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时大年';?>

首页 / 留学

我是怎样“诽谤”刘正(京都静源)的

By 田时大年 •  2017-06-19 16:48:06 •  129次点击
我是怎样“诽谤”刘正的


希望了解我和刘正故事、了解刘正其人的朋友,可以下面关键词搜索:

京都静源 精源师尊 念力气功 巴拉蒙 哈姆哈姆 袁明严 刘正气功 美国WHM哲学与宗教研究院 国际诺贝尔研究院 “国学大师” 洋博士洋博士后 北京铁路电气化学校 国际诺贝尔研究院院士 中国人民大学古籍整理研究所


我在下面再补充一下刘正其人其事:

(一)、谎报学历:专科怎么成了本科?

刘正自称北师大本科毕业,就学时间3年。但他又说自己是大专毕业。


根据网上的揭露材料,刘正高中毕业后并没考上大学,而是考入一家高中中专,毕业(留校?)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在1985年考入北京师大第二分校中文专科,学制两年,1987年毕业。师大第二分校后被并入北京联合大学。


在国学网上,刘正自称本科生:


又:我大学本科是北师大毕业生……。刘正 [1]


在一篇书评中,刘正又成了专科生:


……当年也不过和他同样是一名极其普通的大专毕业生……。[2]


……1984年曾……在北京铁路电气化学校工作。……一年后……我则开始了三年大学生活……。[3]


刘正上文说得清楚,他1985年开始就读北师大中文专科





[1] 刘正在国学网上的发帖,见http://bbs.guoxue.com/viewthread.php?tid=4195&extra=page=60。


[2] 刘正:“评《生殖崇拜与中国青铜时代》”,《长沙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21卷第4期(2006年)。


[3] 刘正:“我看美国盲流、假警察方舟子的真面目”,见刘正自己的网站:http://www.phd910.com/threadview.asp?forumID=16&threadID=1247。



(二)、伪气功的最高境界是超级梦呓和谎言

刘正自称开了天目,能控制他人的思维,能拨云聚云、呼风去风等等。他声称人体潜能存在于包括“八瓣莲花形的性器”在内的六处地方。限于时间关系,我们只能列出少许。


1、刘正能远距离发功接骨:


……我曾为远在14公里之外的骨折病人发功接骨,效果极为明显……[1]


在另外一本书中,刘正还吹嘘自己能控制别人的意念:


现在,我常常将支配功与他心功混合一起使用。……有一次,我从西四上车去西单,坐的105路电车。车上人很多,一位中年妇女在我前面上车却有一个男人给她让座。我当时心想:“为什么妇女就不可以给男人让座呢?”刚一想完,那位已坐在椅子上的妇女竟莫名其妙地站起来给我让了座!……类似的事还有。


一位老年妇女在车上,我支配她在五分钟的时间内不停地挠脖子,还自言自语地说:“我怎么了?我怎么了?”

一位半年多没有与我联系的朋友,我晚上向她发支配信号,命令她第二天上午九点给我打电话。结果完全兑现。[2]


2、刘正看到了自己灰白色的骨架和五脏六腑


到第六十五天时,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从丹田传到大脑,眼前一片白色光闪过之后,我在印堂穴中看到了一具人体骨骼。……灰白色的骨架,那就是我的骨架。几天以后,我闭目内视又可以看到五脏六腑了。我知道,我已经达到了肉眼通和天眼通。[3]


3、刘正师傅是一个赤裸上身的和尚及其无名师妹


刘正用意念神功“念”出了自己的师傅:


在打开天目之后,我就用意念想:让我的师傅快点出来吧!一九八七年四月七日的夜晚,我在打坐时突然发现一个赤裸着上身的和尚出现在我的天目中:他双盘打坐,两眼紧盯着我,头顶上八个戒斑清晰可辨。脑门往前凸起,估计身高不会过一米六五。我练道家的功法却出现了佛家的图像。一连几天,每当我打坐时,他都在我的天目中出现。从此以后,我就从中得到了他传授的高级功法:巴拉蒙功。……。在短短的几个月内,我就具有了多种超常功能。……。现在,全国各地都有被我授过功的学生,其中已有不少人具有了一种或多种特异功能。[4]


