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临近,朋友圈里的各种“鸡汤”一下子高大上起来。昨天被刷屏的是《希拉里的一桩小事,却震撼了我的内心》。慷慨激昂,言之凿凿,仔细拜读之后,却颇有些不实之处。也许作者提笔匆忙,没来得及一一考证其论据的真实性,我来帮忙做个查证吧。


“1975年,美国阿肯色州小镇,一个12岁的女孩凯西.谢尔顿(Kathy Shelton)被一名41岁男子Thomas Alfred Taylor强奸,检方提告一级强奸罪,刑期30年。整个强暴过程极其残忍,导致凯西昏迷, 多处受伤需要缝合,并致终生不育。女律师希拉里受法院委托担任罪犯的辩护律师,希拉里在法庭上污称凯西对年长男人充满了性幻想并主动引诱年级大的男人,要求法庭对凯西进行长达十二小时的心理评估。12岁的性侵受害者受到第二次伤害。


前面对事件的简述贴近事实,后面的指责却没有根据。希拉里确实曾经向法庭提出一份文件,要求对被害人进行心理测试。做为被告人的辩护律师,也算是尽职尽力。然而,根据法庭的记录,做心理测试的要求被法官拒绝啦!这“长达十二个小时的心理评估”,“受到第二次伤害” 都无从说起。请注意看这个链接里的法庭记录:


https://www.scribd.com/mobile/document/327107537/Taylor-Docket-Entries#from_embed


“7月28日,希拉里罗德姆(Rodham)要求进行心理测试“;”7月29号,要求进行心理测试的听证会--要求被拒绝“。41年前的案子,还是白纸黑字的记录比较可靠。


“检方最主要的证据是罪犯的内裤,上面有精液和凯西的血液,应该说是铁证如山。 但是希拉里非常尽力地找到了证据的技术瑕疵: 当地警方在对上面的DNA进行检验后,没有封存内裤切片,违反了操作流程。


如果作者有像他/她所说的那样仔细听“令人震撼”的采访录音的话,应该知道希拉里根本不需要“非常尽力地”寻找证据瑕疵。检方把犯人内裤上染有精液和被害人血液的部分,整整齐齐地剪下个正方形来,送去检验室验证,得到的结论是血液属于被害人。然后呢,检验室就把这块正方形布料给丢掉了!!!!等希拉里得到法官的允许,看到检方的“证据”时,出现的就是一条剪了个洞洞的内裤。 希拉里在接受采访中说到这里时确实笑了,但这不是“得意洋洋”的笑,而是对检方的玩忽职守而造成的荒谬结果无可奈何。 案子最后达成认罪协议,被告人被判侵害幼年儿童罪,刑期一年。这个判决虽然有各种原因,例如还牵涉了另外一个十几岁的男孩,证词相互矛盾等等,检方自己销毁证据是最大的硬伤。无论辩护律师是谁,尽力与否,案子的结果也不会有什么差别。


案件发生当时,年仅27岁的希拉里,在阿肯色大学法学院做助教,同时负责学生们主办的法律援助中心,为低收入请不起律师的人提供法律服务。被告人Taylor明确要求法官给他指定一位女律师。法官手里的名单上,整个county的女律师总共不超过六位,毫无犯罪辩护经验的希拉里不幸被选中。向法官请求另派其他律师而被拒绝之后,她只好接下这份工作。希拉里跟记者这段谈话的主题是她个人起初面对这个案子的犹豫,之后跟法官检察官之间的互动,对检方处理证据之粗心的难以置信。她谈到被告人居然通过测谎器测试时自嘲地笑了;谈到法官说要跟她的被告人讨论案情,以“不能在女士面前谈论敏感话题“为由要求她回避时,也无奈地笑了。从这段录音里我听到的是一个初出茅庐的职业女性常有的经历:被迫接受自己不喜欢的工作,却又在职业心驱使之下不得不全力以赴。


如果你喜欢看美剧《The Good Wife》,一定会记得Alicia 为杀妻疑凶Colin Sweeny 辩护的情节。Alicia Florrick 的故事跟希拉里的人生有太多相似的桥段,她们都曾为不名誉的被告人做辩护。 在美国的司法制度中,被告人无罪假定(innocent until proven guilty) 是基本原则, 检察官有责任提供证据证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律师的责任是保护被告人的利益,而最终判决取决于陪审团和法官。这种制度并不完美,在这宗案件里,检方的疏忽大意导致被告人没有得到应得的惩罚;然而,只有尊重司法程序才能避免在没有充分证据的情况下制造冤案错案。


回到“希拉里的一桩小事”,1975年当时还没有DNA检验,作者在留言处已经更正,不多说了。文章的余下部分都是作者对采访录音的主观感想,见仁见智,不做评价。本文欢迎大家质疑,“内心的震撼“不能代替思考,讨论和交流才能让我们走近真相


↓↓↓ 如下面链接无法点开,请点击“阅读原文”或者”Read more“阅读网页版的本文


希拉里采访录音:


记者Reed 最近发表声明,强调他和希拉里的对话中完全没有嘲笑或不尊重受害者。


http://www.arkansasonline.com/news/2016/oct/12/reed-says-laughs-didn-t-target-girl-201/?news-arkansas


负责本案的检察官Gibson也接受过采访,详细谈到法官指派希拉里做辩护律师的过程。


更多的参考资料请点这里: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fact-checker/wp/2016/10/11/the-facts-about-hillary-clinton-and-the-kathy-shelton-rape-case/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fact-checker/wp/2016/05/19/did-clinton-laugh-about-a-rapists-light-sentence-and-attack-sexual-harassment-victims/


↓↓↓请点击“阅读原文”或者”Read more“阅读网页版的本文,文中链接可以点开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代表《美国华人》立场。欢迎转发,其他媒体如要转载请联络我们。

《美国华人》(ChineseAmerican.org): 一个立场中立的互联网新媒体。

“震撼“之后更需思考:希拉⾥为什么笑?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4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