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亚生:全球化背景下 中美关系的三个场景


本文转载自“亚生看G2 ”微信公众号


黄亚生:全球化背景下 中美关系的三个场景

中美首次首脑会面,两国关系大为缓和


编者按

2017年4月上旬中美领导人首次见面。在会场上,特朗普充分发挥了其大嘴的特色,说了一段既充分照顾习总面子,又非常“坦率”的话。他说:经过长时间的讨论,“我什么也没得到,绝对什么都没得到。” 不过和习很快就“建立了友谊”。“从长期来看,我们会有很好、很好的关系。我很期待这一点。”

虽然这段话在随后的总结性简报里,被修正成了“美国在与中国的双边关系上取得巨大进展”等更为外交辞令的表述,但毋庸讳言,其实最原始的这句话,充分体现了中美关系的竞争与合作并存的复杂性。一方面,在全球化时代,中美两国的关系是全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因此,双方都非常清楚,中美应该避免矛盾激化,彻底闹掰的情况。但与此同时,中美在贸易逆差、汇率、朝核、南海等方面,都存在深层的矛盾。


未来中美关系趋势如何?中国应如何应对下一阶段的机遇和挑战?黄亚生教授从三个未来可能出现的场景进行了分析。


(声明:本文不是学术论文,在表述和数据引用方面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误差,欢迎读者指正。)


自特朗普上台以来,大家特别关注中美关系的发展前景,我最近在一个学术讨论场合谈了特朗普对华政策。我认为,未来将有三种不同的场景,但具体是哪一个场景会成为现实,现在还很难预测。


第一个场景是特朗普的政权,如同他上任至今的表现,呈现一种非常混乱的状况。


特朗普上任以来状况频出,前一阵子无端指控奥巴马窃听他,无端地指控法官等等,类似的事情不断发生。归结起来,都是因为他的言行大大激化了美国内部的矛盾,但这并没有为他的施政带来好处,因为美国内部矛盾激化,实际上也影响他自己政策推行力度,比如最具标志性的医改就根本搞不下去了,而且他的“影武者”斯蒂夫·班农也被请出国家安全委员会。

   

假如这种政局混乱的状况持续下去,可能会发生什么呢?首先美国的政治能力将弱化,不但特朗普无法有效管治,还将导致全球的恐怖风险和战争风险大大地增加,因为美国的政府无法应付这些国际上的情况,比如像中东的恐怖事件就会增加。而且我估计当这种状况继续恶化下去的话,恐怖分子袭击美国的概率会大大地增加。而持续核试验和试射导弹的朝鲜,胆子也会变得越来越大,跟日本的关系,跟韩国的关系也会因此受到影响。


另外一种可能性就是美国自己成为全球风险的发源地。特朗普混乱和失效的管治有可能导致特朗普选择一个铤而走险的方式去改变他的被动局面。我们不排除他会在国际事务方面挑起争端或者对国际事件做出过激的反应。我认为他最近对叙利亚政策的180度大调整,从不干涉叙利亚的内政转变为积极干涉和空袭,就是这个方面的最好的例子。在最近的新闻中,特朗普公然宣称,向叙利亚动武有利于澄清他在参选过程中获得了俄罗斯的协助,从而打破美俄存在默契的说法。


黄亚生:全球化背景下 中美关系的三个场景


我们过去有一句话叫“天下大乱,形势大好。”如果真是天下大乱的话,会对中国有些什么样的影响?必须看到,国际局势动荡,对中国实际上影响是非常大的,因为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早已高度国际化了,不像过去苏联那种体制,基本上是自给自足的。它需要全世界各个地方给它提供原材料和中间产品,而且这个经济模式处于国际分工的低端的下游环节,它的利润空间小,这就决定了中国经济即便受到外部条件轻微影响也会导致利润率大幅下降,而且产品的需求方,国外的市场占比很大。也就是说,中国这种经济,如果澳大利亚出什么事情,会对中国不利,如果东南亚、非洲出什么事情,也是如此。中国这种经济模式本身就使中国经济受全球各个地方的风险影响。天下大乱,形势不好。这是第一种局面。


第二个场景,是特朗普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住局面,从而能确实地践行他在竞选时提出的一系列承诺,首当其冲的就是搞贸易保护主义。


