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川普父子基金会


2016年总统大选中,川普是一直以超级慈善家的高姿态出场的。最戏剧性的一次,是他在与希拉里的电视辩论中,公然对希拉里说:“如果我当选为总统,我一定命令我的司法部长,彻查你的克林顿基金会!” 加之川普 “把她关起来!” 这个强势夺人的竞选口号,这位总统候选人俨然美国包公一般。然而,随着相关证据逐渐浮出水面,川普是超级慈善家的说法越来越让人心生疑窦。


艾瑞克·川普基金会的来龙去脉


揭秘川普父子基金会


2015年,田纳西州孟菲斯市圣犹大儿童研究医院 (St. Jude Children’s Research Hospital) 高调宣布其手术与特护中心将以艾瑞克·川普基金会(Eric Trump Foundation)命名。这无疑给川普家族的慈善形象增添了光彩。可惜好景不长,这个人造光环在新闻记者追查下,逐渐露出庐山真面目,变成了一桩极度震撼的丑闻。


艾瑞克·川普基金会创立于十年前, 旨在为田纳西州的圣犹大儿童研究医院的癌症与其他重症儿童筹集研究经费。2017年6月刊,《福布斯》记者亚历山大 (Dan Alexander) 在题为 “唐纳德·川普如何将儿童癌症善款转移为他的私人业务所用” 报道中揭露,从2007年至2015年期间,艾瑞克·川普基金会将高达120余万元的善款私自挪为他用。


揭秘川普父子基金会


艾瑞克·川普基金会的主要募捐活动都是举办于纽约州韦斯切斯特郡(Westchester County, NY) 的川普全国高尔夫球场,这是个年年一贯的邀请赛形式:标准的川普式修整得几乎完美的十八洞高尔夫球道, 香车美女,豪华晚宴,来宾不乏房地产大腕,家族友人和名流。最耀眼的明星当属艾瑞克·川普,他不仅是基金会创始人,更是川普集团的管理人。 艾瑞克宣称, 他们的高尔夫球场募捐活动真正做到了高效益, 因为场地是免费使用的, 其他费用来自捐助人, 所以他们的善款能100%用于儿童医院。


可实际情况又是怎样呢?


根据《福布斯》记者调查,首先球场并非免费使用。记者发现,基金会使用球场需要向川普集团支付场地费用,费用中有超过120万的款项转去川普集团却连个收据也没有。在起初的四年(2007 – 2010),高尔夫场地的租借费平均大致为5万。但2010年急剧增为14万多。在2012年回复到较之以前差不多水准的5.9万之后,再次大幅增涨,分别为2013的23万,2014的24万多,以及2015的32万多。据内行人透露, 如此大数目的(而且仅仅是一天)比赛费用有违任何形式的合理价格。


此外,在过往针对川普基金会关于自我交易、谋求私利以及利用基金会扩大自己的品牌效应而并非为了慈善目的的调查中发现,川普基金会还利用艾瑞克·川普基金把十万美元的善款流入川普集团作为财政收入。让人质疑的还有,捐赠人被告知用于病患儿童的善款中,有超过50万被转捐到其他与癌症治疗无关却与川普集团有利益关系的机构,其中四家机构后来租借了川普的高尔夫球场。


记者指出,据两位直接参与者爆料,川普总统不仅依然是川普集团的幕后老板,要求营利的川普集团向非营利的艾瑞克·川普基金会收费的指令更是他本人发出的。这也使川普两兄弟能不能独立于父亲经营川普集团业务遭到质疑。如果总统职位与私人企业公私不分,权利捆绑,必然会带来利益冲突。而美国法律严格规定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现在首都华盛顿和马里兰州的司法部长,已经与国会的两百余名议员联名递状联邦法院,起诉川普假公济私、利益输送和严重渎职,使国家蒙羞。


揭秘川普父子基金会


对川普父子来说,《福布斯》杂志指控的负面影响是惊人的。已经在调查唐纳德·川普基金会种种非法行为的纽约司法部长施奈德曼(Eric Schneiderman)办公室,于《福布斯》杂志爆料的次日宣布,将按照《福布斯》杂志指控的事实,立案彻查。2016年底,艾瑞克因被质疑可能有捐款人试图利用他接近当选总统获取利益,而不得不宣布终止基金会募捐活动。


但是,如果我们把川普父子两个基金会做比较的话,就不难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在违背法律徇私舞弊方面,艾瑞克·川普基金会只是个小儿科,唐纳德·川普基金会才是个真正麻烦的马蜂窝。