几个月后,又有一位尼姑来向刘正传功:


在我找到上师之后的几个月内,我根本不知道他的姓名及身世。有一天,他告诉我说,他要去外地走走,以后将由他的师妹教我。当我的第二位上师找到我时,我问她是否可以告诉我我的第一位上师的名字。于是,我由此知道了他的姓名:袁明严。但其身世及所在地则至今也不知道。[5]


一年半以后,刘正才知道他修练的是一门绝世奇功:


一九八八年十月,……我才得知:我得到的是在印度也知之甚少的一种七千年前的功法——巴拉蒙瑜伽。[6]


在练就这个有着7000年悠久历史的古印度瑜伽功之后,刘正不客气地把它变成了自己的“佛家念力气功”:


在学完两位上师(第二位上师至今我也不知其姓名)所传授的功法之后,我就想如何将这一高级功法尽快地公布于众,造福人类。为了方便广大气功爱好者,我利用《周易》哲学重建了这一套功法,并将其定名为:佛家念力气功。这就是此功的由来。[7]


4、超级搞笑的“佛家念力气功”

刘正的佛家念力气功非常厉害,能够拨云聚云、呼风去风,能使二锅头变甜、变淡、变浓,还能改变磁场、使手表走快或走慢、徒手找矿、肉眼掐断树枝和把鱼缸中的鱼烧死等等。只要默念几句“哈姆哈姆”就可以了。[8]

还有更不可思议的:


……当练完功后,请注意察看室内物品有无增减的东西。如果室内突然多了某些东西,请查找是否有少了的东西。不管多或少了东西,都不要私自使用或四处找寻回来。[9]


……如果在练功时,习功者看到了一个长着很长白胡子的老年人在帮助自己练功或为自己搬运东西,请不要过分紧张或害怕。 [10]


……将一根火柴棍从中折断,然后按原样对接好。两眼盯住断接处。这时开始试功:深呼吸几口气之后,意念力向断接处发功。心中默念:“接、接、接。哈姆。”……如果习功者到了这一水平,就可以在几分钟内为骨折病人接好断骨,使其康复。[11]


5、刘正的“莲花形的性器”


与一般“气功大师”不同的是,刘正从生理机制上分析了特异功能:


特异功能的生理机制是什么?也许这就是问题所在,目前尚无人正式提出。我们认为,人体潜能是指人体以下六处,只要对这六处进行修持,便可实现人体潜能的开发。

这六处是:

一、圆形的印堂丹。即上丹田,在两眉中心。

二、五角形的喉咙。

三、六角形的膻中穴。

四、半月形的肚脐。此半月形向下。

五、莲花形的性器。此莲花为八瓣莲花。

六、三角形的长强穴。此三角形为倒三角形。[12]









[1] 同上,99——100页。


[2] 刘正:《中国气功与念力》,台湾:千华出版公司,1991年,157—158页。


[3] 刘正:《佛家念力气功—特异功能修持法》,北京: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1989年,第3页。


[4] 同上。


[5] 同上。


[6] 同上。


[7] 刘正:《佛家念力气功—特异功能修持法》,北京: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1989年,第5页。


[8] 刘正:《佛家念力气功—特异功能修持法》,北京: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1989年,第49页。


[9] 刘正:《佛家念力气功—特异功能修持法》,北京: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1989年,第39页。


[10] 刘正:《佛家念力气功—特异功能修持法》,北京: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1989年,第39页。


[11] 刘正:《佛家念力气功—特异功能修持法》,北京: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1989年,第49页。


[12] 刘正:《佛家念力气功—特异功能修持法》,北京: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1989年,第17页。又见刘正:《中国气功与念力》,台湾:千华出版公司,1991年,164页。


(三)、无知者无畏

2002年和2005年,武汉大学出版社和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先后出版了刘正撰写的《海外汉学研究》和《图说汉学史》,刘正说这两本书的原本是其博士学位论文。


