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

首页 / 陈霞芬(Sherry Chen)专题

政府捕风捉影之新版 我的故事 —下篇 作者:陈霞芬

By sea •  2016-06-16 17:31:09 •  1423次点击


政府捕风捉影之新版
我的故事 —下篇
陈霞芬

在我的故事的上篇,我按照老板的指示给李打了电话,并对李说明了所有情况。但刚刚挂断和我的通话,Deborah Lee即向安全部门举报了我。

个人偏见和恶意还是偏颇的爱国心?

对我来说Deborah Lee并不是陌生人,我们在工作中已经有过不少接触。她是美国ACE(Army Corp of Engineers)水资源管理分部辛辛那提办公室的主任。我们办公室和她们办公室有个合作项目,由我负责来建立一个大型水力模型,供好几个机构使用。她曾经很多次刁难我对数据的需要。我们办公室的管理人员不断地向她解释我要的数据都是必需的,终于和Deborah Lee就此发生了激烈的争论。其中一位负责协调各个机构的管理人员向我们气象局的主管办公室正式提交了投诉,并且宣称他将不再和Deborah Lee说话,除非她道歉。因此考虑历史, 我与李5分钟的电话交谈也许正是她等了好几年的机会,终于可以下手了。

我不好说李的真实动机。也许这是她个人的偏见,或是因为我的种族, 或是因为过去与我们的机构间的争执,或者是错位的爱国主义?但在我提供了所有的背景情况,并且特意告诉她只要公开的信息后, 对于一个有理性的清醒头脑的人,谁会认为这是“间谍”呢?李后来离开了ACE, 晋升到商务部。

回答公众的咨询是我工作的一部分

给公众提供服务是我们的职责。国家气象局的使命之一就是:“国家气象局的数据和资讯组成了国家级的数据库,可以被提供给其他政府部门,私营机构,公众,和外国机构。”我们向公众提供和气候有关的信息和资讯,包括每天的天气预报以及河流预报。我们的职责就是服务大众,因此我们办公室每天都会通过电话或者电子邮件收到五花八门的询问,其中包括这样的问题:我所在城市的河水水位是多少?明天我可以去钓鱼或者划船吗?我记得自己第一天到气象局上班那天,因为有河流泛滥,公众不停地打电话来问他们的房子是否会被洪水淹到。回复公众的问题是我们工作职责的一部分,无论谁接到询问的电话都得作出回答。如果不知道答案,那我们就必须弄明白从哪里可以得到答案。

当联邦调查人员让我的老板Trent Schade 评价我回复矫勇所问的问题时,他回答说:我对于咨询的处理是负责任的。调查人员又问他我在这个过程中是否违反了任何规定、条例、或者程序,说:“Sherry所做的事是一个好的员工应该做的,如果ACE不能分享那些信息,我们可以这样说明。在这件事上,我希望她确保处理了这个询问的请求。如果有数据的查询要求,不要不予理睬。应该和ACE沟通,并让双方取得联系以保证请求得到处理。”

无情的审问

在接到Deborah Lee的举报之后,商业部(DOC)的安全部门立即成立了一个由7名专业特工人员组成的,名为“反信息/经济间谍活动”,特别调查小组。秘密调查很快就开始了,并且在我毫无觉察的情况下持续了大约一年之久。

直到一年以后,在2013年6月,一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2个美国商业部的特工人员一清早就出现在我所在的单位,听说是找我的一个同事。 这个同事与2个特工人员谈了2小时后,出来对我说:Sherry,他们也想找你谈谈,我以为每个人都会被询问。我进屋后看到有两个人坐在那里,他们出示证件后开始与我随便交谈起来。 谈的都是不着边际的话。 例如:你们楼里有多少人? 都做什么? 你什么时候来的? 做什么项目?这样转来转去。 大约2小时后,开始问我,你开发这样大的河流模型,有人用吗?我介绍说:很多美国大公司,大学,很多国家机构都使用。又问,国际上有人用吗? 我说:没有,因为这个是给美国几条大河用的。又问,有人问关于美国水量,修复大坝的资金来源的问题吗?我说:“有的,我的一个老同学,在我上次回国时问的。”从那时起,才正式开始他们真正想要问的的问题。 让我详细讲述一年前我回中国的情况,一天一天,一件一件事地回忆,特别详细的讯问关于我和我的老同学见面后的情况。

