后的今天,其中一位观众表示继续支持川普,但是现在的理由是一个骗子疯子会将美国搞乱搞砸,这样对中国有利。正所谓利益为本,罔顾是非。


关于美国华人的历史,现状和将来的思考(连载四)

川普曾在推特上说“全球气候变化是中国制造的骗局


如果不以族裔利益最大化为根本,那么以什么作为根本?笔者认为,我们应该坚守的是事实真相和理念原则。诚实良知乃为人之本,无需多言。那么坚守什么样的理念和原则呢?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先清楚认识:为什么说美国是一个特殊的国家?美国最强大的根源何在?


美国的特殊和伟大在于其立国基础不是某个人种,某个族裔,某个民族,某个部落,某个传说,某个宗教或某个地域,而是基于一套前所未有的理念。仔细阅读《独立宣言》,不难看出这个新大陆国家的建国理念包括了以下三个原则:


(1)人人生而平等,都拥有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2)共和国体 ——主权在民,摒弃个人独裁专制。
(3)民主宪政 —— 政府的合法性来源于公民的认同,即每个公民的选票决定。


正如上文提到里根总统说的,任何人无论来自哪里,只要坚信和忠诚于美国的建国理念,都可以成为一个美国人。既然生活在美国,我们就应该认同和捍卫美国的建国理念,坚守人人生而平等的社会公正,政教分离的信仰自由,三权分立的宪政民主。只有坚决捍卫这些建国理念和诚实良知的为人底线,认识到我们华裔社区的权益和其他所有族裔社区的权益,乃至所有美国民众的权益都是密切相关的,我们才能维护本族裔的长远权益,并获得美国社会的尊重。


第二个例子,一部分言论认为“Black Life Matters”轻则是非裔反应过激,重则是非裔嚣张滋扰,甚至将BLM等同于仇恨组织。


在非裔Akai Gurley无辜死亡之后,黄永新的姐姐表达了对Gurley家人的支持。尽管两个案件有很多不同之处,但是亲人无辜死亡的本质是一样的,黄永新姐姐至少表达了这样一份切身悲痛的同情,因为她眼里看到的是又一名无辜的死者和悲痛的亲属,而不是他们的肤色。(参考来源:1)


相信华人同胞对陈果仁、黄永新等无辜受害者和他们的家人都抱有深切的同情,对他们的不幸以及方子源和梁彼得的遭遇所反映出来的种族歧视,都深恶痛绝。但是如果我们不能以同样的心态看待其他族裔所受到的种族歧视和无辜伤害,如果我们只会维护本族裔社区的权益,而不能理解和支持其他族裔的维权抗争,如果我们只看到不同的肤色而看不到共同的人性,那么我们是否需要自我反省我们潜意识中的种族歧视呢?


而事实上,梁彼得的案件不仅反映了大众文化潜意识中对亚裔的种族歧视(认为亚裔是“哑裔”),还挑起了亚裔和其他少数族裔社区的矛盾。如果我们华裔亚裔社区能够对其他族裔所受到的伤害表达同情,团结其他族裔一起反对所有种族歧视的言行、事件和制度,那些惯于玩弄肮脏手段的政客就不会轻易得逞,那些深藏在潜意识中的族裔歧视就没有市场。现在回顾梁彼得事件,或许除了为梁彼得争取公正的司法程序,我们华人社区还应该和Akai Gurley的亲人家属一起向市政府诉求正当合理的赔偿。换言之,作为人数最少的少数族裔,如果我们亚裔、华裔不懂得团结其他族裔的重要性,那么最高兴的不就是某些无良政客和那些随时怀有蠢蠢欲动的种族歧视潜意识的人吗?


说到底,种族歧视就是不承认所有人——无论族裔无论肤色—— 都具有共同的人性这一根本事实,不遵守应该对其他族裔平等相待的基本理念。二战中的纳粹德国对犹太人种族灭绝,日本军国主义者对中国人肆意杀辱,归根到底就是因为他们认为犹太人和中国人猪狗不如。要获得别人的尊重,首先要学会尊重别人。换言之,如果我们对ABC和Jimmy Kimmel抗议示威,出于我们捍卫华人的生命(“Chinese Life Matters”),那么同样道理,其他族裔捍卫生命也是必须的。


关于美国华人的历史,现状和将来的思考(连载四)

纽约市长Cuomo签署行政令,规定凡涉及警察枪杀平民的案件均由纽约州总检察长办公室决定是否起诉。(图片来自《纽约时报》截屏)