唐纳德·川普基金会的真相


1988年,川普利用自己的畅销书《交易的艺术》(The Art Of Deal)带来的利润,成立了唐纳德·川普基金会,1989年,川普自己向基金会捐款100万元,作为启动基金。唐纳德·川普基金会没有支付薪水的员工,主席是川普自己,董事局成员是他的长子小川普,与一名川普公司职员,兼管财政业务。唐纳德·川普基金会是一种纯属个人捐款的私人免税基金会,主要的资金来源是川普自己的个人捐款。法律严格规定,该类基金会每年不得向外募捐超过2.5万元慈善金额。已经有29年历史的唐纳德·川普基金会,常年以来不但藐视这一法规,还经常利用基金会的名义与钞票,支付他自己的个人费用与川普公司的开销。


2015年,川普公司发言人告诉《纽约邮报》说,所有的唐纳德·川普基金会资金动向和使用,全由川普自己一个人来做决定。唐纳德·川普基金会曾因非法进行政治募捐而被处以罚款,也曾承认因内部交易安排而图利自己及家族业务。2016年12月24日,为了避免与总统职位的矛盾,川普高调宣布,要将唐纳德·川普基金解散。


揭秘川普父子基金会


揭露川普基金会真相的记者获普利策新闻奖


揭秘川普父子基金会


2016年1月,在总统大选期间,川普公开宣称,他已经为退伍军人协会募捐到了600万元,包括他自己的100万元在内, 川普的大儿子也到处宣扬,川普个人曾捐赠出数百万甚至超过千万的资金给慈善事业。这个新闻,引起了《华盛顿邮报》记者法仑索尔德(David Fahrenthold)的怀疑,于是开始调查川普基金会。一连串的调查报告,揭穿了川普的牛皮真相,也为记者本人赢得了2017年普利策新闻奖得主的荣誉。法仑索尔德指出,在川普宣布募得600万元善款后的数个月,唐纳德·川普基金会并没有向任何与退伍军人有关的机构发放一分钱的款项。川普因为这个指控非常生气,再次公开宣布说,他自己在2009年至2015年间,曾捐出高达1200万元的善款。但是法仑索尔德的报道又指出,那些数字不详的捐款,不是出自川普个人,而是出自唐纳德·川普基金会,在2009年之后,找不到川普个人向唐纳德·川普基金会的任何捐款记录。


911捐款丑闻


川普好大喜功的性格,是促使他夸大其辞的隐形动力之一。2001年9月,川普在电台节目中宣布,将捐款10万元给911受难者基金会。前纽约市市长朱利亚尼在共和党大会上说,“川普叫我不要说出来,他是以无名氏的名义捐款的!”这个马屁拍出了如雷般的掌声。但这些掌声,在纽约市政府审计长史定格(Scott Stringer)的耳朵里却听出了异样的声音。他决定要搞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在翻查了1500页的捐款名单和11万名捐款者名单后,他并没有发现任何川普或者川普基金会的捐款记录。这个不光彩的报告,加上唐纳德·川普基金会的公开报税表上也没有捐款记录的事实,使川普竞选团队极度的难堪,于是他们又转移视线说,善款是捐到红十字会去了。但是记者们在红十字会那里同样也找不到任何川普或唐纳德·川普基金会的捐款记录。自此,川普竞选团队再也不提向有关911受害者家属捐款一事了。


邦迪丑闻


唐纳德·川普基金的另一件丑闻来自2016年4月2日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哨岗报》(Orlando Sentinel)记者麦克斯韦尔(Scott Maxwell)的爆料:2013年,佛州司法部接到22件关于川普大学诈骗嫌疑的投诉案,正在进行连任竞选的司法部长邦迪(Pamela Bondi)办公室宣布,佛罗里达州将会联盟纽约等州,集体起诉唐纳德·川普。但是三天后,支持邦迪的PAC“全民正义”(And Justice For All)接到了唐纳德·川普基金会的2.5万元支票捐款。而收到钞票后的邦迪嘴脸大改,自此绝口不提起诉川普大学诈骗案一事。


在勾当被新闻媒体曝光后,为了解决这场“误会”,川普自掏腰包,退还了2.5万元捐款,并交付了税务局2500元的罚款。但是邦迪的钱,已经花掉了,并没有吐出来。如今在特别检察官穆勒的深入调查下,这项“误会”的真相,必然会暴露在阳光之下。   


2016年10月5日,《华尔街日报》指出,佛罗里达州的邦迪丑闻,并不是孤立事件。自1980年开始,川普就利用唐纳德·川普基金会,多次收买其他州的司法部长,以图私利。为此,“华盛顿公民负责与道德规范委员会”和十五位众议院委员联名写信给美国税务局,要求取消唐纳德·川普基金会的免税资格。


唐纳德·川普基金和艾瑞克·川普基金会一样,经常把捐赠的善款用于支付诉讼费用、私人飞机、厨师薪水、竞选费用,甚至高价购买自己的油画肖像等,总数已经超出1100万元。2007年11月,川普用两万元唐纳德·川普基金会的资金,购买六尺高的自己的画像,作为装饰Mar-a-Lago庄园大厅之用。2014年,川普又使用两万元唐纳德·川普基金会资金,购买一幅四尺高的阿根廷画家(Havi Schanz)的川普肖像油画,挂在迈阿密多勒尔川普高尔夫球场酒吧里。