这两本书中的错误之多,可能是中文图书中罕见的。有把出版时间弄错了,有把书名翻译错了(甚至意思完全相反),有把论文当成专著,有把论文集当成专著,有一人两名,有一书两名(即成了两部著作),有明显错误的结论,等等。粗略计算下来,明显的错误就有100多处,是历史上错误最多的博士论文。




下面的证据显示,刘正的英语和法语水平其实非常差:

(1)、Strangers at the Gate是美国著名学者、中国学家魏斐德的成名作《大门口的陌生人》的英文原本书名。刘正把这样简单的英语错误地翻译成“陌生的大门”。[2]

(2)、Chinese Characteristics是美国来华传教士明恩普的著名作品,其中文译本可谓家喻户晓——《中国人的素质》。刘正把它翻译成《汉字研究》。[3]刘正竟然连characteristics和character都区分不出来。

(3)、A Dictionary of Chinese Symbols是德国汉学家Wolfram Eberhard的名作《中国文化象征词典》,原作是德文,后由W.Compbell译成英语。刘正把它错误地翻译成《汉字图解辞典》,还错误地把译者当成原作者。[4]

(4)、Archives d’etudes Orientals的中文意思是东方研究丛书,刘正将他翻译成汉语音韵学研究。[5]

(5)、Phonologie du Dialecte Hakka de Sung Him Tong的中文翻译为《崇谦堂客家方言的音位学》,刘正的翻译是“客家方言”。[6]


类似的错误在刘正的《海外汉学研究》和《图说汉学史》还有很多。仅仅是几个名词,没有复杂的语法难点,刘正仍是翻译错了——他的英语、法语水平实在太差。

我们不认为这样这样的博士论文能获得博士学位,至少在中国是绝不可能。刘正的书中错误极多,限于篇幅,我们在这里只给出其中的一少部分。


1、一般人绝对想象不出来的、奇怪的错误:

[1]、张冠李戴。刘正说:

1904年,戴遂良教士(Seraphim Couverur)编纂的《古代汉语辞典》(Dictionnaire Classique de la Langue Chinoise)。[7]

戴遂良是汉学家Léon Wieger的中文名字。撰Dictionnaire Classique de la Langue Chinoise 的是F. Séraphin Couvreur,也是法国著名汉学家,中文名字为顾赛芬。

[2]、一人双名。刘正说:

1982年,李嘉乐博士(Rygaloff Alexis)出版了《汉语语言学》(Chine et Linguistique)一书。这是一部研究汉语的形、音、义特点的概论性著作。[8]

不久,李嘉乐变成了“阿莱克斯”:

1982年,法国阿莱克斯博士(Rygaloff Alexis)出版了《汉语语言学》(Chine et Linguistique:Language Syllabisme et Ecriture)一书。[9]

刘正还把李嘉乐的姓和名弄混了。

[3]、印度语中有中文。刘正说:

在古代印度的史诗《摩呵婆罗多》(Mahabharata)一书中已有“支那”一词。[10]

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天方夜谭吧!

[4]、栽赃无辜。刘正说:

冯蒸氏在《近三十年来国外“中国学”工具书简介》一书中介绍此辞典初版为1930年。此说有误。[11]

陈才智纠正说:

冯蒸《近三十年国外“中国学”工具书简介》书名无“来”字;该书并未明确指明“此辞典初版为1930年”(中华书局,1981年6月,32页)。[12]

[5]、篡改历史。刘正说:

在18、19世纪的西方汉学发展史上,还有一种被称作“领事馆汉学”的术语存在。所谓“领事馆汉学”,即……在华领事馆人员定期向各自国家的政府机构写有关……以此作为向本国政府共对华政策的参考。[13]

根据中英《南京条约》的规定,1843年英国在上海设立领事馆,这是外国政府在中国设立的第一个领事馆,这是19世纪40年代的事。谁知道哪个外国政府在18世纪就在华设立领事馆了?


下面我们说说刘正博士论文中的那些错误。实话实说,里面的错误太多太多太多。


2、把论文说成是专著


[1]、刘正说:

特别是后者——在1912年以比较语言学著作《越南地区方言音韵发展史研究》(Etudes sur la Phonetique Historique de la Langue Annamite)一书而声名赫赫的马伯乐氏,在比较语言学的研究方法上给了他极大的启发。[14]

这是马伯乐早年撰写的论文,发表在BEFEO,12卷,pp.1-26.