笔者注意到,在许多受害者家属和社区民权组织的压力下,纽约州长郭默(Cuomo )在2015年7月8日签署了州长行政命令,今后涉及警察枪杀平民的案件,都交由纽约州总检察长办公室来决定是否起诉,而不再由事件发生当地的地区检察官来调查。各地区检察官与当地的警察局因为工作需要而长期密切合作,因此由这些地区检察官来调查起诉本区的肇事警察,在制度上是不妥当的。这绝对是一个值得欢呼的司法机制改革,对所有族裔社区都有利。遗憾的是州长行政命令签署仪式相片里面没有看到一个亚裔华裔的代表。(参考来源:2)


第三个例子,关于政治正确。华人同胞中有不少言论,轻则认为“政治正确”是小题大做,重则斥之为“白左”、“圣母婊”。


其实,“政治正确”这个概念是保守派发明,用来打击任何自由进步主义的思想观念和政策法律的,他们不敢直接攻击宽容、平等、公正、良知等这些独立宣言所宣告的基于建国理念的价值观,于是就发明了所谓的“政治正确”,以此为幌子从而使得他们可以大放厥词。


换言之,我们从小就学习为人应该诚实善良,文明礼貌,不应该说谎,粗言烂语。而当有人将这些基本道德贬斥为“政治正确”的时候,某人就可以堂而皇之地野蛮无礼、说谎欺骗了。

其实,最需要“政治正确”保护的恰恰就是少数族裔,特别是人数最少的亚裔。很遗憾,自己29年前的被喊“滚回中国!”的情况,现在依然经常发生。就在2016年10月9日,《纽约时报》刊登了该报记者Michael Luo 写给一位陌路女士的公开信。该记者和自己的家人从曼哈顿上东城的一家教堂礼拜出来,却被一个在街角的女子大吼:“滚回中国!滚回你的混账国家。”该记者大声回应“我出生在这个国家”。(参考来源:3)


关于美国华人的历史,现状和将来的思考(连载四)

《纽约时报》华裔记者在大街上遭遇一个女子吼叫:““滚回中国!滚回你的混账国家。”


又如本系列第一篇所述,方子源总监能够捍卫自己的权益,反击三个白人下属的种族歧视行为,不就是依靠政治正确的平等就业法令吗?


似乎有人非常痛恨他们口中的“白左”和“圣母婊”,但是从来没有看到他们给出一个清晰的定义。我们不妨按照看到的言论来猜想其隐含的意义,再从南部白人的角度,通过历史来分析一下。


其实1776年的《独立宣言》所提出的建国理念,在18世纪是前所未闻的,上至君主王室,中有贵族地主,下至臣子贱民,都认为费城大陆会议宣告独立的人(包括华盛顿,亚当斯,杰斐逊,富兰克林等等)是异想天开的极端分子,可谓“白左”,甚至“叛国”了吧?


美国建国之后,北部的白人一直做出道德高尚的姿态,吵吵嚷嚷地要废除奴隶制,一点都不为同样是白皮肤的南部同胞考虑,可谓“白左”了吧?既然如此无情,那就只好宣布独立,内战解决,死他个65万同胞的生命也在所不惜(美国历史至今死亡人数最多的战争,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参考来源:4)


那位麻萨诸塞州的白人参议员侯尔 (George Frisbie Hoar)竟然敢替那些抢我们白人工作饭碗的“黄祸”华人说话,可谓“白左”,甚至“白奸”了吧?


关于美国华人的历史,现状和将来的思考(连载四)

在1879-1904期间担任麻州联邦参议员的侯尔,曾经投票反对《排华法案》。在1902年,他是对《排华法案》唯一投反对票的参议员。


内战之后,我们白人在南部好不容易重新将所有愚钝低劣的有色人种弄得服服帖帖,你们这些“白左”竟然又和马丁·路德·金一起搞什么非暴力的民权运动,还通过民权法案,投票权法案等等,废除种族隔离。同是白人,相煎何太急呢?从今以后,我们再也不给你们这些“白左”投票了。关于两党在种族问题上转换角色,建议读者阅读此文:《大选在即,理性思考,慎重抉择 (三)🔗》。(参考来源:5)


全力推动民权法案和投票权法案的约翰逊总统还说,“如果你让最底层的白人相信他们比最好的有色人还要好,他们就不会注意到你正在掏他们的钱包。见鬼吧,如果你让这些底层白人觉得高人一等,他们就会自己乖乖地直接将自己的钱包给你。”说出这样糟蹋自己白人的总统,是不是“白左”?(参考来源:6)