这两个特工在这件事情上连续盘问了我4—5个小时。 翻来复去,从东到西,从这到那,一会儿中国,一会儿美国,我根本就不明白他在问什么。经数小时的2人轮番发问后,我被弄得精疲力尽,再加上这次审问是在我已经紧张工作了4个小时,进行实时河水预报之后才开始的,我早已疲劳到了极点,我的大脑里像是一团浆糊,在连续的11个小时里,我没有吃饭,没有喝水,没有休息。

最后他们又让我写一份详细的有关情况介绍。他们还让我在最后写上,“I gave the info freely.”并且签字。 这好像是法律上的东西。 我说:我需要律师。 他们说:你不需要律师。 我现在真的不需要律师吗? 他们说:真的不需要律师。我说我要和我的Boss Trent谈(Trent是我们那里的主管),他们说:你为什么要找Trent谈。 我说因为他是我的Boss。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其中一个领头的特工指着他自己的鼻子对我说:你如果要告诉他,你必须先告诉我。 他的样子令人非常恐惧。他们还告诉我不能向任何人提起审问7个小时的事。 他们终于让我回家了。我疲劳极了,回家的路上我险些把车开到路边的草地里去。

我是一个从来没有跟法律打过交道的人,不知道这一切都意味着什么,而且都压在心底没有和任何人讲,包括律师。 我一方面觉得没什么,因为我没有做错任何事,另一方面又觉得这事不对头。可我万万没有想到,一场暴风雨正在悄悄地向我袭来。在上次的审讯中,我告诉过他们:我基本上每年回中国一趟去看我年迈的父母及家人。而且当时已经买好机票将于9月回中国去。

三个月后,2013年9月,当我从中国探望父母回来之后,第一天去上班。大约早上7点半,我的上司说,两名特工人员又来了,想和你再谈谈。我去了会议室。他们一上来就问我:你回中国了?为什么回去?都和谁见面了?在中国时都住在哪里?接着又详细地问了我很多问题。 这一次我不是很高兴。我想:上次我已经回答了他们所有的问题。可还是向他们解释:我父亲病得很厉害,并且在我逗留期间去世了。我的心都碎了,不得不忙着安排父亲的后事。他们还问我一些其他问题。我对他们说:“你们从DC远道而来就是为了听我说这些?”心里想,多少纳税人的钱被你们浪费在这种荒唐的调查上?以后他们再也没回来找过我。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把此案升级到了司法部,并且更深入的调查已经转交给了FBI。

机场搜查
从那以后,一切恢复了正常, 再也没有人来找我的麻烦。 又过了一年,直到2014年9月,我回北京去祭奠父亲周年祭日。 我和丈夫在纽瓦克机场托运完行李,顺利通过了安检,到了登机口。开始登机时,当我们只差几步就进入机舱门的时候,一个穿着黑制服带着枪的男人拦住了我,问我是否有护照?我回答:“早已查过了”。但还是把护照递给他,紧接着又来了一个女工作人员。 他们打开了一扇紧挨着机舱的空空的大房间,说要检查随身行李,我说已经检查过了,但他们还坚持要检查。我说:飞机就要起飞了。他们说没关系。

所有的随身行李都被翻了个底朝天。我以为这下可以登机了,但发现另外几个人又把我们托运了的行李拿了进来。这时早已超过了起飞时间,已经登机的几百个人都在等着这架飞机起飞。 我们所有的大箱子也都被打开了,一件一件地检查,箱内的东西被弄得满地都是,似乎并没有他们要找的东西。 彻底检查之后,我们赶忙把行李收拾好,立刻奔向机舱。 这时大家已经等了近一个小时了,进入机舱后,我觉得大家的眼睛都在盯着我们看。 坐在我旁边座位上的人问:“你们来晚了?” 我只好回答:“是的。”之后就再也没说话。这次特别的检查,让我觉得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但是并不明白究竟。