[2]、刘正说:

其他,如,英国汉学家克特施威尔博士(Paul Kratochvil)的《现代汉语与语言变化》(Modern Chinese and Linguistic Change)一书……在汉语通论性研究上都有独到之处。[15]

这是一篇论文,发表在The China Quarterly, 92 (Dec., 1982): 687-695.


[3]、刘正说:

1940年,高本汉博士又出版了《汉字在中、日文中的读音和字形》(Grammata Serica Script and Phonetics in Chinese and Sino-Japanese)一书。[16]

这是一篇论文,发表在Bulletin of the Museum of far Eastern Antiquities,12卷(1940年)。


[4]、刘正说:

1973年,美国希罗考尔博士(Conrad Max Schirokauer)又出版了《理学的反击》(Neo-Confucians under Attack)一书。这是一部研究宋代理学思想的专著。[17]

Neo-Confucians under Attack是一篇会议论文,标题全称是Neo-Confucians Under Attack: The Condemnation of Wei-hsueh(“受到打击的理学:对伪学的谴责”),收入J. W. Haeger ed., Crisis and Prosperity in Sung China, University of Arizona Press, 1975), pp. 163-197. 刘正这一句话出现3处错误。


3、把论文集说成是专著

[1]、刘正说:

1986年,美国狄发恩克斯博士(John Defracis)……曾在1956年与人合著出版了中国社会史(Chinese Social History)一书。[18]

Chinese Social History是John Defracis和另一人合译的论文集。Defracis也读不出狄发恩克斯。


[2]、刘正说:

1963年,瑞沃寿博士出版了《儒教的性格》(Confucian Personalities)一书,这是一部对原始儒家思想进行介绍的著作。[19]

Confucian Personalities是Arthur F. Wright和Denis Twitchett合编的一部论文集,初版于1962年。


[3]、刘正说:

1964年,瑞沃寿博士又出版了《儒教和中国文化》(Confucianism and Chinese civilization)一书,这是一部……专著。[20]

Confucianism and Chinese civilization是A. F. Wright编辑的一部论文集。


[4]、刘正说:

1985年,孟旦博士又出版了《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Individualism and Holism)一书,这一部对儒家和道教的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价值观进行比较研究的专著。[21]

Individualism and Holism: Studies in Confucian and Taoist Values是Donald Munro编辑的一部论文集。


[5]、刘正说:

同类研究题材的专著还有狄百瑞博士的《元代思想:蒙古统治下的中国思想与宗教》(Yuan Thought: Chinese Thought and Religion Under the Mongols)一书。[22]

Yuan Thought: Chinese Thought and Religion Under the Mongols)是Chan Hok-lam和William Theodore De Bary合编的论文集。

[6]、刘正说:


1970年,狄百瑞博士又出版了《明代思想中的自我与社会》(Self and Society in Ming Thought)一书。此书是研究明代知识分子的自我思想的专著。[23]

Self and Society in Ming Thought是de Bary编辑的一部论文集。


我们要再次重复的是,这样的错误在刘正的书中有很多很多。一个人连论文和专著都分不清,他的书不是垃圾又是什么?

4、一页中竟然出现11处错误

下面是《海外汉学研究》23页中出现的错误,一共有11处。


(1)刘正说:

1915年,他(高本汉)回国后以《汉语音韵学研究》(Archives d’etudes Orientals)这篇20世纪西方汉学史上著名的论文,取得了博士学位。


错误1、高本的博士论文的题目是Etudes sur la phonologie Chinoise(《中国音韵学研究》)。

错误2、Archives d’etudes Orientals是发表刊登高本汉这篇博士论文的丛书名。


(2)刘正说:

1925年,法国著名汉学家孔拉迪博士(August Conrady)出版了《古代汉语中的外来语问题》(Alte Westostlichen Kulturworter)。

