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

首页 / 留学

尘封往事 - 那年我业余支教

By sea •  2016-09-05 11:13:58 •  488次点击


作者:劳拉

倩的帖子,不经意间也揭开了我的一段在上海的尘封往事。

2006年住在上海,常去龙华古寺。看着寺庙捐赠者的络绎不绝,作为一个从来喜欢逆其道而行的家伙,我决定不捐给寺庙,而是捐一笔钱给早已来到尘世的小天使。

网上搜索到了闵行区的春晖学校。这个学校不是正规的编制学校,而是一个退休老教师为来沪的民工子女开办的。在上海,没有户口,孩子们就没有上学的权利。带着金丝眼镜,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包老师,看到这个问题,咬着牙冒着各类风险和问题,找到资金建起了一座小学。学校虽然非常简陋,却保证了附近的有学龄孩子的民工租住户无需遭受骨肉分离。

包校长问我愿不愿意业余来支教,我很为难。时间很难调剂,交通又实在不方便,来一次来回路上四个多小时,而且最后一段是泥泞。 我还是答应了,做了几个月后,因为工作太忙,工作日实在抽不出时间只好不去了。 那时我不开车,有好几个朋友帮忙开车送过我去学校过,非常感恩。

这些孩子,较同样年纪时候的我,学习要认真的多。 他们的脸上总是带着微笑,跟念个词句什么的,从来不是用读的,而是用尽了力气吼。下课了,黑板总是有孩子擦的,走道里遇到他们,总会有恭恭敬敬叫“高老师好”。学校给孩子们提供的中午饭食是非常粗陋的,只有一个几乎找不到肉的蔬菜,加米饭。即便如此,好多家庭也还是出不起伙食钱,孩子自己带一些更差的饭食,还有不吃的。
一天,包校长带我去家访,是我资助的几个孩子里面的两家。从学校出发,“黑的”面包车带我们一路走小路。到了一个路口,司机叫我们,这段进不去了,你们下车走过去吧。那是个冬天,上海的冬天的寒冷是可以进骨头的。一下车, 我的脚触到地面的时候, 关节都有点冻到的疼。穿过烂泥的路,转进一个阴暗的走廊,潮湿的长了滑苔的地面连接到一个半掩的门。 包校长说,小高,我们到了,这是小玲同学的家(此处为化名)。

这时,有个大妈从侧面迎了上来,她在自己衣服上擦着手。包校长介绍说:“这是小玲的奶奶,小玲奶奶,这是支持小玲读书的高老师。”我伸出手,想要跟她握手。她不好意思的把手藏了起来,“不,不,我在收拾破烂,太脏了。高老师,家里条件太差了,真对不起。”后来包校长告诉我,小玲的爸爸妈妈在附近的工厂做工,小玲奶奶就从四川老家过来,照顾孩子们,平常捡垃圾换钱。虽然小玲的父母跟我年龄相仿,他们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父母,小玲是老大。我问包老师,为什么他们要生这么多孩子,包老师说,他们要养个男孩。我极其无语。
我们被让进他们的家。说是家,其实就只有一间屋。屋子有个小窗户,窗玻璃上的灰尘和蛛网,使得屋内的光线非常不好。屋里有种霉潮湿冷的味道。“高老师,坐,坐。”小玲奶奶请我坐到他们唯一的方桌边的长凳上,一只脖子里戴着小铃铛的小黄猫,跳到了长凳的另外一边,看着我。 小黄猫内眼角是干了的黑色眼屎,毛色可能因为营养不良,一点都不亮而且有打结,脏瘦脏瘦的,但眼神明亮,对我非常友善。

小玲奶奶张罗着给我倒热水喝。我继续观察着屋里的一切。屋里有两张床,它们其实只是用砖头垫起来做床腿,然后用木板当床板的“床”,上面铺了些棉毯。一家三个大人,三个孩子就这样住着。临走前, 我偷偷用手感觉了一把棉毯一角,潮的。另外一个学生家里的情况要稍好些,但也差不多。对话的内容,我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那天回家,心情很沉重。

后来,我接小玲到到我中山公园的公寓住一晚。我给她洗热水澡,给她换新衣服,陪她在客房给她读故事,给她关上灯盖上被子关上门。第二天,又带着她去吃西餐,好友丁丁是和平影院的负责人,请我们免费看IMAX 3D电影。我还带她去了上海科技馆。孩子是快乐的,但快乐后面是她深知这段只是短暂经历的现实。我送她回去,路上,她一句话都没有说。接回孩子的时候,包校长跟我说了一句话,高老师,小玲要是你的孩子,命就好了。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0 回复 | 直到2017-07-21 23:53添加回复

回复

登录发表 or 还没有账号?去注册

美国华人

现在注册 已注册请 登入
留学

留学美国信息交流

此节点 新建话题 上一贴 下一贴

关注【美国华人】

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及时得到美国华人社区的最新消息。

搜索微信号:chinese-americans,或扫一扫以下二维码,或在微信里长按下面二维码,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再加关注。
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美国华人】改版前存档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