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时大年';?>

首页 / 留学

刘正(京都静源)抄袭偶举

By 田时大年 •  2017-06-19 16:48:57 •  110次点击
刘正(京都静源)抄袭偶举


崔玉军


美国学者墨子刻的研究领域与墨子无任何关系,但刘正却在《海外汉学研究》中胡说墨子刻是“研究墨子的著名学者”。我在博文《华东师范大学刘正“教授”的狡辩说明严重的学风不端》(http://blog.sina.com.cn/s/blog_729f497901019miv.html) 中质问刘正是否读过墨子刻的著作。现在,刘正有了新的、明确的回答:他没有读过,一本也没有读过:


我真的没有读过一篇墨氏的论文。在这里,我如实公布:关于拙著中对墨子刻的介绍,我读的只是《美国中国学手册(增订本)》而已。


既然是引用了别人的观点,而刘正在书中又没有注明出处,这就是不折不扣的抄袭剽窃了,尽管他的本意并非如此,但有了刘正上面的话,他这就叫不打自招了吧?



刘正同学的“不打自招”之前就有————



刘正在《图说汉学史》(40页)中,认为葡萄牙人鲁德昭(曾德昭)撰写的《中华大帝国史》与西班牙人门多萨《大中华帝国志》“雷同之处颇多”。在被人指出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之后,刘正声称,“这是日本人的观点”。然而刘正并未在书中注明出处(顺便说一下,刘正之书,极少注释,即便有也多数难以回溯),读者无从知道这是哪个日本人,何时何地,有这种错误的结论。在这里,如有人所言,刘正是抄袭剽窃了——尽管他抄袭的是错误的观点。



以刘正的为人,他是不会承认自己抄袭剽窃行为的。不过,事实俱在,他想否认也不由他。



其实,刘正的抄袭剽窃并不限于此。别的不说,加拿大来华传教士明义士的《殷虚卜辞》是用英文撰写的,但是在刘正攒的《海外汉学研究》中却给整出了一篇明义士的中文自序来。明明是英文著作,为何到了刘正这里却变成中文了?显然刘正同学未加注明地使用了别人的中译文。这肯定又是抄袭剽窃了——当然,我们等待刘正同学的辩解。



从很多朋友的反馈来看,刘正的《海外汉学研究》和《图说汉学史》十有八九是古今中外最烂的垃圾著作,内中的错误——套用一句流行语来说——是“只有想不出,没有做不出”。现在,刘正貌似有为自己翻案的打算,这倒不是一件坏事,至少有助于我们理解《海外汉学研究》和《图书汉学史》中的种种谜案。如果刘正真有这种想法,那就不妨先回答下面这4个问题吧,我想很多朋友都在等候刘正的解释呢——



1、魏斐德的名作《大门口的陌生人》(Strangers at the Gate)是怎么被刘正变成《陌生的大门》的?



2、明恩溥的《中国人的素质》(Chinese Characteristics)是怎么被刘正变成《汉字研究》的?



3、“Neo-Confucians under Attack”本是一篇会议论文(作者是C. M. Schirokauer),刘正如何把它变成一部专著的?



4、Dictionnaire Classique de la Langue Chinoise本是法国著名汉学家顾赛芬所撰,怎么到了刘正这里却变成了另外一位汉学家戴遂良的著作了?



上面这四项,除去最后一个(因为是法国汉学的内容),前面三项的作者,在《美国中国学手册》(增订本》中都有介绍(见该书464页、412页、388页)。刘正自称对这部书“一直十分信赖”,如果他说的是实话,那就没有理由出这么大的错误,所以我很怀疑他真的读过这本书。看来刘正在抄袭剽窃和撒谎之间,宁愿选择前者。



anyway,刘正的解释会不会是又一出“没有做不出,只有想不出”闹剧上演呢?

 

0 回复 | 直到2017-08-21 22:32添加回复

回复

登录发表 or 还没有账号?去注册

美国华人

现在注册 已注册请 登入
留学

留学美国信息交流

此节点 新建话题 上一贴 下一贴

关注【美国华人】

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及时得到美国华人社区的最新消息。

搜索微信号:chinese-americans,或扫一扫以下二维码,或在微信里长按下面二维码,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再加关注。
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美国华人】改版前存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