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亲历佛州机场惊恐枪击案


今天1月6号下午2:20正在上班,忽然嘟的一声,闺女的短信到了。我想,一定是告诉我她已经顺利降落在Fort Lauderdale飞机场吧,今天可是好不容易赶上这趟航班呢。

屏幕上的一行字却是:

“你听说了那个枪杀案吗?”

今天是星期五,早晨送闺女去飞机场。寒假的最后一周,大学运动队在佛罗里达集训。不巧高速公路堵车,我只好拐上了小路,紧赶慢赶。闺女上网紧急查了一下,买票时已经付了托运行李的钱,可是托运要提前45分钟,她肯定来不及。幸运的是,闺女交了$30把拖箱改成随身行李,一路小跑赶上了飞机。“I made it”,她高兴地发了个短信来。因为队员们都是节日以后从美国各地的家里飞去佛罗里达,所以每个人的航班都不一样。

看了闺女这条短信,我茫然地回答,“不知道啊”

同时去网上查了,天哪,Fort Lauderdale机场出现枪杀案,五人被杀死,多人受伤!

她的下一个短信是,“人们都在奔跑,警察手里有长枪。”

我急急地问,“你现在怎么样啊?”

没回音。

再问,“你和别的队员在一起吗?”

还是没回音。

赶紧去看电子邮件,他们的教练不到1点钟最早通知了家长。他说,你们听说机场的事件了吧?我还在飞机上,还有半个小时就到Fort Lauderdale机场,我一落地就会和孩子们联系,谢谢你们的耐心。

一直没有闺女的消息,我心慌意乱,急得哭了,一边哭一边给家长群发了邮件,要他们跟孩子打听闺女的信息。

后来,家长和其他队员陆续给我发邮件、短信,告诉我闺女挺好,躲在一间工作人员的屋子里。我对他们真是感激涕零。在回闺女室友妈妈的短信时,我夸张地告诉她我当时急成什么样子:“I was crying so hard I looked like a swimmer coming out of pool.”


女儿亲历佛州机场惊恐枪击案
(女儿发回来的机场内当时的情景)


等我终于和闺女联系上,她告诉我,她到的是第三候机楼,出了飞机在行李处见到几个队员。刚坐到椅子上,准备跟教练和其他队员联系,听到旁边的母女说第二候机楼发生了枪杀案。


女儿亲历佛州机场惊恐枪击案
(女儿躲藏的地点)


这时可能以为又有人开枪,人们突然扔下手里的东西,到处乱跑。闺女和几个队友还有20来个Jet Blue的工作人员躲进一间屋子里,他们把行李堆起来堵住门。有的队员一阵奔跑后,行李手机已经全找不到了,借了别人的手机给家长报平安。看来闺女是个守财奴,她背包拖箱都带着。女儿怪我说,下次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大张旗鼓地找我啊,我只是在一个没有手机信号的地方,没法联系。


女儿亲历佛州机场惊恐枪击案

(女儿发回来的机场内当时的情景)


Fort Lauderdale机场暂时关闭了。不少飞机已经落地,但是只能在跑道上等着不让人进机场。比如教练本来1:25落地的,但现在9点多了还在飞机上,据说他的飞机是跑道上的第十五架,都在等,都没有让下飞机。副教练刚生了孩子,说和家人一起躲在机场的一个厕所里。50英里以外的飞机,则都改道去了别的飞机场,队员们有降落在Fort Myers机场、迈阿密机场、West Palm Beach机场、Tampa机场、以及奥兰多机场的。

而还没出发的伙伴呢,芝加哥的上了飞机,又被要求下飞机等着。还有的小朋友坐在丹佛机场等Fort Lauderdale机场开放,估计不是一时半会的事儿。

孩子纷纷报告手机电池很快就要用完,可能要失联。充电宝太重要了,我决定立刻帮女儿网购一个。

住在迈阿密的家长问能帮什么忙,但是机场被封锁,不能进出机场。有个孩子被困住机场外面一个建筑工地,旁边有星巴克咖啡店,她说店里的人对她挺好的。

大约4点,他们从躲的屋子里出来了,每个人被单独搜查。机场安排了大巴,准备把他们送出去。

5点钟,孩子们被要求再进入室内,据说因为机场发现一个可疑的包裹,警方准备控制性地爆炸这个包。这个说法好像没有在媒体上见到,真假不知。

6-7点钟,陆续放人出去了。一个男孩子走到机场北边几个街区外的一个Walgreen药店,他还挺灵活,自己坐Uber去酒店。

晚上8点,大批人还聚集在机场,等着离开。

9点,孩子们走了两英里路,打到了出租车去旅馆。

酒店非常合作,因为早到的几个孩子都丢了行李,酒店给他们牙刷牙膏和水,还准备为他们订购比萨饼。

改飞到奥兰多的孩子租了车正往Fort Lauderdale方向开。


女儿亲历佛州机场惊恐枪击案
(教练给家长的邮件)


据媒体报道,枪手是26岁的Esteban Santiago,曾经参加过10个月的伊拉克战争,还得了奖章。他本来服务于阿拉斯加国民警卫队,职位是combat工程师,2016年8月份因“表现不好”被退伍,然后就在一家保安公司工作。Santiago以前犯过一些小案子。前几个月他跟FBI见面,说脑袋里听到对他说话的声音,觉得政府把恐怖分子的材料装在他的计算机里来控制他,FBI怀疑他精神有问题,叫他到医院去检查。据Santiago的哥哥说他正在接受精神病的治疗。Santiago坐的是从阿拉斯加到佛罗里达的航班,据说旅途中还跟别人吵起来了。Fort Lauderdale机场取行李处人头拥挤,他从传送带上取出托运的行李,走到一个洗手间取出手枪,出了洗手间就开始射击无辜的人。

一听到闺女平安的消息,我立刻网购了一大堆土豆片、巧克力什么的零食,星期天会送到运动队住的酒店。早晨车上唠唠叨叨的闺女的种种问题,比如起来太晚、准备不充分等等,忽然觉得太微不足道了,有点恍若隔世的感觉。庆幸闺女和她的小伙伴们安全抵达,除了感恩,还是感恩。


作者:宾州小芳

本文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ID: ChineseAmericans)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一个客观公正的公众号

女儿亲历佛州机场惊恐枪击案
女儿亲历佛州机场惊恐枪击案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请邮至: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阅读其他“美国华人”精彩文章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4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