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大家是否知道最近纽约州欲立法改变纽约市特殊高中录取标准。六月份我们纷纷写信给纽约州议员反对此立案 (S7738,见下)。

Dennis Saffran 在7月19号New York Post 上撰文提到华裔Ting Shi几年来和祖父母以及cousin同住一屋,还要帮助开洗衣店的父母。就是这样一个低收入移民家庭的孩子通过刻苦努力考上纽约著名的Stuyvesant 高中。但特殊高中能否沿用“考试成绩定录取的方法”是我们华人应密切注意的问题。

亚裔在纽约市占有最高的贫困率,29%, (26%拉丁裔, 23% 非裔and 14% 白人),而在Stuyvesant 和 Bronx Science 两所高中里,近一半学生符合联邦减免午餐标准,此比例随低收入的亚裔新移民增多而提高。

“Think about that: two public high schools that, along with half their students, are officially classified as poor by the federal government rival the most exclusive prep schools in the world.”

穷学生,大部分是亚裔,通过辛勤劳动和牺牲,受益于过去liberal’s progressive policy,考入这几所公立高中,得到的优质教育可以比美只有富人子弟才能进入的Andover 和 Choate 这样的名私校。

文化对于族群的成功给现代progressive elites提出一道难题,甚至无异于噩梦,因为亚裔顶替了富裕的白人以及非裔和拉丁裔。2012年9月,NAACP Legal Defense Fund(LDF)向教育部抱怨说仅以考试结果看,特殊高中录取考试对非裔和拉丁裔有歧视,提议录取不但要全面考量,诸如面试,推荐,社区服务,领导力等等定性指标,还要加入学生经验和学校人口构成等因素,而考试成绩则下降为辅助指标。LDF竟然还建议自动录取各学校的前两名(将占据3800名额中的1000名)。

当纽约市长的孩子及其他富人子弟去尼加拉瓜做义工以丰富简历时,像Ting Shi这样的华裔学生要在父母的洗衣店帮忙。他们如何能竞争得过富家子弟呢?
作者提到诸如面试、领导力、社区服务等主观评价会导致“无意识的偏见”,因为人类大多倾向长相和背景与自己相近的人,所以主观选择标准也会给富人和有关系的人以优先。文中给出8所特殊高中和8所凭综合指标选学生的高中对比,后者更富而且有更多白人,非裔和拉丁裔,但亚裔从60%下降到26%。
“A selection process based on such intangible criteria as ‘character’ and ‘leadership’ can easily fall prey to arbitrariness, prejudice, and parental gamesmanship. ”

文中提到降低标不但不能帮助非裔拉丁裔,而且会打开歧视亚裔的大门。特殊高中注重成绩没错,“It is not the specialized schools’ emphasis on merit, but rather the advocates’ defeatist worldview that is truly–and tragically– wrongheaded.
http://nypost.com/2014/07/19/why-nycs-push-to-change-school-admissions-will-punish-poor-asians/

我读了此文感慨非常,从西到东,SCA5到S7738,有反对SCA5但不认为亚裔受歧视的可以看看这篇文章中给出的数据,运用性格和领导力等评判很容易导致武断、偏见以及父母投机取巧,使得亚裔录取率下降,难道真是我们的孩子欠缺吗?我看不是。有人以个体没遇到明显歧视为由否认亚裔所处的劣势,而文中提到的“无意识的偏见”恰恰解释了亚裔作为“永久的外国人” (perpetual foreigners) 遇到的升学瓶颈以及职场玻璃天花板。

全面发展(well-roundedness) 是个被用烂了的词。而我们华裔尤其会自我批评,觉得自己的孩子做得还不够,不但学习得出类拔萃,还希望在各领域(音乐体育义工领导力)出奇制胜,但这种主观性指标的危害却未被我们认知。在把孩子个个培养成全能的牛蛙时,有没有意识到无论我们怎么努力,那软性指标永远是我们把握不住的。从藤校越来越低的亚裔录取率就可一窥端倪。这些主观录取指标和藤校鼓吹的标准是惊人的相似。

我们来到这块土地上追寻美国梦,其中最大的一条是教育。如果我们被挤兑得越来越被动,今天SCA5,明天特殊高中,我们真是应接不暇。一贯埋头苦干的我们,该抬头看看,关注立法和媒体;一面携起手来培养下一代,一面主动参与社区以及选举,大胆发出自己的声音,并且在帮助弱势群体的同时为我们该得的利益去争取。

更新:宇空视野撰文提到Michael Wang因被耶鲁、普林斯顿和斯坦福不公拒绝而向教育部人权办公室投诉的新情况,想到2006年镇上李简投诉普林斯顿的情形。那时我们还未关注其他州的例子,现在华人参与的热情提高,我们该如何联合有限的力量发出声音呢?这不是帮Michael Wang,而是我们自己,我们的二代。与大家共勉。

http://overseaswindow.com/node/15638

注:NY State Senate S7738没被通过。很多朋友六月份时写信给纽约州议员反对此立案,诸如”As someone who works in New York State, I am surprised and greatly concerned of the impact of S7738. I personally would like to be part of the outreach effort in opening up community conversation. Please don’t hesitate to call me at …”

http://open.nysenate.gov/legislation/bill/S7738-2013

————————————————-
【美国华人】 (ChineseAmerican.org) 是一个立场中立、传播美国华人正能量的互联网新媒体。其宗旨是:美国华人团结一心、关心政治、共同进步。

关注我们,请点击本文顶部蓝色【美国华人】微信名。或在微信“查找公众号”,搜索“美国华人”,或微信号:ChineseAmericans,再加关注。

浏览文中链接详细内容,请点击底部“阅读原文”。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4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