揭秘川普父子基金会


唐纳德·川普基金会的确是向许多的慈善机构捐过款,比如反诽谤联盟、美国皮肤协会、退伍军人协会等,甚至在2009年时,曾给予克林顿基金会十万元的政治捐款。必须特别提出的是,唐纳德·川普基金会与克林顿基金会,无论在形式上还是实质上,都是完全不同的机构:唐纳德·川普基金会是非执行性的私人基金会,克林顿基金会是执行性的慈善机构。前者既无兵也无将,连支薪职员都没有半个,后者则有全职员工486人、数以千计的义工和策划员。唐纳德·川普基金会如今只剩下一个空壳子,克林顿基金会拥有2.23亿美元的资金。


事实上,唐纳德·川普基金会一直从事借花献佛,从中谋取私利的行当。比如唐纳德·川普基金会从新泽西的埃文斯基金会(Charles Evans Foundation)收到过15万的捐款。专款需要专用,他就把款项转捐给棕榈滩警员基金会,再利用收取场地费的手段重新把款项落回自己腰包。在这种手法下,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川普自己。这样,他既享有慈善家的荣耀,也得到实际上的利益。但是当埃文斯基金会不再提供捐款时, 棕榈滩警员基金会的福利也就跟着泡汤了。


由于川普拒绝公开他的个人报税记录,从而无法得知他到底捐赠款项数目如何,《华盛顿邮报》记者法仑索尔德用尽全身解数,也只确认了在2008年至2016年5月间,记录显示川普有一次低于一万元的捐赠。2016年5月,在川普自己公开许诺募捐的四个月后,终于高调地捐出了一百万元予退伍军人协会,也捐了十万元予路易斯安那州的洪水泛滥受害者。


乌云笼罩下的白宫


美国法律严格规定政府官员不能利用职务谋私利。事实上各级官员都有严格的规章必须遵循,比如总统命名的白宫及各部门官员不仅要向道德委员会提供税单及个人所有资产清单,还要听从道德委员会的意见,把个人经营的企业卖掉或完全交给独立的第三方托管,把不允许持有的股票卖掉,无论这意味着要承受多大的损失。你可以选择不接受这个职位,但不能不满足道德委员会的要求。


有意思的是,总统却是不受这些限制的,没有法律要求总统将个人财产做清晰的分割,以保证不假公济私。所以有这一奇葩现象是因为几十年来历届总统候选人在竞选时就公布了个人税单,也没有任何一位总统在执政期间拥有私人企业。川普是唯一一个打死也不肯公布税表的,也不把自己的企业交给独立第三方托管的一位总统。


仅是上述《华盛顿邮报》与《福布斯》杂志的调查报告指控,就足以令人对川普父子的基金会的运作疑团重重了。但这只是基金会的问题,作为总统的川普还有更多的利益冲突存在。


揭秘川普父子基金会


6月15日,《华盛顿邮报》报道披露:特别检察官穆勒已经开始调查川普总统是否触犯妨碍司法公正,同时“通俄门”的调查也在不断接近白宫椭圆办公室,川普的女婿已经是调查对象,乌云正笼罩在白宫上空。


当年的水门事件调查的突破口就是“钱”,《华盛顿邮报》记者就是调查到那几个古巴裔盗贼收到的钱来自于共和党政治竞选资金,从而顺藤摸瓜到白宫。而真正扳倒尼克松总统的也是“妨碍司法”的罪名。现在川普调查已经具备了“钱”和“妨碍司法”两个要素,另加上一个外国势力干预美国民主之基石 —— 选举制度的“通俄门”调查,下一步如何进展,让我们拭目以待。


揭秘川普父子基金会


作者:高胜寒

编辑:“美国华人”编辑部

本文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ID: ChineseAmericans)


揭秘川普父子基金会
揭秘川普父子基金会
打赏支持作者
   长按二维码!


请读者广为转发朋友圈和微信群。其他媒体如要转载,请联络本公众号。

热门文章
朝核困局:当今最棘手的问题 —— 有解还是无解?
伦敦又发生恐袭,英首相:“仇恨和罪恶永不可能成功!” | 图姐
“父子多年,儿子成了我崇拜的对象”

“通俄门”调查:“总统先生,您终于成为调查对象了” | 彦子追踪


本文由作者投稿,内容不一定代表“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立场。


美国华人

客观、理性、包容

揭秘川普父子基金会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微信公众号:ChineseAmericans

网站:ChineseAmerican.org

投稿、转载授权:editor@ChineseAmerican.org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Read more

阅读“美国华人”精选文章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2024 美国华人 Chinese American

Log in with your credentials

Forgot your detail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