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萨奇大法官提名将面临民主党“费力把事拖”(Filibuster)

戈萨奇大法官提名将面临民主党“费力把事拖”(Filibuster)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恰克•舒默今天(3月23日)宣布民主党将以Filibuster的方法来反对最高法院大法官戈萨奇的提名确认。


在详细介绍民主党祭出的这个Filibuster到底是一件什么武器之前,我先来问读者一个问题:



如果你的答案是B 60票的话,你很有可能是被误导了。其实一般立法(Bill)和行政提名只需要过半的支持(51票)就可以通过了,英文叫作Simple Majority。听起来好像也对,那为什么会经常听到另外一个词叫做 Supermajority(绝大多数)呢? 特别是在最近的新闻当中,有无数的人也在讨论共和党在参议院是否能争取到60票让大法官提名通过。


事实上大法官提名根本不需要60票就可以获得通过,而他所需要的是得到60票让参议院对提案进行投票。难道在投票前还需要对是否可以投票投一次票吗?我想如果缺乏解释就会误导很多吃瓜群众。


其实早在1806年美国国会修改了规定以后,参议员们就被赋予了没有时间限制的冗长辩论的权利,英文叫Filibuster除非有60个参议员投票赞成结束冗长辩论。Filibuster在香港又被称为“拉布”,台湾则又被译为“费力把事拖”,笔者觉得台湾这个译法还是比较有意思。


由于没有时间的限制,近些年冗长辩论被参议院少数派的议员们广泛地运用在阻扰及拖延投票日程上面,以达到让提案胎死腹中的目的。其道理也很简单,多数派可能很容易地拿到51票通过提案,可总是凑不齐60票去结束一个漫长的冗长辩论,所以很多提案都会被无限期地拖延,一项决定很长时间都表决不下来。


戈萨奇大法官提名将面临民主党“费力把事拖”(Filibuster)

1992年到2012年期间两党在参议员实施Filibuster的次数


由于冗长辩论有严格的要求,需要议员一直站在台上不断地讲话连厕所时间都不允许,为了克服困难,冗长辩论的议员们也可以说是绞尽脑汁,花样办法层出不穷,比如开始冗长辩论的前两天就天天桑拿减轻水分,有当天带上小桶对付小便的,其中技术含量最高的还是用导尿管解决冗长辩论中的生理需要。


戈萨奇大法官提名将面临民主党“费力把事拖”(Filibuster)

(泰德·克鲁兹 2013年反对奥巴马健保法案时长达超过21小时的发言)


在联邦参议院历史上个人时间最长的冗长辩论是南卡的议员斯特罗姆·瑟蒙德在1957年为阻扰人权法案创造的24小时18分,不过斯特罗姆·瑟蒙德后来也因为人权法的通过转投了共和党。冗长辩论这几年也越演越烈,最近一次长时间超过21个小时的是2013年德州的泰德·克鲁兹,当时他反对的是奥巴马总统的全民保健提案。


冗长辩论的另外一个特点就是它并没有要求发言的内容,所以议员可以在上面讲任何想说的东西,哪怕跟题目毫不相干,有的朗读美国宪法,有的读独立宣言,读人权法案,甚至还有读食谱的。哪天要是听到毛主席语录也不奇怪。


戈萨奇大法官提名将面临民主党“费力把事拖”(Filibuster)

Republican Senator from Texas Ted Cruz exits the floor of the Senate after speaking for more than 21 hours in opposition to the Affordable Care Act.  (Credit to JIM LO SCALZO/EPA)

(泰德·克鲁兹 21小时站桩出来目光呆滞了,脸都小了一圈)


除了大法官和行政官员的任命,冗长辩论也经常使用在拖延提案投票的过程中,在这种情况下没有60票结束冗长辩论,谈判妥协也是一种方法,这也就是所谓的无声冗长辩论(Silent Filibuster),因为往往只要有一定数量的人提出冗长辩论的要求,多数派一方就会主动寻求谈判了。谈判过程虽然也相当持久但总好过冗长辩论带来的僵局。不过很多时候即便谈判下来,相比原来的提案也就变得面目全非,当然要是谈不拢提案就胎死参议院。


单从个人冗长辩论的拖延来看也许是没有什么效果的,因为一个人的体力毕竟有限,能拖过两三天顶天了,但是如果冗长辩论人一个接一个地出现情况就不一样了,因为把冗长辩论讲完的人可以回家休息了,可是听众却需要接着听下一个,如果他们没有60票结束冗长辩论的话。当然了如果听众受不了要回家休息,冗长辩论者也可以等你们休息完了再来继续说,因为只要你们听众的人数不到参议院开会的法定人数(Quorum)51人,冗长辩论者就有权立即叫停,然后延期,反正目的就是拖延。这也就是为什么一旦冗长辩论开始,少数派就会把能参加的人数减到最少的1人,这样就迫使多数派几乎全体出席,然后再一个接一个地上台进行无休止的车轮战,反正我就是不让你投票。