从北京回来的时候,纽瓦克机场人很多,我们和大家一起排着长队入关。 突然有两个人把我们从队伍中叫出来,说要请我们上楼去。 在楼上他们问了我们几个问题, 便进到后面的一个房间,半天才出来说:“你们可以下楼了。” 这么一耽误,我们没有赶上回家的飞机,不得不临时住了一晚, 乘坐第二天一早的班机回家。两天之后就是2014年10月20日—我被逮捕和起诉的日子。

被起诉改变了我生活中的一切。气象局立刻停止了我的工作,改换了进门的密码。我的邻居和朋友们都避开了我,因为他们并不知道我究竟是否有罪。家里突然变得死一样寂静,没有电话,无人登门。我感到非常孤独,非常想念在北京的家人,特别是我母亲,我真怕再也见不到她了。

之后的几天之间,关于我的新闻在网上到处都是,中国的网站也一样。 标题大多是:美国国家气象局的水文学家与中国官员秘密见面…美国数据库被闯入…中国间谍,等等。 我不想吃饭,不想喝水,也不想睡觉,每天只是不停地哭。我也不想出门,不想被任何人见到,我甚至一个月都没有出门买菜。就在2014年感恩节前的3天,我的工资被停发了。与此同时,我每天都在极端恐惧中生活,不知道是否被监视或被监听。我的朋友们也有类似的担心。直到现在我都没有足够的勇气去讲述我和我丈夫是如何捱过那些精神上和心理上的伤痛。也许某一天我将能够面对。​

我的抗争
事情发生大约一周后,我渐渐从麻木中恢复了一些,意识到不能只是哭,我必须抗争来为自己洗刷罪名。我没有做错事,不应该遭受这样的对待。可是当我打开起诉书,看到上面的标题,立刻感到非常无望。 起诉书上写着:“美国诉陈霞芬”。难道整个国家都在与我这样一个普通公民为敌?有许多美国的反间谍机构都参与了对我进行的调查,除了商业部的7名特工人员之外,FBI,国土安全部(DHS),美国移民海关总署(ICE),国土安全调查部(HSI)海关边境保护局(CBP),网络信息研究所,等等。这些反间谍机构动用了各种技术手段对我进行调查和监视,所有这些技术,我只在小说和电影里面听说过。而我呢?只是一个连私人律师都请不起的普通人。 当我这样的一个人面对拥有各种资源的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对拥有巨大权力的政府部门,还要奋力抗争的时候,没有办法不觉得自己就象空中飞舞的一粒尘埃。​

我的公共律师并不擅长这一类的刑事案件,加上她接的案子又多, 有一次险些弄错我的开庭时间。如果真的弄错了,我就会被投入监狱。我意识到必须得请个私人律师,而且我也确实找到了一个好律师,可是他所在的律师事务所要求先预付一大笔定金才能签合同。这钱数对我来说是天文数字,普通工薪阶层绝对无法支付。国内的兄第们放下他们自己所有的事,到处去筹借。可是万万没有想到:钱真的不好借。一些亲戚和朋友都说没有钱,不知道是不是怕被牵连。家人不让我分心,让我把精力集中在案子上。后来我得知他们借了不少高利贷,因为他们坚决不能接受失去我的后果,所以完全不计金钱上的得失。

我终于有了自己的律师,在审阅了案件后,他不敢相信,政府居然会起诉我。他很有信心胜诉,因为发现了不少我这个案子里政府的致命缺陷。他花了大量时间写了三项动议,指出政府的错误,要求撤诉。那时候我在网上看到很多律师和法律分析家都说:指控我的起诉书只有两页纸。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后来才知道,指的是起诉书里面除了罪名以外什么犯罪内容都没有。 一般的起诉书往往长达几十页或上百页,相比之下我的起诉书短得出奇,凡是看到过的律师都不敢相信,政府居然能这么做。