在第一个场景里面,特朗普即便想搞贸易保护主义也无法成功。在第二个场景里,他能够推行他的贸易保护政策,因为他竞选的时候提出要对中国、墨西哥等国家提高关税,对中国的进口关税要提高45%,倘若这一政策付诸实行,对中国的打击也非常大。虽然中国现在并不那么依赖于美国的市场,但中国毕竟是一个贸易大国,倘若将中国的出口加进口除以它的GDP,相当于40%以上,一个这么大的国家,很少有这么高的比例。而且墨西哥有很多出口到美国的产品,其中间产品也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中国,当美国提高墨西哥的关税,就等于提高对中国的出口关税。


当前,中国处于一个投资过剩,消费不足的瓶颈,从某种意义上,中国此时此刻的迫切需要是增加出口,这跟2008年的情况正好是反过来的。因为2008年以后中国人民币值在升值。而从当前的经济发展需要来讲,实际上中国人民币是需要一点贬值,刺激出口的。如果人民币不贬值,就会迫使中国政府加大投资。


相信加大投资的弊端大家已经很熟悉了,当前中国的债务会引起一系列非常不好的连锁反应。某种程度上来讲,美国的政策如果是以保护主义姿态出现,此时此刻对中国的打击可能会超过前几年对中国经济的打击。


第三种场景,是特朗普总统既克服了当前的混乱,也不全面地实行保护主义措施,但特朗普仍抵制全球化,走美国优先的孤立主义道路。


人们注意到,特朗普对美国在全球事务中的责任感到不满,当前美国已经退出了由其倡导成立的TPP了,还有可能退出巴黎协议。


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是全球化的既得利益者,也必然是全球化的倡导者。而且习近平主席最近几次讲话也表明了这个观点,比如在全球变暖这方面,中国要起一个领导的作用,而且中国对加入TPP也表达了兴趣。


黄亚生:全球化背景下 中美关系的三个场景

特朗普威胁退出巴黎协定


解决全球气侯变暖的问题,尤其是引领新能源技术革命,是当前全世界各国都将争取的机会,毫不夸张地说,哪个国家能够在这个领域掌握主动权,获得技术创新和商业化应用的领先地位,基本上这个国家就是下一个超级大国,美国现在主动不当全球化的领导者,等于给其他的国家提供这个机会,顺理成章,中国是最有可能负担起这个责任的,就是在特朗普,美国政府退出这些国际协议之前,中国其实在投资方面已经做出了相当大的力度。中国的风能和可再生能源发展,远远超过美国。


所以我看这三种场景,究竟哪一种会变成现实,而这三种场景对中国的影响是不一样的,最理想的是第三种,也就是全球政治局势不因美国治理失效而加剧动荡,而且美国不对中国采取激烈的贸易保护,而仅仅退出全球化领导地位。


黄亚生:全球化背景下 中美关系的三个场景

他们中至少有一个要扛起全球化的大旗 


当前许多人,包括特朗普本人和他的几名经济顾问,对全球化及国际贸易理解偏颇。很多人都认为,全球化是在参与者之间进行财富分配,实际上我认为国际贸易具有财富创造的能力。也就是说,国际贸易是双赢的。所以中国在我看来不应该激化跟美国的矛盾,因为如果是第一种和第二种场景,对中国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我最希望看到第三种场景,如果美国真正从全球化领导者的位置上退出的话,我是乐见于中国政府在这个事情上承担一个全球领导者的责任。


当然,如果美国、中国都愿意承担,那我觉得这是最好的一件事情,因为现在全球变暖是铁一样的事实,为我们子孙后代考虑的话,这是头等大事。


作者:黄亚生

本文获授权转载子“亚生看G2“微信公众号


请读者广为转发朋友圈和微信群。欢迎留言发表您的高见。

热门文章
【音频图文】彦子追踪:罗杰·斯通 —— 最招摇的 “通俄门” 嫌疑人
图姐 | 全球超过600城市爆发“科学大游行”(图片集锦)
老爸与自闭儿 —— 功夫不负苦心人

鲍德温怼特朗普 —— 政治乱局中的悲喜剧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黄亚生:全球化背景下 中美关系的三个场景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授权: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阅读“美国华人”精选文章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3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