一个小女孩在她九岁的时候就决定长大结婚后要保持自己名字(相信大陆来的华人同胞应该是理解和支持的吧?)。法学院毕业后,一个男同学向她求婚三次,她答应了,但是没有改名,男生一点都不介意。跟着男生到了他在南部的老家,男生竞选州长成功,结果没有随夫姓的女生当了该州的第一夫人,令当地的红脖子白人大叔大婶们非常不爽,对“圣母婊”的憎恨从此开始。(参考来源:7)


读者可能无法想象南部白人对妇女离开厨房,走出家门,工作创业,参与政治的深恶痛绝。我们看看历史。战败的南部白人不得不接受了宪法第15条修正案于1870年确立了黑人的投票权,但是对妇女的投票权却是死活不给,一直拖到1919年才不得不勉强通过第19条修正案,赋予妇女投票权。按照宪法规定,国会通过修正案后,还需要36个州的议会投票确认。到1920年夏天,35个州议会已经顺利确认,当时田纳西州是唯一可能的第36个州,剩下的其他州或要拖延或已经反对。于是双方都竭尽全力地造势拉票,支持妇女投票权的佩戴黄玫瑰,反对妇女投票权的佩戴红玫瑰。1920年8月18日,来自保守选区,年仅24岁的州议员Harry Burns,西装上衣别着一朵红玫瑰来到州议会,在场的人都以为反对的一方要赢了。但是谁都没有想到,Burns的西装口袋里,装着他妈妈的亲笔信,义正言辞地警告他“做一个好男孩!”Burns在最后关头投下了赞成的一票 (看来老妈的话还是管用的,否则他恐怕会被老妈劈头盖脸地扫地出门),从而使得第19条修正案获得第36个州的确认,立刻全国生效。(参考来源:8)


关于美国华人的历史,现状和将来的思考(连载四)

来自保守选区,年仅24岁的州议员Harry Burns在最后关头为支持妇女投票权投下赞成的一票。(图片来自维基)


事后Burns的老妈回忆说路易斯安那州州长夫人曾经亲自给她施加压力,要她撤回给儿子的信,被她拒绝了。的确有很多的白人妇女自己不要投票权,也不希望其他妇女获得投票权,真让人匪夷所思。再看余下的12个州的确认时间次序,三个北部州相继加入确认的行列,东部的马里兰州在1941年确认。最后确认的八个州都在南部,从弗吉里亚1952年到密西西比1984年,南部白人负隅顽抗妇女投票权长达33-65年,真是不可思议。笔者不禁想起许多中东国家也是拖延很久才赋予妇女选举权,不妨比较一下吧,供读者们思考回味,为什么一部分白人如此反感妇女权利。


  1. Connecticut (September 14, 1920 – 阿塞拜疆1921年妇女获得选举权)

  2. Vermont (February 8, 1921 – 阿美利亚1921年)

  3. Delaware (March 6, 1923 – 塔吉克斯坦 1924年)

  4. Maryland (March 29, 1941 – 乌兹别克斯坦1938年)

  5. Virginia (February 21, 1952 – 黎巴嫩1952年)

  6. Alabama (September 8, 1953 – 埃及和索马里1956年)

  7. Florida (May 13, 1969 – 阿尔及利亚1962年,伊朗和利比亚 1963年)

  8. South Carolina (July 1, 1969 – 苏丹1964年)

  9. Georgia (February 20, 1970 – 阿富汗1965年)

  10. Louisiana (June 11, 1970 – 也门 1970年)

  11. North Carolina (May 6, 1971 – 约旦1974年)

  12. Mississippi (March 22, 1984 – 伊拉克1980年)(参考来源:9,10)


顺便提一下,1960年代的民权运动和反越战运动还促使了1971年宪法第26条修正案赋予所有18岁以上美国公民的投票权利,因为如果一个国家要18岁-20岁的年轻人为国服役战斗牺牲,但是却不给他们投票的权利,这明显是不道德不公正的。国会通过这一修正案之后,41个州的州议会很快就在同年之内投票确认了。但是南达科他州拖到2014年才确认,另外南部和西部的八个州至今拒绝确认:Florida, Kentucky, Mississippi, Nevada, New Mexico, North Dakota, and Utah。掌控这些州议会的白人为什么对让年轻人投票如此反感,又是一个耐人寻味……(参考来源:11)