可是检察官把起诉书拿回给大陪审团,修改了我的律师指出的错误,然后在没有任何新证据的情况下把指控从4项增加到8项,又增加了一名起诉我的检察官,然后签发了新的起诉书。 我的律师和我都惊呆了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我的这两位律师都在检察院做过多年检察官,颇有经验,可是他们谁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新的起诉书把我的罪名和惩罚都加重了,我面临终生监禁。 我的律师开始对我说这样的话:“在法庭上一切事情都可能发生,思想上要做最坏的准备。”此时,是我的人生也是案子发展的最低谷处,孤立无援希望渺茫。我多么希望能有奇迹发生,一切都在瞬间转危为安。可是我清楚地意识到:只能靠自己抗争,放弃就意味着进监狱和死亡。对我来说已经别无选择,只有面对残酷的现实,坚持下去。

“我是无罪的!”这是事实也是支持我抗争下去的信念。我丈夫对我说:“我支持你!咱们和他们抗争到底。如果输了,我就在你监狱门口开一个小店,每天去看你。现在咱们集中全力与他们抗争,争取胜利。”即使是现在想起他那时说的这些话,我仍然会忍不住热泪盈眶。

那时候,虽然每一天我的心里都象在流血,可是为了振作精神,我丈夫和我每天都给对方讲笑话,尽量给自己放松压力。我每天都早起晚睡,回忆所有发生过的事情,和各个事件之间的联系一件件写下来传给律师,让他把这些事实从法律方面加以分析。等到开庭日期临近的时候,我们已经很有信心能打赢这场官司了。我的律师和检察官们联系,又给了他们一次撤销起诉的机会。

自2012年开始,政府部门对我进行了长达两年半的调查,动用了大量人力和资源,对我到美国后二十年来的全部情况进行了调查取证,其中包括二十年来我的银行账户情况,包括我全部的私人和单位电子邮件信箱,包括机场的那次额外检查,包括在我电脑里装上监控的设备。在起诉我5个月之后,在和包括几乎我全部的同事在内的许多证人面谈之后,司法部终于在原定开庭日期的前一周,决定无条件撤销对我的全部指控。

是的,所有的指控都被撤销了,最终我被证明是无辜的(与享有“无罪推定”的权利不同,我从一开始就被假定为有罪)。消息传来,我和我丈夫都失声痛哭。虽然指控被撤销了, 但是我的事业、我的生活和20多年来建立起来的良好声誉都被无情地摧毁了。

指控被撤销之后,我以为很快就可以回去上班了。可是,我所在的美国国家气象局不但没有立即允许我回去工作,反而在结案6个月后,在上级政府的干扰下,提出要解除我的工作。 二十年来我所得到的工作表现评定都是“非常满意”或者“表现出色”,我为工作付出了我全部心血,我尽我一切能力努力地工作去保护俄亥俄河两岸人们的财产、家园,和生命。我因为工作表现优异,还获得过政府颁发的国家级奖。

然而现在我不确信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无论我自己多么希望把这个痛苦的噩梦抛在脑后,继续向前走,我所面对的依旧是不确定的未来。

但是无论如何我要继续抗争—要回我的工作、要回我的生活、要回我的尊严。在这抗争的过程中,我需要大家的帮助,和我一起争取正义,一起为所有遵纪守法的、努力工作的华裔美国人抗争。感谢您所能提供的任何形式的支持。谢谢!


陈霞芬
圣诞节之日,2015年12月25日


更多资料可参看我的网站:http://www.sherrychendefensefund.com/

 

0 回复 | 直到2017-02-20 02:49添加回复

回复

登录发表 or 还没有账号?去注册

美国华人

现在注册 已注册请 登入
陈霞芬(Sherry Chen)专题

帮助陈霞芬(SherryChen)、维护华人尊严、伸张公平正义

此节点 新建话题 上一贴 下一贴

关注【美国华人】

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及时得到美国华人社区的最新消息。

搜索微信号:chinese-americans,或扫一扫以下二维码,或在微信里长按下面二维码,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再加关注。
美国华人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美国华人】改版前存档文章