错误3:August Conrady是德国学者,中文名字孔好古,不是法国人。

错误4:Alte Westostlichen Kulturworter的中文翻译是《古代西方—东方的文化词汇》。


(3)刘正说:

1982年,李嘉乐博士(Rygaloff Alexis)出版了《汉语语言学》(Chine et Linguistique)一书。这是一部研究汉语的形、音、义特点的概论性著作。

错误5、李嘉乐的姓名写错了,正解是Alexis Rygaloff。

错误6、Chine et Linguistique的全称是Chine et Linguistique: Langage, syllabisme et ecriture,这是一篇论文,刊登在1982年出版的《为了帝国的幸福,又题为亚历山大之梦》(La Bonheur par l’empire ou le reve d’Alexandre)一书中。


(4)刘正说:

1986年,美国狄发恩克斯博士(John Defracis)出版了《汉语语音》(The Chinese Language: Fact and Fantasy)一书。他本人还有十几部汉语教科书出版。在语言学之外,他又热衷于研究中国社会史问题,曾在1956年与人合著出版了中国社会史(Chinese Social History)一书。

错误7、John Defracis发不出狄“狄发恩克斯”的读音。

错误8、John Defracis应为John DeFrancis。

错误9、Chinese Social History的完整书名是Chinese social history: translations of selected studies,是John Defracis和E-tu Zen合译的论文集。单从书名也能看出这是部译文集。


(5)刘正说:

1933年,高本汉博士又提出了“汉语的单语家族”说(“Word Families in Chinese”),并以此作为书名出版了他的这一研究专著。在《汉语的单语家族》(Word Families in Chinese)一书中,他认为汉语在音韵学的特点上表现为单语性质。

错误10、Word Families in Chinese的中文翻译为“汉语词类”。

错误11、高本汉的Word Families in Chinese是一篇论文。此文后被翻译成中文,中文版上也注明了原文刊登在the Bulletin of the Museum of Far Eastern Antiquities, no. 5, 1933. [24]






[1] 见http://bbs.guoxue.com/viewthread.php?tid=5063&extra=&page=1.


[2] 刘正:《海外汉学研究》,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2年,113页。


[3] 刘正:《图说汉学史》,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249页。


[4] 刘正:《海外汉学研究》,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2年,40页。


[5] 刘正:《海外汉学研究》,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2年,23页。


[6] 刘正:《海外汉学研究》,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2年,32页。


[7] 刘正:《海外汉学研究》,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2年,41页。


[8] 刘正:《海外汉学研究》,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2年,23页。


[9] 刘正:《海外汉学研究》,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2年,29页。


[10] 刘正:《海外汉学研究》,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2年,6页。


[11] 刘正:《海外汉学研究》,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2年,41页。


[12] 陈才智:“读刘正著《海外汉学研究》札记”,见http://www.literature.org.cn/article.aspx?id=1724。


[13] 刘正:《海外汉学研究》,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2年,14页。


[14] 刘正:《海外汉学研究》,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2年,22页。


[15] 刘正:《海外汉学研究》,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2年,24页。


[16] 刘正:《海外汉学研究》,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2年,27页。


[17] 刘正:《海外汉学研究》,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2年,225页。


[18] 刘正:《海外汉学研究》,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2年,23页。


[19] 刘正:《海外汉学研究》,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2年,201页。


[20] 刘正:《海外汉学研究》,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2年,202页。


[21] 刘正:《海外汉学研究》,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2年,202页。


[22] 刘正:《海外汉学研究》,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2年,236页。


[23] 刘正:《海外汉学研究》,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2年,230页。


[24] 高本汉原著:《汉语词类》,张世禄译,上海:商务印书馆,1937年。

 

0 回复 | 直到2017-08-21 22:32添加回复

回复

登录发表 or 还没有账号?去注册

美国华人

现在注册 已注册请 登入
留学

留学美国信息交流

此节点 新建话题 上一贴 下一贴

关注【美国华人】

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及时得到美国华人社区的最新消息。

搜索微信号:chinese-americans,或扫一扫以下二维码,或在微信里长按下面二维码,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再加关注。
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美国华人】改版前存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