根据《华盛顿邮报》2017年2月21日的报道,皮尤研究中心估计在美国有大约530万犹太人,占全国人口的2.2%。皮尤研究中心2015年估计显示在美华人也将近500万人。在美犹太人在美国主流社会的各个方面的实力和影响力,是有目共睹的,在美国最高法院的九名大法官之中,就有三位犹太人。但是要知道,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犹太移民也是住在纽约的贫民窟,饱受歧视。在面临纳粹德国大肆种族灭绝的时候,大部分国家,包括美国,都拒绝接受犹太难民!即使在今天,在美国反犹主义依然存在,在2015年就发生了941起反犹主义事件,还不相信就看看2017年8月发生在夏洛特斯威尔的KKK,新纳粹党和白人至上主义的火把游行和反犹口号。


关于美国华人的历史,现状和将来的思考(连载四)

2017年8月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爆发白人至上主义者游行。(图片截屏自《纽约时报》)


以前历任总统,无论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在以巴问题上一直保持不偏不倚的外交政策,作为诚实的和平调解人(Honest Broker for Peace)推动实现两个国家和平共处的最终方案(two-state peace solution),其中包括(1)反对以色列政府违反联合国决议的强行殖民政策;(2)坚持耶路撒冷的定位必须是最终和平方案的一部分。但是,根据2018年8月18日《纽约时报》报道,川普在以巴问题之上悍然推翻两党共识,实行一边倒向以色列的外交政策,支持以色列继续非法殖民和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在以色列本土的犹太人中,77%支持川普的强硬偏袒政策。但是,在美国的犹太人则是57%反对,只有34%支持!亲爱的读者,您是否觉得不可理解呢,?甚至扣上一个“犹奸”的罪名。其中的原因就是因为大部分的在美犹太人没有忘记自己族裔的被歧视灭绝的艰苦磨难历史,在移民到美国之后,身体力行地认同和实践了美国的建国理念,从而整个族裔群体倾向于自由进步主义(liberalism),也就是,将追求公正和平等作为他们价值观念的一个主要支柱,而不是族裔利益为本的狭隘思维,更不是强权就是真理的野蛮逻辑。或许在扣“白左”大帽之前,您应该先细读这篇《纽约时报》的报道。值得一提的是,整个欧洲联盟的朝野和民众也是反对川普的单边中东政策(以巴问题和伊朗问题),认为川普是在完全无知历史无视现实地玩火,激化矛盾诱发冲突。(参考来源:12,13,14,15,16)


以上讨论我们在美华人以什么样的理念作为指导原则,那么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应该如何具体关注参与,维护和争取我们族群的合法正当权益呢?请关注连载下一篇。


参考来源:

1. https://www.nbcnews.com/news/asian-america/two-decades-after-cop-shot-her-brother-qing-lan-huang-n554146

2. https://www.governor.ny.gov/news/governor-cuomo-signs-executive-order-appointing-nys-attorney-general-special-prosecutor-cases

3. https://www.nytimes.com/2016/10/10/nyregion/to-the-woman-who-told-my-family-to-go-back-to-china.html

4. https://en.wikipedia.org/wiki/United_States_military_casualties_of_war

5. https://www.motherjones.com/kevin-drum/2015/11/why-did-democrats-lose-white-south/

6. https://www.snopes.com/fact-check/lbj-convince-the-lowest-white-man/

7. https://www.theatlantic.com/politics/archive/2015/11/a-short-history-of-hillary-rodham-clintons-name/418029/

8. https://constitutioncenter.org/blog/the-man-and-his-mom-who-gave-women-the-vote

9. https://en.wikipedia.org/wiki/Nineteenth_Amendment_to_the_United_States_Constitution

10. http://womensuffrage.org/?page_id=103

11.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wenty-sixth_Amendment_to_the_United_States_Constitution

12. https://www.pbs.org/weta/washingtonweek/blog-post/jews-america-numbers

13. http://www.pewsocialtrends.org/fact-sheet/asian-americans-chinese-in-the-u-s/

14. https://www.vox.com/policy-and-politics/2017/1/27/14412082/refugees-history-holocaust

15. https://www.nytimes.com/2018/08/18/opinion/american-jews-israel-liberals.html 

16. https://www.un.org/press/en/2016/sc12657.doc.htm



撰文:海阔天空

本文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推荐阅读

总统最糟糕的一天:律师投案认罪,竞选主席被裁定有罪 | 图姐

中国留学生都是间谍?听听联邦参议员蒂姆·凯恩怎么说

一个基督徒的思考——从耶稣给门徒洗脚的故事看给权力捧臭脚

圆梦先锋乐队——来自星星的使者,打动人心的不只是音乐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关于美国华人的历史,现状和将来的思考(连载四)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微博:@美国华人传媒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更多精彩内容


Tags:

©2018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