为了让读者更好地理解,那我干脆就把现在参议院的情况拿来做个实例讲讲吧: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在大法官戈萨奇的任命问题上已经表示要用冗长辩论来拖延投票,那么也就是说共和党需要60票来结束他的冗长辩论,当然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只有52个席位的共和党不可能有60票,所以舒默的冗长辩论可以如期进行,当然在冗长辩论进行的时候民主党很有可能只出现1位参议员,这样的话共和党最少也要有50人出席,如果人数不够,舒默可是可以随时叫停延期的。


好了,这里我们假设50个共和党籍参议员出席并耐着性子听舒默唠一天一夜嗑,好不容易熬完了,可以投票了吧,不!桑德斯又发声要冗长辩论了,舒默说了我讲完了可以回家睡觉了,你们共和党继续听桑德斯吧(说明一下桑德斯可没有出席舒默的冗长辩论所以精神头是足足的),当然共和党也可以回家休息,但是人家桑德斯的冗长辩论就得择日了,反正也是拖。


说到这,读者明白了吧,桑德斯讲完还有伊丽莎白·瓦伦,之后还有布鲁克尔,还有梅南德斯,一个一个数下去可是没玩没了啊,反正拖死为止,到了2018搞不好民主党又成了多数派了。



美国近几十年来由于党派之间的分歧越来越明显,冗长辩论的使用也越来越多,这也造成了提案通过率越来越低的情况。奥巴马曾经在2014年的一次集会上,公开指责共和党利用冗长辩论在2007年到2014年期间扼杀了500多项提案。其中争议最大的有:


  1. American Jobs Act,2011年这个提案意在对年收入100万以上的人增加5.6% 所得税用于政府开支。

  2. Prolonging Bush Tax Cuts,2010年奥巴马政府希望对年收入25万以下的家庭延续布什政府的减税计划。

  3. DREAM Act,2010年众议院通过的法案,却死在参议院共和党的冗长辩论中。这条法案起始于2001年的布什政府但未被通过,奥巴马政府2010年再次试图通过。

  4. Gun Control,控抢法案是由民主党和共和党共同提出的,但也死于参议院的冗长辩论。

  5. Paycheck Fairness Act,2014年死于冗长辩论,这条提案意在惩罚男女同工不同酬的雇主。

  6. Buffett Rule,2011年以巴菲特命名的提案,目的在于对美国高收入的人群(年收入100万以上)征收不低于30%的所得税,这条如果实行将会对0.3%的纳税人有所影响,但是却死于冗长辩论。

  7. Immigration Reform,始于2007年的布什政府,这条提案虽然支持边境安全但是同时也有大赦非法移民的内容后来死于冗长辩论。


戈萨奇大法官提名将面临民主党“费力把事拖”(Filibuster)

1947年到2012年期间国会法案通过成为法律的走势图


在奥巴马政府期间由于共和党使用冗长辩论来阻挡白宫的任命的数量达到了历史总和的一半,民主党参议院不得不启用宪法选择(constitutional option)也叫原子弹选择(nuclear option),把原本需要60票才能结束的冗长辩论改为了51票,不过这一改变只针对行政机构和地区法官的任命,并不适用于立法和联邦大法官任命。原子弹选择最初是被前总统理查德·尼克松 (Richard Nixon) 提出来的 ,当时还是参议院院长的尼克松认为宪法条文没有对参议院修改规则的票数做出规定,所有修改规则只需要过半数就行了,而且宪法也有条文明确规定参议院必须对行政任命进行投票,所以原子弹选择在官员任命上也就成立了。由于考虑到原子弹选择是一种自杀式的选择,会影响参议院的分量而且无形中又扩大了总统的权力,所以大部分的参议员并不支持,就像川普前段时间威胁在联邦大法官任命上会使用原子弹选择,而立即遭到共和党籍参议院领袖米奇·麦考林的警告一样。2017年2月5日麦考林在CNN表示,如果民主党在川普的大法官提名上使用冗长辩论,他有信心拿到60票,但他并没有对不会使用原子弹选择作出明确的回答。


冗长辩论并不能使用在美国众议院,但众议员们也有同样一些手段用于阻扰会议进程,比如在 “一致同意”(unanimous consent)的条款下众议员就可以对会议记录有异议的理由来拖延投票,当然相对冗长辩论来说用这种方法拖延的时间相当有限,所以效果就差远了。


2017年川普上台,他的一系列行政命令引起了很大争议,其中争议最大的两版禁穆令在联邦法院受阻,这一消息无疑使得民主党信心大增,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冗长辩论肯定会成为民主党的武器之一。虽然很多批评认为冗长辩论耗费社会成本,妨碍施政,造成政府效率低下等,但是更多的支持者则认为冗长辩论有助于少数派的代表彰显立场,避免被多数派欺负的情况,而且可以避免总统独裁的威胁。


戈萨奇大法官提名将面临民主党“费力把事拖”(Filibuster)


作者:彭纳

本文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ID: ChineseAmericans)

热门文章
“英语老师气吐血”,百人会吴华扬的信你真的看懂了吗?
百人会吴华扬致老一辈美国亚裔社会活动家们的私人信函 —— 关于新移民
美国时代的落幕?

我在美国监狱当心理治疗师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戈萨奇大法官提名将面临民主党“费力把事拖”(Filibuster)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授权: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阅读“美国华人”精选文章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3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